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五章 劫我倾悠

第五章 劫我倾悠


  空气似乎一时间都为之凝固了。//wWW、QВ5.CǒM//僵硬的气氛更是要把人逼得喘不过气来。然而,基于后发制人的道理,兼敌暗我明的情况下,沉枫倒也不敢妄动。

  “沉厚的大地呀,请听候我的召唤,聚集起你拥有无穷源泉的力量,将我眼前这愚不可极的蠢物吞没!”

  一阵低沉的吟唱,从四面八方飘进了沉枫的耳朵。

  “该死!竟然还会有魔法师在发动上阶魔法?”沉枫的头上,冷汗情不自禁地渗了出来。

  虽然魔法师可以通过魔法咒语自我催眠,从而发挥出比本身原实力强得多的力量。只是在发动咒语时魔法师能用于防御的力量将几乎等于零,所以在对战时没什么使用的实用可能xing。但用于群战,那就可以发挥出非常恐怖的力量了。

  如今不只是群战,而且是敌暗我明。所以危险的程度,已是不言而喻了。

  脚下的大地剧烈地颤抖起来,一道道交错的裂缝在不断地变宽裂深,龟裂的土地似乎在刹那间失去了水sè而变得异常干糙。泥沙席卷着大大小小的石块,飞扬旋转于沉枫的周围。

  泥沙渐yu迷人眼。

  猛地紧觉不对!脚下所踏坚实的大地竟在瞬间化为流沙,将沉枫的身躯吞没。

  “不!”在沉枫感觉到不对的时候,进攻!已开始了!

  高温滚热的火焰魔法,破空刺骨的剑气,还有拳脚所携带起的滚滚风雷声,将沉枫上下、前后、左右的所有路线都予以封死。

  在魔法体系中,沉枫最最不拿手的就是这土系魔法了。主要是因为与水、火、雷、电相比,土系魔法实在是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大规模杀伤力,所以也一向不为魔武者所喜。沉枫也仅是在班比那本魔法书上稍有涉猎罢了,但若要说通,都还差得远,更勿说其它了。

  因此陷入流沙后,沉枫倒还一时想不出什么方法来脱身。

  “痕羽!”

  驭剑之术驾起之后,痕羽在黑暗中再度划开了道道血红。对于这传说中的驭剑之术,相信这些家伙都还是颇有顾忌的。所以他们一时也很难近得了沉枫的身,沉枫也因此获得了慢慢从流沙中爬起的机会和时间。

  不过,人可以拦住。气劲和魔法就挡不住了。身上挨几下是免不了的,但挨多了恐怕就是爬起来也没什么战斗力了。只是处于流沙中这进退不得的尴尬地带,沉枫也只有强自忍着,有再强的力量和再多的鬼主意,在这时候也用不出来了。

  娇叱声起,受伤的姬心冰竟然在这关键时候赶了过来帮忙,使沉枫诧异的同时,心里也略产生了一丝温暖。

  在道道飞溅开的血雨中,也分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是属于姬心冰的,而多少又是属于“蛆”的。但反正,沉枫却能够看清姬心冰身上每一道伤口的添加与裂深。

  心头一热,同时对前不久自己的行为也产生了丝忏悔,觉得刚才自己那样对姬心冰确是过份了些。

  身上的jing力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尽管理智清楚地反复告诉着自己绝对不能倒下。但晕沉沉的脑袋和手臂挥动的一次次无力却不断jing告着自己的危险。终于,姬心冰眼前一黑,然后,什么也就不知道了。

  一双温暖的手臂扶住了她绵软的娇躯。沉枫以前所未有的温柔语调朝着业已半晕过去的姬心冰道:“你放心吧!这里剩下的一切都交给我了。你,好生地休息一下吧!”

  痕羽,伴随着主人愤怒的心,再次在这片黑暗的大地上浇开了片片血红之花。

  ※※※

  睁开眼时,第一眼所看到的,竟是燕沉枫那略带着点温暖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姬心冰总觉得在沉枫的笑容中,她似乎看得出来比以前多了些什么东西。是什么呢?

  是真诚!比起以前燕沉枫那虚伪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多出了几分发自心底的诚意。

  这对于像沉枫这种人来说,这已是很难得的表现了。然而,笑容中所蕴涵的,也许还不止这点吧!

  姬心冰正想着,沉枫已柔声道:“你现下先好生休息一下。待身子养好了,我们再想法子突出重围去,去找清月。”

  姬心冰一怔:看来燕沉枫倒是转了xing子了。

  “我们到哪去?”

