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浮云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浮云

  “哈哈,看来呼言道友这些年的收获当真不小,日日得以与这些个仙酿琼露为伴,当得酒中仙之称了。”韩立笑道。

  “美酒收集了不少,可惜无知音分享,今日你小子来了,正好开怀痛饮。”呼言道人哈哈笑道。

  “自当奉陪。”韩立自然不会反对。

  两人对案而坐,呼言道人取出这些年收藏的美酒,一边聊起这些年的事情,一边开怀痛饮。

  很快,两人都有些熏熏然。

  韩立谈及前些时日,在烛龙道看到的情景。

  呼言道人在烛龙道待的时间比韩立长的多,感情也更加深厚,闻言愕然后,不禁唏嘘。

  “等此番大劫过去,呼言道友若是有心,可以返回北寒仙域振兴烛龙道,资源方面不必担心,我可助你一臂之力。”韩立看到呼言道人这般神情,开口说道。

  他的《真言化轮经》得自烛龙道,总算有几分香火情。

  以他现在的修为和财力,振兴烛龙道这种小门派不过是举手之劳。前些时日在烛龙道时,他专心修炼,没能顾及此事。

  “嘿嘿,你小子好大口气,看来真是有本事了。不过万物枯荣有序,自有定数,宗门兴衰也是一样,不应强加干涉,日后有缘再说吧。”呼言道人诧异的看了韩立一眼,然后淡笑的说道,举杯饮酒。

  “呼言道友性格如故,但如今行事,倒是和过去大不相同了。”韩立眉梢一掀,若有所思的说道。

  “经历过了这许多事情,尤其是此番实力大降,老道我对于很多事情都看得透了,恩情也好,仇怨也罢,都是浮云。多想无益,不如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呼言道人嘿嘿笑道。

  “恩仇皆是浮云……皆是浮云……”韩立喃喃说着这句话。

  “现在的我,已非过去的我,未来如何,我也不清楚,也不想去弄清楚,我早已不执着于未来的我了。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呼言道人摇头晃脑的说着,自斟自饮了一杯。

  “不错,不仅仅是恩怨情仇,友情亲情,痛苦快乐,都不过是人心对于过去现在未来之执念,其实不必在意,更不必计较。”韩立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喃喃自语道。

  呼言道人提着空酒杯,目光古怪的看着韩立,有些不明所以。

  “同理,肉身出生时为父精母血,自踏入修行之途伊始,吸天元地气,肉身之骨血早已更迭不知凡几,甚至在如今的境界下,每时每刻都在变化。”韩立说着,眼睛慢慢明亮起来。

  “既然于肉身及意识都无须执着,我非我,你也非你,他也非他,皆为虚妄,皆为浮云。然虚妄并非不存在,就如同现在的我之所以在此和你喝酒,皆有因,皆循道……”韩立继续说道。

  呼言道人晃了晃头颅,没有理会韩立,自顾自的又连喝了三大杯。

  “多谢呼言道友。”韩立豁然站了起来,朝呼言道人行了一礼。

  “喂,厉小子,你这是做什么。”呼言道人看到此幕,也急忙站了起来。

  “呼言道友你刚刚的话,解开了我修炼的一个心结。”韩立也没有过多解释。

  呼言道人听了韩立所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哈哈大笑。

  二人接下来没有再谈论丝毫修炼之事,尽情畅饮美酒,回忆往事,畅谈渺渺仙途。

  那些美酒都是蕴含灵力的仙酒,有不少都蕴含着无边仙灵力,以呼言道人如今的修为境界,自然很快醉倒。

  韩立挥手将呼言道人送到床上,神识在其体内扫过,眉头微皱,然后推门走了出来。

  天色已经全黑,一轮洁白的明月,像一个银盘嵌在半空中,洒下大片银辉。

  山谷内一片静谧,一旁的阁楼内已经昏黑一片,南宫婉,云霓似乎都已经各自安歇。

  韩立许久没有看到这么安静的夜色,不禁在谷内漫步,享受着难得的安宁。

  “厉前辈。”一个声音从前面传来,然后一个白衣人影从旁边竹林内走出,正是白素媛。

  她此刻换了一身白色长裙,更显楚楚之态。

  “素媛姑娘,这么晚了,为何还没有休息?”韩立问道。

  “厉前辈修为高深,应该已经看出呼言前辈如今的身体情况了吧?”白素媛默然了一会,说道。

  “呼言道友体内本命元气亏损非常严重,看起来不像是受伤所制。这种情况,我在一些施展了灌顶之术,将本命元气输给他人的修士身上看到过。”韩立语气平静的说道。

  “厉前辈你言不错,呼言前辈修为大降,并未是他所说,因为受伤导致,一切都是因为我。”白素媛低声说道。

  韩立并未露出丝毫惊讶,静静站在那里,等待下文。

  “呼言前辈当年确实和人争斗受伤,却没有伤及根本,原本修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可恨我那时因为师尊被人杀害,一心想要报仇,没有准备万全便冲击金仙境瓶颈,导致经脉大乱,险些丧命。呼言前辈为了救我,不顾自身伤势,施展灌顶之术,以他多年苦修的本命元气,助我压制住伤势,之后更助我破境,他自己却落得了一个元气尽耗,修为跌落的下场。”白素媛哀声说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韩立叹了口气。

