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十一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十一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南宫玉瑚捧住沉枫的右臂,真气不断地输入。=全=本=小=说=网=骇然道:“小星,你用的是什么武功?”

  南宫小星傲然道:“不止是武功,还有魔法。不灭真火配合火系魔法一击,滋味如何?”

  南宫玉瑚微一细想,更是心跳不已。“武功与魔法,难道,小星你竟已突破魔武极壁了么?”

  南宫小星气泄了下来,皱眉道:“我先后试过无数种方法,但都无法突破那所谓的魔武极壁。但最后,哼哼,我虽然未能突破魔武极壁,但却悟出了一种绝不输于它的奇功。”

  “魔武分流!”

  南宫玉瑚见南宫小星眼光不善,连忙挡在沉枫身前。冷冷道:“小星,你也够了吧!

  不要太过份了,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尽管南宫小星眼中一掠而过的杀机和妒恨显露出了他的真实意图。但脸上却仍挂着那纯真的笑容,那种表情的极端不协调,使得南宫玉瑚情不自禁地阵阵发寒。

  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挂着笑容的南宫小星,比起两年前那个恶魔般的南宫小星更为可怕。

  南宫小星喝道:“闪开!”左手捏出了一个手印,微一凝神,一点黑星自掌中飞出,到了空气中已扩散成一团黑气,随而化为无数条黑烟,灵动地化作天罗地网,向沉枫头上罩下。

  这一幕,对沉枫来说并不陌生,记得在那一夜,那紫袍人使出的暗系魔法,就与此相似。此时只不过是把绿芒换成黑烟罢了。沉枫此时突然强烈地思念起自己那条魔法项链来,如果有它在,至少不用怕魔法攻击了。可惜已经把它给了筱筱了。

  “风?火?水?地?这是哪一系的衍生魔法?”看着这完全陌生的魔法攻击,沉枫心头也是一凛。难不成也与黑暗系魔法有关?想想南宫小星的xing格,与黑暗魔法倒也合适。只不过——听说黑暗系的魔法师很少会再去研究其他系的魔法,更别提及武学了。南宫小星莫非是个异类不成?

  那些黑烟巧妙地绕过了南宫玉瑚(这显然是南宫小星的安排),相互缠绕,很快就结成了一张黑网,向沉枫当头罩下。

  幸好沉枫也并非以前那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初哥,作为魔武者,他还是有自己的能力的。心念一动,魔武力随意而出,一道水莹莹的光罩将自己全身包围,不求有功,先求无过。

  光罩挡住了黑烟的侵袭,但却挡不住人的暗算。南宫小星冷哼一声,再次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沉枫面前。南宫玉瑚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出,绵而不断,强而不烈,南宫玉瑚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

  不用什么多余的招式,南宫小星径自一拳轰在光罩上。光罩瞬间化为无数的光点,随即消散。沉枫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像一条蛇一样,软软地倒在地下。

  南宫玉瑚心急如焚,正待上前。南宫小星的手已按在了沉枫的头上。

  “我只要你一句话。你,跟不跟我走?”

  自己怎么能跟他走了?可是。自己若敢答上个不字,依小星的xing情,沉枫的xing命,就算完了。怎么办?

  沉枫的身躯动了一动。“玉瑚,不要理他,你快走。”

  南宫小星哼了一声:“多嘴!”手微一紧,沉枫只感一股巨力压下,头痛yu裂,不由低低地闷哼了一声。

  南宫玉瑚大叫道:“不要虐待他!”

  南宫小星淡淡道:“他的生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你自己看着办吧!”

  南宫玉瑚含泪道:“小星,我是你姐姐啊!你难道真的忘了以前姐姐是怎样对你的好吗?现在我肚里还怀着你姐夫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对得起娘的在天之灵吗?”

  南宫小星大喝道:“不要再说了。娘?我自生下来就没看到过。什么是娘?娘是什么?你说你以前对我好,我承认,我以后会好好报答你的。所以我才要带你走啊。”

  他疯了!他真的疯了!这是南宫玉瑚脑中唯一的念头。她只是不停地摇着头,一步一步地后退,对南宫小星的绝望和对生命的绝望,在眼帘中浮现。

  “你们两个畜生,这次还想逃到哪里去!”

  一群人影,自远处的地平线上升出。能如此的无声无息的出现,都不会是弱者。当头一人,面容严肃端庄,正是南宫世家的当代家主——南宫环!

  南宫小星微微冷笑着,对这群人的到来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

  南宫玉瑚垂下眼帘,低声道:“爹!”

  南宫环冷冷道:“你还记得我这个爹,很好,很好。很是孝顺啊。为了个野男人,竟敢拿刀威胁你二叔,不愧是我南宫环的好女儿。”

  南宫小星冷哼一声,向南宫玉瑚道:“姐姐,我们走吧!”

