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十二章 螳螂捕蝉

第十二章 螳螂捕蝉


  好可怕的剑法!

  念头仅仅是电光火石般在李思波心头一闪而过。虽然在上次didu之变时他也曾亲眼得见沉枫单人一剑于千军之中斩杀月容神。但从旁观看是一回事,自己亲身对上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全身上下都已被牢牢底锁死。那透骨寒彻的冰冷剑气和无双的神念锁魂已将李思波的所有进退可能全部否定,只余下,硬挡格拼一途。

  “砰!”沉枫头上的房顶在瞬间的震动中化为粉碎,露出一个方圆见丈的大窟窿,月光随之洒落下地。两个黑影如天外神龙般自高空翩翩而降。

  “奇长老,好久不见了啊!”沉枫冷笑一声,剑气骤然转折,剑招本到中途已老,但他竟是说转就转,那般的流畅自然,毫无半点生涩之处。

  剑气回转自如,放弃了眼见便要到口的食物李思波,转而攻向落下的二人。“魔教尊贵的长老终于肯出动了吗?怎么却只有区区两人,其余的人呢,躲在哪处见不得光的角落里啃红薯吗?”

  砰然的轰响再次震动。“奇长老别来无恙乎?”长笑一声,一袭白袍纷飞,潇洒旷然的广林自房顶上那个大窟窿亦悠然飘下。

  “是你!”奇长老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三番四次与我魔教纠缠不清,有时亦友,有时亦敌。”

  广林一只纤长白晰的右手在空中划出了小半个圆弧,一团惨绿sè的光团在他手心间跳跃着,轻轻一推,竟化为漫天的磷火,点点如雪花般朝着堂内众人落下。

  “小心!”林归脸sè一变,疾呼道。“不要让任何一片绿火沾到身上,这般yin邪火力,集yin阳两般力道于一体,最是擅长借物伤人。”

  “嗖嗖”的连续一阵暴雨般的弩箭shè至,无差别地将整个大厅内的所有人全部笼罩其中。在这种马蜂般的全方位轰击下,任谁也无暇去攻击他人,只能堪堪求得自保。

  “啊!啊!”就在这一轮暴雨般的箭弩狂shè之后,连续不断的惨叫声自外传来。站在墙头上的弓箭手一个个接连地掉下,腥红的鲜血迅速染红了他们自己的衣襟。

  “啊啊啊!”一声愤怒的咆哮之后,一道耀目的白虹瞬息贯破了周围的天际。刺眼的白sè罡气之后才见到那雪亮的缅刀身划过,平ri冷静沉着的月经天此时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面容带着说不出的狰狞,双手高举着缅刀,带着嗖嗖的风声,强烈的刀罡如切豆腐般轻易割开了厚实的高墙,朝着墙外扑去。

  红白黄三sè彩光同时自墙外冲天而起,汇到半空竟又合三为一,扭曲纠缠成一股,隐隐形成了一条龙形的气劲,毫无畏惧地迎着月经天的白sè刀罡而上。

  “砰!”一场小小的轰击之后,月经天被后劲重新逼回了府门口,一手掩胸,疯狂地吼道:“荒悟贺儿!你这个该死的东西!”

  虽然换了一身黑sè夜行衣的装束,但即使化成灰月经天仍能认得出这个死敌。眼睛恶毒地狠狠盯住那正走进府内一身黑衣如恶魔般的男子,手上的缅刀呜呜作响,刀光大盛。平素苍白的脸上的却红晕愈盛,低低的喘息咆哮声中,一刀,再度斩出,划破了夜sè的长空。

  也划破了,月倾悠对他的叮嘱,和吩咐。

  白袍飘飞,宛如凌波仙子般的水晓韵自夜sè中翩然而至,玉手连挥,强大的魔法攻势连连不断而出。火光漫天,烧得夜sè之中一片通红。偶尔间杂着的风刃冰箭却又是最好的袭人利器。虽然都仅是一些威力不大的小型魔法,但那连珠炮式源源不断的攻击却弥补了一切。看似风中柔柳般的娇躯屹立在大门口,以一己之力,力抗着新增赶来的上百近卫的猛烈冲击。

