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二十二章 亲情感受

第二十二章 亲情感受


  沉枫深深吐了一口气。//wWw。qΒ5、cOМ“我明白了!”

  “其实你没有明白!”幽灵摇首道。

  “我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目的就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我说的都是屁话!

  几十年前的大道理能用到现在吗?想要真正明白?自己去动脑子吧!你却没能真懂!”

  “……你……”

  “命运,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幽灵眼中闪动着神秘不可思议的sè彩。

  “好好地去做吧!做一个莫沉枫!而不是去学做莫煌!只有这样,你才能够做到真正的无悔。因为是你自己真正亲身选择过了。”

  “那时你才会发现,什么是真正的人生,什么是你!”

  沉枫长思了一阵,终于,重重地点了点下头。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问问你。”沉枫想起了自己那股似乎是与生俱来就拥有的jing神异力,和上次以六识神通败给那个神秘强敌的耻辱。

  “你确定你这股jing神异力真的是与生俱来的吗?不是李萱芬或谁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暗中催眠替你训练出来的吗?”幽灵的脸sè有些怪怪的。

  “不可能!”沉枫肯定地摇了摇头。“凭着我现在六识神通的能力,想必对jing神力量的属xing还是了解得清楚吧!这绝对应该是属于先天xing而非后天形成的。”

  幽灵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道:“据我所知,没有什么人是可以天生就具有奇特的能力的。或许在那些什么英雄传记的小说传奇里面倒有过不少这样的描述。但据我的了解,至少在我的知识范围之内,人是不可能出生就带有天然的jing神异力的。就算你吃再多的奇珍异果也没用——那最多只能改变体质,而不能从根本来改变‘人’的属xing。”

  沉枫一挑眉,道:“那你又怎么解释我这种jing神异力,难不成你认为我是故意捏造故事来骗你?”

  “那倒不是!”幽灵叹了口气。“虽然不太可能是与生携带来,但却可能是人为造就。”

  “我早已说过了这股jing神异力绝对是先天xing质的jing神能量,不可能是后天——”

  “你听我把话说完!”幽灵打断了沉枫的话头。“我说的人为造就,在这里并非是指后天出生后的人为,而是胎儿形成时期的人为。”

  “?”

  “我曾经听说过一种功夫。据说是专门供怀孕中的孕妇修练的。这种功夫修练过程如何之艰难,其中凶险何等厉害也暂时不必去管它。但这种功夫一旦练成之后,却是对修行者孕妇本人一点好处也是没有。但是对孕妇腹中的胎儿却是受用无穷。当这种功夫修练完毕之后,胎儿往往都能获得一项不可思议的奇特能力。或是数十年的内家功力,或是与生俱来的魔法体质,或是——天生的jing神异力。”

  “竟有这等——”沉枫瞪大了眼睛,喃喃地道。

  “虽然这种功夫神奇之至。但是流传并为不广,因为一直以来,并没有太多热心关爱自己后代的母亲去修练它。你知道为什么吗?”

  “……”

  “因为这是一项对修练者本身来说颇为残忍的功夫。修练的过程之艰辛,我也懒得解说了。只是说上一句,修练的母体在修练过程中会患上一种不时发作的隐疾,一经发作,那种煎熬、痛苦实在非人所能忍受,更何况是一个在孕中的孕妇。而且修练成功率极低。即使是侥幸修练成功了,母体也会至少损失十五年以上的寿命。因为这部分寿命的生命力,将会同母体所修练成的功力相混合,然后才转化成胎儿天生的异力。”

  “所以,这种功夫早已在不断地流传中逐渐失传了。我——”

  幽灵后来所说的什么,沉枫都再也没有听进耳中去了。

  “母亲!”沉枫直然地木立着,轻声地呢喃地道。

  原来自己一直都错怪了母亲。母亲是深深地爱着自己,爱着她的孩子的。为了她还未出生的孩子,竟不惜冒着极大的危险和痛苦,舍弃了部分的寿命,来成全她的孩子。目的只是为了希望,她的孩子以后能够拥有更多的保护自身的能力。

  这就是母爱!伟大的母爱!

