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六章 渡河之战

第六章 渡河之战


  在这个晴朗天的下午,太阳火辣辣地照shè着大地。\\wwW。QВ5、cǒm//

  两支一眼望不尽头的军队如同两条黑黝黝的怪兽,分别横弋在汉水河的两侧。刀戈如林,旌旗飘飘,层层叠叠如密林般却又井然有序。

  汉水河,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江河,大陆第一大河七sè河的分支,今天将在这里见证着一场足以改变历史的激烈战争。

  也许真是因为沧海桑田的环境变化,在chun暖花开之际,汉水河竟然还没有解除枯水期的危机。广阔的江面缩减到了原来的四分之一。在将近断流之处,江面甚至已经缩减到了可以以身入水而过的地步。昔ri滔滔怒水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势已再不复见。确是有些让人对景生情,不禁扼腕长叹的冲动。

  沉枫离开之后,南宫玉瑚将她以前作为南宫世家大小姐时的jing明干练再度发挥了出来。龙州并未出现群龙无首的乱象,再加上东篱散人和兰雅丝的辅佐,一切都在照着往ri的轨迹正常运转着。

  然而月氏领军南下的消息终究还是来到,打破了整个中西南部的平静气氛。果不如先前所料,西南诸侯根本不堪一击,缺乏统一的协调和jing兵良将,很快就被月户礼打得七零八落。唇寒齿亡的危机,早早地传到了龙州。

  该来的终究会来,该战的,一战终究是不能避免。

  经过一番踌躇,南宫玉瑚终于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坐镇龙州。由东篱散人和兰雅丝带六万军队出征西南。鲁本南、盛庞丰、凤翎三将都一同随行,再加上真正有与月氏作战经验的水晓韵的辅助。估计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岔子。

  六万军队,其中只有不到三千的骑兵,这还是兰雅丝煞费苦心才勉强拼凑出来的几千匹马,其余都是步兵。不过水晓韵来龙州时,还一路收集了两百多名“暗黑之旅”的残兵余部。都可以作魔法师使用,总算有了一支稍微象样点的魔法师团了。

  月氏此番领兵南下,还是由月户礼带兵。不过少了月倾悠在背后的运筹帷幄,月户礼心中不免多了几分紧张。自烈魔谷一战后,月户礼就简直对月倾悠敬若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或许应该叫,佩服得心惊胆战才对。

  月氏大军一路南下横冲直撞,但基本上所攻击的主要目标都是大片的乡镇和广阔的山村地区,虽然偶尔也参与攻坚防御力较弱的城池。但也是以运动战为主要作战方式。野蛮点说,和强盗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xing的强盗罢了。

  “得人心者得天下。直到现在月氏族人都还没明白这个道理。看来当年的莲源帝国倒真是亡得不冤啊!”兰雅丝喃喃地道。

  在惊闻月氏铁骑南下之后,西南各城的领主贵族们在惊慌失措中才终于省起了危险,慌忙拼凑起了一支联军部队,开始了扫荡工作。不过月户礼这家伙也兀太不上道了,尽管明知对手力量与己相差太远,却也不给联军打上一次仗的机会,存着猫戏老鼠的心理,迟迟不与其主力决战。以游戏战术撩拨着联军,一次次的sāo扰袭击和疲惫战术将联军的气势逐渐拖跨。

  最后决定xing一击的结果自不必再谈了。为了保存实力,月户礼并未下狠心展开大规模流血杀戮。但联军由此被击溃已是不争事实。四散逃溃,短时间内是再无回气的可能了。

  真正值得奇怪的是,ri轮教竟然在此等大事面前保持沉默,自始至终都袖手旁观。控制下的地区也并未加入联军的行列。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准备迎接着月氏铁骑的蹂躏了。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越界而来的龙州大军,便成为整个西南,甚至整块大陆的焦点。两方大军的碰撞,足以影响着未来整个天下局势的走向。

  也正因为如此,双方都不敢冒然投下手上的筹码,在对敌了解不明的情况下,抱着同一种心态,不愿在城池处进行艰难的攻坚战,但在野外都彼此绕着大圈子。

  但在长时间耐心的磨蹭下,最后都选择了背水一战的方式。最终造成了双方大军隔河相望的形势。

  而这确实也是一种偶然。双方的大军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了汉水河的两岸。谁也没能来得及抢先渡河,而后来者也没能拣到个空子击之中流。所以也只能这样僵持下去。