  白素媛一个箭步冲上前,在韩立面前跪拜下去。

  “呼言前辈的这种情况,非太乙境高手不能治疗,厉前辈你修为高深,应该已经进阶到了太乙境,恳请厉前辈能施以援手,小女子愿意为奴为婢,来报答前辈大恩。”白素媛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蓄满盈盈泪光,泫然欲泣,让人忍不住怜惜。

  韩立眉梢一动,拂袖一挥。

  白素媛身体被一股力量托起,站了起来。

  “我和呼言道友乃是旧识,而且他刚刚还帮了我一个大忙,无需你说,我也会为他治好。”韩立淡淡说道。

  说着,他取出一个白色玉瓶,递给白素媛。

  白素媛又惊又喜,怯生生接过药瓶,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隔着瓶壁传了出来。

  她精神大振,体内仙灵力也微微翻滚,心中又是一喜。

  “瓶内是十颗仙芝增元丹,最能够弥补本命元气,你让呼言道友每十日服用一颗,不出两个月,便能恢复元气。至于他的修为,只要勤加修炼,也能很快恢复如初。”韩立说道。

  “多谢厉前辈。”白素媛大喜,再次拜谢。

  “你去吧,此处月色我颇为喜欢,想再看看。”韩立淡淡挥了挥手,然后继续迈步向前走去。

  白素媛迟疑了一下,朝着韩立的背影躬身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韩立在谷内漫步,很快来到一片竹林深处的小亭。

  一个白衣女子站在此地,正是南宫婉。

  不过她此刻身周被一层无形水波笼罩,使得身形看起来若隐若现。

  “夫君,人家可是要为奴为婢报答于你呢,为何对人家这般冷淡。”南宫婉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瓶仙芝增元丹足以治好呼言道人的伤,也算还了他的人情。走吧,此地因果已了,已不是我们久留的地方了。”韩立笑着摇了摇头,拉住了南宫婉的手。

  雷光一闪,二人身影从山谷内消失。

  下一刻,两人便出现在半空之中。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南宫婉面色似乎一松,问道。

  “天外域。”韩立眼中精光一闪,带着南宫婉冲天而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天外域,寻找了一个安全之地开辟出一个简易洞府。

  他随即带着南宫婉进入花枝空间。

  “夫君要继续之前的修炼?”南宫婉看着韩立。

  韩立轻轻点头。

  “夫君的修炼,婉儿帮不上忙,不过我相信自己的夫君一定可以成功。”南宫婉微微敛衽,说道。

  “婉儿你的信任,对为夫来说,才是最大的臂助。”韩立抱住南宫婉,在其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转身进入了之前闭关的阁楼内。

  阁楼地面上的一切禁制仍在,正常运转。

  韩立在禁制内盘膝坐下,平心静气。

  一日一夜过去,他的心境彻底平静,再次进入了神识空间。

  青袍韩立一如既往的坐在此处,抬眼看了过来。

  他上下打量了韩立两眼,神情变得肃然。

  “呵呵,心境进步很大,看来你这次进来,是想要来真正开始斩尸了。”青袍韩立说道。

  “不错。”韩立也没有废话,身形如电扑上,大片金光从他身上射出,瞬间形成一个灵域罩下。

  出乎他的意料,青袍韩立看到竟然没有躲闪,任凭韩立灵域罩下。

  韩立眼神微微波动,施法却没有丝毫停顿,眉心晶光一闪。

  青袍韩立身周虚空一动,无数晶莹锁链从中射出,将其牢牢捆缚住。

  青袍韩立对于自己的处境却毫不担心,嘴角甚至还挂着笑容。

  韩立周围的一切全部消失,神识空间也好,青袍韩立也好,尽数消失不见,有的只有无尽深邃的黑暗。

  “幻术?”韩立四下张望,立刻运转炼神术,眉心处再次精光大盛。

  一股股强大无比的神念波动朝着周围飞去,化为了一柄柄神念巨剑,划向周围的空间。

  但黑色空间微一波动,那些神念巨剑便被吞噬,没有掀起一点波浪。

  韩立眼睛不禁一眯,心中暗惊。

  这些年不断和自我尸大战,他的炼神术再进了一步,已经接近第七层大圆满,神念之力强横无比,即便是修炼幻术法则的道祖出手布置幻术空间,他也能撼动才是。

  就在此刻,他周围景色一变,黑色虚空消失不见,出现在一个血池上空。

  粘稠的血液充满了血池,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吼啊!”五头青面獠牙的鬼物从血池内跳出,朝着韩立扑来。

  这些鬼物狰狞之极,全身长满血色囊泡,不断喷出一股股腥臭的血水,蛇一般的眼睛充满血红冷光,两肋长着七八只手臂,每只手臂都长着不一样的利爪,每一只都丑陋而且凶狠,让人往而生我的气。

  这五只鬼物似乎集合了世间所有的凶厉和丑陋,神情间更凶狠无比,就好像要吃人喝血一般。

看过《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