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52.二手情书50
  陆庸难得喝醉酒,絮絮叨叨说了好多。

  陆庸:“我去派出所接你的时候我就想,你看上去好瘦,身上都没几两肉了,一定没有好好吃饭,我好心疼。但还是很可爱,就是可爱。”

  “像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一样可爱。我看到你躺到车后座上蜷缩着睡觉,像只小流浪狗一样,又瘦又小,我太心疼啦。”

  沈问秋:“嗯……”

  陆庸:“但我就是怕,怕你还讨厌我。我想,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别人了,才不会找我呢。”

  “你吃饭的时候,我犹豫了很久,觉得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才敢问你要不要住我家。其实我那时就想说,你要住一辈子也没关系,你答应我的时候我真的好开心。”

  沈问秋:“嗯。”

  沈问秋低声说:“我那次问你借了五千,其实除了买了两包烟,其他的我都拿去捐给山区女童助学基金了,用你的名义。”

  “我说我把钱拿去赌了是骗你的。”

  “你以为你会赶我出门,结果你就没跟我生气。”“你怎么就相信我不会真干坏事呢?”沈问秋无奈地问,“赌狗无药可救。你还主动把我接回去,还对我那么好,毫无底线地好。我随时可以把人带回你家偷钱,再坏一点,绑架你,要你把钱都给我。”

  陆庸点头:“你不用绑架我,你直接问我要,我就会给了,全都给你都行。”

  沈问秋有点鸡同鸭讲的抓狂感:“我说的就是这一点,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陆庸说:“我又不给别人,我只给你。”

  陆庸的眼眸明亮而温柔地注视着沈问秋,仿佛情至浓处而难自禁,不知不觉地俯身下来,突然亲了他一下。

  沈问秋怔忡,轰然脸红:“你在大街上突然亲我也不打招呼。”

  陆庸愣头愣脑地说“对不起”,一副积极认错但不悔改的诚实态度,刚说完,就厚脸皮地说:“那我和你打个招呼,还能再亲一下吗?”

  这回不用陆庸主动,沈问秋轻轻亲了下他的嘴巴。陆庸太高兴了,因为酒劲,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矜持老实,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办好,把人紧紧抱住,相拥用力到像是恨不得把人揣进心里去,傻乎乎地喊:“沈问秋。”沈问秋:“嗯。”

  陆庸:“沈问秋。”

  沈问秋:“干什么啊?”

  陆庸:“沈问秋。”

  沈问秋:“你傻了吗?我答了好几遍了,我在这呢,被你抱着呢,你也不害臊。”

  陆庸不管不顾,闷声闷气的,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说出的话简直傻到要冒泡了:“沈问秋,你要知道。”

  “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有我,你一直拥有我。我永远是你的。”

  沈问秋说不出话来,鼻子想被塞住了。

  所以啊,陆庸也是他良心的底线。

  他过得最浑浑噩噩的那段日子是,想变好又无计可施,想麻痹自己做个烂人,可又做不到烂到彻底,不上不下,徒增痛苦。

  明明去见陆庸的时候都想好了,可真见着人,对上陆庸望着自己的眼神,他就无法说服自己真的对陆庸做足够过分的坏事,大抵在潜意识里,他是在想,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定他是个烂人,他也希望陆庸认为他是个好人。

  而陆庸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沈问秋拉着陆庸就往酒店走。

  陆庸问:“怎么了?你累了?”

  沈问秋主动说:“我想和你,现在。”

  陆庸满脸通红,别说是喝醉酒的他了,就算没喝醉酒,面对沈问秋的勾/引,他也一点自制力都没有。

  他听话,听老婆的话,沈问秋说想做就做,想做几次就做几次,他都奉陪。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陆庸亲着沈问秋满是红痕的背道歉。

  沈问秋趴在枕头上,好可爱地和他说话:“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大庸,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在想以后我要做什么,只是还债还一辈子吗?”

  “我总觉得还不够。”

  陆庸怜爱地抚摸他的头发:“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要钱就问我拿,想创业尽管去创业。”

  沈问秋摇了摇头:“但我发现,我好像是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所以我高中的时候才特别崇拜你,觉得你好厉害。”

  “我那时候看你,就像是在看未来的明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相信有朝一日你会把你所说的全都实现。”

  陆庸这辈子没有比此时此刻更加膨胀的时候了。

  沈问秋还用这样崇拜依赖的眼神凝视着他,问:“我好想没有梦想,我的梦想就是支持你的梦想,我想分享你的梦想,可以吗?”

  当下,他们就在此处,赤诚相对,在此瞬间,心悄然地连在一起。

  陆庸没说什么激动的非凡的话,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沈问秋便感觉,自己那颗一直飘摇无可归处的心终于有了可落下的地方。

  在陆庸的掌心。

  徐会长对陆庸简直堪比亲儿子,又是提携,又是推捧,都走得关系都帮他走遍了,协会上下非常之齐心一致。

  用徐会长的话来说就是,时候差不多了,国家的经济已经搞上了了,现在华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接下来要开始严抓污染,新兴科技的同时也会盯紧电子废品的产生和处理,上面也有意要立个人作模范代表。

  正是推陆庸这个紫薇星上去的好时机。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陆庸自己也非常积极,他很少有想得到的东西,对公司的要求也是收支平衡就满意,略得盈利就更好了,一旦有个需要完成的目标,他就会全力以赴地去做,以一种近乎孤注一掷的冲劲。

  反正,尽人事,听天命。

  他们在首都待了半个月,回了h城,继续工作。

  沈问秋没再拒绝陆庸,陆庸取出自己目前大部分的存款,前后共填了沈问秋名下共计五千多万的债务。

  因为沈问秋不让他卖房。

  但按照他们公司的业绩,这五年陆庸能赚到足够的钱,帮沈问秋的债务都还清。

  沈问秋没别的想法,就想辅佐陆庸有一天能当上真的业界龙头。

  跟陆庸一起每日在家和公司两点一线。

  倒没有一个特别的转变界限的日子。

  只是等到回过神来,这次是真的开始过新人生了。

  就忘了一件事。

  沈问秋现在满心装着陆庸,先前拒绝了盛栩一起出去玩的建议,之后也一直忘记再去找盛栩。

  这天。

  沈问秋跟陆庸吃过晚饭,正在遛狗,商量着下星期陆庸过生日的事。

  盛栩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黑着脸问:“你上回不是说下次打给我吗?你有空遛狗,没空找我。”

  沈问秋顿时很尴尬。

  陆庸把狗绳接过去:“你跟盛栩聊吧,我先带狗狗去逛一圈。”

  两个人之间根本不用说太多,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了解彼此要做什么,十分默契。

  是先前没有的默契。

  沈问秋走到盛栩面前,对他说:“我们去店里说,太冷了。”

  盛栩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快步走了两步,发现沈问秋走得慢,才慢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沈问秋在和陆庸招手。

  沈问秋没有说话,只是在看陆庸。

  一束冬日午后的浅金色的光落在他的发梢、额头和眼睛,让他眼角眉梢的温柔看上去像在发光。

  盛栩心底的嫉妒疯涨,到他可忍耐的阈值顶点。

  连走到咖啡馆的三分钟路程他都忍不了了,脑子一热,问出口:“你和陆庸是不是睡了?”

  沈问秋:“……”

  犹豫了下,说:“是。”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