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二十章 彼之归宿

第二十章 彼之归宿


  “我需要的是——南宫世家的鼎力全助!”沉枫舒服地靠在宽大的酸枝木太师椅上,微闭着双目,神态优闲,但说出口的话却是足以让在场其他三人都震动万分的话语。//wWW、QВ5.CǒM//

  南宫兄弟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南宫云啸才缓缓出口道:“凭什么?”

  “就凭我的身份,以及与南宫世家的密切关系!”

  “我们南宫世家与你有什么密切关系?”南宫云啸强笑道,但话甫出口,还是忍不住侧目看了南宫玉瑚一眼。

  “天下大势,谁能为我解说?”沉枫突然兀地直起上半身来,以低沉而抑扬顿挫的声音道。

  南宫兄弟俱是一愣。

  似乎根本未曾理会南宫兄弟的反应,甚至存在。沉枫此时的眼神,竟是如此的清澈,但却又如一个无底的深潭,深不见底。

  “虽然目下表面上帝国统治仍稳如泰山,但那只是虚浮之下的皮面幻象。实际上,地方的分裂势力,虽然在点滴地吞噬着zhongyāng的集权统治,但却在这近二十年内,为帝国的统治暂代为了支柱。一旦军阀离心,再加上些许心怀叵测之徒的稍稍挑动,则天下乱势,不ri,必起!”

  屋内静静的,突然“咕嘟”一声,那是南宫环情不自禁中,咽下了喉头一口口水所发出的声音。

  轻轻一笑,沉枫随手拿起旁边茶机上的玉杯,手中稍一,只听噼啪一声脆响,上好白玉所作的茶杯已被他握成无数碎片,仍有些许烫的茶水从他指掌间点点淌下,但沉枫却似乎毫无感觉,对此无动于衷。

  “天下若乱,月氏遗族和地方贵族势力必趁乱而起。但,月氏一族,昔年早失民心,根基不稳,纵有建树,至多也不过是裂土分疆,终难成大事!”他随手一甩,一块小小的茶杯碎片,震在地上,摔得粉碎!

  “所谓地方贵族,土豪而辈而已!不过一群势利之徒,势力本小,经济来源又受到本地的处处扼制,纵有野心勃勃之辈,亦难成大事~。”沉枫小心翼翼地将一把玉杯的碎末,撒在了桌面之上。

  “这就是七大统领,对帝国未来命运起真正影响的决定力量!”长袖一甩,七块碎片飞落地间,隐隐间,分据四角而立。

  “这就是喀丽丝和麦隆!”沉枫指着一左一右,两块稍大的碎片道。

  “喀丽丝和麦隆,俱手握重兵,背后兼有庞大的背景来源支撑,经济军事之强,隐为帝国双璧,互成畸角之势而立。”

  “唯喀丽丝与麦隆二人,虽有野心,却无雄心。是以有行动而无方向,有手段而无心力。且不说未必能成大事,纵能成,亦不过迟早是将毕生心血,拱手送人之局。”

  “这就是女皇林珊!”沉枫指着夹着代表喀丽丝和麦隆的那两块碎片之间,那最大的一片碎片。

  “可惜!可惜!”沉枫突然顿了一下,道。

  “可惜什么?”南宫环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问道。

  “可惜已成将碎之象!”沉枫淡淡一笑。

  众人随着沉枫的眼光落下,果然,那块玉片已经出现了无数的龟裂之痕,眼见,已即将是四分五裂之局。

  ※※※

  “那么,你又是什么呢?”南宫云啸神sè显得有些怪异,脱口而出问道。

  沉枫将视线从地面移开,从椅上缓缓站起身来。“我么?”

  “这就是我了!”

  顺着沉枫的目光望去,众人只看到那面粉白的墙壁一面,只是一片空白的虚无。南宫兄弟面面相觑,不知所云究竟。倒是南宫玉瑚嘴唇轻轻抖动了两下。凭着长久以来夫妻两人之间的彼此了解,她又怎会不清楚沉枫的脾xing想法呢?

