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豪门女管家 >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  “赵先生,赵夫人,赵小、姐,你们慢用。”郑嫂将托盘上的红酒、牛奶以及ix饮料相对应地摆到了三位客人面前,恭敬地说道。

  按理说,这种招待客人的活儿是不用郑嫂做的,但她为了能和这三位客人混个脸熟,便亲自出马了。

  玻璃桌上的点心精致细腻,出自他们从英国特聘的糕点师之手。郑嫂再三确认了下招待贵客的食物没有任何问题后,便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落在了正在品尝mix饮料的年轻姑娘身上。

  哟,这小丫头和他们家女主人长得可真像,就是气质似乎差得有些远……

  “嗯<="l">。你下去吧!”赵言午自认为高高在上地斜睨了郑嫂一眼,学着封建时期的地主对下人说话的那种姿态,“打发”了郑嫂。

  郑嫂不由一愣,与同样站在一旁招待贵客的老于面面相觑。

  两人皆对这个自称是赵安唯的父亲的男人失去了好感。

  平时,就连陈希昱,对这个家里所有的工作人员的态度都是礼貌尊重的,谁帮他做了一件事,即使那本来就是那个人的工作职责,他也一定会发自肺腑地说一声“谢谢”。至于赵姑娘就更别说了,她同每一个人说话都是温声细语,带着微笑,俨然将对方当成了和自己同等地位的朋友。他们,哪里会像这个男人那般,对他们颐指气使,真的将他们当下人看的?

  然而纵使心里再不舒服,郑嫂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默不作声地带着托盘回到了厨房。

  这真是赵姑娘的亲生父亲吗?修养怎么差那么多?!她在心里偷偷嘀咕道。

  赵言午这时候哪里知道,自己故作出来的高人一等的姿态,反而让他人看不起呢?他一脸惬意地喝着全球有名的珍藏红酒,只觉得此刻的自己真是快活似神仙。

  不过,都说烟和酒是最好的伴侣,既然有酒,又怎么能少了烟呢?

  思及此,赵言午不由嘟囔道:“唉哟我去!我得叫他们再给我来一条名贵的香烟……”

  谁料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赵沛彤的一道冰冷警告的眼神就扫了过去。

  赵沛彤素来是个爱面子的人,之前又在汪正民的豪宅住过好长一段时间,对于陈希昱宅子奢华却低调的陈设,以及高级的食品,感觉不会非常强烈。

  当然,汪正民的身家比起陈希昱如今的身家,差了不只一截,但她怎么说也是在豪门里呆过,知道要想被人瞧得起,那就必须得端着,不管周围的事物令你多新奇和震惊,也决不能露出那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神态来。

  可是,今天她偏偏带了两个“刘姥姥”……

  赵沛彤望着父母不过喝一口饮品就跟喝了什么“仙泉”似的贪恋不已,并且还一副没见过世面地到处东张西望的土鳖样,就又鄙夷又反感。

  哼!她若不是因为带这两个土鳖对赵安唯的威胁会更大一点,才不会带他们来呢!真是丢人现眼,她都不想承认他们是她的父母了!

  赵言午被赵沛彤这么一瞪,不禁打消了要香烟的念头。但是,他的心里却是极不服气的。他想,以前你这个宝贝女儿确实会给我老子带香烟带酒,可后来你混得不仅比你之前和我承诺的差了十万八千里,甚至还混进了监狱,现在竟然还敢在我面前横?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我的宝贝女儿是赵安唯不是赵沛彤你?

  瞧瞧,最终让他住上大房子,还是这么大这么豪华的房子的人是赵安唯,让他喝上这么好的酒,当然肯定也能抽上很好的香烟的人也是赵安唯,关你赵沛彤什么事?!

  心里憋着一股气,赵言午因为考虑到这次他和赵沛彤是一条船上的,便不打算和她窝里斗。

  这一对亲生父女,就这么在相看两厌、彼此瞧不起的情况下,共同酝酿着自以为天衣无缝的阴谋,想要让赵安唯投降屈服<="r">。

  夹在两人中间的苏惠芬,整个人都沉浸在牛奶的香醇,以及周遭的富丽堂皇,心里既兴奋又隐隐有些忐忑。

  “你们说,安唯真的会同意让我们住下吗?”她心里没底地问道。毕竟,赵安唯在离开家乡之前,就已经明确摆出了和他们断绝关系的态度,甚至还将弟弟赵易璟给带走了。在这将近五年的时间里,她可从来没有回家过一趟,甚至连一份信都没寄回去过。

  “什么话呢这是?!”赵言午闻言立刻呵斥了妻子一声,紧接着强调道:“记住了,我和你是她赵安唯的亲生父母,是我们给了她生命!要是没有我们,她赵安唯怎么可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命享福?所以,什么同意不同意,她赵安唯本来就必须得让我们住下!”

