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十九章 伤逝之泪

第十九章 伤逝之泪


  “放我出去!”筱筱愤怒地一次又一次敲打着那扇沉重的木门,尖厉的叫声在空气中不断地磨擦回荡。全//本//小//说//网//

  自从跟随鸨母来到此地,筱筱就觉察出事情的不对了。那些打扮得妖里妖气的俗气女人令她心生厌恶。但更为讨厌的是那些样子看起来不怀好意的男人不断在她身上打转的眼光,令她jing惕之心和疑云大生。当她终于按捺不住严声询问鸨母沉枫的所在时,鸨母支支吾吾的样子更是肯定了她此处不善的想法。但她毕竟还是涉世不深,在饥饿的不断侵袭下,实在忍不住抓吃了桌上的几块食物。接下来,在迷迷糊糊间,她就被关进了此处,沉重的木门将她和外界隔离开来,从此也割断了她和沉枫仅存的一丝联系。

  在一此又一次的打击失败后,筱筱丧气地坐到了地上。想起了自己悲哀的身世和此时不知身在何方的沉枫,晶莹的泪珠子,噗噗地掉下来了。

  “吱啦”沉重的木门终于打开了,筱筱从地上一跃而起。

  随着照shè着的光线一起进来的,还有鸨母和一个打手模样的大汉。

  筱筱愤怒地冲了上去,地抓着鸨母的手臂。“你这个该死的坏女人,竟敢骗我,你这个坏蛋,你这个……”她实在气坏了,再加上语词欠奉,以至一时竟想不出该用什么形容词来骂鸨母的好。

  鸨母那干瘪如风干橘子皮的老脸一沉,右手地扯住了筱筱的耳朵,左手却抓住筱筱的衣领把她提了起来。“你这个泼辣的小贱人,还挺倔的你!你叫什么?你叫啊!你叫啊!我叫你叫!我叫你叫!”

  “放开我!”筱筱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小手小脚在不停地在鸨母拳打脚踢着,但无疑是没有什么伤害力的。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筱筱眼冒金星,鸨母手一松,筱筱又落到了地上。

  拿起小手绢扇了扇,鸨母恶狠狠地瞪了筱筱一眼:“你现在凶有什么用?不知道有多少烈xing女子,到了老娘的手里,最后还是不得乖乖地听话。本来还想先喂你几年再说,现在嘛!把老娘惹火了,明天就给你找个主!”

  筱筱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力气,猛地站起身来,冲过去,一头向鸨母撞去。虽然她年纪尚小,不懂什么叫“找主”,但也知道不会是好事。现在她也只有凭着一股怒气发泄罢了。

  “哎哟!”鸨母措手不及之下,竟被撞到门槛上,一个踉跄,险些跌倒。这下火可上来了,先再重重地甩了筱筱一个耳光,再转头向打手恶狠狠地道:“给我使劲打!”

  还未待鸨母交待,打手早已动起手来。十几记耳光扇得筱筱头痛yu裂,吹弹可破的粉白小脸上映出了一道道鲜红夺目惊心的血红手印。竟似要滴出血来。但最后的求生还支持着她。无意识之间,她捉到了一条手臂,于是咬了下去。

  “嗷!”打手负痛叫出声来。这下他的火可也上来了。“小娘皮,去死吧!”猛的一脚蹬了过去,含怒之下,用上了内劲,常人挨上这一脚,不死也得重伤!

  “砰!”筱筱飞了出去,撞到了屋角的墙壁上。

  鸨母挽起袖子。气冲虫地冲了过来。“小贱人,看我不把你——”她看到打手还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顿时气往上冲,猛地一推:“你倒是动一下呀!”

  “蓬!”打手的身躯化为一团火球,爆裂开来。整个屋子都来自在火焰袭击下。鸨母身上也沾了不少火星,尤其是手臂,已满是水泡,直痛得在地上打滚。

  一息尚存,仅凭求生意念支持着的筱筱,此时一见有时机,猛地冲出门去。这时自然没有人阻拦她,人们都发现了火光,前来救火了,哪里还会注意得到一个小女孩呢?

  也该是那打手倒霉,他先前打筱筱那几下都没什么。但后来那一脚却含怒带上内劲,内力传到筱筱身上,护身的魔法项链受到感应,这次是火系魔法一泻而出。可怜那打手只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角sè,如何抵挡得住。魔火在倾刻间已将他体内经脉内脏焚尽,只剩下一个空壳,鸨母一触之下,自然立时就炸开来了。不过,这些可就不是鸨母所能知道的了。

  “逃——逃——逃——”这是筱筱脑中唯一的念头,眼前一片模糊,连她自己也看不清楚究竟逃到了哪里。但是从周围传来大自然的清新气息,大致可以知道业已身处郊外了。刚想停下来喘口气,但耳中、似乎又听到了追兵的叫喊声,于是只有支撑着孱弱的身躯继续前进。

  “似乎看到了一大堆人,黑糊糊的一大群,可是又看不清。好累啊!”这是筱筱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一架巨大华丽的马车停了下来,车前后随驾的十余人也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车前一名青衣人伏下身去,握住筱筱的脉门,许久才放开。

  车中传出一个柔美清冷的声音:“怎么回事?”

