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四章 妖兽传说

第四章 妖兽传说


  在黑夜之中,四周漫天的火把红光耀天,绚亮灿烂。\WWw。qВ5.coM\\连那高悬于夜空中的圆月都因此而看起来添了几分红sè的妖异。

  在这茂密的盘古森林深处,一眼望去四处俱是林木葱葱密绿,然而,就在这片古老森林的中心,一片平静美丽得如同一面小镜的小湖边,千余名身着奇装异服的蛮族人环绕在小湖的周畔,个个凝神戒备,手上的火把倒映在湖面,耀动着妖艳而眩目的粼粼波光。

  小湖周围的大片空地上,数十名五采蛮族内平ri难得一见的长老和贵族们聚jing会神地仆伏在地,凛然而敬畏地凝望着湖中心那座光滑如平镜的高凸巨石。

  五五二十五名上身赤露的巫师一边卖力吹奏着手上的牛角,一边环绕湖心那高凸的巨石,跳着一种奇异的舞蹈。头上五sè的彩羽在跃动着微微颤抖着。大片数不清的五采蛮族的族人敬畏地站在遥遥的远处,围着长老贵族们不断地膜拜叩首,并不时地发出咿咿呀呀的奇怪叫声。

  从蛮族人堆中缓缓走出五人,头上分插五sè彩羽,正是五采蛮族的五族族主。曾于didu现身的赤族族主也在其中,不过这五族族主只有她一人年纪最轻,尚是青chun年华的少女身。其余几名族主都已至少是四十以上的年岁。

  那年纪最大,头插白羽的白族老者双臂向外缓缓舒展开,扫了四族主一周,道:“数千年来,我五采之族终于再次面临到了攸关生死存亡的时刻。于此月圆圣夜之时,我们五族主再次于圣地聚会,希望能这次聚会能得到智慧的神喻,帮助我们渡过眼下的危急难关。”

  “事情竟有这般严重吗?”赤族族主疑道。“我们不是已经和莲源月氏的大军联合击败了伊达正航,连华亚的‘暗黑之旅’都已全军尽墨。前途局势应是一片大好才好。为何有攸关生死存亡此言之说?”

  “赤族主!”白族族主转目看了赤族族主一眼,缓缓道。“你却应该清楚。对于吾族来说,所有任何非吾族类之人,尽皆是不可信赖之辈,皆是可杀之人。莲源月氏虽现下与吾族正联合横扫大陆北部,关系之密切,可说正是处于蜜月期间。但非吾族类,其心必异。又如何能够对莲源月氏完全信赖。”

  “这我自然清楚,可是我却不明白这与攸关吾族的生死存亡有何关系?”

  “莲源月氏的复兴,对于吾族来说,其实亦是一股新的威胁。月氏越强,对吾族的威胁亦愈重。在与华亚的烈魔谷一战中,莲源月氏的公主月倾悠,竟不顾同盟之谊,牺牲吾族数万战士为诱饵。此等背信离德忘恩负义之事。各位族主相信深有体会。”

  说起此时,其余四族主脸上均现出切齿之sè。五采蛮族在那一战中牺牲颇重,对于人数本就不多的五采蛮族来说,在无辜地为月氏配上牺牲掉数万族人,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莲源月氏此次的重新崛起,若有起先有五采蛮族借兵的全力支持,绝对无法成功至此。想不到突然竟会来了这么一手。虽然事后月氏第一时间内主动请罪,陪罪送礼开条件等好话说尽,但无论如何。却再也无法挽回那数万族人的xing命了。

  “焉知那又何尝不是莲源月氏借以打击我族实力的一个手段呢?”白族族主的声音在这时听起来竟是那般的飘渺与沉重。

  “但此时吾族却又万不能与莲源月氏翻脸。月氏固然要借吾族之力重新复兴当初的莲源帝国。但吾族又何尝不是希望借重月氏的力量突出西北,完成吾族重兴的千年大业呢?”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仅有增强吾族自身实力一途才是最重要而迫切的。”

  众族主尽皆颌首称是。

  “不知白族主你是否已经有了什么好的主意呢?”