  “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只有在那里,我们才可能找到更多关于清月的消息。”

  ※※※

  恐怕也真没多少人能想得到他们不但不逃遁千里,反而敢重新潜回此处的。由于部分“蛆”已经出去追击这群逃兵去了,所以布防稍有松懈,但仍可以说得上是铜墙铁壁。对于沉枫来说,一般没有十成把握的事,他向来是不轻作的。

  于是他们也只有潜伏在附近,小心地观察着府院的动向。

  近两天了,府院仍是大门紧锁,几乎看不见什么人的出入。换了是其他人而不是向来极有耐心的沉枫和姬心冰,恐怕早已拂袖而去了。

  但等得太久了,心情也是会繁燥起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缓缓开近了大门。

  “嘎啦”一声,大门迅速打开,从门内涌出大群的黑衣武士,排满了大道的两旁。看他们紧张的程度和隆重的气氛,恐怕来的必是一位大人物。

  只是可惜,由于厚厚的帷幔的原因,两人无法看清楚马车内到底是何方神圣人物。

  沉枫把头伸到姬心冰晶莹如玉的小耳旁,低声道:“一直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我看来人身份不低,想来必是一颗利用的棋子。你先出去吸引一下那些武士的注意力。注意!只需要一打就走就可以了,不必和他们纠缠。我就趁这个机会去把车中人劫走。说不定可以从他身上打听到清月的下落。”

  姬心冰砰然心动,一方面是因为可能得知姬清月下落的缘故,但更多的则是因为沉枫靠近她耳边说话。男xing的气息阵阵传来,中人yu迷,姬心冰不由一阵心乱。猛听沉枫喝道:“听清楚了吗?”这才醒了过来,打起十二分jing神,准备迎接下面的一场大乱。

  一道黑影划过人群的上空,同时,数道银光,径向马车疾shè而去。

  武士群顿时哗然大乱。

  银光shè到马车前就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力道。一只稳建的手从马车中伸出,稳稳地把数道银光捉在了手中。

  冷哼一声,一名白衣老者从马车中翩翩飞舞而出,人未至,强劲的劲风,已经先头罩向了姬心冰。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道肉眼几难辨的人影也如弩箭般shè出,扑入了马车的帷幔之内。

  数声闷哼,加上几道劲气相撞,低沉的声音不协调地打破了马车内的平静。但很快的,这些嘈杂声也就消失了,马车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别让刺客逃了!”这时武士们才如梦初醒过来,狂啸着冲了上来。

  沉枫冷笑着。既然现下他目的已经达到了,留着也没什么意思了,这些武士,又如何能放在他的心上。

  心中jing觉突声,一道金属破空声起,方向正是朝着沉枫的腰间。

  沉枫早在甫进马车时就已经发现了车内有两个人。一个是武功不弱的高手,另一个则是完全不会武功之人。很显然,那不会武功之人看来才是自己的目标。

  所以刚才一进来就将注意力全放在那高手身上。说实话,在经过刚才的交手已经知道,依那人的武功,若是在平时,恐怕自己还未必胜得了他。但在马车内他因顾忌另一人的安全不敢出全力,且自己偷袭在先,才能在几招内得手。否则——只是没想到,不会武功的小绵羊竟也会反噬。

  随手一挥,就将偷袭者拨转了晕头转向。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这下应该没事了吧!

  但破空声再起,只是这次的方向,怎么不对!

  不好!

  沉枫心头大骇,伸手急拂,竟险些迟了。滚烫的鲜血,已经有数滴溅到了沉枫的手上。

  “铛啷”一声,匕首终于落地。鉴于车内暗不见光,且麻烦的武士们正已冲上前来。

  沉枫心念电转,抱起那人,顿时冲天而起,破车蓬而出。

  接触到那人时,只觉温香软玉,已是入怀。

  在急速冲天而起时,沉枫才来得及有时间看上怀中那人一眼。只是一眼望下去,已是痴了。

  怀中的女子,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怜”!

  沉枫这才明白,有的女子,是天生下来便是注定要惹人怜爱疼爱的。那弱不经风的娇弱风姿,已是令人迷醉不已。而轻簇的柳眉儿下那张因失去血sè而显得有些苍白的倾城之容,更是让沉枫一眼看下便眼光再舍不得离开了。

  突然,沉枫似乎只乞愿时间就此在这一刻为之停顿,好让自己能抱着怀中的可人儿,直到,永远。

  即使是在这心神俱醉的情况下,沉枫仍是不忘回头向车内那神秘高手望上了一眼。

  果然不错,正是数月前在大道是有一面之缘的黑衣老者。

  倾悠公主!果然是她!

  沉枫长啸一声,加快脚下,轻功全力展开,瞬时化作一道朦胧的影子,消失在了天际。

  ※※※

  沉枫怜爱地小心擦干了倾悠公主前胸衣服上的血迹。心中没来由地一痛:都是自己不好,若不是自己不小心,倾悠也就不会受伤了。这全是自己的错,自己害她受了伤,真该死。

  只是想不到,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竟会如此烈xing。宁肯自杀,也不愿落入敌手。幸好自己抢救及时,否则,自己恐怕就要遗憾终身了。

  昏迷中的倾悠公主,长长的睫毛在轻微地抖动着,苍白的玉颊更是显得如玉一般透明。睡美人是最美的,而睡着的倾悠公主则是最最美的。这副至美的画面,直可令天下男子为之砰然心动。

  眼光落到倾悠胸前的伤口上,沉枫心脏更是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由于沉枫发觉及时,伤口还不算太深,但直到此时伤口还在不断地渗出鲜血。虽然血流量并不大,但若一直流下去则很难说了。

  理智告诉着沉枫必须要替倾悠的伤口上敷上金创药以免伤口恶化,但另一个理智也在jing告着沉枫千万不能这样做,否则他有可能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在数度的徘徊和抉择后,沉枫终于——

  “哧”的一声轻响,倾悠胸前的衣服终于被撕开了,露出了像雪样白,却比雪还轻的晶莹肌肤。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7998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