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还是那个呼言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还是那个呼言

  出现在韩立等人面前的这片山脉天地绵延起伏,入目处有不少高耸入云的巨峰,只是附近天地元气并不如何浓郁,相对的妖兽凶物也不多,显得有些生机寥寥。

  这样的地方,没有什么可图之物,自然修士也就不太会踏足了。

  呼言道人一进入这片山脉,整个人便一下子变得轻松了不少,时而会自得其乐的朗声吟上一首诗,时而会向韩立等人介绍山脉中的一些他认为颇为有趣的奇景。

  韩立起初对此并不怎么在意,但见南宫婉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提出一些自己的发现,引得呼言道人大呼秒极。

  于是韩立便也静下心来,细细感悟呼言道人此时的意境,倒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间或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观点,由于角度不同,倒也引得呼言与南宫婉一番讨论。

  三人一路有说一笑,在呼言道人的带领下,在山内兜兜转转了大半日,最终在一处隐蔽山峰前落下。

  其实离得老远,韩立便感受到了这座山峰的与众不同。

  倒不是说这山峰真与周围的山峰有极为明显的差异,而是此峰布有一些颇为高明的禁制,恐怕修为在太乙境以下修士,都未必发现得了,跟别提闯入了。

  呼言道人翻手取出一块白色令牌,轻轻一晃,一道白光射出没入了山坳前的虚空内。

  虚空略一波动后,浮现出一道白色裂缝,里面白濛濛一片,看不清是什么地方。

  “二位,请。”

  呼言道人说着,引着二人踏入了白色裂缝之中。

  韩立只觉眼前景色大变,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幽静别致的小山谷。

  谷内搭建了几座两三层的精致竹楼,竹楼的一边是一大片竹林和一条清澈小溪连着一潭池塘,看起来非常清幽,还有不少仙禽灵兽在林中溪水边栖息。

  另一边,则是几块苗圃和一些奇花异草,正有两个身影在其中忙碌着。

  “咦!”

  随着一声轻咦,在苗圃中忙碌着的两人起身朝韩立等人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正是云霓,另一人,却是个亭亭玉立的绝色少女。

  这少女韩立也不陌生,正是白素媛。

  多年不见,云霓和白素媛的修为都有不少精进,云霓已经达到了金仙境后期,而白素媛竟然也达到了金仙境界,而且身周气机波动玄妙,显然修炼的功法很是不凡。

  “我道是谁,原来是厉道友,这些年可把呼言给盼的,只要一喝酒,就要念叨你。”云霓脸上露出笑容,迎了上来。

  “云道友,幸会,许久不见了。”韩立还了一礼。

  “厉前辈,当年带我前往烛龙道的大恩一直未能报偿,请受我一拜。”白素媛眼眸闪动,上前行了一记大礼。

  “素媛小姐不必客气。”韩立微微一笑,手一抬。

  白素媛身体被一股无形潜力托住,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她先是一怔,随即飞快的瞟了韩立两眼,又冲着南宫婉微微一笑,明眸闪动,似乎在猜测为何眼前的女子能够这么好运气攀附到了厉飞雨。

  云霓眼神深处却闪过一丝震惊,能够如此举重若轻的将一名金仙托起,即便是一般的太乙境修士,也根本无法做到的。

  韩立随即向云霓二人介绍了一下南宫婉,双方一番寒暄,步入了其中一座竹楼的二层。

  楼内颇为宽敞,布置虽然简单却不失雅致,透过窗台,可以将整座山谷的景色尽收眼底,满眼碧翠,颇令人赏心悦目。

  几人坐下后,韩立当即问起呼言道人等人为何会在此地居住。

  “此事说来话长了。我们一家原本在北寒仙域一处僻静之地隐居,结果大批灰仙突然杀入北寒仙域,搅得修仙界大乱,我们居住之处也被波及,只好赶紧逃离。奉义道友由于一些缘故却不幸陨落,之后也是经历了一番波折,最终来到了黑土仙域。”呼言道友叹道,似乎对此并不愿多提。

  云霓和白素媛听到此处,神情也都一黯。

  韩立闻言,心中也叹了口气。

  此番真仙界动荡之下,不少仙域受到波及,使得本就坎坷的修行问道之路更为崎岖,实力弱小之辈由于缺乏自保之力,说死便会死去,万载修为可能一朝归尘。

  作为真仙界名义上的官方势力天庭,如今却依旧在筹备着所谓的菩提盛宴,各大仙域也在积极筹划着此事,似乎对各个无关紧要的小仙域发生之事,并不怎么关注。

  或许在大罗境大能,乃至一些道祖眼中,整个真仙界低阶修士便如同蝼蚁,其生死存亡,自然根本无所谓了。

  “我们来到黑土仙域后,听闻幻烟沼泽这曾是真言门遗迹所在,在数千年前辈天庭所毁后,从此人迹罕至,便干脆在这附近定居了下来。你也看到了,这地方环境不错吧?”呼言道人继续说道。

