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秀色农家 > 第72章 大事小事,别人的事和自己的事

第72章 大事小事,别人的事和自己的事


  眼见一点小事越弄越大最新章节。王长寿急忙过来拉住他娘,劝道:“娘,你这作啥呢!”同时朝还柱在地里的媳妇儿使了个眼色。

  金蛋娘这才慢悠远悠走过来,笑着劝道:“娘,你别为这些磨碎的事气坏了身子。还有好多地没锄呢,干嘛去生找这些事生气呢!”

  这纯粹就是个火上浇油的!

  长寿娘眼睛一瞪,嗓子声又提高了:“啥?你的意思是说我没事找事?”

  王长寿狠狠瞪着自己媳妇儿。

  金蛋娘更是立刻摆手:“不是不是,娘,我不是那意思,你别误会。”

  旁边有人嫌火气不够,继续添火:“这不就是没事找事嘛,不然还有什么!”

  家里一个媳妇是讨嫌的,还有一个嘴碎又爱偷懒,长寿娘气得胸口一起一伏,都是这死老太婆,见着她就跟她作对,转身就要扑向宝山娘,王宝山眼急手快把自己老娘挡在身后,这边王长寿也及时抱住自己娘,这才避免两老东西纠在一起。

  旁边梅子更是一个劲儿向婆婆认错:“娘,你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我这块地也没多少了……”转身欠意对王宝山两母子道:“谢谢婶了,我这儿就不用帮忙了。”

  对这边两人道了谢,回头又给长寿娘赔不是。

  “娘,时辰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本来王宝山和她娘干完活是要回家的,经过地里瞧见梅子一人锄那么大块地,旁边一块地里三个人干活,可没一个人过来帮梅子,他和他娘这才想要帮梅子的。没想到却给梅子添了麻烦。

  那边想息事宁人,走人算了,可这边不这么想。

  想这么来给她添了堵就回去?没那么容易!长寿娘脚一抬站在田垠中间挡着道,开始骂起来,这边骂人了,那边自然不会忍着让人白骂。

  两个老太太又开始掐起架来。

  弯弯扫眼周围地里一直看向这边。耳朵竖得老高的众人。觉得自己该场面的说点啥。走过去大声干咳了两声,站在两人中间开始劝道:“两位大娘,都是小事别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你们看这地里忙得还多呢。锄了地该种的就要种的,该播种的就要播种了,过了好时节说不定又要影响收成问题……”又稍稍压低声音:“天色也暗了。大家还是回去吧,这地里人实在太多了。”

  两人一听,这才意识到地里这会儿还有好些人没回去呢。两人吵架村里都知道,不过还是得注意影响。

  一想到这,两人立刻收起要打的架势,彼此不屑的看眼对方然后拿起东西各自走了。

  弯弯站在原地无赖的看着两老太太,这别人家的事她还真不评论。

  梅子一个人不容易,长寿娘见不惯她,心里因为走了的大儿子始终不想放她走。分了家还得时不时帮着干活。一个人种的地也不少,每年规定了要交一些给长寿娘。算是替死去的丈夫养老子娘,屋里有个啥事也没人去帮衬一下,确实不容易的。

  而宝山娘想帮梅子,可一碰上长寿娘两人就得掐上。

  一个想娶,一个不想嫁,世上女人那么多王宝山偏偏看上梅子就瞧不上其它人了?

  众人拿着家拾各自回了家,这么一闹,弯弯也不急着找村长了,百首几十年没种地,也不急这一两天,然后慢悠悠开始朝家走。

  回去的路上遇到元宝娘,问她:“刚才梅子她婆婆又和宝山他娘吵架了?”

  弯弯就很惊奇,这才多大会儿的事:“你杂知道呢?”

  元宝娘笑了笑,道:“村里就这么大点,地里那么多人,我杂会不知道。”

  弯弯只能感慨这些人的八卦之心多浓,绯闻传播速度就有多快。就把刚才的事简短说了。

  元宝娘听了也有些感慨,真不能说谁全对谁全错。细细跟她说起当年的一些弯弯不知道的事。

  当年宝山娘给宝山相媳妇的时候最先看上的就是梅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梅子的,就让人去细细打听了一番,梅子家虽穷点,但她本人很能干勤快,人的脾性也不错。

  回家后就告诉王宝山,王宝山起初不答应,他要找个自己中意的姑娘。宝山娘只好找说媒的人帮忙,当时说媒的找的是其它村的,好说歹说,对方才答应。

  然后趁着一次赶集的机会,让王宝山看了一眼,就那一眼他就看上了梅子。然后母子俩高兴回了家,就商量着去下聘礼的事。第二天王宝山早早去集市买了提亲要的东西,没想到就是在那天,有媒婆带着聘礼先一步跟梅子订了亲事。

