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十七章 驾临西北

第十七章 驾临西北


  在这片古老森林的中心,平静美丽的蓝sè小镜湖为漫天的火光映成一片通红,数万名身着奇装异服的蛮族人环绕在小湖的周畔,个个脸上带着虔诚的神情,正随着那喧嚣鼓乐的节奏向着那正盘坐在湖中心巨石之上的少女顶礼膜拜着。全//本\小//说\网//口中同时还发出咿咿呀呀的怪叫声,接连不断,刺耳难听。

  数百名号角手和弦乐手站在人群的最前围,卖力地鼓动着手上的牛角和骨琴,拉出在他们认识中最最奇异的怪音,震天的鼓响如重锤般每一记都打在人的心上,每一次重击都给蛮族人带来心灵深处最深层次的震憾。数百名脸上涂满了五彩油sè的巫师们则一边卖力地跳着奇怪的肢节舞蹈,一边将手上大把的骨粉洒向外围的蛮族人群。

  五采蛮族的五族主分立于人群的最前颠,墨族族主已死,此时她的族主之位已经由另一名墨族人所代替。

  “呜呜呜!”骨号角声大振的刺耳尖鸣划破了长空的其他一切存在。

  少女身躯亦是微微一震,长长的淡睫轻轻地抖动了两下,缓缓睁开眼睛,星目之中放出一道有若神芒的微光,缓缓地扫视了全场一周。凝若实质的目光落扫场中哪名五采蛮族族人的身上,那人身上便立时为之一战。

  白族族主目放奇光,口中不知喃喃地念着什么,念了半天,突然大吼一声,发一声喊,似是响应他的呼唤,五族主同时出手,齐齐朝着盘坐在巨石之上的少女shè出一道光芒。

  五道不同颜sè的彩光分五个方向朝着少女shè去。面对着飞至面前的五sè彩光,少女反而缓缓闭上了一对秀目。放在膝上的右手抬起,伸出一只柔若无骨的雪白柔荑。随着她身体周围无数彩点的或明或暗地闪动起,莹白的玉掌心间瞬息生成一个晶莹透明却又散发着五彩斑斓的光球。

  仿佛受到了什么力量吸引似的,五道彩光眼见要打到少女身上时骤然改变了方向,被吸入了那五彩光球之内。

  然后,少女身体外侧闪动起了五彩的光芒,光芒在眨眼间大盛,如一个小太阳般放出爆眼的光辉,大部分的人都为这光辉所摄,一时睁不开眼来。光辉大盛之后逐渐黯淡下来,生成了五层不同颜sè的光罩,最内里是近乎于透明的白sè,再次是绿、蓝、赤、黄sè。

  五sè光罩在相互的挤压间仍不稳定,过了半响,五层最后融为了一体,成了一个散发着五彩斑斓的各sè奇光的光罩。

  没有任何的事先征兆,少女就这样盘膝而坐地凭空飘浮了起来。长长的秀发随风乱舞,白晰秀丽的脸蛋上洋溢着一层圣洁的光辉,的是不可方物。圣洁的光辉柔和地向四周扩散开去,洒在每个人的身上,只感觉一股暖意自心头自内而外地散发出来,引导着每个人心灵宁静下来,陷入了一种祥和的心境,却偏偏又让人发自心底的一种热血沸腾,简直想要引亢高歌。

  白族族主首先从惊迷中醒了过来,带先振臂高呼道:“圣女圣威,佑我五族!!”

  “圣女圣威,佑我五族!”数万人同时高呼的声音如同惊天雷般炸响,甚至在平静湖水上都荡开了小小的涟漪。

  *  *  *

  这座小城是靠近西北最边缘的一座城市。再向西北前行,不出数百里,就是传说中最为恐怖的盘古森林,五采蛮族的聚居地。

  虽然已经被月蛮联军攻下并处在其统治中,但这座小城内也并不多见什么五采蛮族的人或月氏的兵士在街上行走。这座小城一如以前地保持着它的超然和平静无波。

  “请问您是燕大爷吗?”沉枫正在张望着寻找一处歇脚处时,一个伙计模样的人竟主动寻上前来问道。

  “是!”在略略考虑了半刻之后,沉枫微微点了点头。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不可能再躲过,无论是敌是友,主动面对才是上策。

  “您夫人已经在敝处客栈为您早订好了房间了,只等着您去了。”

  “夫人?”沉枫先是一愣,但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带路!”