  像这样伟大的母亲,又怎么会刻意地舍弃亲子,割断间那段永远也无法真正摆脱的血亲情呢?

  真正不可饶恕和原谅的人,应该是自己!这个不孝子!

  沉枫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感情,恨不得立时背生双翅,飞到didu,跪在母亲面前,请求她的原谅。

  看着沉枫的态度变化,幽灵亦不由轻叹一声。

  “这就是人世间永远无法割舍的至亲血肉亲情!”幽灵的声音再度在沉枫的心中响起。但这次仅说了一句,便不再继续。而个中的深味含义,却只有当局者才能体会。

  “孩子!剩下的我也再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幽灵柔声道。“但是临走前我还是要送你一件礼物。虽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和动力,但是或许我这一生中的武学心得或许能对你有所俾益。就把它交给你吧!”

  “别了!孩子!”

  幽灵的光茫能量体在那一瞬间大放光采,发出比之前还要灿烂百倍的光芒,但奇怪的是并不令人感到刺眼。幽灵的能量体,化作一道匹练也似的八白光,再度爆发出更为灿烂至极点的光芒,向着沉枫的身体裹去。

  然后如烟花般,先前那股强大的能量在瞬间再度散开,已化作片片的光点,朝着这个奇异的空间的四面八方shè出,激起了最美丽的星辰之花……

  只余下最后无声的声息,在默默的回荡。

  “爹!”望着点点星辰的白光,沉枫终于脱口出他对父亲的第一声称呼。

  热风乍起,一层通红的火光中,炎热的火劲席卷着无可比拟的狂热,炽热无伦的无形火焰如网似罩,笼罩住三尺之内的距离,将默然神游的沉枫笼罩其中。

  般若之力的自行转化,薄薄的半透明圆形光罩,在瞬间自行立起。同时亦将神游中的沉枫的神智成功唤回。

  魔武之力并未能起到应有的防御作用。是因为,冰寒的剑气化出点点星雨,汹涌澎湃的剑劲抢先一步组成了铜墙铁壁般的剑网,将火热的气劲抢先代替沉枫照单全收。

  “原来是他!还真是麻烦啦!只不过小小的静坐神游一会,就有亲戚上门来拜访了。虽然,不太值得欢迎……”

  沉枫缓缓地睁开双眼。其实不必用眼看,仅凭感觉,感受着那道天下无双的魔武分流不灭真火,他就知道是哪位亲戚来到。只是兰雅丝突然地出手,却是是令他感到诧异。

  “哼!睡着了吗?居然连敌人来到了也不发觉。要不是我替你挡下了,看你怎么办?”兰雅丝千娇百媚地横了沉枫一眼,纤手微扬,手中古剑倾刻间幻出无数剑影气浪,森寒的剑意有若实质,在空气中波动出重重的剑威,当头朝着南宫小星罩下。

  南宫玉瑚倚在门口,玉脸有些苍白,神情亦是有着落寞的无奈。朝着丈夫关切的询问目光,轻轻摇了摇螓首,以示无事。

  “喂!你们两夫妻也别在这时候眉来眼去卿卿我我耶!燕沉枫,你——”

  “请叫我莫沉枫!”沉枫轻描淡写地道。

  不仅是兰雅丝,连南宫玉瑚都为之一愕。“呃!好吧!莫沉枫!人家可是冲着你老婆来的耶!却让本大小姐我替你在这打生打死的,你不觉得太过份了点吗?”

