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影月剑都 > 第十七章 再度入世

第十七章 再度入世


  胖子脸上骤然变sè,向后连退几步,喃喃道:“不关我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听见!”

  黑袍妇人目中寒星闪烁,语若寒冰:“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不要怪我,怪只能怪你自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全//本\小//说\网//”

  胖子身躯一震:“这么说,那小子真是‘那个人’的儿子?”

  黑袍妇人哼了一声:“还想找死!”手掌微微张开,一团蓝光在她洁白的掌中闪烁。

  蓝光拉长,化作一道光罩,自天向胖道人头上罩下。

  胖子身形一晃,在刹那间已叠出无数个身影,使人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真身,只在眨眼间,人已到了高空中,似已将突破那道蓝光的范围。

  却在接近之时,蓝光兀地化为一片,如同一篇书页,骨溜溜地旋转起来,只是仍紧随着胖道人的身影,始终罩在他的头上。

  胖子也并没真打算飞出蓝光的范围,其实连他自己也知道是不可能的。身剑合一,一道白光在瞬间划破苍穹,蓝光被生生撕裂开来,胖子已突出了重围。

  胖子的多影身法,尤在李萱芬之上,一旦施展开来,天下间能追得上的,绝对是屈指可数。但是,他的身法再快,也快不过光!

  无数密集的紫sè电劲,扭曲成一条怒吼咆哮的暴龙,挟着滋滋作响的强烈电劲,将胖道人前后左右的所有进退之路封死。电龙的爪子有质无形地罩在胖子的头上,正不紧不慢地回收,雷电的强大力量,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制造出一股强力的雷暴,似要将胖道人生生勒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

  胖子苦笑一声,只是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得多。长吸一口气,再次身剑合一而起,只是这次,在他的身体周围,多了一层薄薄的白光。

  看来胖子这次乃是孤注一掷,不惜以苦修的护身罡气作赌,也要硬挡这石破天惊的一击。

  砰!胖子的身形终于再次突破而出,只是此时他却再也无余力再战。刚才一击,他虽然凭护身罡气硬破电龙而出,但强大的电流却全数击在他的护身罡气上,险些将护身罡气生生打散。饶是如此,他所受影响还是不小,内脏已轻微受伤,功力更是失去了至少四成。

  胖子颊边的肥肉似哭非哭地抽动了两下。手指缓缓掠过冰冷的剑身,随着胖子手指的滑过,剑身上似乎镀上了一层冷艳sè的霞光。

  “剑罡?”黑袍妇人目中亦不禁掠过了一丝诧异之sè。

  “想不到你竟练成了剑罡。哼!那就让我来试试你的火候究竟如何?”

  剑百练成气,千练成罡。由剑气而至剑罡,可说是一个质的飞跃。剑罡不仅威力远在剑气之上,无坚不摧,而且还对低级魔法起着免役抵消的作用。黑袍妇人见到胖子竟然修成剑罡,也难免诧异了。

  胖子心下只是苦笑。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的剑罡也才不过刚刚修成入门阶段,不要说登堂入室,就是离略有小成都还差得远。再说,剑罡也仅能对抗低级或少量中级魔法。而面前的这位,可是号称当世魔法第一人的权威。能指望她施出低级魔法来让自己破么?若非此时已经身受内伤,功力大减,自己绝不会冒险使出剑罡来壮胆的。

  黑衣妇人一扬手,一道眩丽闪亮的白光顿时划破身前的空间,随之而起的是震天的霹雳作响。白光的超强亮度,连白昼高高在上的太阳都在那一瞬间为之黯然失sè。

  “该死!”胖子低声嘀咕了一句。身形兀地弹起。如果被那道强光照上的话,就算是有剑罡,也照样没有用。如果被正面击上,包保尸骨无存。

  “躲得过什么?”黑袍妇人冷冷一笑,再度扬袖。数点火星自袖间shè出,待到空中,已变成了数条体积庞大骇人的火蛇。

  火蛇张开满是烈焰的大口,巨大的火身在空中扭曲着。从各个方向同时向胖子扑了上来,上下左右前后都被封死,漫天的火焰吞噬了胖子视觉中的一切,连呼吸都一时为之困难。

  胖子额上汗流潺潺直下。不知究竟是被高温逼的,还是为自己的心情所憋的。剑罡在刹那间光华大盛,白虹在当头面前的火蛇身躯一气贯穿出巨大的空隙。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胖子抓紧时机,终于穿越火网而出。

  “轰!”先前那道白光巨大爆炸力的余震此时才发挥了威力。即使是站得较远,此时一时真力空虚的胖子仍是被余震的荡波所及,终于哇的一声,喷出一小口鲜血,一个筋斗,栽落在地上。

  “我认了!”胖子无奈地举起双手。“别再打了!”

  打又打不过,逃?多影身法再快,逃得过人家的空间魔法么?胖子嘴角边不禁再次露出一丝苦笑,从一开头,他就没指望能逃得出去,所有的努力,只是略尽人事。能与这可怕的女巫相抗衡的,恐怕天下间还超不过五人,就算是有五人,也未必能对付得了她。想起她当年的可怕,胖子心中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除了‘那个人’之外,没人治得了她。但是,‘那个人’如今还在吗?