  “如果要以刚才那种不太恰当的形式来比喻如今天下的情况的话。那么,我就是那个,持杯的人了。”沉枫挲磨着手中那刚从桌上拿起的另外一只玉杯,神sè淡然地道。

  南宫兄弟两人同时倒吸了一口气,这简直已经不能算是狂傲,而是典型的狂妄自大了。

  “你以为你很有把握能登上未来帝国皇帝的宝座吗?就算你真是先皇的大皇子,就算公主肯放弃首席的继承权,但在你之下,还有一位二皇子呢?而且,也据你自己先前所言,他已经取得了徐君的全力支持,实际上就是徐君控制下的傀儡。你认为,你有能力对抗徐君吗?”南宫云啸皱眉道。

  “弟弟?”沉枫冷笑一声,一道诡秘的神采在他神目间电闪而逝。

  “正因为如此,恐怕任何一个真正关心帝国未来命运的人,也不会希望看到将来的帝国是由一个傀儡把持吧!”

  “若是要说全力支持,只要我愿意,难道还怕会没有人?”沉枫神sè突然间有些黯然,轻轻叹道。

  南宫玉瑚知道丈夫因为话题的原因,突然想及了自己的身世,纤柔的玉手轻轻抚摩上丈夫的肩头。

  “其实,你们已经没有了选择!”沉枫轻轻推开了妻子的玉手,朝南宫玉瑚轻轻地一笑,转身朝着南宫兄弟,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轻轻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威胁我们吗?”南宫环兀地站起身来,勃然大怒道。

  南宫玉瑚轻轻皱了皱柳眉,望了神情淡然自若的沉枫一眼,轻声唤道:“爹!”

  “大哥,听他把话说完再发作也不迟。”南宫云啸也在一旁劝道。

  沉枫淡淡一笑,扫了神气相当恼火的南宫环一眼,才慢条斯理道:“你们难道竟没有想过,既然早已有人把我视为了yu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一路下来又岂会没有人跟踪我们呢?我们一行进入南宫世家后的举动又岂会不早已落入了某些有心人的眼中呢?”

  “你!”南宫环满面铁青,手上的骨节已经被捏得发白。

  “原来你是早有预谋来害我南宫世家!”

  “枫!”南宫玉瑚也忍不住花容失sè,话语的唤声亦充满了责备之意。

  沉枫充满歉意地看了南宫玉瑚一眼,道:“其实,从一开始,你们就已经没有了选择,不是吗?”

  “你胡说什么?”南宫环咆哮道。

  “他说的的确不错,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帮腔的竟是南宫云啸。

  “什么?”

  “因为玉瑚的关系,就算我们怎样置身事外中立,或者选择一方随意投靠,他们都是不可能完全相信我们。”南宫云啸黯然道。

  “这——”南宫环一愣,沉吟下来。

  “所以,你们只剩下一条路可以选择,就是——和我合作!”

  “不错!南宫世家确是有着悠久古老的历史世家。但是,与其他的世家有所不同的是,你们南宫世家最初是由武林世家蜕变而至。因此在朝中的势力和历史关系根本可以说得上是根基不深。加上近些年以来,南宫世家又一直未出什么出类拔萃的顶儿尖儿人材。哦,南宫小星那疯子不能算的。仅是凭着先辈荣光的照耀,和摸着目前的局势亦步亦趋。如今的繁荣,已经是你们所能达到的顶点了。要想再进一步,已是难比登天。否则,你们也不必急着在朝内寻找一个强有力的靠山了。我没说错吧!”

  南宫兄弟皆默然不语,彼此交换了个眼sè。

  “只有与我合作,南宫世家才能有新的出路。而我,也将会给你们带来,南宫世家前所未有的顶点繁荣!”

  南宫环怦然心动,眼中jing芒连番闪动。

  南宫云啸从椅上缓缓立起身来,双眼紧紧锁住沉枫。

  “倘若当我将天下握在手中的那一ri,玉瑚,就是我的皇后。”

  南宫玉瑚低垂下曲线优美的粉颈,紧抿芳唇,显然对沉枫的此番举动有所不满,芳心更是因为此事有关她家族大事,却但事先未曾与她商量而有些许气恼。但亦未有再发一言反对。

  看着南宫兄弟那一番激动的神情,沉枫哑然失笑道:“事实上,从一开始,你们就没有别的选择。这亦是你们唯一的选择。因为一旦我失败,为斩草除根,因为玉瑚的关系,南宫世家誓将不可避免地被卷入最后的是非旋涡。与其被动防御,一开始选择联合才是最好的出路。无论对你们,还是对我。这亦是为你们考虑着想。玉瑚,希望你不要怪我!”最后一句话,是朝着神情幽然的南宫玉瑚说的。

