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豪门女管家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青年说对了,这要是吃了蛋糕之后再看这礼物,她会将吃的蛋糕全吐出来……

  手机屏幕中,郑希僮眯眼盯着站在自己几步远的地方,伸出手指一点点解开自己衣扣的赵沛彤。

  “怎么?今天是有什么新花样吗?”耳机里传出的郑希僮的声音不是太清晰,但不妨碍赵安唯听出他的口气,兴奋,邪恶,还有龌、龊……

  赵安唯皱眉,这若是让邓楠婷看到她心目中风度翩翩、器宇轩昂的郑希僮这般淫、猥的模样,兴许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吧?

  “我的身体美吗?”此时赵沛彤不仅将自己的外套脱了,就连里面的内、衣也脱得一干二净,就那样上半身不着寸缕地站在男人面前,含羞带怯地望着他,眉目风情万种。

  青年也饶有兴致地盯着屏幕中的赵沛彤,毫不避讳地盯着她身体的某个部位看,神情却是极其淡定。说实话,这赵沛彤还不够丰、满,不过在这座山村,大部分的女孩从小都吃不饱的情况下,她算是发育得很不错了。

  鬼使神差般的,青年的双眸渐渐地落在了此时穿着睡衣的赵安唯身上……

  赵安唯并没有注意到青年肆无忌惮打量的视线,而是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其实她对这种场面很反感,但是她觉得自己必须看下去。她很想知道,赵沛彤究竟会和郑希僮做到什么程度。

  不可否认,此刻的赵沛彤很美,虽然并没有露出两条纤长白皙的腿,但上半身那纤细的腰肢,以及那美好的弧度,恐怕也能轻易令男人血脉偾张。而郑希僮显然是男人,立刻朝赵沛彤扑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屏幕中的两人终于干完了那羞耻的勾当,让赵安唯之前一直在不断翻滚的胃,渐渐恢复平静。

  郑希僮趴在赵沛彤身上喘着粗气。良久,他轻拍了两下赵沛彤白里透红的脸,似笑非笑道:“你不是都不肯我碰你的身体吗?怎么今天……”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那书呆子动了心思……”赵沛彤拍掉郑希僮的手,咬牙切齿道。

  郑希僮似乎顿了顿,开始说起了甜言蜜语:“唔……你姐确实变漂亮了不少,不过她哪里有你浪,哪里有你骚啊宝贝儿!她再美,和我也没有半点关系,我又亲不得摸不得,你赵沛彤才是我的宝贝儿……”

  赵沛彤的脸色果然缓和了许多。她妖媚地扫了郑希僮一眼,似挑逗又似威胁地说道:“反正你若是还想着我以后伺候你,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知道知道,宝贝儿……”郑希僮低下头,对着赵沛彤又是一阵猛亲。

  赵沛彤任由郑希僮吻着自己,一双眼睛却睁得大大的,目光甚至有些阴冷。似乎,她对郑希僮有些厌恶。

  赵安唯想,还真是难为赵沛彤了,逼着自己和讨厌的人做如此亲密的事。不过更难得的一点是,直到现在,赵沛彤竟还能保持处、子之身。

  上一世的赵沛彤也是如此,所以她的富豪老公一直觉得她又美丽又圣洁,对她宠爱得不得了。

  赵安唯不由想到,上回撞见两人干这种勾当时郑希僮说的一句话:“谁能想到你这个骚、货除了那层、膜还在,其实和我都做过这种事了?”

  视频放完,赵安唯下意识地将手机还给青年,就奇怪地看到青年正盯着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看。

  青年感受到赵安唯的视线,立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半开玩笑半认真道:“美人儿,我终于发现你有什么缺陷了,你平、胸……哈哈哈……”说完,他就努力压低着声音,抱着自己的肚子笑个不停。

  赵安唯:“……”

  这一段精彩的视频,赵安唯真恨不得立刻就公布出去,狠狠地揭开赵沛彤虚伪丑陋的真面目,然而她想了想,终是忍住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现在公布,还为时过早了。

  这个时候公布,就让赵沛彤有了防备,而且这座山村偏远闭塞,赵沛彤只要离开大山,仍是有可能混得风生水起。

  上一世的赵沛彤,凭借着她“清纯无害”、“楚楚可怜”形象,以及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顺利打败了无数美女,与榜上有名的富豪梁敬岩正式确立关系,一时间被媒体争相报道,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出尽了风头。