  *  *  *

  “怎么这个时候才到呢?”兰雅丝慵懒地半倚在窗头,一条雪也似的藕臂露在锦被之外,媚目中透出似水柔情,秋波流转,露出个迷人至极的笑容,万般风情万种尽在不言中,媚声唤道。

  “你倒是好心情,大白天倒好躺在床上睡觉。这么风风火火地把我从千里之外唤到这鬼地方,你看起来倒却是半点也不急的样子。”沉枫没好气地道。

  “急有什么用!”兰雅丝白了沉枫一眼,似脉脉含情的眼神落在沉枫的脸上,轻嗔道。似乎在责怪他木头般不解风情的傻态。“我还没莽撞地一个人闯进那盘古森林去送死的程度。什么急事,也只有待你来了再下决定。”

  “究竟出了什么事?”沉枫坐在床沿边,皱眉问道。

  “你那个侍女凤翎,究竟是什么来历,你收容她的时候弄清了吗?”兰雅丝不答反问道。“可惜上次你回来的时候我忘了问你了。否则也不会有今ri之事了。”

  “凤翎?”沉枫心头一动,终于想起了当初从凤翎身上所见到的异事,及凤翎的自诉。“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五采蛮族这次南下的目标是冲着凤翎来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吧!”兰雅丝笑容一敛,盈盈立起上身,将无限美好的chun光暴露在沉枫的眼下,却正sè道:“如果五采蛮族的墨族族主没有说谎的话。你那位凤翎小丫头,应该就是白墨两族主的私生女,更是五采蛮族的——共主!五采圣女!”

  “什么?”沉枫终于按纳不下心头的震惊,脸上大变,同时失声惊呼出来。

  *  *  *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你看呢?”兰雅丝托着香腮,重新倚在床头,偏着螓首仔细打量着沉枫,笑意盈盈地道。

  “进了盘古森林再说。”沉枫沉着脸道。“不过盘古森林内也委实太过危险了。你便不要再跟去了。以防出了什么不测。”

  “你这是什么意思嘛!”兰雅丝大发娇嗔道。“你这么看不起人家。就算人家的武功及不上你。好歹人家也可以做个帮手呢。”

  “不过——”兰雅丝趴到沉枫的肩头,轻轻地哧笑道。“听你这么说的话,说明你心中还是关心人家的。我听了心里很甜蜜呢!”

  沉枫被兰雅丝在耳边的吐气如兰呵得一阵心痒,斜着眼看了兰雅丝一眼,却不言语。

  兰雅丝凑上前,轻轻地舐着沉枫的耳珠,媚笑道:“自从玉瑚回来之后。你就再没有陪过人家了。现在我很想——”说着,雪白的脸蛋一阵晕红,玉颊上透出一片霞彩般粉红,梨涡浅笑,更是增添了数分妩媚,益显明艳照人,谁能不为之倾倒。。

  沉枫心头一荡,看着简直美艳至不可方物的兰雅丝,嘴角边泛起一丝邪笑,一把掀开锦被,把兰雅丝雪白的一把横抱起,再重重地扔在床上,笑道:“这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别怪我要好好哒罚你一番哦!”

  兰雅丝媚目中仿佛要滴出水来,用那样足可迷死天下间任何男人的勾魂摄魄眼神描了沉枫一眼,发出一阵银铃般悦耳的娇笑。“人家等着你呢!”

  *  *  *

  激情缠绵过后,兰雅丝像一只懒洋洋的小猫,嘴角带着满足的甜笑,依偎在沉枫的臂弯里,伸出白玉般的手腕挽了挽乌黑的云发,媚眼如丝,白了沉枫一眼,呢声道:“你想出进入五采蛮族的好办法没有?”

  谈及正经事,沉枫面sè也凝重起来,收回尚自在兰雅丝上作恶的那对怪手,坐直身子,摇了摇头,沉吟道:“历来关于对盘古森林的传说都只是虚无难以求实。数千年以下,除了传说中的影月皇帝外,从未有人能驻足其内。即使以伊达正航的野蛮,尚且要落个灰头土脸而归。可想其内情形的凶险。且不说随时可能有五采蛮族神出鬼没的袭击,就是那重重瘴气毒雾,凶兽沼泽,就足以令大多数人望而却步了。到此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除了硬闯!”

  “那里面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完全未知的陌生世界。”兰雅丝提醒道。“除了五采蛮族之外,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你的那个乖乖小凤翎现下可是成五采蛮族的圣女了。你说以后我们再与她相遇时——”兰雅丝轻轻瞟了沉枫一眼。“却不知是敌是友呢?”

  沉枫脸sè一沉,语气略带不满道:“我相信凤翎!她绝不会对我出手,至少不可能站到与我的对立面。”

  “你也兀太过自信了!”这句话只是在兰雅丝的舌尖打了个滚,未及出口,便咽下去了。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兰雅丝问道。

  沉枫思索了一阵,苦笑道:“等!”