  *

  海宗流的眼睛都红了。这五千黑甲近卫营是他一手所挑选训练出来的,可说是他的子弟兵。但在这魔导大炮的一击之下竟然去掉了大半,只遇下千人出头。气急败坏怒火攻心的他此时早已将月倾悠和李思波间的嗳昧关系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两手微曲,手指带起尖锐的破空声,朝着小轿这边冲了过来。

  白影一闪,白衣老者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上前接住了几近疯狂的海宗流,一身白衣在漆黑的夜sè中显得特别的显眼。

  月倾悠不知什么时候又神秘地出现在软轿的一边,秀美绝伦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饶有兴趣地观看着白衣老者与海宗流之间的战斗。

  “这种新型的魔导大炮确实威力巨大,一击之下便可歼灭数千人。实是战场上的无上利器。只可惜——”月倾悠微微沉吟了一下。

  “那核心装置在五采蛮族内时为对付妖兽已经毁灭掉了。铸造的工程已是不易,原料更是难求。失去了那件上古遗物的原件,现在邯邪纳兕虽然又重新仿造出了一件,但威力必然不如先前那件。而且现在也才仅造就出这一件。可惜,可惜!”

  “可惜这般威力强大的武器天下却只此一件!”黑衣老者接着月倾悠的话头说了下去。“若是能有十件,不,也许只要七八件便够了。我月氏就能横扫天下无敌了!”

  “若是应用时机把握得好,在战场上还是能起着扭转乾坤的关键的。”月倾悠微微一笑,再不说话。

  *

  整个全城都在魔导大炮的撼动声中颤抖着,喧闹与尖叫无可避免地四处响起,纵然军队与jing卫全部出动在到处奔波中维持秩序,但一波接一波的乱祸还是四散开来。

  全城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之中。虽然看不到具体的人影在眼前肆虐,但那隐隐间传来的震动声却已经使得绝大多数人都紧紧地龟缩在自己的房中,再不敢外出越雷池半步。

  月黑风高夜,这岂非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

  就在距离李思波府第不远处的一座大宅屋顶之上,一黄一白,两名少女正盈立于瓦上对峙着。月光如水,温柔地洒在二姝的身上,照耀出她们美丽的身影。

  “不知妹妹来势不善,却是意yu何为?”那一身鹅黄sè长裙弋地的少女,怀中抱着一尾长约两尺的五弦短琴,正对着对面那一袭白衣,容sè冰冷无双的少女,轻声道。

  白衣少女俏脸上一直罩着寒霜,冰冷的容颜自始至终从未改变过哪怕半分的神sè,对着黄裙少女的问话也不答理,只是白玉般的纤手一挥,大片的彩光呈着扇形的弧度就朝着黄裙少女奔涌而去。

  “铮!”黄裙少女一蹙黛眉,只是轻轻拨动了怀中五弦短琴的一根琴弦,白光一闪,便仿佛在身前立起了一堵无形有质的墙壁。大片的扇形彩光飞至黄裙少女身前不足一丈,便“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在空中溅起点点五颜六sè大大小小的光圈。

  白衣少女神sè略动,僵硬的眼珠稍稍转动了一下。一道寒芒在她的眼中亮起,仿佛雄雄的火把被点燃,越炽越高,寒气却是愈盛。

  黄裙少女的鹅黄sè长裙却像是突然遭遇大风吹动,chun水涟漪般荡漾起来。端庄的秀丽容颜终于一变。

  “五采圣女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原来你竟是冲我而来的!”圣女终于首度开了口,声音冷冰冰地带着寒霜般的冻涩。

  黄裙少女微微一笑。“我对妹妹并无任何敌对之意。只是——若是方便的话,还请妹妹就在此处陪广心共赏月sè,待此间事了之后,妹妹若愿作甚,悉听尊便。”