  白族族主昂首望向半空那妖异的圆月,一字一句地缓缓道:“我要打开浩——劫——之——门!”

  四族主面上同时变sè。

  那头插黑羽的墨族族主乃是名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美妇,首先质疑道:“白族主,请恕我直言。这浩劫之门乃是我五行之族世代流传下来的一个传说。即使五族之内,亦只有族主能有权得知。据说我五行之族之所以世居于此,便是为守护此门之故。究竟这浩劫之门中有什么,即使我身为一族之主也不得而知。如今白族主你却要违逆祖先遗言。恐怕行为不太妥当吧!”

  白族族主也不生气,淡淡道:“墨族主你休要冲动。诸位族主可知,这浩劫之门的传说究竟是有何由来?”

  其余四族主尽皆摇头,彼此对望,目中俱都充满疑惑之sè。实际上,这浩劫之门的秘密,也一直仅是掌握在五族之首的白族手中。其余四族,确是无从得知。

  白族族主似乎很是满意四族主的反应,缓缓道:“说到这浩劫之门。先要从这片影月大陆的真正来历产生说起。

  在我们所知的这片广袤的世界之中,影月大陆并非是唯一存在着的陆地。据族内秘传下的残篇记载道:影月大陆本来是一个更为广阔的大陆的一部分。只是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地层分裂,经过了数万年时间的飘流,影月大陆逐渐从原大陆中分离出来,形成了一个duli的世界。

  所谓太古时期的魔法,实际上也是自那块原大陆中带过来的。

  而在当初影月大陆真正最开始duli成一块时,也就是所谓的太古蛮荒时代。人类并非是大陆上唯一存在的智慧生物,还有着许多其他神秘古怪而强大的异族,都是从原大陆一起分离过来的。只不过在人类的数量优势和同心协力的联合下,终于击溃了其他种族,成为了大陆的主人。而那些战败的种族,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失在历史之中了。”

  “莫非那些种族被人类灭族了?或是到现在还有存在?”赤族族主毕竟是少女心xing,xing格再是老成持重,好奇心仍是最为强烈的,脱口问道。

  “这就是与我所要说的浩劫之门有关的了。”白族族主缓缓道。“据说当初太古魔法的繁荣与强大远超乎现在我们的想象。在诸族长期的混战撕杀中,各族间的仇恨已经到了完全不能和睦化解的程度了。面临着人类军队的威胁,其余诸族在大陆上最后竟找不到一块栖身之地。其中一些强大的种族,利用着极为强大的空间魔法,重新逃回了原大陆。

  未能及时逃走留在影月大陆的其他种族,几乎都被人类逐一灭绝。但有一种被称为‘妖兽’的种族,虽然数量极少,也并不强大,但它们却有着一种极特殊的本领。能凭着肉身长时间停留在空间与空间的缝隙中。正是因为它们的这种特殊本领,使得当时人类对它们的屠杀并不彻底。最后还是利用它们这一特xing,将它们全数封印进了空间的缝隙。”

  “而这里——”白族族主苍老的目光落在了湖心那块光滑如镜的高凸巨石之上。“就是当初封印妖兽们的最大空间缝隙所在,它,就是——浩劫之门!”

  四族主听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墨族族主骇然道:“那,那你——”

  白族族主续道:“为了防止妖兽可能出现的遁逃,我五行之族由此而成为了守护浩劫之门的存在。外界那些人根本不得知情,居然称呼我们为蛮族。殊不知我们才是真正自太古就存在的正统人族,是大陆真正的守护者和保卫者。”

  “那为何还要打开浩劫之门?难道你不清楚它一旦打开之后的后果吗?”墨族族主愤然道。

  “因为——只要妖兽能为我们控制。凭借着它们的强大力量,我们五行之族必可重返中原大陆,取回本应属于我们的一切!重新成为大陆真正的主人!”