  南宫玉瑚道:“不!”话刚出口,就见到南宫小星手微一动,急叫道:“不要!”

  南宫环突然插口道:“住手!”

  南宫小星转过头,冷笑道:“怎么,南宫环,怕我伤了你女婿,担心了是吗?”

  南宫环脸sè铁青:“南宫世家的事,自是由南宫家的人来解决。放了他们,你就可以走了。”

  南宫小星放声大笑起来。“凭什么?老匹夫,就凭你带来那几个人,也想威胁我吗?”

  南宫环眼中yu喷出火来。“孽畜,你莫要忘了当初你被关进禁地前自身立下的约定!”

  南宫小星也用凶狠的目光回视。良久,呼地一拳打在旁边的岩石上,将岩石硬生生击得粉碎。一脚将沉枫挑向南宫环,“带他们滚吧!下次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下次我可不会留手了。哼!下次,下次就是你们的死期。”

  南宫环微一点头,自有几个人上来,抬起沉枫,搀住南宫玉瑚。一行人就这样迅速退去,一如他们来的迅速。只留下怒气冲冲的南宫小星。

  南宫环背负双手,站在山崖的边上,背对着众人。山风吹过,只吹得他的衣襟哗哗作响。

  “玉瑚,你作得很好啊。丢尽了我们南宫世家的脸!”

  南宫玉瑚已恢复了往ri一向的清冷,“丢脸?不知道爹说的是哪一件?”

  “哪一件?太多了。擅自与下等人通婚,失去了我世家的高贵脸面。被未婚夫捉jiān在场,当场退婚。我南宫世家顿时成为天下人所嘲笑的对象,千夫所指,我南宫环教女不严!”

  南宫玉瑚淡淡道:“这些我都承认,那待如何。爹是否要想对付小星那样大义灭亲呢?”

  南宫环微怒:“好胆!你现在竟是越来越大胆了。跟着下等人久了,xing情就是变得不同了。”

  沉枫冷冷道:“请教——请教南宫前辈,什么是上等人,什么是下等人。莫非南宫世家是自一开始便是天生的高贵么?”

  南宫环看也不看沉枫,手一挥:“拉下去砍了!”

  沉枫和南宫玉瑚都被制住了道,可以说此时是手无缚鸡之力,肉在砧板上,毫无自保之力。

  南宫玉瑚冷冷道:“慢着!如此急匆匆的想要杀人,可是有什么心虚,还是害怕了?”

  南宫素真也随之一同前来,悄悄碰了碰南宫玉瑚,“大姐,你就少说几句吧!看爹此时正在火头上。先保住自己再说吧!”

  南宫玉瑚理也不理,只是冷冷地望着南宫环,明眸中shè出坚定的神光,半点也不退让地迎着南宫环暴怒的目光。

  南宫环哼了一声,沉枫才被放了下来。

  南宫环急转过身,把头凑到沉枫面前,恶狠狠地道:“小子,我现在要你把所有的经过一点一滴的给我讲出来。若是漏了半点或是隐瞒半句,我要你死得惨不堪言!”

  沉枫也是毫不畏惧地同南宫环的眼光对视着。口中却慢慢地将他自己所有的经过讲了出来。有关他自己以前的那些事,连南宫玉瑚都是第一次听到。虽然他并不愿与南宫家关系恶化,但到了目前这个场面,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南宫云啸道:“大哥,看样子他说的是真的,据我们手上为数不多的资料看,都与他所说的吻合。看来他和玉瑚都只是受害者,真正的仇家应是那孤云山庄的人。”

  南宫环哼了一声:“孤云山庄背后是什么来头?”

  南宫云啸脸露难sè,此事实在是事关重大,在这么多人面前,一时不好说话。

  南宫环也明白南宫云啸的意思。“待回去在说吧!”续道:“就是这小子也是受害者,但他侮辱了南宫世家的女子,还蛊惑玉瑚,想挑动她背叛家族,其罪仍当诛!”

  南宫玉瑚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主意,与他无关。”

  “拖下去杀了!”

  南宫玉瑚后退几步,靠到沉枫的身旁。两人眼sè对望,彼此都读出了对方的心意。

  “你若是杀了他,我也就自杀!”

  南宫环冷哼道:“是吗?”

  南宫玉瑚突然柔声道:“爹,自娘死后,我从小到大从没有求过你什么。这次,我求你看在娘的份上,看在我肚里未出世的孩子,你未来的外孙的份上,就放我们去吧!”

  南宫环微微动容,但随即脸sè又冷了下来。“还有了孽种!好啊,这可更留不得了。

  不但要斩草,还要除根,把这孽种给我打掉。”

  南宫玉瑚手一动,银sè匕首已到了自己玉颈上。“你若敢如此做,我马上就自尽!”