  “哼!”圣女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一层淡淡的五sè光罩立时出现在她的身体周围,强大的五行能量飞快地聚拢,将周围的其他游离xing质的能量竟予以排开,短时间内竟强行抽出了一道真空。白玉般的两只纤手在身前变幻着,无数灿烂夺目的五sè光辉在两手之间奔泻而出,合为一股碗口般粗的强大的五sè光柱,朝着广心重重直冲而去。

  “五行合一?”广心俏脸微微变sè,当下亦不敢殆慢,右手chun葱般的玉指一轮急雨般的连拨,五根短弦每一次挑动都会溅起一连串悦耳的轻响,随即强烈的毫光闪动,一五颜六sè的光波连续不断如弦弓般shè出,重重叠加,一次的速度快过一次,当连续二十次的光波几乎叠加成一股连影时,终于,迎上了五采圣女所发出的那股五彩光柱。

  “砰!”强大的后震力将屋顶下的片片瓦片化为粉碎,脆弱的屋顶也再不能承受这般强大的震力,在轰隆一声中塌陷,接这就听到底下传来近乎惨叫般的尖锐声。

  在能量飞泄和尘土飘扬中,两女同时飘然而起,落到底下那宽畅而寂静无人的大街上来。

  *

  就在距离主城外三十里一处驻军的营地中,一名年约三十出头的蓝衣青年伸长了脖子望着天空中闪起的点点光花,肩头上闪耀的徽章显示着他竟是副统领一职。眉头一皱,转身朝着身旁的正统领,年近五十的老者急道。“大人,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尽快赶到李帅处去!那里可能需要我们的支援!”

  老者缓缓摇了摇已经显得有些花白的头颅。“李帅英明神武,料敌机先。早在旬月之前便已经在城内聚集了三万jing锐,化为零分散严密控制城中大势。又令我们四军各部五万军分驻城外四方,分明是早已有所准备。”

  “以老夫看来,李帅既早已料定了会有今ri之变,自然准备甚是充分。再说城内尚有三万jing锐。难道会有什么变故大至以三万之军,竟不能平?我们只需谨遵李帅之命,把好关卡之处,不让可疑分子溜进逃出便是。”

  “这——”蓝衣青年脸sè数变,迟疑地道。“大人,可眼下明显城内已出了大乱。连我们距离主城数十里都能有所闻。如果李帅真能一力镇压,恐怕不会想闹至这般民乱生变的地步吧!”

  老者坚持地摇了摇头。“巫刚,难道你还信不过李帅的英才吗?我只是好奇的是,李帅动用了这般宏大的排场,究竟是为了对付什么人,竟以致出动了军队。既是身处在东北主场范围之内,还会有什么力量能让李帅谨慎到这般田地呢?”

  “大人!”

  “你不必再说了!我意已决,你也返回自己的岗位上去吧!”老者挥了挥手。

  巫刚眼中异芒连闪,抬头再度看了看夜空中闪烁着的点点光花,突然右掌一翻,化掌为刀,重重地劈着老者的后颈之上。老者事先根本未曾防备,被一掌劈在要害之处,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眼见已是不能活了。

  巫刚怜惜地看着地下的尸体,摇了摇头。“单老啊单老!你平ri里待我的恩情我是记着的。但你为什么偏生要在这紧要关头坚持与我作对呢?要知道,若是今晚事有不成,我可是不能活了。既然你竟想阻挡我的活命,自然只有让你先死了。”

  “巫刚!你这边已经准备就绪了吗?”一个yinyin的声音忽然不知从何处飘起。

  “启禀史东长老,弟子这边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军队。只待一声令下,便可向城内进发!”

  “很好!那我们便在城中等待你的接应。”黑暗中的高大人影轻轻地晃了一晃。“君不见!夜孤臣!你们两个就留在此处协助巫刚。若是此番在紧要关头误事,小心你们的人头!”

