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九章 黑手现踪

第九章 黑手现踪


  “孤军深入,刚极易折!”看着业已紧紧逼近皇宫的那群混合战队,华亚冷冷下了如此一个结论。=全=本=小=说=网=

  “华姨,姑姑,你们怎么还不出手呢?这群家伙快要攻进宫里了!”雪儿倒是有些急了,自打她被华亚从皇宫内带出来后,对这场战况就极是关心,此时见华亚与珊娜丽莎都尚无出手之意,不由催促道。

  “时候差不多了!”珊娜丽莎爱怜地摸了摸雪儿的小脑袋,樱唇轻吐道。

  尚沉浸在一边倒大屠杀的剑士大队和弓箭手们,在不知不觉间已同后方的骑兵与大炮产生了一小段脱节。由于混战的原因,火炮与魔导大炮也未能再作进一步行动。只是静静地横倚在骑兵队的前方,等待着摧毁皇宫命令的下达。

  蓝光一闪,还未待有人发现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一名黑袍中年妇人已现身在魔导大炮的跟前,莹白如玉的纤掌轻按上魔导大炮的炮口,在炮手根本未反应过来之前,随着熊熊火光的一闪而逝,这无坚不摧的魔导大炮已被火魔法融为了一堆废铁。

  护在魔导大炮周围的可怜的魔法师们,还未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就在华亚轻声咏唱的一个大型爆裂魔法中化为了片片飞灰。

  无声无息中,一群全身黑衣的魔法师与战士不知从何处而现。这就是名扬天下的“暗黑之旅”的jing锐之师。

  本来骑兵是留至最后用以冲击留防或来至的大规模部队所用的。但失去了剑士、弓箭手和魔法师的保护,被魔武者迅速冲进其中。整齐的骑兵队伍,竟因此而被冲得七零八落。

  尽管这队骑兵可以说是拥有最好的战斗装备,外罩轻质银sè的锁链甲,手持一柄宽厚长剑,再加上一面银sè圆形小盾护身。无论是攻击力量,或是防御能力,都因之而加大。但那群魔武者身为帝国最强军队”暗黑之旅“之中的最强战士,其强大的攻击力更是强得简直不像是人爹娘养的。举手投足间,就有着两三个骑兵惨叫着从马上跌下。jing心打造并受过魔法师魔力加持的的银sè圆形小盾,居然会被这些人以普通的兵器斩裂。甚至有些夸张一点的,乾脆以拳脚重轰在盾上,造成小盾凹陷,连续击在同一地方十数下,造成彻底的破坏。或者隔物传功,最有效的火系魔法轰击在银sè小盾上,剧烈的高温,烫得骑兵连兵器都无法拿稳,然后就被随之袭来的内劲轰碎五脏六腑,惨叫倒地。

  骑兵应有的战斗力,简直得不到应有的发挥。就在无声无息中倒下了一大片。这正应了那一句老话:“在辅助装备的群体作战的情况下,一队骑士可以轻松干掉一队剑士。而在地面的一对一战斗中,有着丰富战斗经验和战力的一队剑士,则可以轻松干掉三队骑士。”

  五门火炮甚至还未还得及点燃导线,就在魔武者的拳打脚踢之下裂为了一堆铁片。退在后方的魔法师,在低低的咏唱声中,将一个又一个大型攻击魔法扔向即将攻进皇宫的剑士和弓箭手。全然不顾尚在为保护皇宫而苦苦奋战着的友军。

  仅凭这一点,亦可以看出“暗黑之旅”的“暗黑”二字果是名不虚传了。对友军尚是如此冷血,其敌的下场,更是可想而知道。

  “月容神已死,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这边战斗的结束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可是,另一边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眼中神芒暴涨,邪意一闪而逝,感受到了华亚与珊娜丽莎探索气息的延伸,考虑到目前尚不能与这两个女人正面冲突,来者身形一晃,就此离开了这打得沸沸扬扬的战场。

  “是谁?”明知有高手一闪而逝的踪迹,但华亚处于战场,珊娜丽莎要保护雪儿,都抽不出身去追赶。

  皇宫各处燃起的火头已逐步一一扑灭,只留下宫门前那还尚隐隐传荡在上空的一声声惨呼。

  ※※※

  “叛党已经诛灭了。四位,你们现在也已经出来了吧!”林珊淡淡道。但话语中掩不住的怒意却是谁都可以听得出的。

  伊达正航、蓝天化、厉铭、董谢杉四大高手几乎是自后堂掠出。在前门打得轰轰烈烈的时候,后园圃的四大高手却在相互对峙中,伊达正航倒也罢了,蓝天化都尚未出来援手,也难怪林珊会因之而嗔怒。

  蓝天化自知理亏,只得强自一笑,朝林珊略一曲身,算是陪罪。

  “魔教和叛党有勾结,这老魔头今ri定不能让他走了!”麦隆yin森森道。本来喜怒不形于sè的他,在刚才大炮的威胁之下,不啻是才从鬼门关打了个转回来,心头的怒意是可想而知的了。

  蓝天化只是微微一笑,身子一侧,闪到一边去,双手抱肩,看来只是打算看这场好戏而已。

  “好家伙!刚才你我一战还没有完呢,就被这几只讨厌的苍蝇打搅了。今ri不分出个胜负,休想我会放你走!”伊达正航把手指的骨节捏得嘎嘎作响,脸上却泛着狂热的兴奋之光。“若是你能胜得过我一招半式,我伊达正航以我座下五万儿郎之名保证,定将拱手负责将你送出didu!”