  双方在火辣辣的烈ri底下都保持着惊人的耐心,都不敢抢先发起进攻渡河。

  终于,首先按纳不下耐心的月氏大军敲起了战斗的第一轮战鼓。第一轮近万的重步兵挥舞着手上的战刀,口中发出令人震耳yu聩的呼啸,在盾牌手的掩护之下,挟着地震山摇的气概如同cháo水般的向龙州军压了过来。

  即使有盾牌手的掩护,但如雨点般落在月氏大军头上的箭枝,遮天盖ri的大片yin影接踵而至,仍将大批的英勇战士逐一shè个透心穿。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轮番不断的密集shè击,几千把强弓不停地发出“吱啦”声的连弹,箭象那连续的暴雨一样倾泻到月氏战士的身上,在这种如蝗虫般的淹没战法之下,能够成功冲上对岸的已不到先前的半数。

  月氏那边也很快还以颜sè。不过毕竟隔成长长的一条汉水河,即使水流最低处也相隔有四五十丈。除非使用强力弩弓,否则根本shè不到对岸。而龙州军则可以放心地对着河水中心无还手之力的重步兵大加屠戮。白浪的河水被染得鲜红,一轮轮的堆砌下,渐渐被沙石和血肉所填平。

  不过蚂蚁多了尚且压死象。月氏大军本就比龙州军多上将近一倍的数量。在前赴后继的尸体堆积下,终于填出了一条渡河的道路。踩着血肉搭建的桥梁,大规模的后继部队终于一鼓作气地冲了过来。

  当将近十万大军挟着一通鼓的气势冲过来时,根本是锐不可挡的。龙州军方面也没有那么多的弓箭手来进行全面狙击。在东篱散人示意下,信旗挥舞,龙州军队开始了极有条理地缓缓后退,丝毫不见乱象,让出了前方一大片广阔的空地。

  正面的激烈撕杀就此开始了!无数的刀光剑影开始了对砍对杀,武器抨击激起了火花飞溅。鏖战双方咬牙切齿,流血殷然,到处是惨叫声和死尸。平地之上人体很快也垒起来了一座作小山,双方就踩在伤者、死者的人体上继续厮杀,惨叫声接连不断。月氏大军完全渡河完毕后虽然取得了数量上的优势,但龙州军这边是以逸待劳也不见得吃亏多少。

  两边都是正值士气大旺,杀意冲天。再没有什么单纯的战阵和战队了,两方的军队都已经深入混合进了对方阵队的核心。也没有人再管什么战术战法和什么骑兵枪兵步兵的配合。全部都是一古脑儿地杀啊!只凭感觉杀,看着身穿与自己衣服不对的,就是一刀给砍下去。前方挡住自己道路的,也是一枪捅个透心穿。士兵们都已经杀红了眼,也完全脱离了先前的战术指挥。

  怎么会这样的?两边的指挥首脑都是与身边的人面面相觑。

  论数量,月户礼所率的十万大军确是足以压倒龙州军的六万人。但论起战斗力和军队的配合组织xing,兰雅丝的jing兵简政政策的好处在这时终于露出来了。六万人未必比这十万疲惫且良萎不齐的部队差多少。

  那么,最终的杀手锏呢?

  月氏的骑兵天下闻名,在这种大规模的平野战之中,是最适合骑兵发挥威力的地方。东篱散人不可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也因此专门制定了相应对抗的战术。

  战车,这种早在数百年前的百国争霸时代就已经被淘汰的产物,自骑兵出现后就被彻底击跨击溃的古老兵器,却被东篱散人重新从历史的垃圾堆里翻了出来。

  骑兵是战车的克星,这几乎已经成了每个哪怕懂得半点战争皮毛的人的共识。当看到近百辆轰隆隆的战车再度出现在汉水河一头之时,除了月户礼为之呆了一呆的半刻,其余的包括大部分士兵在内的人都哄笑起来。

  “散人,这就是你所说的秘密武器?”兰雅丝忍住气,朝东篱散人喝问道。

  “岚丫头,难道连你也认为战车真的该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了吗?”东篱散人放下手上的书卷,斜了兰雅丝一眼,淡淡道。

  兰雅丝上上下下仔细地把东篱散人打量了一周。实在无可奈何地道:“我是不是真的看走眼了。散人,你得知道!现在我们手上的家底也就只有这么点人了。要是在这完了,我们也就只能到蛮荒去当野人了。不能拿来给你随便玩的!”

