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五百一十二章 茶杯

第二千五百一十二章 茶杯

  吴知府冷笑一声,没有说话。李落呼了一口气,道:“你自然知道我和吴大人在说什么,雪舟姑娘临死之前已经告诉我们害她的人是谁。”

  “是谁?”有人出言相询,再瞧瞧雪舟摊开的手掌,疑惑不解道,“这……只是一团血污啊。”

  “钩吻之毒,蚀骨穿肠,雪舟姑娘果真很聪明。”

  有人愕然不解,自然就有人瞧出端倪,雪舟死不瞑目,临死之前怒目圆睁,看得却不是被众人怀疑为凶手的沐清词,而是……吹香所在的方位!

  李落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略一迟疑,将雪舟掌心那团血污擦去,众人围上前来,就听有人轻咦一声,自己在手上比划起来,“口……欠么?啊!这是吹字的起笔!”众人皆是哗然,无数道目光聚集在吹香身上,她娇躯颤抖,连连摇头否认,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原来如此,吴知府暗暗点头,此子目力不凡,更加洞彻人心,确实是个人才,但是他是什么时候发现雪舟掌心有一个吹香的吹字?

  “可是,这也不能说是吹香姑娘下的手吧,她是雪舟姑娘的贴身侍女,情同手足,为什么要暗害她家小姐?”有人为吹香打抱不平。吹香一脸委屈的垂首抽泣,李落神色清冷,淡淡应道,“这就得问问吹香姑娘了,你家小姐待你不薄,你为何害她性命?”

  “我没有,你,你血口喷人!”吹香花容失色,泪眼婆娑,看着倒是很惹人心怜。

  “方才我与仵作业已查明,雪舟姑娘所中钩吻之毒并非是来自沐姑娘的那瓶胭脂,而是另有人下毒。”

  众人齐齐回头看着躲在墙角的仵作,仵作倏地一僵,脸色很难看。李落这番说辞有瞒天过海之嫌,腹中有钩吻不假,不过胭脂里的钩吻是不是要命他可不知道,不过又不能不答,只好硬着头皮含糊回道:“在死者体内的确提炼出了钩吻之毒。”

  众人惊呼,吹香脸色阵青阵红,惊慌失措。

  “雪舟姑娘身份尊贵,身为女子,又是争香会的贵客,等闲不是什么人都能近身,除了你,还有谁能轻易下毒?”

  “这,争香会上那么多人,我又不能时时刻刻在小姐身边,小姐口渴,兴许喝了别人端给她的茶水,才,才……”

  “哦,茶水么?你怎知是茶水中有毒?”李落似笑非笑地看着吹香。吹香瞬间失神,脸色奇差,唯唯诺诺说不出话来。进门之后他第一句就问吹香茶杯去了哪里,这是暗示,让吹香以为下毒之事已经暴露,让吴知府知晓,心生惶恐,再加上突然出现在掌心的那个字,足以让她心神失守,自己露出破绽。

  李落在赌,这一次又赌对了,果然是在茶水中混入钩吻,方才就发现桌上的茶杯似乎少了一个,看来他的推断没有错。

  吹香眼珠一转,尖声叫道:“是你刚才问我茶杯去了哪里,我以为是……所以才说得茶水。”

  这话是有些强词夺理,不过勉强说得通。李落也不争辩,淡淡一笑,接道:“香阁之中人来人往,要想下毒也不容易,若是碰巧下毒的茶水被旁人喝了,还会生别的事端,所以这下毒之人必定是最后为雪舟姑娘奉茶之人,此间除了你之外没有旁人,你还敢说与你无关?若非是你,你家小姐临死之前为何会只看着你,不看别人?还要在掌心拼死写下一个吹字?”

  “我……小姐……你……”吹香何曾遇到过这样的事,一时间六神无主,语无伦次。

  就在这时,吹香身侧一名男子站了出来,温文尔雅,拱手一礼,温声说道:“此次争香会雪舟姑娘是替我们谢家出面,她横遭劫难,在下心痛不已,查明真相找到害死雪舟姑娘的凶手我们谢家责无旁贷,只不过阁下所言俱是猜测,单凭一个模糊不清的划痕就推断是吹香下手未免有失公允,说不定是雪舟姑娘毒发之后挣扎的时候不小心割破了掌心,形状相似而已。再者吹香虽然是雪舟姑娘身边最亲近之人,如果真像阁下所说,雪舟姑娘是喝了被人下毒的茶水才毒发身亡,那香阁之中谁都有可能接触到那杯茶,以此断定就是吹香下毒,恐怕有些武断了吧。”这番话有理有据,自然引得不少人颔首称是,怎么说都是盈袖城里的人,同气连枝,被一个外乡人指手画脚,很容易激起众人同仇敌忾之心,若非吴知府就在堂下,说不得就要群起而攻之。

  “你是谢家人?”李落认得他,当初在河畔雪舟的府邸前就是这个风度翩翩的谢家公子。

  “在下谢玉楼。”男子不卑不亢地回道,说罢看了吹香一眼,和声说道,“吹香,你莫要惊慌,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可欺瞒,有知府大人做主,还有这么多人证,没有人能冤枉你,不过倘若真是你下毒,那就枉费你家小姐平日待你的恩情。”

  吹香嗯了一声,神色渐缓,冷冷地看着李落。李落暗赞一声,此子话语不多,点到即止,而且恰到好处,让人难以抓到把柄,却能安了吹香的心。倘若再等片刻,恐怕吹香会招架不住,吐露实情。

  李落淡淡一笑:“果然,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自该做得天衣无缝,那茶杯只怕早就不见了,不过香阁之中一应茶具皆有记载,少一只茶杯,一只茶壶,要想查出来并非难事。”吴知府皱起了眉头,虽然他口中所述确有几分道理,但毕竟只是推断,并无实证,就算少了一只茶杯,也无法证实就一定与吹香有关,最多只能证明有人还要下毒暗害雪舟,却无法断定就是吹香所为,而沐清词只是少了几分嫌疑,也不能说她和此事全然无关。

  “雪舟姑娘中毒在先,涂抹胭脂在后,行凶之人先杀人,再嫁祸,谢公子方才之言合情合理,虽说吹香是最容易得手的人,但那杯茶的确有可能是别人投毒。

  :。:

看过《少年大将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