  麦隆脸sè一变,伊达正航的这番话,摆明了是不把他刚才的话放在眼里,明显是在扫他的面子。

  即使是在面临无数高手的包围之下,而且当场至少有三人能足以与他相匹敌的情况下。厉铭仍是那副事不关己的默然神情。似乎刚才所说的话与他根本无关一般。

  “伊达先生,不知可否能将这一战的权力让给老夫。让老夫就此一结我雁宫与魔教数十年的恩怨。”董谢杉彬彬有礼地道。

  “你休想,这家伙的对手是我!”伊达正航咆哮道。

  董谢杉轻叹一声,默默地退往一旁。

  “不要再演戏了!”一道身影自外门急掠而进。人未至,声已到。

  “谁?”忠心耿耿的护卫们立时端起兵器,挡在众贵族的身前。

  “老三?”懒洋洋倚在一边的蓝天化一见来人,身子立时一弹而起。“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是啊!怎么到现在才来?”喀丽丝不满且带点讽刺地道。“该不会是到背后去策划什么yin谋诡计去了吧!”

  七大统领的“升龙之将”徐君对喀丽丝的嘲讽装作完全没听见。朝林珊略一欠身道:“徐君见过女皇陛下!”

  林珊微叹一声道:“老三,不必如此多礼了。你还是像当年一般对我称呼吧!”

  徐君应声道:“是,大嫂!我之所以会到现在才姗姗来迟。是因为我一直都把jing力放到暗中查探幕后支持月氏的黑手上去了。”

  “查出了吗?”

  徐君微一点头。立起身子,转向董谢杉,微微笑道:“我应该怎样称呼你才合适呢?

  此次didu之变的幕后大黑手,雁宫第一长老董谢杉,魔教现任教主独孤一瓢,还是,帝国第一名门大公,德阳公斡勒翰。德。岚大公爵,”

  ※※※

  “什么,教主?”厉铭眼中神芒暴涨,目光如刀,直直地盯向董谢杉。

  “嘿嘿!”董谢杉先是冷笑数声,长袖一挥,脸上的容貌已经大变,由一名红光满面的老者变成了一名白面中年书生。

  “教主!真是你!”厉铭不由震骇住了。

  徐君眼睛一眨也不眨,微笑着看着董谢杉的一举一动。

  “姓徐的,你了不起!”董谢杉再慢条斯理地从脸上再度扯下一层薄薄的面膜,这次,则换成了一名英俊潇洒至极的中年男子,配着飘逸的长长黑发,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邪异之气。

  “啊!斡勒翰。德。岚大公爵!”周围的众贵族几乎对此人是无人不识,此时就有人忘情地叫出声来。

  没错!他正是帝国第一名门,位袭德阳公爵的斡勒翰。德。岚大公,亦是兰雅丝的父亲。

  周围众人尽皆哗然,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德阳公斡勒翰只不过是个只懂得享受玩乐的无能世家家主罢了。想不到此时竟然摇身一变,居然会成了叛党的首领,还差点害了他们的xing命。当场有几个与斡勒翰平时私交尚好的,立时不满地大嚷起来。

  只是在这阵哄闹声中,夹杂着一个女声非常轻微的轻呼。“岚姐姐!”然后就又归于沉默了。

  “这群废物还真是麻烦啦!”斡勒翰似乎只是不经意地,随手轻轻一拂右手小指。那几个大声嚷嚷得特别厉害的家伙,头上顿时多了几个指头大小的血洞,鲜血和着脑浆,红白之物,潺潺流下。

  那些平ri只懂得养尊处优的贵族们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恐惧的尖叫声顿时充斥满了整座堂内外,有几个实在忍不住的,已经伏下身大口大口呕吐起来。

  “斡勒翰,你竟然胆敢谋反?”麦隆脸上全然变sè。

  斡勒翰冷冷地扫了麦隆一眼,眼中全是掩不住的讥讽之意。兀自微笑负手而立,朝徐君道:“你是如何看出我的身份的,我对此很是好奇。”

  徐君笑而不答。

  蓝天化奇道:“岚兄身处众多高手环围之下,竟然还能如此神情自若,保持着绝对冷静的心势,仅凭这一点,就已令蓝某佩服不已。”

  “岚兄居然能身兼魔教教主与雁宫长老这绝对对立的双重身份保持多年而不被揭穿,仅是这一点功夫,就非常人所能及了”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董谢杉!真正的董谢杉早就已被他杀了!”徐君淡淡道。

