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四章 异女翎凤

第四章 异女翎凤


  沉枫现在所休息的地方,是全村中最大最舒服最漂亮的一所房子。/wWW。Qb⑤、cOM/这座房子本是村长一家的,但当沉枫“休息”进来后,村长一家便尽快地全数搬了出去。在全村人的眼里,沉枫已无疑是天神与魔鬼的化身,他们已迫不及待地要将他高高供奉起来了。

  月已将圆了,屋子里却很黑暗,因为窗户是紧闭着的,窗纸也厚而粗糙,连月光都无法透进少许。

  沉枫一个人静静的躺在黑暗里,睡得十分的香甜。在他那比猎犬还灵敏的jing觉xing之下,即使已经熟睡了,但周围有任何风吹草动也瞒不过他的六识神通。

  随着轻轻的吱啦声,房门被轻轻地拨开了。月光随著照进来,一个穿著宽袍的苗条人影在月光中一闪,门立刻又被关起,人影随之也被黑暗静静吞没。

  沉枫的眼皮,突然轻轻地跳动了一下。

  夜很静,她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发出来,彷佛是提著鞋,赤著脚走来的。但是沉枫却可以感觉到她已渐渐走近了床头,衣物摩擦琐琐的声音轻微地响起,感觉到那件宽袍正从她光滑的上滑落。

  宽袍下面一定什么都没有了。

  她轻轻地掂着脚步,走到沉枫的床前,悄悄地爬上了沉枫的床头,掀开被窝——“你干什么?”再不能装睡下去的沉枫右手一翻,卡住了她的脖子,立起身来,冷冷地看着掌下的猎物。

  “我——”一个怯生生的清脆女声,迟疑着,在黑暗中响起。

  “你是谁?”

  “我——您不记得我了!”

  沉枫皱起了眉头。

  手一挥,紧闭的窗户在瞬间弹开。纯洁的月光照在那张白晰娇美的俏脸上,却有着种说不出的惨白sè的凄美。

  “是你!”沉枫终于认出来了。这张俏脸,白间他确实曾经见到过。正是那个被军官抱在马上的那名少女。

  “是的,是,是我。”少女鼓起勇气,但声音仍是细若蚁语,低不可闻。

  羊脂白玉般的玉体在月光的照shè下尽现无余,小巧的随着呼吸间胸膛的微微起伏而跳动。

  沉枫微微皱了皱眉头。将一条薄薄的毯子扔到了少女身上,勉强遮住她重要部位的chun光外泄。”你来作什么?”

  “我——”少女的俏脸红得近乎火红透明。螓首微微垂下,以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道:“我是来报答您的。”

  “我唯一的亲人,我的父母,今天被那群禽兽给杀害了。而您杀了他们为我父母报了仇。我实在没有什么能报答您的东西,只有,只有以这清白的身子来侍奉您。希望能表达我的一点感激。”

  沉枫有点哭笑不得。

  “不用了!不用了!你的——心意我算是领了!但我实在不需要你如此‘报答’。

  你还是下去吧!”双手连挥,示意少女赶紧出去。

  “您,您不要我吗?”少女一副泫然yu泣的样子,明亮的大眼睛眨了两眨,几颗晶莹的泪珠从长长的睫毛间滚落出来。”您是不是觉得我样子生得丑,够不上您的枕席呢?”

  “不,不是的!”一向能够以沉着冷静来分析问题的沉枫,在这种事情上,却也只有手足无措。

  “你怎么会丑呢?”虽然这少女在容貌上比不上南宫玉瑚、兰雅丝、彤璧等一干天香国sè的绝代佳人,但也极是美貌。与姬氏姐妹相比亦可毫不逊sè。

  看着少女梨花带雨微泣的模样,沉枫大感头疼。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已经有妻子了。而且你,我,唉,反正就是不行!”

  “奴婢怎么敢痴心妄想。”少女抬起那张沾满泪水的清秀俏脸。”奴婢只求以后能够服侍在您的身旁,终身为您铺床折被,报答您的大恩已是于愿足矣。怎么敢妄想高升,与夫人相提并论。”

  沉枫面sè古怪,大感头疼。他这才发现,原来不但被人追着报仇是一件让人头疼恼火的事,就连被人强迫接受报恩的那种滋味也不比被人追着报仇多得多少。

  “可是我真的不需要——”

  少女拉开遮住身体的薄毯,完美迷人的曲线,玲珑浮凸白玉般的躯体,令人为之眩目的诱人躯体就再次暴露在沉枫的目光之下。轻轻一摇晃,整个娇躯便主动倒入了沉枫的怀中。两条如雪藕般的修长玉臂,却如灵蛇般主动缠上了沉枫的后颈。

