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二十一章 神秘庭院

第二十一章 神秘庭院


  要知道开玛作为堂堂帝国中部名城,总督之职位居三品,论地位实力亦可说是一方诸侯,在朝中的地位也是颇为不低的。而这次如此重大的事件,竟然可能还与开玛的官府势力相关,且是明目张胆的外出掳人,摆明了不怕追查后果。很显然是有强力靠山在背后支持。而这个靠山居然可以到了这种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其势力之大也是可想而知的了。要知道以官府势力来做这种事,不仅会引起民愤,而且朝中众臣也是不容的。

  此时蓝衣青年和在一旁竖起耳朵听着的沉枫,心中都同时掠过了一个念头:究竟是什么原因,竟值得开玛总督如此孤注一掷?

  “那孤云山庄在什么地方?”蓝衣青年突然出声问道。

  “西城,离此约三十多里远。大爷,您该不会是想去——”

  “废话!闭嘴!”

  蓝衣青年瞪了多嘴的小二一眼,扔下一锭银子,起身离座而去。不用说,他的好奇心已经被那小二勾起,生起了一探孤云山庄之意。

  沉枫摇了摇头,埋下首自顾吃着自己的面。虽然他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但自己有多少份量还是可以称称的,而且这种事情,能避之则吉。

  大口地吞着面条,无意间眼睛向外一扫,一名女子苗条的身影顿时映在了沉枫的眼帘上。

  那名女子虽然面上罩了一层蒙面巾,遮住了真实的面貌。但透过内力运诸眼上,还是可以透过面纱,隐约可以看到那女子的俏丽脸形。再加上玲珑有致的苗条曲线,不经意间外露在纱衣外的雪白无瑕疵肌肤,更是洁白如玉,显出光滑的质感,足以使世上任何男子魂为之夺。

  虽然那蒙面女子容貌秀丽,但这确不是能使得沉枫吃惊的真正理由。

  真正使得沉枫感到震骇的,是那双面纱之上的美丽眼睛。

  那双似曾熟识、似寒还柔有如泉水般清澈的美丽眼睛。

  “是她!”沉枫终于想起来了。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沉枫甩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来。“凭她的身份,应该身边不泛佣人丫鬟,怎么会亲自出现在这种地方?”

  沉枫的跟踪之术委实不太高明,幸好那名女子也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追踪。竟让沉枫一路蹑手蹑脚地尾随着她走了很长一段路。

  这是什么地方?沉枫略略皱了皱眉头。一路下来,他发现女子所走的路愈见荒凉,到了后来所在之地更是毫无人烟。现在女子所停下莲步的那座高宅,虽然墙高宅深,气势恢宏,但门外落叶纷纷,非但说不上光鲜,而且实在寒,看来竟似许久没有人住的荒宅。

  看着女子曼妙的身影一闪进入了那座高宅的破墙之内,沉枫反而犹豫住了。退后一步,目光才落到了那座破院前满是灰尘的门匾上。

  “孤云山庄!”沉枫脱口念出声来。

  这就是想象中的孤云山庄。门前落叶满地,大树业已枯萎,只是无人来管。

  除了大门上灰尘所映下的手掌印之外,其他根本看不出一点有人迹的景象。冷清,凄凉,这是唯一的感受。

  “她怎么会和这孤云山庄联系在一起的?”沉枫摇了摇头。其中的蹊跷,他也懒得去多想,至此已经到了他探奇的极限,再往下去恐怕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了。

  “是谁?”一个yin森森的声音自沉枫身后传来。

  沉枫募然一奖,转头望去,原来却是那名蓝衣青年。

  蓝衣青年上下打量了沉枫一番,冷冷道:“你是什么人?”

  “和阁下一样,对此处感兴趣的人。”沉枫不想再多扯,随口答道。

  蓝衣青年也不多问,朝着那扇大门冷笑一声:“这就是阎王殿吗?看起来倒有几分相象的。只是不知道里面如何?”

  沉枫犹豫了半刻,终于一咬牙,跟在蓝衣青年的身后进了庭院。

  沉重的大门推开之后,宽敞的露天庭院和外面的同样凄凉。残枝败叶撒落一地,地面铺设的青石砖缝中更长起了参差不齐的杂草,破烂的女墙和屋檐处处蛛网遍布,灰尘厚重,唯一比较干净一点的,是庭院尽头的一扇弯弯如月牙的拱形门。

  而月牙门的深处,才是孤云山庄的真正秘密所在。

  “啊!”

  “怎么可能?”

  眼前的景象不得不令沉枫和蓝衣青年再次震惊!

  通过月牙门后的长长通道,他们最终踏进了一片花园。而这片花园,却和先前死气沉沉的庭院,简直是天差地别!

  从地狱之门一步跨入了天堂之境。

  有塔有桥,有曲曲折折的石径,有错落有致的假山,杨柳依依,微风习习,芳草凄凄,乱蝶翩翩。各种奇花异草在园中飘着浓郁的香气。赤足的白衣美丽少女在园中来回的穿梭,她们手中或捧着装满美酒的金酒杯,或拿着飘香的鲜花,眉目间的盈盈笑意,幽香阵阵,莺鸣声声,直让人砰然心动。

  而她们的服侍对象,大多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或老或少,或肥或瘦,但却清一sè是男xing,而且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眼光充足,显然是内功jing深之辈,都可列入高手之列。

  谁知道在这样的美丽后面,又隐藏着什么样的yin谋呢?

