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和亲后鱼塘翻了 > 2.德妃

2.德妃


  年节时,燕皇会顺带赏一赏华翎宫,平日里这里一片清寂,说话的声音都很少。

  六姐姐不在的时候,我就没有围着华翎宫跑圈了。似乎又胖了一圈,新分来的小太监腿还没有我胳膊粗。

  杜若姑姑说我该继续跑圈,但春天风冷,夏天太热,秋天寒气重,冬天爱下雪,时机都不对。

  日子太无聊,我只能想方设法找点乐子。

  花墙下有蛐蛐,打起架来很剽悍。就算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也不能撅着屁股找蛐蛐,小太监就代我找。他很机灵,长得也好看,如果不进宫,靠脸就能娶到地主家的千金。

  别的太监都叫什么小李子、小福子,他不同,他格外卑微一些,叫小孙子。姓孙的人,在这上头,总得吃点亏。

  不知不觉过去一年,华翎宫的人又少了一些。

  偶尔其他公主会来找我说话,三句不离嫁人。不订下婚约,是要去和亲的。不止是苍国,塞外有戎族,南方有梁国,都需要适龄的公主嫁过去。

  如果是去苍国也还好,能与六姐姐见面。塞外就可怕得很,风沙连天,一下雨就是十几天,而且那边的人还喝生血,非常凶恶。梁国与燕国国力相近,关系却不怎么好。近来收到丧报,燕国嫁过去的四公主逝世了,葬在梁国,葬礼十分隆重。十公主才十三岁,就被送去梁国和亲,哭昏过去好几次。

  我这样胖,去和亲,别人也看不上我。

  燕皇上回说让我少吃一些,御膳房就只送咸菜,稀粥。还好宫里能吃的东西多,树上有瓜果,湖里有游鱼,我一斤肉没掉,反倒晒黑了一圈。

  德妃娘娘是四公主的生母,很好一个人,自四公主出嫁后就开始吃斋念佛,六姐姐常常带我到她那里去玩,娘娘待我很和气,有什么新鲜吃食都送我一份。四公主去世后,德妃娘娘病重,我每日都在床前侍奉,喂水喂药,不敢怠慢一刻,德妃娘娘仍然没有好转。

  她求燕皇把我记在她名下,又为我定下婚约,男方是德妃娘娘的侄子,才十四,今年刚考上秀才。

  我只见过他一回,匆匆一瞥,五官不错,就是身形纤瘦,豆芽菜一样,看见我时眼珠子瞪得滚圆,脸色煞白,似乎被吓得不轻。听说他出宫后弃文从武,寒暑不缀。家里人都很担心,想到习武能强身健体,也由他去了。

  华翎宫仍是我在住,为了照顾娘娘,我的东西几乎搬了一半到延龄宫,近来也习惯了这里终年不散的香火味。

  德妃娘娘拜了许多年的佛,最后也没能保住四公主,可见拜佛是没有用的。

  那做什么才有用呢?

  我想了又想,实在不知道答案。

  其他公主都说我会拍马屁,表面上胖得像猪,心机却很深,一下子就有了身份,未来也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年关将近,德妃娘娘咳嗽得愈发厉害了。

  德妃娘娘还有一个已成年的儿子,在皇子中行二,有腿疾,不良于行。

  二皇子很少出门,脾气也不太好,这么大年纪,还没有皇妃。三皇子的儿子都会跑了,二皇子连妾侍也没有。改玉碟时他来过一回,我斟茶端过去,他不肯接,娘娘呵斥,他才端住。

  事后他又警告我,让我不要耍花花肠子,好好照顾德妃,不然就要让我尝尝他的厉害。还说什么,他可不会被三言两语收买,也不吃我卖惨那一套。

  他想得太多了。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惨。

  虽然出生起就没见过母亲,杜若姑姑对我很好,就和母亲一样。六姐姐待我那样好,皇家当真少有我这样有福气的人。德妃娘娘也很好,每年生辰时都为我亲手缝制衣裙。

  现下我开始后悔了,要是我瘦一些,娘娘绣花时也没那么费眼睛。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当真一点光也没了。