  论武功,兰雅丝确是在南宫小星之上。但南宫小星凭着他所独创的天下我无双的魔武分流之术,几次逼得兰雅丝完美无瑕的剑路被迫自行露出破绽。再加上神出鬼没的空间魔法。虽然一时看来兰雅丝大占上风,圆满的剑意牢牢地将南宫小星锁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但在沉枫这等高手眼中,南宫小星的活动空间却正在不断地点滴地慢慢扩大,反击的次数也随之增多。一旦南宫小星破困而出,再抢在兰雅丝剑势的最低时出击,说不定亦有可能改写战局。

  “你怎么说得那么肯定。说不定我这位小舅子是久慕你岚大小姐的艳名,特地冲着你来的。你瞧,他不是和你打得挺高兴的么?”沉枫却是好整以暇,尚有空闲开着无关痛痒的玩笑。

  “你——”兰雅丝不由气得杏目圆睁。

  “我刚才出手真是何苦来哉!早知道让这小子偷袭把你干掉了多好!”

  “你自己多事出手而已。若是刚才小舅子真的偷袭成功了,你倒不妨看看结果。

  可惜!可惜!”

  南宫玉瑚轻移莲步,走到丈夫的身边。不须多言,凭着夫妻间彼此互通的心意,沉枫已经了解到了南宫玉瑚想要表达的意思。

  “放心吧!无论如何,他毕竟是你唯一的亲弟弟。我不会为难他的。”爱怜地替妻子拂了拂微乱的云鬓,沉枫微笑着道。

  “你们的捣乱也该到此为止了吧!”沉枫淡淡地笑着。

  “给我分开!”

  似乎是有意一试刚才为父亲所提点对般若之力的新领悟。双手一张,一股我无可比拟的庞然力量,从两臂之间,迸发出来。

  虽然仍然感觉到有强大的反震力直冲手臂,但至少已经没有了以前那种恐怖的连肌肤都要为之撕裂的痛苦。不再像完全是一种力量的渲泻,至少,已经可以开始控制这种力量的应用方向。

  “哎呀呀!这种不该属于人类的力量,使用起来确实是有点这个。不过用上所谓的智慧分析,呵呵,想不到竟然还会有用脑子来发动的力量,真是……”

  不理其他人的感受,当事人自顾着的自言自语着。在沉枫身边的南宫玉瑚还好,但处于那股力量笼罩下的兰雅丝和南宫小星,明显地感受到那种非人间的力量。

  在那股力量的笼罩之下,一切的招式变化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因为彼此力量的极大差距,决定了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这无可匹低的巨大力量和强大气势,竟如南宫小形那般狂傲的人,战意都被压缩至点滴全无。

  ※※※

  “好了!只是开玩笑而已。”沉枫微微地笑着道。与此同时,兰雅丝和南宫小星同时感到身上一松,那股恐怖得令人窒息的的庞然巨力已经被撤去了。

  南宫小星如鬼魅般抽身飞退,立足稳后,缓缓扫了在场三人一眼。突然向沉枫和南宫玉瑚九十度的欠身一鞠躬,“姐姐,姐夫,久别不见。”

  即使是南宫小星再度翻脸动手,都比现在这样的彬彬有礼带给南宫玉瑚的心灵震骇要大。

  “呃,好,好。小星,你呢?”

  “真是好久不见了。小舅子!在我记忆里,我们这样和和气气地说话次数,恐怕还真是第一次吧!”其实,即使算上这一次,沉枫与南宫小星总共也才不过碰面四次。首次的不愉快经历不算。中间两次则是半句话也欠奉的见面就翻脸动手。只有这次,才算真正是次会面。

  “好,好!”南宫小星yinyin地笑着。“哦,对了,姐姐,姐夫,我差点忘了,有件重要的礼物要送给你们。”

  “是吗?”

  “请看!这是什么?”南宫小星摊开手掌,神秘地一笑道。

  目光落到南宫小星的掌中,沉枫不由微微一愕。只不过是一件普通的尺玛极小的花格锦衣。只是尺寸太小,可能只是那种只适合婴儿的衣物。

  南宫玉瑚却顿时花容惨淡失sè。“这,你,小星,你是哪来的?哪来的?你告诉我,告诉姐姐!”

  “怎么了?”沉枫一见妻子面sè有异,娇躯更是随着心情的激荡而微微颤抖着。

  捉住妻子冰凉的纤手,关切地问道。

  “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的衣服!是他还未出生前,我就亲手给他做的。那天,那天他失踪的时候,外面就是裹着这件衣服的。我不会认错的!小星,你告诉我,快告诉姐姐啊!姐姐求你了!”