  南宫环淡淡道:“你如此威胁得谁来。放下匕首,随我回去,还可给你一个自新的机会。”

  南宫玉瑚见父亲如此薄情,心头不禁一凉。手上匕首紧了一紧。“我只是提醒你。南宫世家此次如此兴师动众,现在天下人都知晓所为何来。倘若到时候回去的时候抬的只是我的一具冰凉的尸体,不知到时候天下人又如何看待南宫世家。”

  南宫环此时才勃然变sè道:“你敢!竟敢如此不顾祖宗名声,你待要做南宫家的罪人吗?”

  南宫玉瑚凄然一笑道:“我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手上又一紧,一丝血迹已潺了出来。

  沉枫急道:“玉瑚,不要。他们要杀的只是我。你不要如此,只要你没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南宫玉瑚回目望去。“你难道望了我们当ri所发的誓言了吗?既然生不能作夫妻,那么让我们一家三口到黄泉团聚也好。”

  沉枫颤声道:“南宫,我现在终于感到你是真心爱我的了。”

  “是!我现在真的是爱你!”

  南宫环在一旁看得大为恼火,南宫云啸掠到他身边,低声道:“大哥,既然留之无益,何苦如此,不若放他们去吧!”

  南宫素真本在看这场生离死别看得津津有味,此时也插口道:“是啊,爹,你何苦作恶人呢。我现在觉得如果拆散了大姐和姐夫这对爱侣,可真是罪过啊。就像那些传说中的一样。”

  南宫环更怒,大声道:“休想!南宫世家的名声,绝不能被一个下等人所玷污!”

  朝南宫玉瑚道:“好,你要保他xing命,那也由得你。我这次就放过他。不过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再看见他,否则必取之xing命。你得随我回去,另外我还有条件。”

  南宫玉瑚明知是陷阱,但仍忍不住道:“什么条件,请说。”

  “你们必须发下毒誓,今后永不得再见,更不得妄生绮念。玉瑚你随我回去之后,以后的一切必须无条件听从我的安排,不得再生二心。”

  沉枫首先不从。“不!无论你说什么,就是取了我的xing命也好。我是绝计不会与玉瑚分开的。我绝不会发下这毒誓的。”话还未说完,他身后两个南宫世家弟子已经把雪亮的刀锋架在了他脖子上。

  南宫玉瑚看了看沉枫,再望了望周围众多南宫世家的弟子。珠泪夺眶而出,“好,我发誓。但你们必须得放了他。”

  沉枫挣扎道:“玉瑚,不,不要,我不能失去你的。”

  南宫玉瑚忍泪道:“傻子,你还不明白吗?与其白白的浪费生命,不如保存下来。如果牺牲了我能保住你,那一切都还是值得的。枫,忘了我吧!以后你会找到比我更好一百倍的女孩子的。”

  “不!玉瑚,不要!”

  南宫玉瑚突然想起:“所谓无条件听从,如果包括我肚里的孩儿在内的话,我是宁死也不从的。”

  “好哇,敢情你还想保住那个孽种。”

  “……”

  “哼,随你怎么想,只是到时候,只怕由不得你了。”

  南宫玉瑚望着南宫环,颤声道:“皇天在上,我,南宫玉瑚,今生以后永不再与燕沉枫见面,更不会与他有丝毫瓜葛。如有违誓,教我天打雷劈,万蚁噬身,死后永世不得翻身!”

  南宫环目无表情。“呃,只是还不够毒!”

  沉枫大怒道:“南宫环,你简直不是人,竟还嫌自己女儿所发的毒誓不够毒。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南宫环也不理他,朝南宫玉瑚道:“你应该这么说:皇天在上,我,南宫玉瑚,今生以后永不再与燕沉枫见面,更不会与他有丝毫瓜葛,如有违誓,教燕沉枫天打雷劈。

  万蚁噬身,死后永世不得翻身。”

  南宫玉瑚颤声再次随着南宫云啸念了一遍。

  沉枫呆住了,不再挣扎,也不再叫喊,他已经失去了活力。

  南宫环颇为满意。走到沉枫面前道:“你不愿发誓,那也不要紧,反正你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死人。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否则——”手一挥。“走!”

  南宫世家的人退走了。临走前,只有南宫云啸用无限感慨和同情的眼光看了沉枫一眼,留下微微的叹息。南宫素真也偷偷瞟了沉枫几眼,不过目光中带的更多是好奇。

  南宫玉瑚最后转头一望。两人的目光,在瞬间再次焦聚在一起。两人,都在目光中毒出了彼此的心意。不舍,依恋,还有美好的回忆。

  看着南宫玉瑚的背影消失在目光的极限,沉枫无力地跌倒在地上。他知道,这也许是两人人生中的最后一面了。自此之后,两人将再无牵连。南宫玉瑚在往后为了誓言,也将尽力躲着他。

  最后一面!

  这段情,已化为风而去。

  从今往后,此情可待成追忆!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7996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