  还未待沉枫反应过来,少女娇艳yu滴的樱桃小嘴已主动迎上了沉枫,嘤咛一声,便将沉枫准备待出的话堵回了肚里边。软温滑腻的丁香小舌在沉枫的口中主动的缠绕挑引着,处子特有的香泽丝丝浸人心肺,引得沉枫一阵意乱情迷。

  对少女火般的热情感到一丝诧异,但沉枫很快被眼前火热的美女所迷惑,肌肤相触的滑腻感,和彼此摩擦中传来阵阵连续的刺激,使得沉枫最后的堤线终于崩溃。

  大嘴严严实实地盖住少女樱桃小口,贪婪地吮吻著芬芳馥郁的唇瓣,吮吸着少女檀口中的香甜的津液,双手则在雪白娇嫩的白晰娇躯上游动。随着沉枫那对魔手恰到好处的上下其手,未曾经历人事的少女娇躯一阵轻颤,美目生水,樱口中发出一阵阵低低迷人的娇喘呻吟。

  房间内响起了阵阵美妙的低吟声,高涨的yu情在两人间来回激荡,一发不可收拾。

  “你叫什么名字?”激情过后,沉枫搂住少女粉嫩的肩头,在那吹弹得破的玉颊上轻轻一吻,笑道。

  少女勉力张开那对雾气迷蒙的眸子,深情地看着面前这个取走她少女第一次的男人,把螓首靠在沉枫的胸膛上,轻声道:“我叫凤翎。”

  *沉枫舒服地躺在床上,四肢像个“大”字形地ziyou写意地摊开,享受着少女凤翎恰到好处的按摩。

  难怪那些什么贵族都喜欢收些什么随身的女奴,享受这一套确实舒服至极。

  “您,您觉得奴婢服侍得还可以吗?”

  “什么您啊您的!”沉枫猿臂一伸,将凤翎勾到怀中,在那雪白嫩滑的香腮上亲了一口,笑道:“现在都已经成了我的人了,怎么还用这种敬畏的称呼呢?”

  “那我该叫您什么?”凤翎怯生生地道。

  “就叫我少爷吧!”沉枫沉吟了一下,笑道。

  “好!”凤翎喜道。”我以后都称呼您作少爷。”

  “以后?”沉枫心中格登一跳。

  “是,是啊!难道——难道少爷您不要我吗?还是嫌弃凤翎模样生得丑,不配跟在您身边。”凤翎又是一副泪眼汪汪的样子。

  沉枫大感头疼。收下这样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婢,对任何男人来说,自然都是一件美事。但是以后到了玉瑚面前——却是不好交代。玉瑚倒也罢了,她多半不会因此而生气,但是那兰雅丝在一旁煽风点火,冷言嘲语的,那却才是真正令人头痛的事。

  沉枫心念电转,口中却笑道:“傻丫头,您怎么会这么想呢?像你这样既漂亮,又可爱的小姑娘,谁都会喜欢的。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只是——我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而且那些事情都危险极了。万一他们不小心伤害到了你,我怎么舍得呢?这叫少爷我怎么放心把你这样一个不懂丝毫武功魔法的小姑娘带在身边呢?”

  凤翎低低地垂下螓首。”奴婢只是担心,怕是少爷不要我了。”

  听着凤翎的话蕴涵着言不尽的情深意重,沉枫也不禁一阵感动,将凤翎纤弱的身子在怀中搂得紧紧的。爱怜地道:”傻丫头,你怎么会这么想,少爷怎么会不要你了呢?”

  “可是少爷嫌我是累赘。”凤翎的低语中有着说不出的幽怨。她突然抬起头来,“这样吧!少爷您教我一两手武功防身,这样少爷您就不必担心我的安全了。我也可以跟在您的身旁了。”

  说起武功,沉枫就更有道理了。连连摇头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你现在大概已经有十六七岁,早已过了练武的黄金年龄。没有扎下丝毫的武学根基,从现在才起步,无论如何勤奋,都是事倍功半,只要遇上个真正的高手,给人宰了那也是迟早的事,那就不如不去学了。”

  沉枫这话倒绝非诳偏凤翎。事实确是如此。虽然他自己也是十七八岁才开始武学起步。但因为珊娜丽纱在孕中修行的一门奇功,将大部分功力都转嫁到了他身上,尚未出生,却就已经有了十数年功力,已可抵得过自幼修行的武学基础了。而且后来从广心处看到的《破天邪说》将他身内各处经脉予以改造。《补天心诀》的彻底改头换面那更是不必殆说。他因屡逢奇遇才能有如今的成就。若是常人,那却是绝不可能违背武学常规的。

  听了沉枫的解释,凤翎先是有些黯然。但是突然又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语气异常坚定地问道:“少爷,万一奴婢也是那种不同于常人的异常呢?”

  沉枫有些好笑,温柔地摸了摸凤翎的头,道:“哦?那你倒向我证明一下,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异常’?”