  “一直等下去!等到我们的耐心都被消磨完的那一刻,再不顾一切地冲进去。”

  “疯了!”兰雅丝花容失sè,骇然道。

  “那你说还能怎样?”沉枫无奈地道。“以两人之力,对抗数十万的五采蛮族,也实在太过艰难了。”

  两人正相对发愁间,突然听到客栈外面哗声大作,接着似乎有无数人头涌动而出的轰然,接着更有带着惊喜的大呼声啸起。无数的脚步奔跑声连续不断地响起,一古脑儿地向外涌出。

  沉枫和兰雅丝对望一眼,眼中俱是闪过一抹惊sè,两人翻身整衣而去,施施然走出房门外。却见外面大街上人头涌动,热闹翻腾之极。街道两旁挤满了人,个个人头伸得老长,如同一只只引颈就戮的公鸭,嘎嘎地向一方扭动着脖子。脸上掩不住兴奋之sè。

  沉枫扯住一名亦yu挤出的伙计,在他手里先行塞上一块银子,问道:“外面究竟出了什么事,使得这么多人挤在大街上,这么热闹!”

  伙计得了好处,瞄了一眼手中的银块,兴奋地道:“这消息也是方才才从外面传过来的。说是一位公主娘娘要驾临我们这座小城。这位少爷,不知道您有没有得见过。反正小的我活了这么些年,却从来只是有得听说。像我们这些卑贱的跑腿,这辈子也恐怕就这一次能亲眼得见一次高贵的公主了。要是能亲眼看看公主的样子,也不枉活这辈子了……”

  伙计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罗嗦着。沉枫脸上却是为之一变。天下之地,但够胆能敢自称公主的,也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寥寥,再加上身处西北与盘古森林交界之地,来者是谁,却是已经可想而知的了。

  “月倾悠!她来这里干什么?”兰雅丝亦是对此惑而不解,秋波中充满了疑惑之sè。

  “虽然莲源月氏与五采蛮族勾解已久,但却从未有主脑人物亲临对方主地之事。即使月容神在时,也从未得进过这盘古森林一次。更别提月倾悠她一个手无缚鸡的娇怯怯弱女子。来这鸟不拉屎的蛮荒之地干什么?”

  “哼!”兰雅丝的琼鼻轻轻一哼。“若是月倾悠也算得上是弱女子的话。那世界上的弱女子岂非都要死光了!在她的心机手段面前,连姐姐我都要甘拜下风!”

  沉枫显然不想与兰雅丝在这个话题上多扯,于是续自问道:“那她来这里会有什么目的?”

  “难道——她也是冲着那妖兽传说而来的?”沉枫沉吟着。

  “除此以外我再想不到有其他原因会吸引月倾悠的前来。她身为莲源月氏的正统继承人,身份何其尊贵,何必亲身涉险这绝森恶地。事出必有因,而最好的解释就是——”兰雅丝若有所思,道。

  “五采蛮族与莲源月氏可是盟友,现下两手正携手共图逐鹿大事到关键之处,关系应是好得蜜里调油。”沉枫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兰雅丝道。

  “你是故意装作不知,还是想故意来考我!”兰雅丝蛮腰一扭,嘟起红艳艳的小嘴,佯作生气状。“盟友关系结合破裂,还不是全凭一句话。倘若这关于妖兽的传说是确真,别说我们要倒了大霉,就是月氏也不见得会有好果子吃。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五采蛮族的那群野蛮人,又有谁真能够理解他们呢。”

  “妖兽?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现下反而似乎颇有些期待起来?”沉枫呵呵一笑。

  “当!当!”在金铁鼓锣的大响声中,街道的人群逐渐向两旁分开,露出中间一条宽阔的大道来。

  一座华丽的马车缓缓滚动而来,前后四周俱围满了护卫。黑白二老者更是紧随马车两测,半步亦不敢偏离。

  一只玉润腻滑的玉手自幔中伸出,刹时间,大街上的一片轰闹声俱都停了下来。个个屏住了呼吸,眼睛睁得滚圆,死死地盯住那只美丽的玉手。

  玉手轻轻上抬,露出后面一对明亮的大眼睛。秋波四转,虽只是在人群中一滑而过,却已经激起一片低低的哗声。

  秋波兀地一转,突然落到了人群右方的最后侧。沉枫和兰雅丝正躲在那边看着热闹。还未及时反应过来,那对明亮的大眼睛已经和沉枫的目光对上了。

  似乎是略有所感,美丽的大眼睛内蕴出一小朵笑意,对着沉枫所在的方向,朝着沉枫,嫣然一笑。如一朵盛开的雪莲,却是那般圣洁,纯洁无瑕,不再含半丝的其他感情。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6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