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如歌 > 第126章 撤伙的和添柴的

第126章 撤伙的和添柴的


  殷成普将手中那个怪骇人的面具甩了甩,饶有兴致地回答,“我没觉得我做错什么呀,为什么要道歉?”

  “你…”唐如歌想跟他争辩两句,说什么这也是在他的外祖家,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

  可是话还没出口,却被身后的一只手拽了拽。

  唐如歌回头一看,原来是唐如诗,这丫头脸上还挂着没有被擦干的泪水,眼巴巴地正瞅着自己呢。

  “要不…要不算了吧二姐。”

  唐如诗的声音很小,像蚊子似的,可是唐如歌却听得一清二楚。

  八成这丫头一听说这是殷成业的亲弟弟,就改主意了。

  唐如歌心里有些郁闷,她这算皇上不急,太监急吗?平白的为人出头,到头来人家还说算了。

  无奈地皱了皱眉,唐如歌看了看‘不争气’的唐如诗,又瞥了一眼越发洋洋自得的殷成普,二话没说掉头就朝月亮门走了。

  晦气!

  唐如雅有点儿局外人似的一直站在一旁,这会儿看着二姐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悦走了,心里倒有股子说不出的小畅快,她尽量压住上提的嘴角,自来熟般的跟殷成普说道,“我二姐就这样,脾气有些急躁,表…表哥别介意。”

  听着就好像代唐如歌跟殷成普道歉似的,不过殷成普却没有理她,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

  唐如雅初始殷成普,还摸不清楚他的套路,但至少知道一点,这个二表哥,可是不如大表哥温柔的,还是少惹为妙。

  于是她又自觉地朝着唐如诗招呼,“五妹,那我也先回去了。”

  唐如诗急迫地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走。”

  这会子她可没有再去花园子里瞎溜达的闲心思了。碰上了这么个性格奇怪的二表哥,也赖她倒霉,现在不仅是脸哭花了,身上的衣裙也脏了。还有就是不知道二表哥会不会把刚才的事告诉大表哥。

  她可不想让大表哥知道自己这么丢脸的事!

  两人带着各自的丫鬟,顺着刚才唐如歌走的路,一转眼也消失在了月亮门处。

  留下殷成普一个人,手里还提溜着刚从市集上买的面具,他嘴里嘟囔一句,“二姐…”。

  竟莫名其妙地笑了。

  紧接着,不远处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表少爷,表少爷你在哪儿呐?”

  原来是唐家老宅的管家,刚才他被别的琐事牵绊住。让刚进府的殷成普先随意在花园子里转转,等他忙完这一点儿手头上的急事,就立刻来引他去老老爷的一梦斋。

  只是谁能想到,他才刚离开一会儿,就出了这么档子事。

  管家也是奴才。殷成普并没有想把刚才发生的事说给他听的意思,所以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在这里。”

  而后将面具随意的别在腰间,走了出去。

  唐如歌心里烦闷,她带着秋生快步回了逸韵阁,见父亲和母亲都不在,便一个人回了自己的屋里。

  “小姐。我去给您端一碗冰糖绿豆银耳汤来解渴。”

  秋生去了小厨房,唐如歌便拣了个舒服些的姿势,躺在了贵妃椅上。

  她心热,身上就更热了,这一路为了快点儿回来,用的都是小跑的速度。可不是出了些汗嘛。

  “来人给我打扇。”

  唐如歌鲜少这么没好气,冲着门外就喊了一声。

  不巧的是,一掀门帘进来的竟然是小莲。

  看到她的脸,满满的都是对上一世悲惨经历的回忆,唐如歌就更加心烦了。

  不过。最近小莲还算老实,唐如歌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没有挑剔什么。

  小莲看出来小姐这回又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便更加小心地伺候着了,只是安静的站在贵妃椅的椅头处,轻轻地摇着扇子,没敢多说一句话。

  唐如歌不是那种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她在贵妃椅上躺了一会儿,心绪就安宁下来,身上的汗也退了,恰巧这时,屋外的动静突然变得吵杂起来,听着脚步声,好像这会儿院子里来了不少的人。

  “去看看外面怎么回事?”