  赵安唯清楚,人爬得越高,可是跌得越惨的,那种巨大的落差感,没有几个人能忍受得了。况且等赵沛彤出名之后再公布这段视频,一定会造成十分巨大的轰动,而赵沛彤也绝对,一辈子都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小不忍,则乱大谋……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赵安唯开始盘算起自己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来。

  显然,她的父母是不会给她出学费的,因此要想上大学,她就必须得现在开始存钱。之前幸运彩的钱因为付了一大半给青年,所以她自己拿到手的并不多,而她打听过了,有一些学校以及一些专业,学费是相当高的。

  山里的村民人人都捉襟见肘,自是不会花钱雇人帮忙做事,而镇山似乎也没有要招人的地方。赵安唯不由有些犯愁,想着要不要请假几个月去外面打工,反正她的父母应该也乐意看到她“荒废学业”,而她现在又对高考的题目了如指掌,因此只要在高考那天赶回来参加考试,照样能取得高分。

  自从那一天赵安唯的生日后,青年偶尔会来找赵安唯,两人一起在山上的小道上走,靠得不近也不远,就和普通的朋友一样相处,不过关于青年对自己的那点心思,她并不是完全看不出来。

  这一天青年又来到赵安唯放学回去的必经之路等她,赵安唯也就随口和青年说起自己打算去外面打工。

  青年闻言若有所思,开口道:“我有一份工作要介绍给你,就在镇上。”

  赵安唯心里一阵窃喜,在得知那份工作是什么时,心里的惊喜又顿时翻了好几番。

  只见在一所装修得算是相当豪华的房子里,许舒逸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敷面膜。她听见动静下意识地低下头,眯眼盯着站在门口的两人。

  赵安唯见状忍不住偷笑。看来这一世的许舒逸和上一世一样,还是那么注重保养,每天都会敷面膜。

  究竟这两人是怎么进来的,许舒逸在瞧见青年手中的那根铁丝时,就大致猜到了。她悄悄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两人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她敷面膜的时候来!

  许舒逸是个十分讲究的人,对皮肤更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平时脸上若是被蚊子咬了起了个小包,她都得紧张好一阵子。因此在敷面膜时,她是绝对不会讲话,免得长皱纹。

  可是,她又不敢得罪青年。没办法,有求于人,就得低声下气……

  心不甘情地将刚敷不久的面膜扔到垃圾桶里,许舒逸伸出手在脸上轻柔地做着按摩动作,手势很优雅。“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她的口吻很客气。

  “你应该需要钟点工打扫卫生吧?我这不给你带来了一个。喏,就是她,时间她定,薪水给的高一点,有小费自然更好。”青年懒洋洋地说道。

  赵安唯错愕。青年这样和强买强卖有什么区别?而且时间还是她定?薪水又要给高一点?瞧把许舒逸气得脸都绿了!

  “呃……”赵安唯正踌躇不决地想着该如何委婉地拒绝青年的好意,不料许舒逸立刻大声说道:“好!我感谢你……”最后四个字,她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青年无视许舒逸铁青的脸色,十分满意她的配合。这女人虽然骄纵,但也算识时务。他回过头问赵安唯:“你现在有没有空?如果有,可以开工了。”那口吻,柔情似水,全然没有方才对许舒逸的那种傲慢。

  许舒逸感觉心里抓心挠肺的,恨不得一脚将这两个不速之客给踹出去。

  赵安唯想了想,终是点点头,接下了这一份差事。

  青年便吹着口哨得意洋洋地离开了,许舒逸跟在他身后立马嘭的一声关上房门,仿佛将这门当成了出气筒。

  许舒逸的怒气显而易见,赵安唯不免有些拘谨。她站在客厅里,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始做卫生。

  许舒逸转过身,因为脚下穿着坡跟凉鞋,比赵安唯高了将近一个头。她走到赵安唯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十分严肃地说道:“你不要以为我纯粹是因为那小子就雇佣你,而是……”她顿了顿,盯着她的脸瞧了好一会儿,慢悠悠道:“在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觉得好像以前见过你啊?”