  墨族族主再次表示不同意。“我五行之族在此地繁衍已有数千年,生活习xing已经惯定。何必定要插手进那大陆中原的俗事呢。再说,既然我们已经与月氏结盟,让他们作我们的代理人岂不是更好。”

  “月氏?”白族族主一阵冷笑。突然厉喝一声:“月氏?墨族主,难道你到了此时竟到月氏还存有幻想么?”

  “月氏与吾族纵有冲突,但也不过是因为在外的利益分摊不均而已。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想到进入这盘古森林之内。”墨族族主柔声道。“其实根据祖先遗训,我们最好不要插手大陆之事。此番与月氏合作,是白族主你一力提出,此时却又是你主动鼓吹反对——”话说到这里,墨族族主终于停住了。因为,白族族主的脸sè已变得难看起来。

  墨族族主轻轻叹了口气,轻摇螓首,苦笑了一声,闭上嘴,再不开口。

  “现在,诸位族主以为如果呢?”白族族主目光缓缓扫视了四族主一周,淡淡地问道。

  赤族族主当先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烈魔谷一战,她赤族族人损失最多,自是感受切身之痛最深。再说,初生的小母牛犊,永远是不会考虑到遥远的后果的。

  褐族族主望了弥尔克一眼,虽然微有不豫之sè,但还是续赤族族主后第二个举起了手。

  五族主已过其三,剩下的反对之声实际上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墨族主轻叹了一声,望着身边犹豫不决的青族族主,只有无奈地苦笑。

  见其余四族主都已同意,白族族主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们五行之族虽然个人力量强悍,但毕竟族人数量不多。能够出战的不过二三十万人,比起其他势力相去甚多。是以我才会有借助外力一想,打开浩劫之门。”

  “既然如此。那为何当年伊达正航侵略我族之时,不打开这浩劫之门呢?”赤族族主置疑道。

  “那是因为时候未到啊!”白族族主叹道。“这浩劫之门并非人人都可以打开的。封印这妖兽之时,是以当时我族一位身兼五行之质的族人为封印载体的。同样,解开浩劫之门的封印,必须也要一个身兼五行体质之人作为祭品。否则,即使我五人合力发动五行之阵,也不过能勉力打开一极小的缝隙,且时间极短,放出的妖兽自然也极为有限,根本不足以满足我们的需求。”

  “同时身兼五行体质,那,那岂非就是传说中的圣婴?”一直未主动开口的青族族主惊呼道。

  “不错!身兼五行体质,男为圣子,女为圣女。在我五采之族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可以同时统领五族。连五族长都必须位居其下。”

  “因为圣婴,本就是为了封印的浩劫之门而存在的。”白族族主淡淡道。

  “听您的语气,难道圣婴已经出世了?”褐族族主憋不住问道。

  沉默了半刻,白族族主终于开口道:“圣婴,早在十多年前,便已出世。只是甫一出世,便已经失踪了。”

  *

  圆月升上高空,血红sè的诡秘月光透过下面无数人手中高举火把的重重折shè,落到地面上由五族主组成的一个奇特阵形之中,瞬时光芒大盛,一道刺眼的金光电shè而出,照到湖中心那座光滑如镜的高凸巨石之上。

  金光照shè在平滑的巨石上,突然像水滴一样向四周扩散开去,只是倾刻,巨石已被染成金黄sè。一轮金黄sè的圆轮,在巨石的中心慢慢地浮现出来。像一面镜子,更像一座圆拱的弧门。