  沉枫面sè一沉,目光寒若有质地扫向南宫小星。轻轻拍了拍南宫玉瑚的粉背,低声安慰道:“放心吧!我们的孩子不会有事的!”

  “我可怜的孩儿。一出生就没能见到父亲,才满月没多久又失踪了。我,我的孩子!”南宫玉瑚掩面痛哭,低低地抽泣起来。

  “南宫小星!我想你总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吧!”沉枫冰寒的目光牢牢地锁住南宫小星,yin森森地道。

  “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在你手上?”沉枫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吐出,舜间,森寒的恐怖杀气在他的周身迅速漫延开来,先前的如泰山般庞大令人难以呼吸的巨大压力再度铺天盖地般向南宫小星席卷而来,只是这次更挟多出了无数如暴风般的狂气旋涡,将南宫小星完全困卷在这个死地之中。沉枫全身衣服无风自拂,苍白中略带点红晕的脸sè,显示出他的心情已经到了愤怒的顶点。毫无怀疑,只要南宫小星的回答敢忤逆他的意原,他定会在第一时刻催发恐怖的力量。

  “我很想是如此回答!”对沉枫的威胁似若无睹,南宫小星目光复杂地望了南宫玉瑚一眼,才道:“只可惜你们的孩子,我那小外甥并非是在我手上。”

  “那这些衣物你是从何而来的?”沉枫毫不放松,步步紧逼问道。

  南宫小星这次脾气竟是奇特的好,并未应沉枫的气势汹汹而发作。淡淡道:“自然是收留你们孩子的那人交由我带来给你们的。”

  沉枫狠狠地盯了南宫小星一阵,再扭头望了伤心不已的南宫玉瑚一眼,突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跌落在床上,道:“说吧!那人有什么条件?”

  “没有条件!”南宫小星答道。

  “呃?”沉枫眉头一皱。

  “当初从老头子那里带走孩子的,是华亚。”

  “是她?”沉枫眼中掠过一丝诧sè。“那她说了什么吗?”

  “她只让我告诉你们。孩子在她那儿,比现在由你们带着更为安全。”

  “可是——我的孩子!”南宫玉瑚泣声道。“难道我们作父母的竟然没有带自己亲生骨肉的权力吗?对于孩子来说,天底之下,难道还会有比父母的怀抱更安全、更温暖的地方吗?”

  “姐姐!”南宫小星一摊手。“我也是无可奈何。你对我说有什么用。我只是个跑腿的。”

  “有趣,有趣!想不到南宫小星竟然肯甘心情愿地做人的跑腿。这倒真是奇哉怪也。”沉枫淡淡一笑。

  将妻子拥入怀中,轻轻拍了拍南宫玉瑚抚平她紊乱的心情。沉枫低声安慰道:“现在总算是知道了我们孩子的下落。我们应该是高兴才对。华亚对我一向没有恶意,而且看在我爹的面上,她也会好好照顾孩子的。你就暂时放下心吧!总有一天,我们会把孩子接回来的。”

  “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孩子。我苦命的孩儿啊!是娘和爹对不起你。”

  柔声安慰着南宫玉瑚,沉枫眼中痛苦之sè一闪而逝,转向南宫小星,道:“我想,华亚应该不会只是为了这么一句而让你专程前来一趟吧!”

  “顺便还带了一句。你想听吗?”南半句话也欠奉的宫小星yinyin笑着,一缕讥讽之sè在面上闪过。

  “什么事?痛痛快快说吧!”

  “莫雪出事了!”

  “哦?”沉枫皱了皱眉头,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

  (请大家不要再催新章了。因为新章能否再发多少都还是个问题。恩,尽量把卷四发完吧!

  以后我要尽全力进行修改,因为那边在催了。所以——新章,一周能发多少,还能发多久……这个…)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23.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