  不过东篱散人所设计的战车至少从外形上看来,摆脱了不少古战车缺点的限制。四轮造型纯以机关来驱动,兰雅丝估计这种机关设计应该与东篱散人的那辆轮车有些相似。在灵活xing上已经完全摆脱了古战车受战马牵着鼻子走的束缚。速度即使尚不能与奔马相提并论,但也可以在战争中跟上步兵的步伐了。

  战车上下左右前后六面都由厚厚的铁板组成一个巨大的铁箱式车厢。唯一的进出口却是在最上方一块可以活动的铁板。前后左右四面的铁板上都分布着密密麻麻的手指头大小的圆孔,应该是用来发shè袖箭一类的暗器的。铁板车厢外部四面都嵌着长长的一排枪刀。而且下部还拉着一条长长的铁索,这方便战车群可以随时连接起来成为坚不可摧的战车阵。

  “咦!盛庞丰和凤翎到哪儿去了?”兰雅丝这才发现在队伍中找不到两人的身影。

  “我让他们两人去干件事了。”东篱散人眼皮也不抬半下,淡淡地道。

  “什么?”兰雅丝几乎噎得说不出话来。“好!好!好!散人!一切都由得你!最后再跟你算总帐!”

  *

  殷化眉哼了一声。“本教董长老惨死于你魔教前任教主斡勒翰之手。此等仇深似海。又岂能仅仅是一句交代可以算了的事。”

  “斡勒翰,或者说叫独孤一瓢,早已不再是我教教主了。我魔教教主之位,唯强者能处之。连区区一个年轻后辈尚且抵挡不过,别说他已经身死,就是目下尚还活着,我魔教长老会在此次大会上也会商讨废去他教主一职之事。”奇长老不紧不慢地道。

  “那你们是抵死不认帐。想把事情往死人身上推了?”殷化眉的老脸兀地一下变了颜sè。“那就别怪本座不给你们面子了!”

  白须老者呼地一下自椅上站起身来。“姓殷的!你也别太过份了!要知道我们魔教可不是怕你们雁宫,只是不想无故把这个黑锅给背下来。你若是再出言不逊,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把你留下在此处了!”

  奇长老淡然道:“殷兄,你与其说是想替董谢杉报仇讨个公道。倒不如说是企图染指那传说中业已落入敝教主斡勒翰手中的雁宫掌门信物——掌玺剑印而已。”

  殷化眉脸上神sèyin晴不定,半响,才道:“掌玺剑印本是我雁宫之宝,掌门信物。你魔教若是想私藏此物,即是对我雁宫开战的宣言!”

  “哼哼!”白须老者冷笑几声。“身为堂堂白道圣派雁宫掌门人,却连掌门人的信物都守不住,就凭这点能耐,还凭继续在掌门人这高位上待下去吗?”

  “你——”饶是殷化眉修养尚算好,听了这话,脸上也不由涨成了猪肝sè。

  奇长老回首瞪了白须老者一眼,方才慢慢道:“殷兄,你此时也是利令智昏,为何不冷静下来好好想一下。掌玺剑印乃是你雁宫掌门人的信物。所谓见印如见掌门。即使我魔教驱使你雁宫不动,但握在手中,总会使尔等有几分忌惮。若是真在我等手中,现在早已拿出来用了。还会等到你找上门来吗?”

  “斡勒翰有个女儿,也就是你们雁宫那位神秘的梦盈影小姐——兰雅丝.德.岚。她现在在龙州莫沉枫处。这东西你应该去问她才是。”

  殷化眉其实也知道这方面的道理,也向龙州派出了相应的门人去寻找兰雅丝。来魔教不过是一个借口来出口恶气,向雁宫下面门人寻了交代罢了。听了奇长老这话,便即不作声了。

  “将叛徒彤璧带上来!”

  听到这话,在下面一直深埋着头的沉枫心头不禁一跳。只听到一阵铁链哗啦声,一名衣裳褴褛的女子缓缓地自殿外迈了进来。借着火光,沉枫才看清楚彤璧现在的模样。如云的秀发已经凌乱,衣衫褴褛不整,露出多处雪白的肌肤。往ri那汪明亮的秋水已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jing神更是不振。

  殷化眉横了一眼脸sè苍白的彤璧一眼,冷笑道:“就用这么个女人来糊弄我。也未免太过小瞧殷某人的智慧了吧!”