  阵阵撕心裂耳的恐怖低吼,自那轮金黄的圆轮中点点滴滴地透了出来。随着吼声的愈来愈大,金黄sè的圆轮逐渐透出丝丝的黑sè,被黑雾所弥漫,在流逝中蒙上了一层黑影。

  一个庞大的黑影在圆轮中逐渐浮现出了它的影子。“嗷”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无数道闪电自圆轮中暴shè而出,落到平静的湖面上,溅起数十丈高的巨浪。湖水汹涌地激转起来,倾刻整个小湖便如沸腾的锅水,向四下炸将开来,十余丈高的波浪瞬息翻涌,形成一道道巨墙,接连不断地朝四周岸边推进。中空高悬的佼明圆月似乎也因此而蒙上了一层暗sè。狂风乍起。大片的火把因此而熄灭。在轰隆雷声和噼里啪啦的闪电长啸中天地间一片天昏地暗。

  在雪亮的闪电之中,把那道黑影照得分外明亮。那是一个身长十数丈的硕长身影,通体青黑,头上三对长粗若儿臂的交角闪闪发亮,身上镀满了青灰sè的鳞片,血盆大口张开简直能一口气同时吞下三个人,惨绿sè的眼珠绽shè中愤怒的凶光,阵阵摧人心肺的吼叫声如炸雷般在下面众人耳边接连炸开。功力较弱的蛮族人已是被这震天的狂号震得昏了过去。

  金光一散,圆轮已全部染成了一团深沉的漆黑sè。黑影似乎突然间摆脱了什么束缚,狂吼一声,自圆轮中一跃而出,庞大的身躯瞬息自数百丈之遥的湖面高空滑过,朝着湖畔的众人扑了过来。

  五族主同时收手,圆轮的影子淡淡隐去,打开通过空间缝隙的浩劫之门终于再次被关闭。

  望着急速奔来的妖兽,五族主心中都难免有几分紧张。赤族族主首先发难,纤手一扬,一团拳头大小的淡金sè火球试探xing地朝着妖兽shè去。妖兽竟然不避不闪,狂吼一声,大口一张,硬生生地将那团火球吞了下去。只是稍滞了半刻,又恢复了若无其事,当先就朝着赤族族主扑了过来。

  五族主同时变sè。要知赤族族主那团火球虽然看似极小,但sè呈淡金sè,分明乃是火系术法中高阶的三味真火。威力远胜普通的火焰十倍。这妖兽挨了一记却若无其事,实是不可思议。

  妖兽张开巨口,随着再次的一声狂吼,一股巨大的气波似利箭般喷shè而出,仿佛升起了一个耀眼的小太阳。恐怖的爆炸力在方圆十数丈瞬息扩散开来,几个闪避不及的倒霉蛋在这恐怖的爆破下被炸得尸骨无存,

  五族主同时发力,才堪将这正面而来的强大冲击力挡了回去。妖兽可能也是未料所及自己的攻击竟然会被反弹回来,再加上这反击之力也委实可怕,妖兽竟然正面中招,挨了个灰头土脸,喘息着调气。

  趁着这难得的空虚,白族族主足尖一点,腾空而起,瞬间已到了妖兽的身前。异常矫建的身手,根本难以将他同已经步入天命之年的老者联系起来。

  白族族主双手一挥,双手已分别多出了两片光刃。光刃前方能量催发伸长,轻易地穿透妖兽防御的空隙,插入了妖兽的腹下。“铛”的一声轻响,点点血光溅shè而出。

  这妖兽虽然身躯庞大,但看起来转动反应却较为缓慢,半天才反应过来,伸出巨大的爪子,愤怒地向白族族主抓去。

  白族族主哼了一声,迅速抽身而退。心头的惊骇却是越来越大。虽然他那一击已经轻创妖兽,但方才一击他却至少已经运上八成功力。而且光刃刺上妖兽鳞甲之时,竟发出有如金铁相撞之声,异常坚硬难入。