  “知道了。”南宫玉瑚背朝着沉枫,在沉枫所看不到的那面目下,美目shè出无比复杂的神sè,淡淡道。

  “你真能保证?”南宫环压低声音道。

  沉枫呵呵一笑,知道南宫环已经心动了。“难道凭着玉瑚的关系作保证,你们还不相信我。我们是一荣则荣,一损俱损。”

  ※※※

  南宫环脸sè数变,忽明忽暗,显示沉枫的话对他生出极大的冲击和震撼。目光扫向一侧,与南宫云啸数番目光交集,无声的语言在两兄弟之间静静地传递着。

  南宫环转回头来,脸容业已逐渐回复了冷静,双目芒光大盛,但语声却平和地道:“好!我就以南宫世家当代家主的身份,决定我南宫世家上下四百余口人,参与这与你合作的豪赌一场!由今ri起,你亦可将拥有除我外之的对南宫世家的特殊控制权。

  整个南宫世家数百年的基业物力及人力,将可由你随时调谴。”

  “那倒不必。”

  沉枫双目闪耀着智慧的光芒,淡扫其他三人的奇特的神态,淡然微笑道:“现下我不仅不需要南宫世家的支持,反而需要的是南宫世家竭尽全力的无尽追杀。”

  “呃!”

  先是一愣,但随即南宫兄弟很快就清楚了沉枫话内的延伸之意。

  “只是——这样真的可以吗?你先前不也是说过一直有人在暗中跟踪你吗?就算是采用这种小动作,恐怕也不太可能——”南宫云啸双眉紧锁,担忧地道。

  “那,就要请岳父您多多帮忙一下了!”沉枫脸上浮起一抹恶魔般的邪笑。身形兀地在原处消失,在三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一道影子已如残花散瓣开在肉眼可及的空间“破”了开来。在南宫环的惊愕中,一条手臂已无声无息地如游鱼般穿过他身前的所有空间及障碍,按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真是对不住,岳父大人,真得请您多多原谅了。不过——我想这也可能是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了。”南宫环似乎已经感觉到小腹之上那手掌间隐隐流转的真气在欢快地跳动。

  “我下手会很也分寸的。请您放心。”

  “这怎么可以!”南宫云啸呼地站起身来,颚下的苍髯在重重地呼气声中胡乱地碎意飘扬着。“住手!”

  “住手!”

  南宫云啸的请求或威胁对沉枫来说根本起不了任何影响,但后面那一声声音的主人却有。

  南宫玉瑚紧咬樱唇,俏脸上露出复杂的神sè,带点苦涩,又似无奈,涩然低声道:“枫,请不要伤害我爹!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希望他老人家受到伤害。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所以请,你不要做得太过份了!”

  沉枫身躯一震,脸上神情几度变幻,抬头看了看神sè复杂的南宫环一眼,重重地低垂下头,随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按在南宫环小腹上的手掌也一点点地慢慢收了回来。

  一抹“悲”的神sè在沉枫低垂着的双目间一闪而逝。沉枫突然半曲身,向南宫环深深一记鞠躬,沉声道:“对不起,岳父。”

  眼睛刻意避开了南宫玉瑚扫过来的那一抹既幽且怨的目光,低低地轻声地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一字一字的缓缓道∶“玉瑚,对不起!”

  “丫头,他做的并没有错!”南宫环那熟悉的声音竟然在此刻这个最不该他发言的时候想起。

  “爹!”南宫玉瑚娇躯一震,珠泪在眼眶间不停地打转。多久以来,再没有听到这个熟悉而又亲呢的称呼了。这个慈爱的父亲对最宠爱的大女儿的最亲呢的称呼。父亲既然肯这样再度称呼自己,那必然是已经真正原谅了自己。(哦,不对,其实自己并没有错。)重新确认了两父女之间的最亲密关系。一时间,亲情在心头涌动着,低低的呜咽声,在南宫玉瑚的喉间响起。