  德妃娘娘让二皇子娶一个合心意的人,不要让她死不瞑目。二皇子嘴上答应,实际上却没行动。

  他也惨得很,手底下没多少人能使唤。

  后来又问我知不知道京城里哪家姑娘合适,只要不嫌弃他的腿就好。求人有求人的态度,他把腰间的玉佩送给了我,看起来没以前那么讨嫌了。

  我只好厚颜无耻的去蹭各种宴会,细心观察,把各种姑娘画在册子上让二皇子选。

  首先要是低门,其次要性情坚毅,人品正直,长相倒没太高要求。

  我眼睛都看绿了,二皇子还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后来耳根通红,问我最凶的那个姑娘意愿如何,能不能代他去问问。

  原来他们见过一回,那个脾气火爆的姑娘为二皇子打过伞。

  那姑娘今年已经快二十了,因父亲病逝守孝三年,婚事耽搁下来。原本定下的未婚夫另取高门女,为了表示自己不改初心还要接她过去做妾。这姑娘二话不说,逮到机会把前未婚夫毒打一顿,名扬京城。她嫁妆不丰,还这样凶残,门前访客寥寥。

  姑娘一听是二皇子,二话没说,立马同意。

  燕皇没耽搁,快速定好婚期让二皇子妃过门,还给二皇子加封郡王,划了一块封地。

  德妃娘娘让我带二皇子妃进宫给她看看,说了好些话。原来二皇子的腿不是天生的。他小时候冲撞了苍国来的菱妃,在雪地里跪了一晚,落下病根,治不好了。

  二皇子妃好虎一个人,鼻涕眼泪糊在袖子上,眼圈通红,想说又不能说。

  我没见过菱妃,听德妃娘娘说她嚣张跋扈,早年是宫中的恶霸,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人坏自有天收。她雪天非要在冰上跳舞,掉进了冰窟窿,捞出来时已经小产,此后缠绵病榻,没几年就死了。

  现在宫里还有个苍国公主,比菱妃会做人一些,深居简出,低调稳重。

  常常有人用婚礼来冲喜,也许高兴的事能让人身体好一点。二皇子成婚后,德妃娘娘精神头好了不少,药也吃得少了,天气好时就给未来的孙子做衣裳,我怕她劳累,抢着干,以前没认真学针线活,现在倒捡回来了。

  六姐姐在宫里时没教我针线,也没教我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她只让我字写工整,再读那一面墙里她手抄的书,余下时间都由我自己做主。她抄有史书,游记,佛经,道书,稀奇食谱,奇闻轶事,唯独少了一本女则。

  有时我也带书念给娘娘听,念到好笑的地方,娘娘也笑成一团。接着便要流泪,想起六姐姐,想起四公主。

  入夏时德妃娘娘病逝。

  我与二哥一起守夜。

  我不让他跪,他非要跪。

  二嫂有孕在身,现在已歇下了。

  本来他们想快些要个孩子,养在德妃娘娘膝下,让她心里有个盼头。

  有个孩子也好,三年孝期,不至过于伤心。

  六姐姐来信,信纸薄了很多。

  她最近升了一级,原本是从二品的懿妃,现在是正二品的懿贵妃,掌有一半宫务,开始忙了起来。还说给我攒了嫁妆,等我出嫁时就托使臣带来燕国。末尾让我好好照顾德妃娘娘,要是未来夫婿欺负我,就找德妃娘娘告状,娘娘肯定站在我这边。

  苍国那么远,她不知道德妃娘娘已经去世了。

  娘娘过世时,我和二皇子一样,该哭的哭,该跪的跪,直到这一刻,才觉得心中绞痛,不能呼吸。

  我伏在案上,哭得直不起腰,打湿了厚厚一摞宣纸,一个字也写不下去。

  一整晚都在想德妃娘娘,想六姐姐,宫人劝不住,杜若姑姑端来我一直想吃的冰酪乳,被泪水一冲,味也变了。

  怎么这世间非要有个生死别离?

  一个个都要离我远去。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210889/118354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