  赵言午说得慷慨激昂,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就是!妈,你担心什么呢?她赵安唯再怎么得瑟,也改变不了和我们血浓于水的关系!你说这世上,有什么比血缘还要不可割舍的呢?况且法律可都明确表示,子女必须承担起赡养父母的义务!”赵沛彤说道,特别在“我们”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为的就是说明,她赵沛彤可也和赵安唯流着同样的血。

  “你们说得对!”苏惠芬听着丈夫和小女儿相当有道理的说辞,情不自禁地放下了心来,同时开始幻想自己将来过上富足幸福的生活。

  睡大床、吃大餐、穿名牌衣服、背名牌皮包、戴黄金项链、坐高级轿车,这般美妙的生活眼看就要降临到她头上了!

  就在这一家三口都在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时,赵安唯因为下午提前下班,便亲自去赵易璟的学校接他回家,结果一进大厅,就看见自己那许久未见的父母,以及刚被放出监狱没多久的好妹妹,正坐在竹藤椅上,完全一副主人的姿态。

  “赵姑娘你回来啦?你的家人来看你了!本来我是要打电话和你说一声的,但是他们告诉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我就没有事先通知你了。”郑嫂见赵安唯回来了,连忙从厨房里迎了出来,并顺手结果赵安唯手上的皮包。

  赵沛彤瞧见赵安唯俨然已经过上了自己一直追求的“贵妇人”生活,就气得咬牙切齿。

  其实赵言午一行三人想要进陈家的宅子,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单凭赵沛彤那张和赵安唯颇有几分相似的眉眼,还是无法直接证明他们和赵安唯的血缘关系。

  不过赵沛彤事先有所准备,在将赵言午和苏惠芬带过来的时候,就让他们将户口簿给带在身边。

  当然,行事向来谨慎的老于还特地拿户口簿找人检验了一遍,确实是真的,又见他们一个中老年男人,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便让他们进来了,并且以女主人家人的身份款待着。

  怎么说,那户口薄也是真的,因此他们十有*是赵姑娘的父母和妹妹。

  赵安唯冷冷扫了一眼玻璃桌上赵沛彤手边的那瓶饮料,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mix饮料,市场价格七百多人民币一瓶,赵沛彤还真是专挑奢侈的喝。可见坐了几年的监狱,她还是那么拜金,确切点说,是唯利是图。

  看来,她这突然找上门的父母和妹妹,是因为看见她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终于按捺不住要来“投奔”了吗?

  赵言午和苏惠芬瞧见如今的赵安唯不再像曾经那般衣着朴素陈旧,而是一看就知道身上的布料价值不菲,就感觉看到这些名牌衣服穿到自己身上的情景<="r">。不过此刻赵安唯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漠的气质,让他们一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就在这时,一张青涩稚嫩的脸庞闯入了他们的视线。

  “小璟!快,到爸爸妈妈这边来!”赵言午亲切地拍拍手,对着站在赵安唯身旁的赵易璟说道。

  和赵安唯一样,如今的赵易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的个子长高了许多,还变胖了不少,气色也比在家乡时要红润健康了许多。

  赵安唯怔了怔,眉头不由蹙起。她不想让她的弟弟和那自私自利的父母再有任何瓜葛。

  不过最终,赵安唯还是松开了牵着赵易璟的手,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平心而论,赵言午和苏慧芬对这个唯一的儿子不算差,如若他的弟弟确实是想念父母的,她似乎也没资格剥夺他享受父爱和母爱的权利。只是,她的弟弟要是真的和那样的父母扯上关系,恐怕会后患无穷……

  就在赵安唯愁眉紧锁时,谁也没料到,得到自由的赵易璟,竟然又重新抓住赵安唯的手,一副不肯过去的样子。

  赵言午和苏惠芬皆是一愣,赵言午最后更是有些恼火,斥责道:“易璟,连爸爸妈妈也不认识了吗?”

  赵易璟仍是没有理会他们,小家伙这一刻的脸上,似乎是第一次露出了那种冷漠的表情来。

  这时候,恐怕在场的所有大人,都不知道小小年纪的他,在心里早已经有了计较。

  曾经,赵易璟年纪太小,有些事他不懂,但是将近五年的时间过去,他知道父母当初为什么执意要将他寄养在奶奶家,纵使他经常要被婶婶责骂;他也知道为什么在他被大姐接到城市的这几年里,他们没有来找过他;他甚至还知道,他们为什么有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总之,不是为了他,一切都是为了钱。

  其实,爸爸妈妈一直都将他当作负担,对不对?仍是孩童的赵易璟,心里早就有这样的想法。

  大人,不要太小瞧了孩子的智商……

  赵言午见小儿子仍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又想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便憋着一口气。良久,他自认为摆好了架势后,才完全一副长辈的姿态,严厉地批评赵安唯道:“安唯,你说说你这么多年来怎么能都不和家里联系?你不知道爸爸妈妈会担心你吗?还有你看看,弟弟现在都不认识爸爸妈妈了!”

  “对啊安唯,你知不知道妈妈经常做梦梦见你和小璟出了什么事,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们……”苏惠芬鼻子一酸,附和道。

  “姐姐,血浓于水,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亲人哪有隔夜仇的?就让我们一家人以后好好过日子吧!”赵沛彤继续补充道。

  赵安唯没有说话,等了等,见这三个人已经念完台词后,才开口道:“于叔。”

  “唉,赵姑娘!”老于立刻热情地应道。

  “麻烦你叫人把他们轰出去。”赵安唯风轻云淡道。<=""><=""><="">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28131/206711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