  青衣人弯腰恭声道:“属下在前方发现了一名昏倒的少女,经属下把脉,她身上伤痕累累,似乎是受到了折磨,因而累痛之下,昏倒了。”

  车前一名长衫人上前两步,冷冷道:“你看得准吗?万一这小女孩是敌方派来的苦肉计,企图对主上不利,你可知——”

  青衣人厌恶地看了长衫人一眼,随即大声道:“属下自认两眼不瞎。这小女孩身上绝无半点内力,也没有半点魔法力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一名小女孩,应该不是jiān细。”

  车中人柔声道:“既然如此,摩诃德,你去把那女孩治好,再把她带到我马车上来。”

  一名黑袍人应了一声,缓缓走出。如果仔细打量他的话,可以看到他袍边的金丝和下摆的特殊标记,应该可以认出是魔导师的标记。在大陆比例人数不高的魔法师中,魔导师更是千中选一才能从魔法师间脱颖而出。整个大陆魔导师的人数恐怕不会超过三百人。而这名黑袍法师竟甘心作车中人的下仆,车中人身份的尊崇,已是可想而知的了。

  随着黑袍法师手中白光不断地明亮,医疗魔法的魔法力也不断地注入筱筱的体内,将她的创伤治愈了大半,并使她甜甜地睡着了。

  黑袍法师募然起身,沉声道:“她身上有魔法力的波动。”

  青衣人连退三步,脸上血sè尽退,“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会看错的。”转身向马车跪下,不住地磕头:“主上,不是我的错,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啊!”

  车中却未再传出任何声音。长衫人只是冷笑。

  黑袍法师站起身来,沙哑着声音道:“的确不关他的事,这个女孩身上有个魔法器具。咦,这颗珠子…难道是…”摊开手掌,项链在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芒。

  车中人淡淡道:“把她送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任何对我不利的人,都不可能逃过我的眼。”

  马车的帏布拉开了,现出了一名绿衣丽人。虽然她的年纪已经不再年轻,业已步入了中年,但她那高贵典雅的气质,还是会令人忍不住生出爱慕之心。

  她只是看了筱筱一眼,淡然一笑道:“这孩子生得怪可怜的,把她安置到我身旁。”

  长衫人迟疑了一下,道:“主人,万一她——”

  还未待他的话说完,黑袍法师已将筱筱抱到了绿衣丽人身旁的塌上。绿衣丽人伸出纤白的素手,爱怜地抚摸着筱筱。忽地,她眼光一寒:“这是什么?”她看到了那串项链。

  黑袍人把项链奉上,“这是在那名女孩身上找到的。”

  绿衣丽人拿起了那串项链。“这是在那名女孩身上找到的?”一抹怨毒的眼光,在她的眼光一闪而逝。但很显然黑袍法师并没看见。所以他仍答道:“是的。”

  绿衣丽人平静道:“继续起程吧!”

  黑袍法师扫了一眼筱筱。“这个女孩?”

  “我会带她一起走。”

  长衫人恭声道:“主上,到了开玛之后,是否要开玛总督出来迎接?”

  厚厚的帏布落了下来。“不用了,我只想一路平静地回到didu。”

  马车开得很平稳,绿衣丽人的手此时已经离开了筱筱,正在把玩着那串项链。

  一双美目缓缓地闭上了。陷入了往事的回忆。

  “这串项链好漂亮啊!是哪来的?”

  “漂亮?呃,我真有点怀疑你的审美观了!是小妹送给我的。你看,这上面这颗黑黝黝的珠子,可真是件宝物呢!是小妹在太古遗迹中找到了太古魔法圣物,有着神奇的功效呢!”

  “哦!是吗?让我看看!对了,她送你这个干嘛?”

  “小妹说是送我护身用的。”

  “哼,我才不相信呢!你魔武双修,即使单论魔法造诣,当世也是少有人能及得上,哪还用得着这个。我看——八成是她送给你的定情信物吧!”

  “不要瞎说,我一向只把她当妹妹看。”

  “哦!是吗?除非——你把这串项链送给我,我才肯信!”

  “说来说去,你原来是打这串项链的主意呀!我想想,这样啊,我只会把它送给我最心爱的人。”

  “好哇,你这个没良心的,原来我在你心中还不是最重的。看我打你,打你。”

  “别胡闹,哎,别这样——”

  “嘻嘻!”

  一滴晶莹的泪珠,落到了马车厢内那华贵的地毯上。

  这名身份高贵的女子,终于落下了她这十几年来的第一滴泪。

  “这串项链,他最后终于还是没能送给我!”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7995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