  这人当然就是长寿娘了,她的大儿子长年病着,亲事一直没着落。好点的人家不会愿意,家境破落点无所谓,但必须能干会照顾她儿子,挑来挑去也没合适的。后来有次宝山娘在打听梅子消息的时候长寿娘多长了个心眼,也让人悄悄去打听消息。在集市找人算过,梅子和王常的八字很和,两人将来一定和和美美,所有的结果她很满意。便赶在宝山娘前面,让人去跟梅子提了亲。

  聘礼很丰厚,梅子父母见未来婆婆这么喜欢自己女儿,况且王宝山那边虽然来打听过消息,但没听到准信,他们也没去打听王常的情况就同意了长寿娘。

  当元宝娘知道后气得在床上躺了三天。那段日子王宝山是见着谁都黑着脸。

  可是梅子嫁过来后,并没像那算命的说的一样,不到半年王常就病逝了,她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寡妇。

  长寿娘没了儿子伤心得不得了,觉得自己儿子病了这一二十年,怎么成亲才半年就去了,把所有的一切都怪到梅子身上,说她命太硬把自己儿子给克死了。

  弯弯觉得这有些无理取闹了,对一病怏怏的人,谁不比他活得长,谁不比他命硬?

  梅子守了五年的寡,今天已经是第六个年头,王宝山觉得早过了三年,便又起了娶梅子的心,凭梅子一人独自撑起一个家,平时不仅要帮长寿娘干活,她自己还要屋里,地里两头忙。对婆婆的要求从来都是让干啥就干啥,也不会到外面乱说或者抱怨,村里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认劳认怨的媳妇,寡妇。

  宝山娘也觉得自己当初没看错人。

  在这期间还请过村长的老婆,石头奶奶帮着去说项来着,也就是想着帮帮儿子。但长寿娘坚决不同意。

  她是啥心态谁都能想象得到,自己儿子死了,连儿子也没,别人也就别想得到好。

  有人虽然不理解,不平,可毕竟梅子已经是王家的媳妇,长寿娘又没虐打她,只是让她干活,苛责一些,谁能管得了?

  所以这两人的事基本村里都知道,也知道王宝山想娶梅子,偶尔会帮梅子干活,不过,两人从来都是规规矩矩,你说这邻里相帮都是常事,谁能说啥?只是因为梅子是个寡妇所以人们的关注更多而已!

  “那王宝山这事可就悬了。”没想到还有那么多曲折,弯弯觉得依长寿娘的态度梅子想嫁,挺悬!

  元宝娘也点头,然后又悄悄对她耳语一番,弯弯一阵惊讶:“这怎么可能?”

  “有啥不可能的,那半年的病可是越来越重。”然后她又捂嘴小声道:“说是梅子克死的,不过大家都说是王常娶了媳妇,欲.火焚身,结果他自个身子骨受不了才死的。”

  弯弯嘴角不由抽了抽。这些人想象力还真丰富。这古代娱乐少,众人就把八卦当成一种欢乐了吧,竟然连梅子还是处子之身都知道。

  照众人说的,成亲那夜半夜王常就发病了,新婚之夜就请了大夫到家里,后来更是病一天比一天重。也许这还真的有可能。

  和元宝娘分了手,弯弯回到家一会儿百首也回来了。他也没见着村长。不过弯弯说不急,他们家又不等着种两棵菜吃。

  吃饭的时候又把地里发生的事说了,百首吃饭的时候不爱说话,弯弯说他就拿耳朵听,偶尔应两声,不过,筷子却不停替她夹菜。

  第二天,两人又去了趟村长家,这回寻着人了,弯弯委婉的把她和百首想种地的想法告诉了他。

  村长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其实他脑子里早思付了这事,村里人已经不排斥百首了,两夫妻种地是迟早的事。说到这自然而然的想到百首父母留下来的房子。便问他:“地的事我寻个时间去给义天说说,那你们要搬下来住吗?”

  百首想了想道:“等把这阵子忙过再说吧。”

  杨义智点点头:“那先把地的事搞定再说,趁着现在春耕,你们也把想种的种下,其它的到时候再说!”

  两人向杨义智道了谢便离开了。

  吃过晌午杨义智真去了杨义天家里,出来就直接上了山,当时两人刚吃完响午。

  “我已经跟义天说过了,他也同意把地还给你们。”顿了顿又道:“当年你搬到山上来再没管过地里,要是没种的话也着荒着了,有人拿去种东西倒也算养了地。”

  杨义智的意思弯弯明白,不就让他们家别太计较地被人家种了十几年呗!(未完待续)


  (https://www.xdingdiann.com/ddk161034/850877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xdingdia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dingdi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