  沉枫和蓝衣青年彼此对望一眼。

  沉枫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这些人,是否就是那些失踪的武者呢?但他终于按下了这个疑问。

  只是他按下了,蓝衣青年却按不下,身形一动,似乎就要上前询问。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把他按住了。转过头,沉枫朝他摇了摇头,并朝另一方向努了努嘴。

  转头一看,两名白衣胜雪的少女,各自手捧着一个青布掩盖着的金盘,轻盈地走了过来。而对着的方向,很显然就是对着他们而来。

  蓝衣青年亦不动声sè,回头和沉枫打了个眼sè,平静地站在原地,等着两名白衣少女的到来。

  走到近处,两名白衣少女突然单膝跪下,娇声道:“请两位贵宾更衣,然后婢子们领两位贵宾前往内殿,主人将在那里接见两位贵宾。”

  这倒是大出人意料之外,不动干戈,就可以直入核心,自然是好事。但是深入一点想,说不定是人家有持无恐,摆明了吃定自己两人,所以才落得如此大方。

  不过目前最重要解决的并不是这个,两名白衣少女已经揭起了盖着的金盘,里面整整齐齐叠着两套白袍。望着白衣少女企求的目光,沉枫实是忍不下来心拒绝。但要自己在此地大庭广众之下更衣,这却更是做不出来的。

  看着蓝衣青年脸sè越来越是难看,沉枫轻轻咳嗽了一声:“两位姑娘请起,现在就请带我们前去见你们的主人吧!至于这更,更衣的事,我们倒是不用了。”

  两名白衣少女的脸sè刷的一下就变得雪白了。左面那名圆脸少女哀声道:“公子,如果我们没能完成主人的任务,结果是很悲惨的。公子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沉枫不禁颇感为难,他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相反,他倒是有点吃软不吃硬的xing格,白衣少女苦苦的哀求,不是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但是偷眼一看蓝衣青年越发冰冷的脸sè,暗中叹了口气,知道最后定是无望了。

  两名白衣少女见情况无望,只是磕头,而且磕得还挺不轻,起伏之间,可以看到点点的血丝从额头上流下,破坏了娇好面容的形象。

  蓝衣青年到此也不禁微微动容,眉头一皱,正待出口阻止之时。两名白衣少女却已经停止了磕头,站起身来。还是那名圆脸少女道:“现在奴婢们领两位公子前往内殿,请公子随奴婢们来。”径自走在前面领路了。

  沉枫和蓝衣青年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心中的骇然。这两名白衣少女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停止了磕头,想来她们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这自然是有人制止了她们的,并命令她们领自己二人前去。但自己二人活生生地站在她们面前,却没有发现对方是如何通讯的,对方之可怕,已是可想而知的了。

  沉枫轻轻一笑,道:“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何不从容一些?”

  首先跨步先行。

  本以为先前看到的花园就已经是奇景了,到了后来沉枫才知道自己错了。在白衣少女的引路下,他们穿过了金碧辉煌,堆满了金砖玉器、无数金银财宝的宝殿;也走过了传说中的酒池肉林:美酒满殿,美食飘香;也看到无数美女歌舞声声的华丽殿堂;更看到了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没看过由无数稀奇古怪刑具组成的刑堂。这对他们来说,眼界的大开阔,究竟是不幸呢?还是大幸?

  最终,他们被引到了一座朴素的小殿前,不待两人发问,两名白衣少女福了一福,就自动退去,离去得突然,就如同她们来得突然一样。

  事至如今,却也无可奈何,两人对望一眼,齐步踏进了这座朴素的内殿。它既没有前面的金碧辉煌、珠光宝器,却也没有先前的yin森恐怖,内部的布置,就如同它的外表一样朴素。只是在里面多了两个人罢了。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脑袋圆圆的秃顶老者,对着两人和蔼地笑着,笑容倒像是发自内心,给人以着感动。不过沉枫却总是觉得他的笑容中有点yin森森的意味。

  在他下首的是一名黄袍人,长象倒是平凡,不过他黄袍下角的一个古怪图形却深深吸引了两人的目光。从这身打扮来看,这名黄袍人很有可能乃是名魔法师。念及那ri那名红袍人的厉害,沉枫暗中不自禁就打了个寒战。这黄袍人虽然比紫袍要低上几级,但在紫袍人身上吃尽苦头的沉枫,已是有感杯弓蛇影,对黄袍人也感冒起来。

  而且从理论上说五级魔法师之间的实力彼此相差不大,所区分等级的只是魔法的运用技巧。但魔法师毕竟是学武者天生的克星。除了少数懂得魔武共通的高手之外,大部分人见到魔法师都感到颇为头痛。因为似乎强大的武学在恐怖的魔法面前就变得相形见绌了。尤其是像沉枫这种初学武者,更是不例外。

  蓝衣青年心中也是暗暗心惊,但表面上却丝毫不露颜sè,仍镇定自若道:“不知道两位把在下二人招来,有何指教?”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7995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