  凤翎从沉枫的怀中挣脱出来,披上一件外衣,将沉枫放在枕边的那边王者之剑拿了起来。

  “你干什么?”沉枫对王者之剑是异常的敏感,略略一皱眉头。

  凤翎的脸sè突然变得肃然,王者之剑一挥,寒光一闪,雪白粉嫩的玉臂上,已经多了一条长长的大口子,正潺潺地向外流出鲜血。

  “你干什么?”沉枫吃了一惊,赶紧扯下一片布条,准备给凤翎包扎上。

  凤翎将沉枫的手轻轻推开,虽然勉强克制下痛疼,但额头上的香汗却是无法抑制地潺潺而下。凤翎勉强堆出一个甜蜜的笑容,向沉枫道:“少爷,不用包扎了。马上就好了。不信您看!”

  沉枫转过目光,果然只在倾刻间,玉臂伤口处的鲜血已经不再流出,而且在伤口处,那一道深深的伤口似乎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地愈合着。

  沉枫倒吸了一口冷气,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

  “奴婢也不清楚。”凤翎甜美的声音随之响起。”奴婢只依稀记得,自小能够记事起,就拥有了这种异于常人的体质。不但任何外伤都能够在极短时间内伤口自动愈合。而且还能够控制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

  “哦?”沉枫饶有兴趣地道。”你表演来试试看!”

  少女竖起一根chun葱也似的玉指,一点红光在玉指尖端燃起。

  “火系魔法?”

  “魔法?什么是魔法?”凤翎偏歪着小脑袋,诧异地问道。

  “你连魔法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这是跟谁学的?”沉枫愕道。

  “没跟谁学啊!凤翎,凤翎自己也不知道是打什么时候起,就莫名其妙地有了这些能力。”

  “这些?”沉枫眨了眨眼睛。

  纤细雪嫩的手指从窗口穿出,淡淡的月sè洒在指尖,溅起烂碎的一点银光,指尖与耷拉在窗外的一支枯黄的树枝轻轻一触,神奇的一幕就在这瞬间展开。业已枯黄干萎的树枝在凤翎纤指的神奇下恢复了绿sè的生机,新鲜的嫩皮代替了干枯的老皮,几片绝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绿叶也稀稀地从枝头冒出。

  “这,生命魔法?不!不是!那——这,这怎么可能?”沉枫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是什么魔法?风火水地四系的魔法都不可能有——但生命系,异类的生命系魔法也——”

  “少爷!到底什么是魔法呀?”凤翎低低地唤道。

  沉枫苦笑了一声。眼前的这番景象已绝非他所能理解的了。”这些本事难道都是你与生俱来的?”

  “恩!”凤翎轻轻点了点头。

  “那你还有些什么本事,一并说出来吧!”

  接下来,凤蛉在沉枫面前表现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本领。沉枫所能认出的,大概只有与水、火、土三系魔法相近的法术。更使沉枫惊骇的,是凤翎竟然能控制金属的变形流动。瞬间将金属融化为液体再重新组合成另外一种形状。这小丫头竟然能够对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都有着绝对的驾驭能力。

  看着凤翎神奇的表演,沉枫心头突然微微一颤,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在脑海深处一闪而逝。似乎在那瞬间抓到了什么,但却又完全得不到半点的印象。

  长长地呼吸了一口,平定了不安的心情,沉枫一整脸sè,道:“凤翎,你可以肯定你确是打自记事就具有这种体质吗?”

  凤翎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沉吟了半刻,沉枫缓缓问道:“你是否有印象曾经吃过什么奇特的植物或稀奇古怪的东西呢?”

  “没有啊!”

  “那你父母是否也——”沉枫话到一半突然想起了那对农夫夫妇业已被军官砍死了。若他们也有这种体质当然不会死了。于是改口道:“那你父母在生你之前是否又吃过什么——”

  “少爷——”凤翎迟疑着,似乎支支吾吾地难以出口。

  “怎么啦?”沉枫奇道。

  “凤翎,凤翎并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是他们一次外出时在附近的山里捡回来的。”

  “咦?”沉枫浓眉一挑,兴趣被提了上来。

  “据爹说。是一次爹和娘到深山里去采草药。结果在山口发现了被衣服包得厚厚实实的凤翎。爹娘他们自己没有儿女,又心软,所以就把我拾回来了。”

  “那应该与你的身世有关!”沉枫猛的一击掌。”你的体质非常古怪。绝非平常。凤翎,你的出身必定非凡!”

  “凤翎只不过是个被亲生父母抛弃了的野孩子。”凤翎轻轻地垂下了螓首。

  “没那么简单!”沉枫若有所思地道。

  “如果你坚持要跟在我身边的话,就留下吧!我倒是真正可以传授你几手魔法。像你这样千百年不世出的奇葩,若默默无闻地淹没一生。那才是糟蹋呢!”沉枫笑着。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28.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