  “爹!”南宫玉瑚一头扑进了南宫环的怀里。

  沉枫此时亦只有木立地站着的份,看着父女间重归于好的天伦之乐,嘴角间却无奈地泛出一丝苦笑。

  “丫头,他做的其实并没有错。”南宫环轻轻抚摩着爱女的云鬓,目光却落在了身前的乘龙快婿身上。有着几分感慨,但也有着几分欣赏。

  “如果是我处在他同样的位置。我也会这样做的。”

  “这也许就是每个作为高位者,为了承担相定必要的责任,而不得不做出的牺牲。”

  “在他的刚才的那一番言词和豪情间。我似乎又看到了你爹我当年年少时的豪情。

  想当年——您爹我少年之时,又何尝不是有着一番极大的报负和豪情,指点江山,眺望美好的未来。曾几何时,当南宫家主这份沉重的担子压到我身上,当身上承担着家族数百人的希望乃至命运时,竟会变得如此得小心翼翼,畏手畏尾。哈,哈,哈…”

  南宫环放情地纵声大笑起来。

  “好小子,你就放手去大干一场吧!我南宫世家上下数百口的xing命就全交到了你的手上。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王者的气概。更重要的是,你够冷,够狠,有决断,有一颗足以成大事的‘心’。只是——我对你唯一的希望是,我不希望看到有一天,你为了你自己的事业,将我女儿也变作一颗可以抛弃的棋子!若是真到了那么一天——”

  南宫环沉默了一下,目中神光暴涨,刹然间,刚才那个平凡的老人已变作了一道高大威猛散发着无限霸气的身影。

  “若真到了那么一天,我宁愿以我南宫世家的全部来换取我女儿所获得的幸福,而不是用我女儿的幸福换取南宫世家的荣华。如果玉瑚她得不到幸福的话,那么,即使南宫世家再强大,也毫无意义!无论你有多么的强大,即使拼着南宫世家在世家消失为代价,老夫也要让你清醒清醒,我南宫环的厉害!”

  “爹!”伏在南宫环怀里的南宫玉瑚再也压抑不下激动的心情,哇的一声痛哭出声来。

  这真是那个平凡的父亲吗,那个平庸无能的南宫世家家主吗?那个她以前认为宁可牺牲女儿幸福也要来换取南宫世家利益出路的南宫环吗?她第一次发现,父亲的身影是这样的高大,在这宽阔高大的身影里,默默地包含着对女儿的爱和期望。

  或许,以往父亲替自己所做出的一切安排。包括几番对自己婚姻所作出的安排,除了获取南宫世家外交上的利益之外,更多的,包含的是对自己未来命运的一种期盼和为自己幸福的安排吧。尽管父亲所做的绝不会为自己所接受。但此时,南宫玉瑚的芳心中,竟有着一种深深的感动。

  沉枫心灵在那瞬间,被深深地触动了。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觉。这个高大的身影,简直就与他当年所见到的最后一面的红面老者的身影,极其相似。

  都是那样的高大而伟大。伟大到连沉枫这种人都深深地为之触动。

  当沉枫与南宫环目光彼此相对,无声的语言在流动中默默地传递。以此,就可以读出内里的深刻含义。

  “小子,玉瑚以后就交给你了!”南宫环长笑一声,反手一掌,重重地轰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爹!”

  “大哥!”

  “咳咳,不要紧!我自己下手极有分存,最多躺上半把个月,不长也不短,咳咳…”

  沉枫默然。

  ※※※

  在一排排不明内情的南宫世家的怨恨的目光中,沉枫和南宫玉瑚心情沉重地迈出了南宫世家的大门。当南宫世家众弟子听到家主身受重伤的时候,那一道道怨毒的目光,使得南宫玉瑚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若非南宫云啸的厉词喝止,只怕当时那些弟子们就会扑上来吧!不过,ri后在遭受南宫世家弟子们的无尽追杀之时,倒得要多加万分的提防了。

  沉枫与南宫玉瑚默然并肩在路上走着。自踏出南宫世家大门到现在,两人间都还是保持着绝对的沉默。静得只听到两人沉重的脚步声。

  “你告诉我。”南宫玉瑚受先打破了两人间的沉寂。

  “呃,什么?”沉枫一愕。

  “你是否真会如爹所说的那样。在那么有一天,会为了你的事业,而将我当作一颗可以抛弃的棋子而舍弃呢?”南宫玉瑚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口。