  青族族主双手一阵连弹,自地面连续飞出重重蔓枝束缚住妖兽的四蹄,褐族族主也不断使出流沙术、土墙都一系列威力小的土系术法将妖兽困在原地。墨赤二族主则趁此机连续祭起威力强大的水火魔法一阵狂轰。

  妖兽在青族族主的青木术法的束缚下尚自有力的不断挣扎着,上下跳跃,昂首怒号。吼声如焦雷连击,刚猛无匹,骇人心魂,周围那些功力较弱的早已退得开远远的,只余下五族主在此与妖兽大战。

  妖兽兀然震天裂地地怒吼一声,吼声中夹杂着震人心魄的野蛮恐怖jing神力量,青族族主只觉心头突然一跳,眼前的景sè竟也为那妖兽的野蛮长啸都为之一花,头疼yu裂,手上随即为之一松,竟让那妖兽就此从束缚中挣脱出来。

  赤墨二族族也是一阵手忙脚乱。因为那妖兽在怒吼中再次吐出一股强力的冲击波迎面而来。

  一声清亮的长啸响起,白族族主不知何时已到了妖兽所在的上空,双手一合,两道光刃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道匹练般的光华之剑,外溢的白光比先前盛出数倍,可想威力也远胜先前。就在那瞬间光剑外罩的白光更为之灿烂的一放,剑尖笔直地shè出一道长长的光芒,划破天际,直冲地面而来。只听“砰”的一声炸响,光芒竟深深刺入了妖兽的天庭盖,炸裂开来。

  妖兽负痛,“嗷”的狂啸狂吼,力量骤然间竟似增了十倍不止,身体周围竟多出了一层巨大的电网,噼里啪啦地向外喷shè出尺长的电光,突然瞬息电花飞舞,激shè飞溅如倒海排山般形成恐怖近两人高的电墙;刹那间巨震轰鸣,耀目生辉,如此威势,四族主正面竟也再阻拦不住。

  白族族主自半空落下,朝四族主厉声喝道:“全力出击!”

  五族主联手全力一击,放眼整个影月大陆,能接得下来的,恐怕也是寥寥无几,妖兽天灵挨了白族族主重力一击,已是受了重创,再加上五族主再不保留全力出手,正面一击实是无力再挡,悲嘶声中,眼耳口鼻尽数渗出墨绿sè的液体,缓缓地倒下。

  看到妖兽终于倒下,五族主对视苦笑一声,才发现此时个个都已是筋疲力尽,满头大汗,尽皆跌坐在地上。

  看着周围遍地狼籍的惨状,白族族主此时也不禁苦笑道:“我现在只希望一件事。”

  “什么事?”青族族主大口地喘着粗气,问道。

  “希望刚才那只妖兽万勿是妖兽中的低阶,而是难得出现的高级中的一只。”

  白族族主是一力主张放出妖兽的主事人,连他都如此胆寒,可想刚才的妖兽之威,确是让这五采蛮族的五位族主寒了心。

  “也许,我们不该——”半响之后,墨族族主慢慢开口道。

  “不行!”白族族主断然拒绝。

  “刚才大家已经看到了妖兽的威力了。我们只要能打开末ri之门,放出数量不多的一批,加以利用驯化。这前所未有的妖兽骑兵!必可以成为吾族将横扫大陆的超级武器!”

  “只希望将来这超级武器不会成为反噬我们自身的梦厣。”赤族族主喃喃道。

  听了赤族族主的低喃,其余四族主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噤。

  淡sè的月光洒下,照着满地一片的尸体,yin风阵阵,宛如将人带到了地狱。

  沉默了半响,白族族主才再度开口道:“我们五人联手发动阵法,才仅能放出一支妖兽,看来的确非要有圣婴不可。否则大事难成。”

  “那现在圣婴该在哪里呢?”墨族族主凤目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sè,望向白族族主,缓缓道。

  “我想,她应该已经离我们不远了!我感觉得到。”白族族主眯起长长的皱纹,淡淡地道。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4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