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嫡女如歌 > 第050章 吟诗

第050章 吟诗


  一听到前面有许多少爷公子哥在凉亭中休息,在场的小姐中就有许多悄悄地红了脸颊。

  谁不知道今儿个的龙舟赛和别院小聚,其实也算作是‘相亲大会’,说不定对面的那群人中就有自己以后要嫁的郎君。

  不过,也有个别胆子大的竟耐不住性子,探着头想往那边打量呢。

  “哥哥也在那边吗?”

  岳芸珊口中提到的哥哥就是岳家的大少爷,也是长房嫡出,前一阵刚被岳老太爷送去京郊的护卫营锻炼,这会儿也在园中,应该也是因为五月节才回来的。

  “大少爷也在。”丫鬟答道。

  镇威将军府别院的花园占地很大,这会儿她们看的兰花也只是九牛一毛,花园的一角罢了,可若是想再往里走,那群少爷们所在的凉亭就成了必经之路,本来岳芸珊还有点儿打退堂鼓的意思,但是听到丫鬟说有哥哥在,便多少放了心。

  就这样,小姐们游园的队伍并没有因为前面那个突如其来的小插曲就撤退,依旧是往前移动着。

  虽说小姐们的目光还是放在两侧的奇花异草上,但是谁也抑制不住早就躁动不安的心了,于是,这趟游园赏春|光竟一下子有点儿变了味儿。

  绕过第一处假山,刚拐了个弯,远远的就看见了丫鬟口中提到的那个凉亭,瞧过去那上面果然是人头攒动,看来人数不少。

  两边都是十三四五岁的少爷和小姐,到了春心萌动的年纪,不过即便是这样礼仪还是要顾念周全的,所以小姐们这边儿人人都矜持的低着头。

  而亭子里的少爷们看到有人来了,说话的声音不知道怎么的竟突然大了好几个分贝,似乎是想要引起从这里经过的小姐们的注意。

  岳大少爷今日是主人,也是这群少爷们的向导,刚才他还想着张罗着大家在这里休息休息,然后就去外面的草场骑马,可是这会儿看见了小姐们,似乎也有点儿挪不动脚步的意思了。

  他顺着人工开凿出来的台阶走出凉亭,直奔了岳芸珊的跟前。

  虽然岳大少爷在兵营里也待了一段时间了,不过这会儿见到这么多的小姐还是控不住的红了脸,他朝着打头的武小姐和唐如茵颔了下首,然后才对着自家妹子说道,”刚才我们几个人才说今日春|色正好,适宜来院子里转转,不曾想碰到了你们。“

  岳家大少爷人长得很周正,一看就是习武之人,近看之下皮肤更加黝黑结实,惹得一众小姐忍不住多偷偷看了几眼。

  “我们也是看着今日天气好,所以才来园子里转转的,哥哥,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呢?”

  岳芸珊是这群小姐中最从容的一个,谁让对面站着的人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呢。

  “我们…我们本想借着今日这么好的风光在院子里作诗呢,既然你们来了,不如来当评委,一会儿也帮我们评个头名出来可好?”

  岳大少爷的提议,毕竟不是岳芸珊一个人就能做主的事,她回过头看了看身后站着的别府的小姐,可是看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既然如此便算作答应了。

  两拨人约好之后,便将地点约在了湖心凉亭,小姐们可在凉亭中一边休息一边赏诗,而少爷们则乘船围在凉亭旁边。

  这样的安排听起来并不失礼数,就连跟着来的岳太夫人身边的丁嬷嬷也没说什么。

  只要是不做的太过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有什么不行的。

  众人随着岳芸珊继续往前走,没一会儿就看见了一汪很大的人工湖,岳芸珊极自豪的指着那湖说道,“这是引的香罗江里的水,是活水,特别清澈呢。”

  虽然一般府邸的花园里都有湖,但是很少是用活水作引的,听到岳芸珊的话,大家无不欢喜的上前查看。

  赏玩了湖水,小姐们才陆陆续续到了湖心的凉亭里,丁嬷嬷立即吩咐了下人们将茶水和糕点布在这里。

  等大家都找到地方坐下,没一会儿,果然从湖边远远的划过来了两艘小船,载了差不多十几位公子哥。

  不过这群人中面熟的不多,唐如歌轻瞄了几眼,唐安平和唐安学倒是都在,只不过并没有看到唐安志和殷成业的身影。

  再看唐如诗,从她略微失望的眼神中,唐如歌确定,自己的眼力还是不错的,不知道那俩人又跑到哪里逍遥去了。

  船夫将船停在了一个相对适当的距离便不再前行,而丁嬷嬷也特地让丫鬟们将凉亭上用来遮蔽日光用的纱帘都拉了下来。

  就这样,凉亭里少女们的身姿并不能让船上的人看得多清楚,又有微风吹动着纱帘和小姐们的衣裙,倒是更加引人遐想,活色生香了。

  站在船上的少爷们挨个站出来吟诗,反正唐如歌既不认识人,也没什么兴趣听,她只顾低头摆弄着自己手里攥着的帕子,有些心不在焉。

  就在别的人听得正起劲的时候,有一个小丫鬟匆匆地从岸边跑了过来,她气喘吁吁的在丁嬷嬷的耳朵边不知说了几句什么,丁嬷嬷点了点头,又亲自去了武小姐的身边。

  似乎是有人在找她,武小姐听了丁嬷嬷的传话后,跟一左一右的唐如茵和岳芸珊简单说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武小姐长得面容姣好,身姿优雅,在人群中显得极为出挑,她一走,倒是许多人都觉得轻松了不少。

  又坐了一会儿,唐如歌还是提不起什么兴致来继续听下去,她心里惦念着刚才看到的兰花,于是找了个借口,跟岳芸珊说自己要去更衣。

  今儿每位小姐身边都只带了一个人服侍,而跟着丁嬷嬷的那两个丫鬟刚才都跟着武小姐走了,丁嬷嬷这会儿有些为难,她自己是受了岳太夫人的令的,实在走不开,所以一时找不到人能为唐如歌引路。

  丁嬷嬷不知道,她的为难却正中了唐如歌的下怀,对于没人跟着她正求之不得,这样不就可以随意去逛逛了。

  于是如歌在问明了净房的方向后,就带着杜鹃离开了。

  主仆二人很快又回到了园子里,刚开始还觉得特别轻松自在,可谁成想才刚走了没几步,就老远的听到了二哥唐安志的声音。

  杜鹃悄悄一望,说跟在唐安志身边的是王佑祖。

  唐如歌听罢心惊,对了,她怎么把王佑祖给忘了,可是这俩人好像并不怎么认识,这一会儿怎么聚到一块儿的。

  尽管想不明白他俩能聚在一起的理由,不过唐如歌这一会儿实在不想跟他们碰面,尤其是跟王佑祖有什么多余的牵扯,便在情急之下拉着杜鹃躲到了小路边,一棵大树的后面。

  本想等他们走了再出来,可是没想到的是,那个看起来有好几丈宽的树后竟然还藏了另外一个人。

  发现陌生人后,唐如歌有些惊慌的看了过去,谁知却对上了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

  那人莞尔,“你也在躲什么人吗?”

  ;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217827/167742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