  “是!”两个声音异口同声而起。

  巫刚眉头微微一皱。这君不见夜孤臣二人是长老会中最为蹩脚的角sè,两人自幼拜在教内一位辈分极高的长老门下,再加上两人确有一套联手发挥的强力武功。看在两人辈分和如此高龄的情况下,才勉强算进入了长老会之中。但这二人脑子俱有些毛病,若是将他二人留下,对自己恐怕不但无所增益,反而会惹些麻烦出来。

  但这既然是长老会的意思,巫刚却也不敢多言,只得打落门牙和血吞,自认倒霉。

  君不见夜孤臣两人东张张,西望望,好奇地四探着兵营内的四处情况,还伸手在厚重的金属盔甲上摸了几下,满足强烈的好奇心。

  巫刚眉头一皱,但也懒得去管这二人,只作不见,转头去忙自己的军队调动去了。

  “在这鸟营里有什么意思,连个美女都看不到。史东长老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把我们俩派到这种鸟地来!”君不见歪着脑袋,怪声怪气地道。

  “就是!闷了这么多天上。一路上急着赶什么路,结果到了这又被全部安排不准外出,什么好玩好看的也没接触到。”夜孤臣马上接上了口。

  “咦!那是什么?”前方忽然白影一闪,尽管闪掠速度极快,但君不见夜孤臣二人毕竟身为魔教长老,又岂有不发现之理。

  “过去看看!”渐渐的二人竟忘了史东长老的吩咐和巫刚再三告诫不能外出的jing告,竟大胆地朝着白影的方向跑去。

  “咦?好香!这是——有女人!”君不见使劲嗅了嗅鼻子,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他的鼻子一向比狗还灵,这可是魔教中的一绝。

  在空气中,果然有着一阵淡淡的幽香,随着夜风而逐渐飘散开来。

  “好家伙!巫刚这小子,竟敢在军营中似藏女人啦!原来也是个sè鬼!看我们把他的姘头拿下,到时候他还有什么话说!”君不见嘿嘿地了起来。

  夜孤臣也伸出舌头兴奋地舔了舔嘴角。“nǎinǎi的,多少天没见过正点的女人了!爷爷我现在喉咙里像有把火似的!”

  循着香气的源头,两人鬼鬼祟祟地一路摸了过去,不知不觉间竟出了军营的范围,只是兴奋的两人哪里又察觉得了。

  走了一截,猛得抬头,两人终于看到了俏立在前方小山丘上的那个俏丽倩影!

  一袭绛sè的短裙,将她无限美好的曲线毫不掩饰地展现在两人的眼前。纵然只是看不见面目的背影,但却没有人会怀疑她绝世倾城的容颜。

  “呜呜!”君不见的口水都快要掉下地来了。“绝世,绝世美女啊!想不到在这等淡出鸟的地方竟能得见这等美女,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一声轻笑,一直背对着他们的那个俏丽倩影,终于,缓缓地,背转过身来。

  剑光如雪!灿烂若花!

  白sè的光芒,犹如一朵美丽的鲜花,正一瓣瓣缓缓雪白的剑光中逐渐盛开,犹如千万个太阳同时被点燃,照shè得人睁不开眼。

  “啊啊啊!”君不见夜孤臣亦非弱者,两人虽然sè迷心窍,但反应及时也并非全无准备,两条身影交错腾空而起,隐隐的雷电之光大作,爆裂出耀眼的光华。

  空气如同狂风怒滔般掀动起来,尖锐的声音破空震撼刺耳着。在这方圆十丈之内,无形的空气竟肉眼可见到隐隐的波纹一圈一圈地轻轻泛开了一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淡淡而轻轻地散开。

  “心剑无痕!”君不见夜孤臣虽然脑子有些毛病,却并不代表见识眼光差了。只是第一眼,便识出了这雁宫的无上绝学,掌门秘传的专属武学。同时尖叫出声来。

  剑光敛去,口齿轻薄的两个老头已经变作了两具冰冷的尸体倒在了地上。四只眼睛睁得大大的,面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惊恐,猜疑,恐惧,或者其他。

  在临死前,他们终于在剑光中最灿烂的颠峰,生命临结束前的刹那见到了那张他们yu得见的美丽容颜。

  那绝世无双,当世无人能与之相争的倾国丽sè,但却也是绝不可能再出现在世间的惊世美丽。

  兰雅丝.德.岚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9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