  沉枫骤然停下了脚步。呆呆地望着妻子,半天,然后,他听到了自己内里的心,碎裂的声音。

  一道看不清的裂痕,从此就这样横逸在了这夫妻两人之间。

  “玉瑚!”沉枫长吸了一口气。颤抖的声音中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别人不相信我,难道连你也开始怀疑我了吗?而且竟然会是怀疑我对你的爱!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深,有多真吗?我为什么要如此努力地奋斗,努力的拼搏?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兑现一个承诺。一个对你的爱的承诺!一个对我自己的肯定的承诺!一个对天下,对天下百姓命运的承诺!而这一切的一切,你是最重的。”

  “那么,你能否为了我,而放弃你的理想和所谓奋斗呢?”南宫玉瑚幽幽道。

  沉枫眼中异sè几番闪动,终于缓缓道:“玉瑚,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你是我生命的全部!如果失去了你,我的生命再无意义!如果你一定要我选择放弃的话,那我也只好,为你而…虽然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根本没有抽身的退路了。如果没有‘进’,等待我们的只能是死亡。但——玉瑚,我还是把我们两人命运的抉择,交到你的手中吧!”

  “不必了!”南宫玉瑚轻垂下螓首。“我只是说着玩的。我又怎会做出——让你感到不开心的事情。”

  “哟!小两口真是好甜蜜哟,恩恩爱爱的,真是让人羡煞死了。”一名绝sè丽人随着声音的传播,正亭亭地朝着两人的方向行了过来。

  南宫玉瑚轻轻蹙了蹙柳眉,淡淡道:“我感到很累了,想一个人先行一步回客栈休息了。”

  “玉瑚,还是我陪你回去吧!”沉枫柔声道。

  “不必了,你还是留下来看看岚姐姐吧!”

  沉枫笑容一僵,目光流转,落到已经靠到身边的兰雅丝身上,目光间带着询问。

  兰雅丝自然清楚沉枫的意思,螓首轻点,表示事情已经完全办妥了。

  沉枫这才低低地舒了口气。

  “你刚才对玉瑚所说的都是真的吗?”目送着南宫玉瑚远去的身影,兰雅丝才轻轻地吐了口清香,问道。

  “你都听到了些什么?”沉枫面sèyin沉,冷冷道。

  “该听到的,都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也都已经听到了。”兰雅丝笑厣如花。“你回答我呀!”此时的兰雅丝,倒颇有几分天真活泼的小女孩的稚气,也因此更平添了几分令人怜爱之sè。

  可惜沉枫此时却没有这份怜香惜玉的闲心。重重地哼了一声。沉吟了半刻,才淡淡道:“我说过,玉瑚就是我生命的全部。如果在她和事业之间必须要选择一样的话,我不能放弃她。你明白吗?”

  “哦?是吗?”兰雅丝明眸中异采连连,一抹轻蔑之sè在不经意间一掠而过。

  不过沉枫却没有去注意到。他缓缓悲转过身,以一种充满抑扬顿挫而寒得可怕的声音,一字一字地道:“我之所以会放弃它们,是因为我知道,在不久之后,它们又将会重新属于我,甚至会比以前,更多!”

  说罢,还朝兰雅丝微微一笑。

  兰雅丝只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诡秘的寒意,从足尖升起,一直泛上了心尖。不自禁间,竟深深地打了一个寒噤。

  “我很想知道。”沉枫的声音充满了无比的诱惑力。“兰雅丝。德。岚,你今后的选择是什么?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归宿和选择。玉瑚的选择是依恋对我的爱,盛庞丰的选择是复仇和效忠于我。我的选择是玉瑚,和,一统天下。而你,我很好奇,你今后的选择究竟是什么?除了替父报仇外,今后漫长的人生,你将会选择怎样的归宿呢?”

  “我的归宿?”兰雅丝喃喃地低声自语着。

  一抹无奈的苦笑,悄然爬上了美人的面容。

  “你认为我今后的归宿是什么呢?我没有归宿!我的人生,我的选择,早在徐君和你,将我父亲送上西天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完全消失了。今后,我再亦没有自己可以选择的归宿。或许——”兰雅丝伧然地苦笑了一声。

  “我最好的归宿,就是做一名扯线木偶,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归宿吧!只是乞求,那个牵扯我生命之线的那个人,对我不要太坏而已。尽管,那或许只是一种奢望。”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21.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