  由于先前已经经受了太多的震孩,所以听到了这个消息,听众们也不过是稀嘘一阵,感慨这一代武学宗匠的陨落几声,如此而已。

  斡勒翰轻叹一声,面上掠过一丝yin影。“若非是不得已,我已是不愿杀他的。”

  “那倒也是!你女儿居然能懂得雁宫的无上绝艺,你自然更是不在话下了,想必这些定是董谢杉传授给你的。只是你是如何从他手中骗到雁宫绝学的,我很是好奇。”

  斡勒翰苦笑一声。“很简单,因为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兄长。”

  “什么?”这确是所有人都未想到过的事。

  “我母亲在未嫁入德。岚家前就与人私通,有了这么一个孩子。我也是到后来才知道有这样一个兄长的,那时我已经拜入了魔教门下。而他尚不知道我是魔教弟子。”

  “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兄长,他也不希望让人清楚他有我这么一个弟弟。我们两兄弟彼此心照不宣,只是暗下来往。我正是借着向他讨角武学的机会从他身上一点一滴学到雁宫武学的。呵呵,雁宫武学确有其独到之密,对我来说颇有值得借鉴之处。我正是将魔教神功与雁宫绝艺合二为一揉合而创出一套新的武学,才因此使我武功更上一层楼,更进而问津魔教教主之位的。”

  “等到我自他手中学全了雁宫武学后。在一个偶然间,他才发现我的另一个身份。那时我刚升作魔教教教主了。然后,我们两兄弟先是彼此互相说服,都想拉对方加入自己阵营,结果谁都说服不了谁。于是,我就下了手。”

  “当时他的武功略高我一筹,虽然我清楚他所有的雁宫武学。但也难保他没留下一两手。更重要的,我不想两败俱伤。所以,我用了毒。”

  “他死了!我就用他的身份演下去。反正我们两兄弟容貌相似,而他又一向独来独往。扮他几乎是没什么破绽的。最重要的,我从他身上得到的一件信物,不由其他人不相信。”

  “什么东西?”

  “雁宫掌门信物——掌玺剑印!这东西不知是什么时候落到董谢杉手里的。但他显然也没安好心,居然不还给殷化眉。”

  “难怪!”难怪雁宫中人对梦盈影如此忌惮,原来有雁宫掌门信物在手。

  “只是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功亏一馈,只能怪月容神那个废物无能,我自己找错了合作对象。”

  “你为什么要造反。难道我是哪点对不起你么?你德。岚世家身为帝国五大名门之首,财势皆炙手可热。难道对这一切你还不满足么?”林珊静静道。

  “哈!哈——”斡勒翰狂笑起来。“天下即有力者居之。皇帝,宁有种呼?唯兵强马壮之居之。这新帝国还不也是莫煌以武力所铸造起来的。正因为有了这一切,我才更加不满足,从莲源帝国到现在的新帝国,我德。岚家的状况又何曾发生过什么太大的波动。哪个皇帝上台敢不拉拢这根深蒂固的第一世家么?但正因为此,难道我德。岚世家就要永远屈居人之下么?”、“哼!”喀丽丝轻蔑地哼了一声。“只可惜德。岚世家自今ri起就要从帝国内除名了!”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也没有什么废话好说,有本事就来吧!”

  “我有一事非常好奇。”林珊问道。“即使是以德。岚世家的庞大势力,但在didu却根本未掌握兵力的情况下,只怎样将月氏的那群叛军及大炮偷运进didu的。”

  “那不关我的事!”斡勒翰大咧咧地道。“那是月容神那小子自己搞的鬼。我早就猜到他背后肯定还有人支持他。不过本来也就打算在didu之变成功后送他归天的,但现在却是用不着了。”

  “原来,除了月容神和斡勒翰外,竟然还会有人!帝国之内,究竟还有多少叛党,又有多少曾参与了这场didu之变。”这是在座几位大头目的共同心思。

  “怎么,不动手么?不来的话,本座可就要先走了!”斡勒翰横扫一遍全场,傲然道。

  堂内众人为他气势所骇,一时竟无人抢先上前出手。

  “教主,我们两人联手,仍有希望可以闯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厉铭掠到斡勒翰身旁,低声道。

  “想逃!没那么容易!”伊达正航森然道。

  斡勒翰冷笑一声,森冷的目光在大堂中扫瞄了一圈。最后落到伊达正航、蓝天化、徐君,三人身上。

  “你,你,还有你!三人,若论单打独斗,绝非我之敌手。”斡勒翰傲然道。

  “那不见得,没试过怎么知道!”伊达正航不怒反笑,手指的骨节已经被他捏得发白。

  “此时以我的武功,自信已超越了当年的董谢杉,即使大陆第一高手称不上,前三位我是必有信心的。若是华亚尚在此处,方有资格与我一战。我也久闻天下第一魔法师之名,早有心与之一战,只是可惜!”斡勒翰似乎惋惜地微叹一声。

  “我来战你!”一个声音淡淡道。

  在淡淡西下的斜光中,一条长长的影子被拉进了门内,金光流转,仿佛全身披着一层神圣的金sè铠甲,就在这种奇特的气氛之中,沉枫缓缓地跨进门来。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8001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