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秀色农家 > 第244章 谢逸来

第244章 谢逸来


  这时还没出院门的余掌柜又匆匆倒了回来,对弯弯低声说了句:“以后别在二少爷面前提谢三了,这事定会给你们个交代的,连带麦草姑娘也一样。二少爷现在很生气!”临走又压低声音道:“谢三的腿让二少爷给打断了!”

  弯弯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谢逸生气理所当然,谢三是他亲自允许到矿上的,却背着他帮谢闲干事,现在还干出如此丧天良,丢脸的事,这简直就是打谢逸的脸,所以他怒,他生气,也许谢三断条腿还只是开始。

  想到这,弯弯心情顿时飞扬起来!

  另一边,谢闲正在矿上和杨风说着话,就见他的贴身小厮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少爷,少爷,二少爷来了。”

  谢闲朝山下方向看了眼,示意杨风干自己的,杨风刚一走,谢逸便上来了。

  谢闲立刻笑着迎上去:“二哥怎么今天过来了,也不事先通知弟弟一声,我好派人去接你啊。”

  谢逸微微一笑:“无事。”扫了眼井然有序的矿上,道:“忙着呢?”

  谢闲言词恳切的道:“二哥你将这矿上交给我,我当然得用点心。”然后主动向谢逸介绍起现在矿上煤矿情况:“……所以,今年的煤量只会越来越好。”

  谢逸点点头:“这就好。以后矿上可就劳你多费点心了。”

  谢闲面上一喜,道:“二哥就放心好了。”

  然后又听谢逸道:“你也知道这个矿咱们谢家拿到不容易,这矿上可是不能出丁点儿事,特别是这煤得小心谨慎,防着有人私运出去。京城那位可不是好惹的,咱们的帐可都是明过,他眼里可揉不得一点沙子的。”

  谢闲心里一跳。立刻恭敬的应道:“二哥,你放心吧,矿上有我不会出啥事的。”

  “好,我还得赶着去西北一趟,这两天就得走。”顿了顿道:“听说你在山下也设了个记帐的?”

  “是的,上下都安排一个人,这样便于对帐。”谢闲道。

  谢逸满意的点头:“这法子不错。不过,去年年底我没得空过来,你现在叫人把帐本拿上来我瞧瞧。”

  谢闲一怔,有些迟疑道:“要不二哥等两天?因为我也是刚来矿上。年节的帐还没有过目,要不等我将帐目整理清楚,到时候亲自给你送过去?”

  “这样啊……”谢逸想了想。只好道:“倒不用你送,既然这样,那我下次过来再看吧。还有一件事,我将杨百首提成了工头。”转身对着旁边的刘管事道:“以后他有啥不懂的地方你得多教教他,有啥事直接来找我。”

  听到谢逸的话。谢闲心里刚生出的喜意又没了,面上笑着对谢逸说:“百首兄弟不错,干事挺踏实。”

  谢逸在矿上转了一圈,又到山下看了看,然后离开了。

  等谢逸一走,谢闲便找到刘记帐:“看得怎么样了?”

  刘记帐拱手应话:“回三少爷。我细细看过了,帐本确实跟咱们记得不一样,那几笔都有记载。要不要我把这帐改改?”

  谢闲手一摆:“不用,改什么改。”然后又一顿,怀疑的看向刘记帐:“你临摹那本帐能确保他自个儿都看不出来?”

  刘记帐得意的一笑:“三少你就放心吧,我老子以前那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临摹高手,我不得全部真传。但也有七八,保准帐本连本人也瞧不出不同来。”

  谢闲满意的笑笑:“既然这样那就好了。这几日的帐目你如实写便是。记得,把手头的帐再重做上一本,以备以后用。”

  刘记帐心里会意,知道谢闲恐怕还会有几次大的运煤,拿出一本帐本递给谢闲,低声道:“这个是帐房那本帐,三少爷你看这该怎么办?”

  谢闲拿过帐本,又拿起刘记帐备用的第三份帐本,两本帐一对比,笔记还真是一模一样,将备用份还给刘记帐,谢闲将帐房的那本帐拿走了。

  回到客栈,谢闲立刻栓好门,将帐本点燃丢进盆里,待整整一本帐全部化为灰烬,这才露出轻松的笑容。

  帐房没有了原始本帐目,现在他手上的是刘记帐仿做的一本假帐,就算以后东窗事发,也没有证据。

  谢闲哈哈一笑,想到这几次私运出去的煤换来一叠叠银票,那可是比他在府里十年的月例还多啊。心下决定趁谢逸去西北再大干两票。

  在谢府虽然他受老爷子喜爱,可他毕竟是庶子,他娘只是个小妾,说到底,若他爹真心疼他娘,就会将谢家的生意交给他打理,可谢逸比他小两岁的年纪就已经出去替谢家打理生意了。到底嫡庶有别,谢闲不得不为自己以后打算。