  “曲径通幽,山光潭影,不失为一处世外桃源。”韩立点了点头,回首看了南宫婉一眼,后者也正朝他看来,一双明眸中也掩着一丝期许,但只是一闪即逝。

  韩立心中暗叹了一声,悄然伸出一只手,在南宫婉的手掌上轻轻拍了拍。

  他心知南宫婉能够历经坎坷,自灵界飞升至真仙界,虽同样心存求道长生之心,但其中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为了能与自己相聚。

  南宫婉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作为过来人,却心知南宫婉深藏于心底的那一丝倦意。

  又有谁会想到,历经了人界和灵界的苦修,本以为功德圆满的飞升成就真仙,却只是另一条修仙之路的开始?

  而且这条路,更为艰难,也更为漫长。

  甚至,一眼望不到头……

  只是此女素来性格坚毅,又能识得大局,知道韩立如今的处境下,已没有回头路,更不可能能够长时间伴其左右。

  这段时日的四处游历,韩立能够感受到南宫婉对自己的那份情义,和对于二人相处时光的珍惜。

  每当念及此处,心中都有一股莫名暖意涌起。

  南宫婉似乎也感受到了韩立眼神中的心意,冲韩立微微颔首,目光中也多了某种坚定。

  二人这一番对视,前后不过一个呼吸的工夫,却胜过了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呼言道人随即问起韩立这些年的经历,他们三人来到黑土仙域后,一直避世而居,极少会前往各大城池中,所以还没有看到天庭追击韩立的消息。

  韩立眼见三人不知道自己的事情,也不愿将三人牵扯进来,便只说自己一直在黑山仙域修炼,其他事情一概没说,此番来幻烟沼泽,也是为了探求真言门遗迹。

  “呼言道友,你方才所言,天庭数千年前曾将此地真言门遗迹摧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韩立如此问道。

  “厉前辈,这是我们来到此处后,我专门从附近的宗门势力处打探而来,据说当时来了数拨人马,除了天庭外,似乎还有别的势力,将真言门遗迹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应该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最后也不知寻没寻着,总之把这里连同灵脉都给毁了。”白素媛此前一直静静聆听,此时突然开口道。

  “倒确实像是天庭的行径……这些事情说之无义,不谈也罢。呼言道友,你的修为为何衰退了这么多?”韩立转移话题,询问起了呼言道人的修为之事。

  云霓面色一动,却没有说话。

  一旁的白素媛听闻此话,却低下头去。

  “其实也没什么。当年我刚刚抵达黑土仙域时,好巧不巧遇到一个仇家,此人修为与我平分秋色,一番比斗之下,我将其击伤,却也被对方伤及要害,这才导致修为大跌。”呼言道人笑道,言语间对自己修为降落之事,根本不以为意。

  “原来如此。”韩立只是微微点头,心知呼言道人这看似平常的三言两语之中,必然蕴含着一些不愿为人道的隐情,但对方既然不愿多说,他自然也不再多问。

  “不说这个了,言归正传。厉小子,这些年我采摘黑土仙域的一些灵材,又酿造了几种好酒,一起品尝一下吧。”呼言道人起身笑道。

  “呼言,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你怎么还用旧时的称谓称呼厉道友。”云霓感受到韩立高深莫测的修为,眼见呼言道人还称呼其为小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安,急忙插话说道。

  “称呼而已,厉小子若是连这点也看不破,也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就能有今日的成就了。”呼言道人却是笑道。

  “哈哈,呼言道友说的对极!今日在此的都是旧识故友,我们只谈风月,对酒当歌,何须在意什么修为辈分。”韩立也大笑道。

  云霓听闻此话,虽有些讶然,但很快便释然,眉宇间也多了一丝笑意。

  白素媛目光在呼言道人和韩立之间来回转了几次,神情中也不觉恢复了几分轻松,只是望向韩立的目光中,敬意更浓。

  呼言道人当即招呼云霓和白素媛陪着南宫婉去谷内各处参观,自己则拉着韩立来到了山谷偏僻角落处的一座矮矮。

  这座矮楼看起来是几座竹楼中最不起眼的一处,但一进到里面,却是琳琅满目不足以形容。

  楼内四处摆放了各种酒葫芦,酒坛,酒瓶,还有诸多不同材质的酒杯,比当年又丰富了许多。

  呼言道人到了这里,整个人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拉着韩立转了一圈,口中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这些年来,他又重金搜集了哪些酒方,又从哪里鼓捣来了一些酒器。

  对于这些,他可谓如数家珍,甚至比自己修为提升了一大截,还要兴奋。

  韩立直至此刻,才觉得当年那个“仗剑红尘搅风云,酌酒醉卧笑人间”的呼言道人,回来了。

看过《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