  赵安唯怔了怔,嘴角不由扬起,那弧度虽浅,但笑意却达到了眼底。原来,在第一次见面时,她并没有想太多,她给许舒逸的印象确实是特别的。

  至于许舒逸说在哪里见过自己,这一点赵安唯也不清楚,但她不知怎的,并未感到太惊讶。

  连重生的事都发生在她身上了,就算这一世许舒逸根本没有见过她,却会觉得她眼熟,她也认为这是她和许舒逸的缘分,而且正是因为许舒逸觉得她眼熟,她才会更容易接受她吧?

  其实许舒逸是个防备心理很强的人,上一世她在刚搬到李时泓家隔壁时,不和任何人说话,每次在屋外遇到赵安唯,即使二人是邻居,她也从不打招呼,或者说是正眼都不看赵安唯一眼。

  赵安唯记得,许舒逸曾经特意找工人来换掉了她住所的门和窗户,她还听那几名工人边换门边唠嗑,说买得起这么贵的门,还住这种地方,真是有毛病。

  但那门和窗户贵也是贵得有道理的,材质结实,甚至还是高科技的指纹锁。

  毕竟是打扮时尚且高贵漂亮的大美女,许舒逸这个外乡人的出现自然吸引了村里许多人的关注。村里除了男人,甚至还有女人,都曾出于好奇,寻各种借口上门拜访许舒逸,但皆被她毫不客气地挡在门外。

  而赵安唯之所以能和许舒逸成为朋友,还真是“多亏”了李时泓。

  李时泓经常动手打赵安唯,还是那种明目张胆、敞开着屋门的打,因此虽然赵安唯常常忍着不发出声音,但身为邻居的许舒逸,不可能不知道隔壁都发生了什么,也难免多次亲眼看见李时泓对赵安唯实施家暴,那残忍的一幕幕,根本不亚于电视剧里那些经过夸张手法渲染过的暴力情景。

  一开始,许舒逸都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直到有一天,李时泓打完赵安唯后出门去买幸运彩忘了关门,当时许舒逸正好手举手机走到院子找信号,就看见赵安唯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要关门。

  许舒逸从来没有和赵安唯说过,她小时候住的那栋筒子楼,对门的邻居是夜市卖水果的,也经常被她的老公打,而她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每回都是敞开着门嚎啕大哭,像是要昭告天下似的,有种想要获得所有人同情的嫌疑,这在自尊心极强的许舒逸看来,是种很丢脸的行径。

  当然,那女人确实很可怜,那么做无可厚非。不过赵安唯可比那女人可怜多了,许舒逸虽然没有去特地留意过,但也很确定这一点。

  可是赵安唯几乎都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躲在屋子里哭,不会让任何人瞧见,也没见她寻求过别人的帮助,这一点让许舒逸刮目相看。所以那天,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她竟然邀请赵安唯去她家做客,还同情心泛滥地给她擦药水,边擦边抱怨道:“你和你男人倒是有意思,明明是他打你,你都没喊痛,他倒是叫得比谁都欢……”真是天天吵她。

  赵安唯听了忍不住笑了。她知道李时泓这个变态男人最喜欢听她喊痛或是求饶,她越喊痛或是求饶他就打得越兴奋,所以渐渐地她就学聪明了,无论多痛,也忍住不发出一点声音,而李时泓打得无趣了,自然也就收手了。至于他叫得比谁都欢,是因为他习惯边打赵安唯边骂脏话。

  许舒逸在看到赵安唯笑了之后,就盯着她的脸瞧了好一会儿,说道:“幸好你出生在这种穷乡僻壤,其实你长得不错嘛,这要是和我一样是拍……”她顿了顿,才继续道:“对我还真挺有威胁的……”

  回忆终止,赵安唯望着面前的许舒逸,刚想说什么,许舒逸却盯着她笑意盈盈的脸,皱眉率先开口道:“你长得不错,要是打扮一下,对我还挺有威胁的……”

  赵安唯努力憋住笑。果然是同一个人,说出来的话都一样。

  两人对视着彼此,默契地同时笑出声来,却没有注意到,在她们身后的窗户外,一个与赵安唯的眉眼有几分相似的女孩,正恶狠狠地望着屋内……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28131/153184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