  谢逸和谢闲说话,刘管事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这几日他老是心里不安。

  谢逸要查帐,帐上有问题谢闲要先清查这本是没啥问题,但是谢逸和谢闲年节都回了谢家,两人肯定有照面的时候,为啥那时候有问题,谢闲没有事先告诉谢逸,而要等到谢逸亲自来到矿上再说。

  表面上看似乎并没有多大的问题,但刘管事一想到谢闲私自运走的几次煤,心里总有些不安,除了第一次知道有五车,后来的几次他都不知道谢闲到底运走了多少煤。

  心里琢磨着这事谢逸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若是不知道,那这事就严重了。

  思忖一阵,刘管事决定探探谢闲的口气。

  “……虽说煤的产量越来越好,但他们老是这样要煤,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啊,你看这事要不要报给二少爷?”

  谢闲冷冷瞥他一眼:“我做事还用你来教?”

  刘管事一凛,忙低头称不敢。

  谢闲缓了缓口气,道:“这事不用告诉二哥,我自己会告诉他的。你只要每天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好了。这些事不是你一个管事摊得了的。”

  刘管事心头一震,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疑惑:“这事,这事难道……”

  “不错。”谢闲看着他淡淡的道,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再瞒着刘管事的必要了:“对方并不是谢家什么至交,只是我生意上的一个朋友,我运走的这些煤对谢家来说并不伤事,但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而且这事刘管事你也不吃亏。”

  刘管事脸上掩饰不住的震惊,当初他就怀疑过这事是不是谢闲的主意,果不其然。难怪第一次回来谢闲就给了他整整五十两银子,后来每次都会带不同稀罕的东西回来,又或者直接给他银子。他也想过不要,可是好几十两甚至上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啥也不用干就能拿到那么多,谁不心动?

  如果现在告诉谢逸还来得及吗?

  像是知道刘管事在想什么,谢闲冷冷一笑:“刘管事,这事我劝你慎重考虑,我二哥可是个铁面无私的主儿,他最恨有人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他要是知道你背着他帮我私运煤出去,还三番五次,你说他能饶得了你吗?”

  刘管事心里一凉,哆嗦的道:“三少爷事先我都不知道,是你……”

  “是我叫你这么做的是不?”谢闲打断他,然后接着道:“即便你不是心甘情愿的,但在我二哥心里你已经站在了我这边。”

  谢闲的一席话说得刘管事心里凉嗖嗖的,他知道谢闲的话有道理,可是心里仍然报着一丝侥幸的态度,但另一方面他又害怕谢逸真的处置他。

  谢三的事已经是个前兆,谢逸一来便先打断了谢三的腿,现在被扔在庄子上关了起来,还派了人看守,刘管事知道,谢逸留着谢三恐怕是有用处的。

  心里危机感顿时又增加一分,有个声音再次催促他坦白从宽。

  可一想到家里现在殷实的生活,若他真有个三长两短,一家老小怎么办,刘管事犹豫不决起来。

  谢闲不想干啥敲三震虎的把戏,刘管事不听,他有的是法子让他听话,没了谢三,有些事办起来倒没了当初那般方便,虽然升了杨风为管事,可是他毕竟干事有些畏首畏尾,也没啥主意。不过为今之计却是最好拿他用。

  于是叫来杨风,吩咐一番,杨风有些不明白:“这事不能让二少爷知道吗?”

  谢闲扫他一眼,不冷不热的道:“你知道升官发财最重要的一条是什么吗?”

  杨风摇头。

  “少问多做。”

  杨风一怔,心里有些不舒服,想着还有许多事得求着谢闲,于是乖乖应了下来。

  谢闲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若说矿上谁最有可能向谢逸通风报信,他觉得应该是百首。但现在谢逸将百首提成了工头,他是不能将百首辞了的,万一夜里运煤的时候被百首发现怎么办?

  思来想去,谢闲心里有了主意,叫过杨风如此吩咐一阵。

  杨风惊讶:“这事不是已经过了吗?”

  谢闲微微一笑:“谁说过去了,当初也只是暂时的。我现在主要是要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杨风还有些迟疑:“应该不会把他怎么样吧?”

  “这个你放心,说了只是给个小教训,转移杨百首的注意力。”顿了顿,谢闲阴阴的笑了笑:“这事迟早得给个交代,若不这么做的话,难不成将这事捅破,你还有一家老小,你不担心?”

  杨风浑身一震,脸色煞白,说话也不如平日,结巴道:“三少爷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161034/850894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