  胖子垂头丧气地站着,“我认命了!你想怎么处置我,就随你的便吧!反正我也是烂命一条,也许在多年前就该死了。”

  黑袍妇人看着胖子沮丧的样子,微微一笑道:“谁说我要杀你了。不过只是想请你委屈一阵子,等到过一段时间再请你出去吧!”

  胖子摇头道:“一阵子?是二十年,还是四十年,要不然是一辈子?”

  黑袍妇人道:“没那么严重,只是等到那孩子安全了,你就可以出来了。”

  胖子一愕:“怎么,难道还会有人敢对他不利不成,就算‘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难道就不怕……”

  黑袍妇人脸sè一黯,“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今现在已不是当年了,且……”脸sè一整道:“事情知道得越少,对你越好,现在,请吧!”

  沉枫终于醒了过来,抬头看着上空,是一片蔚蓝的天空。转头看看身旁,还好,筱筱仍在自己的身旁。只是姬清月和那冷冷的黑衣女子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只是奇怪的,自己昏迷前,是在荒山上的一座草屋内,现在自己和筱筱却躺在了一块冰冷的大青石上。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在潺潺地流着。再看看周围的山清水秀,像是一个山谷,怎么看也不像是在那座荒山上。但是,在一个人昏迷之后,是可以发生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的。这点沉枫倒是很清楚。所以他也不愿再多想了。

  筱筱伏在沉枫的身上,睡得甚是香甜。几根散乱开来的长发,被清风送到沉枫的脸颊边上,伴随着少女淡淡的体香,让沉枫心里一阵莫名的痒痒。周围宁静的山水,映着粉蓝的天空,一切是显得那样的温馨。心中一阵爱怜之情由然生起,抬起筱筱的头,轻轻地放在自己腿上,好让筱筱睡得更加舒服一些。

  熟睡中的筱筱很是可爱,睡睡间,长长的眼睫毛在不自觉地轻轻抖动着,粉白的小脸吹弹得破,由于靠得很近,甚至还可以感受到她的吐气如兰。沉枫心中突然生起一个念头,想在她的小脸上亲上一口。这个念头一生起,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沉枫怀抱着筱筱,抬头看着山谷的整个天空。这里的山清水秀,诱人之极。但沉枫的心,却早已飞出了山谷外的世界。

  这座小镇虽然略显得有些人烟稀少,但还并不偏僻。穿过不算太长的山路,就可以出到帝国中部的一座大城——开玛!

  在这座小镇中,就有一对看起来略显得有些沮丧的少年男女在走着。不问可知,正是沉枫和筱筱了。

  在筱筱苏醒之后,沉枫终于从她的口中了解了他后来所不清楚的一些事情。虽然筱筱也说得不太清楚,但至少有一个白衣少女救了他们却是事实。至于那白衣少女为什么要救他们,救了他们之后又为什么把他们扔在山谷中,沉枫就懒得去想了。因为他知道想也想不出结果的。

  可能黑袍妇人和白衣少女都没有想到过的一件事情:由于沉枫他们是和姬清月一路同行的,而且行李都是由姬清月保管的。所以现在沉枫和筱筱可以说是身无分文了,沉枫除了他那柄小剑和李萱芬的剑谱还在身上外,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尽管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沉枫也确实没有办法。只恨不得在路旁长几棵果树出来,好去摘几个果子来解解饿。沉枫大感后悔为什么在那老汉那里不多吃几块肉了。

  筱筱倒是很懂事,虽然肚子也很饿,但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发过一句话,正因为如此,所以沉枫才感到更加的难过。

  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饥火一阵阵上升,可是偏又没有办法。这时,筱筱拉了拉沉枫的衣袖,“大哥哥,我这里还有一个爷爷留给我的银手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就……”筱筱垂下了头,眼睛里闪烁着点点的水光,声音也逐渐地呜咽起来,一滴晶莹的泪珠终于落到了地上。

  沉枫接过那银手镯,看起来做得很是jing致,这才想起这银手镯是红面老者托孤之时塞到筱筱怀里的。

  沉枫将筱筱搂进怀里,轻轻抚摩着她,柔声安慰道:“别哭了,大哥哥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你放心,就算是饿死,咱们也决不能把你爷爷留下的手镯卖掉。”

  也只是呜咽了一会儿,筱筱就擦干了眼泪。但语气还有点不太肯定:“大哥哥,那我们怎么去找东西吃?”

  沉枫哼哈了几下,脸上露出了微笑。“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办法,我们很快就有东西吃了。”其实这些话他是说来安慰筱筱的,他哪里有什么办法。肚子也是饿得直发荒。

  看着泪眼婆娑的筱筱,沉枫心头突然升起了一个恶魔般的主意: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了,为了生计,也只有当一回小偷或强盗了。

  好不容易找了个破庙安定下来,沉枫才开始认真考虑问题了。不过看着破庙的荒凉,心中也大有一番感慨。在外边看到的繁华景象和如此的荒凉实在联系不起来,这也说明了帝国的贫富差距是多么严重。外面的歌功颂德,实在令人恶心。沉枫一向对朝廷都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巴不得它快点倒掉。

  沉枫嘱咐了筱筱几句,让她好好的在破庙里待着,便不得不出发,准备去开始他自己生平第一次的打劫生涯了。为了生存,不得不挣扎一番了。

  最新全本:、、、、、、、、、、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8446/5179948.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