  小莲得了令放下了手里的扇子,往外面去瞧,没一会儿就折回来了。

  “小姐,是姑奶奶给咱们三房的礼物,外面好多人在搬呢。”

  一听是姑母给的礼物,唐如歌有些好奇,便起身穿了鞋去外面看。

  她站在门口的廊下,一下子竟然看到十几个婆子和丫鬟从外往里走,春生正指挥着她们往小跨院的仓库里去。

  只见那些人怀里有抱着布匹的,也有抱着瓷器的,还有抱着不知道装了什么的木头盒子的,反正每个人都没空着手就对了。

  唐如歌心念,这回姑父姑母还真是大手笔,老远的从江南来,光是给家里三房的礼物,只怕就得装上好几大车了吧。

  这时,又有杜鹃和麦穗从逸韵阁的大门口走进来,她俩人手端了一个锦盒,不过却并没有往仓库去,而是在看到自家主子后,朝着主子走了过来。

  “小姐。”

  杜鹃性子跳脱,看见唐如歌便兴高采烈的喊道。

  “你俩手里拿的什么?”唐如歌的目光落在她俩手中之物。

  “这是姑奶奶给咱们夫人的,看样子是挺贵重的东西,指明了要让贴身的丫鬟来拿,因为冬生跟着伺候夫人呢,春生姐姐才说让我们俩去的呢。”

  杜鹃将手里的锦盒往前推了推,“小姐要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吗?”

  看那四四方方的扁盒子,装的应该就是头面之类的贵重饰品,一听是给母亲的,唐如歌便摆了摆手,“我不看了,快放到母亲屋里吧。”

  杜鹃和麦穗得令麻溜的去了李氏的卧房,唐如歌则转身要回屋里去,眼见着快要夕阳西下了,一会儿还得去水榭处给姑父姑母接风呢,她准备换一件衣裳,再重新梳梳头。

  可巧,这个时候唐如雅也从外面回来了。

  因为香芹被唐如歌强行婚配了出去,所以她身边的贴身丫鬟早已经换成了月影,只是月影年纪终究还是小一些,脸上看起来还有些未脱的稚气。

  不知道唐如雅用的习不习惯。

  “姐姐。”

  姊妹俩好像有半个多月都没见面了,好像上一次还是在外府里,那时唐如雅因为香芹婚配了,一直怏怏不乐,带着病休养了好几日。

  只是这再见面,没想到她竟能恢复得如此之快,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妹妹。”

  唐如歌停在门口,抿着嘴冲她笑了笑。

  “姐姐可还为刚才在花园子里遇见二表哥的事生气?我瞧着也有些生气呢,二表哥初来乍到,也太过分了…”

  唐如雅上来就是对殷成普义正言辞的一通批判,唐如歌在心中冷笑,这会儿来说这个,是不是有些晚了,刚才在事发地怎么不见你伸头呢。

  唐如歌不愿意跟她再虚情假意下去,便故意打断她,“哦,那件事呀,我可没生气,二表弟年纪小贪玩些也是有的,我跟他置气不显得我小气了嘛。”

  唐如雅一怔,有些不甘心,“嗯…还是长姐大度,若是换成我,只怕是要跟姑母说去,让她为我做主才行呢。”

  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拨,唐如歌背地里翻了个白眼,要是听你的,我才是真蒙了心。

  “好了,妹妹莫再想这件事了,快回去换件衣裳拾掇一下吧,一会儿就要去水榭赴宴了。”

  说完,连停都没停,转身就往屋内去了。

  小莲就站在唐如歌的身后,她深深地看了唐如雅一眼,赶紧也跟了进去。

  逸韵阁里,两边嫡庶小姐都重新打扮了一番,果然没过多大会儿,二夫人那边就差了丫鬟来请了,说是接风酒席定在酉时三刻开始。

  唐如歌唐如雅她们是小辈,压着时辰去是不礼貌的,所以便提前了一小会儿出发,姊妹俩结伴往水榭去了。

  两人一路上谁都没有跟谁说话,只是并肩安静的走着。

  本来再往前面走一小段回廊,就能到摆饭的地方了,可是恰巧遇到了拦路狗。

  这‘拦路狗’是唐如歌在心里暗自想出来的词。

  “这不是二表姐嘛。”

  殷成普自动将唐如雅视而不见忽略过去,唐如雅本身是有些不乐意的,可是看到狭路相逢的这二人,又有些期待他们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来。

  如果因此二姐得罪了二表哥,那么肯定也会让姑母生气的,这样一来,只怕祖父祖母也会不高兴。

  想想就觉得心里舒坦。

  不过面上,她还是露出了怯怯的神情,福了福身,小声地唤道,“见过二表哥。”

  唐如歌比殷成普大一岁,本也没有向他见礼的需要,恰巧二人又有了刚才的过节,那么唐如歌就更加不愿意跟他再有什么交集了。

  还是快点儿离他远一些的好。

  “表弟好清闲。”

  二姐没发火,面上也是淡淡的,唐如雅咬了咬牙,只得主动去添柴。

  她学着刚才唐如诗的动作,也在身后拽了拽唐如歌的衣袖,不过她可不是像唐如诗似的压低了声音,而是故意提了一点儿嗓门。

  “二姐,你别激动,千万别跟二表哥起冲突。”

  ----------------------补昨天。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217827/167750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