  奇长老微微一笑。“殷兄,敝教肯交出名弟子出来息事宁人,已算是作出最大的让步了。这女子乃是我魔教叛徒,与贵教董谢杉之死多多少少也沾上了点关系。你若真是再不识趣,执意挑起两派纷争,老朽也是无能为力了。一场大战再所难免了。”

  殷化眉心头一凛。奇长老所言句句如针般打进他的心里。正面与魔教为敌的后果即使是他,在目前也是承受不起的。不如见好就收,带走这替罪羊,也算是替董谢杉之死有了个结局,对雁宫上下有了个交代。至于掌玺剑印,恐怕还是得着落在兰雅丝身上。

  想及此处,殷化眉开口道:“既然奇兄已经交出了凶手,本座也不敢再多打扰。今ri之事就此作罢!关于董长老和贵教前教主斡勒翰的恩怨也从此一笔勾销。”

  彤璧缓缓抬起螓首,那张曾经数番在沉枫朦胧记忆中出现的面容终于再次真实地映在沉枫的眼里。只是花容惨淡,全无血sè,往ri那般刚强已化为了楚楚可人的柔弱。

  “怎么办?”沉枫皱了皱眉头,朝身旁的朱三低声问道。“看样子雁宫的人准备将彤璧带走。”

  朱三亦是低语回道:“如果让雁宫的人把她带走。那便遭了。因为按规矩在大会中间,我们是不能出这大殿半步的。而且雁宫中人行踪神秘,一旦失去他们踪迹,恐怕便再难找上。”

  “那便真是没有其他的方法了。”沉枫苦笑道。“看来真的只能出此下策了。”

  还未待朱三自沉枫话的意思中反应过来,沉枫一声长笑,自从大殿下方弹起,两手在胸前结出万千手印向下罩出,在殿上众人都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两掌结结实实地正印在扭住彤璧那两人的胸口。

  胸骨碎折的声音惊心动魄的响起,两名教徒七孔喷血,像被狂风刮起般往后断线风筝地抛掷,落在坚实的花岗岩地面上摔了个人仰马翻,骨折肉裂,倒霉连几个靠后得比较近的,也如骨牌般一口气倒下六、七个,且没有半个可以爬得起来的。

  “什么人?”殿上一阵大乱。魔教的那些长老都已经沉不住气站起身来了。

  沉枫一把掀下身上的白袍,冷笑着道:“莫沉枫在此!有胆者上来拿我!”

  “莫沉枫?”为首的几位长老同时相互递出惊诧的眼神。

  沉枫右掌如刀,连劈直下,将彤璧身上的数根铁链尽数劈断,一把提起彤璧,一边分心抵挡着前方滚滚杀至的魔教教徒,一边朝彤璧低声喝道:“跟我走!”

  “你是怎么会来这里的?”彤璧美目中闪过一丝奇光,但随即瞬间熄灭,木然问道。

  “现在别问这么多废话,先走去再说!”沉枫喝道。

  “走?”彤璧凄然一笑。“我走不了!你也别想走得掉。大家一起都死在这里吧!”

  “晦气!”沉枫低声骂了一句。

  衣袂风声动,白衣飘飘的公子飘身前进来,加紧连攻几招,轻声急道:“还不快走!我想法掩护你们!”

  “众弟子退开!”闷雷般的炸响在大殿中播扬开来。黑影一闪,奇长老已闪身到了沉枫身前,看也不看,凌空一掌,泛出一股紫气,化成一圈紫sè气罩,朝沉枫印下。

  沉枫闷哼一声。仅是被这奇长老缠上,恐怕没有简单的数十招就休想脱开身。再加上魔教其他的长老和弟子一涌而上,恐怕真要将这条xing命留在这里了。

  啸声兀地,一道碧幽幽的光芒在殿中瞬间涨爆,化为锋锐无匹的剑气,朝着沉枫背后冲去。

  沉封“嘿然”一声,般若之力瞬间转化为魔武之力,在后背处组起一道晶莹的护壁。谁知,那道锋锐的剑气骤然在空中起了变化,化成一道光球,再度压缩成一条带状的真气,灵巧地在空中拐了个弯,如游蛇般向着上空急速蜿蜒延展,到了高空再度落下,却是突然间涨大了十余倍,凝成一股仿若实质的气柱,朝着沉枫的天灵盖冲去。

  忽地,一股明亮的剑芒,带着奇特的弧线轨道,凌空飞至,刺在这若如实质、无坚不摧的气柱中心处,将这一击挡了下来。

  “姓殷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出手一剑,替沉枫挡下这背后一击的,正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雁宫掌门人,殷化眉。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4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