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49.二手情书47
  在回公司上班前的这两天里。

  沈问秋觉得他们就像是放假趁着父母不在家偷偷18禁的高中生一样,到家以后就没出门,如偷尝禁-果,总觉得隐秘而刺激,在这无人知晓的地方坦诚彼此的,每日、每时、每刻都想要接触彼此。

  将爱晒在安静的阳光下。

  安排都差不多:

  8:00am:睡醒,,然后陆庸会去做个早饭,并试图端到床边把他当小孩子一样说他可以坐在床上吃,被他拒绝,起床洗漱,穿好衣服,吃早饭;

  9:30am: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遇见小区里有人遛狗,陆庸说之前救的那只狗狗病好得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去把狗狗接回家来养。

  :回家,一起做饭。

  :吃完饭看电视。

  1:00pm:去书房看书学习,陆庸坐在身边看他看不懂的科研资料,发现半小时过去陆庸好像没看几页,心神不宁,沈问秋疑问,陆庸红着脸答想亲他。于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在书房。

  4:30pm:睡醒。肚子饿了。陆庸用中午剩下的饭做了个炒饭。

  5:00pm:在饭桌上询问陆庸,正好有空要不要就今天去接狗回来。陆庸犹豫了下,拒绝,说改天再去,这两天只想他们两人世界,要是有狗狗跑来跑去的话,会不好意思吧?而且也很碍事。

  6:00pm:收拾了一下家务,把陆庸关在外面,在书房学习三小时。

  9:00pm:洗漱,去陆庸的卧室,,睡觉。

  做的次数多了,沈问秋也没一开始那样羞涩忍耐了。他会直白地告诉陆庸被弄疼了,陆庸就记录改进,两个人小心珍惜地摸索学习,有怀抱有用不完的热情。

  反正也没对比,自我感觉良好,感觉进步很多。

  沈问秋总觉得更喜欢陆庸了,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得不得了。陆庸每句话他都觉得好可爱,以前他也觉得陆庸在他心里是限定的世界第一的帅气,但现在又加上了一些涩-气。

  他喜欢陆庸戴着机械臂和自己做,被假肢抚摩时他总会有种灵魂也被触摸到的错觉,跟着兴奋地战栗。

  他喜欢陆庸的亲吻,每次陆庸会和他说这次一定温柔,但总是控制不住轻重,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然后陆庸懊恼地和他道歉,结果下回还是这样,其实他真的并不生气,陆庸还以为他只是好脾气。

  他太喜欢陆庸毫不掩饰地表示渴-望他的身-体,如此地不厌其烦,因为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幅并不算年轻漂亮的身体似乎还有几分价值。陆庸越是喜欢,他就越能感觉到自己还是有一点点价值的,在被需要着。让他真切觉得自己被爱着,干涸的灵魂一点一点地被补上。

  所以只要陆庸想,他都不会拒绝了,反正很快乐。

  三天时间像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几乎都在荒唐事中度过。

  别说陆庸这样循规蹈矩的老实疙瘩,沈问秋都没这样放肆任性过,开始还觉得害臊,之后就有些上瘾了。

  居然这就要回去上班了,陆庸亲亲他,依依不舍地说:“真想继续待在家。”

  沈问秋觉得好笑,这就是君王不思早朝吗?反而是沈问秋说:“要上班。”

  于是一起去洗手间刷牙。

  沈问秋看陆庸牙膏一不小心挤太多,从边缘溢出,快掉下去,他拿自己的牙刷去接,蹭了一半牙膏,正好,也够用。

  陆庸脸红地看看他。

  洗漱完。

  陆庸盯着他欲言又止,沈问秋满心甜蜜,凑过去亲他嘴巴一下:“现在嘴巴香了,可以亲了。”

  陆庸回吻他。

  这倒不是出于,只是爱盛满了,稍微有个小动作就会溢一点出来,总想干点什么,亲一下,摸一摸,牵牵手。

  但有件事很让沈问秋担心。

  自打他们开了荤,陆庸就是成天一副把持不住、猴急不已的态度,去公司以后也会这样吗?毕竟他们从早到晚都待在一起,他们公司地广,人却不算多,总裁办公室等闲不会有什么人突然过来打搅。

  万一陆庸提出想做呢?他该答应还是婉拒?

  他想了一路也没想出个解决方案。

  接着就到了公司,陆庸像戴上面具切换工作模式,变得无比沉稳正经,在公司里跟他就像是再普通不过的上司和下属,不包含任何私情,休息好些天,堆了不少事,陆庸专心起来效率极高,甚至还在研究室泡了两小时。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沈问秋想,难道是他想多了?原来是他比较不知羞耻吗?还是这两天做太多了,肾有点扛不住了?

  回家路上,陆庸纯情地说:“我想了想,觉得我们还是得正式地吃一顿饭,我订了一家餐厅,我们明天去吃怎么样?”

  沈问秋点头:“好啊。”

  沈问秋不由地想起今天在公司的相敬如宾,他在猜想,是陆庸不想被公司的人看出他们的亲密关系吗?私生活和工作分开?虽然她不想弄得太张扬,谈恋爱是他们的私事……可他还是忍不住想太多。陆庸说:“拖了好几天,我们去把狗狗接回来吧。”

  这只狗因为医治腹水在医院一住三四个月,他们去的次数多了,一进门,不用报宠物的名字,店里的兽医和助理一下子就把他们认出来了:“皮蛋爸爸来了啊?”

  陆庸给小京巴取名叫皮蛋,小京巴一见他就摇尾巴,快活地“汪汪”叫了起来。

  沈问秋还记得刚见到这小家伙的时候,瘦的皮包骨,肚子却诡异地胀得老大,浑身的毛都脏污打结,像是很久没洗的毛毯,眼神栖遑不安,一见人就龇牙咧嘴,让人觉得他说不定晚上就会死在某个肮脏寒冷的角落里。

  现在呢,因为病治好了,下午刚洗了个美容澡,修剪过的柔软雪白的毛皮,娇小可爱的身躯,两颗圆溜溜的黑眼睛湿润明亮,变得温和平静许多,隔着笼子栅栏望着他们,简直判若两狗。

  陆庸把小狗爱惜地抱在怀里。

  沈问秋好想伸手摸摸,说:“洗干净了也很可爱嘛。”

  陆庸问:“你要摸吗?”

  沈问秋踟蹰片刻,还是摇头:“暂时不了吧,怕他咬我,他喜欢你,又不喜欢我。”

  离开时,店员跟他热情道别:“皮蛋爸爸再见。”

  “再见。”陆庸说着,看了一眼怀里的狗狗,又看了一眼沈问秋,开始脸红起来。

  沈问秋笑问:“你脸红什么啊?”

  陆庸嘿嘿笑,老老实实地说真心话:“我感觉好像我们接了一个宝宝回去一起养一样,我们都是他的爸爸。”

  妈的,沈问秋心想,这黑大傻个有时候也太会说情话了。

  陆庸早就把养狗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狗窝,狗碗,狗项圈,狗衣服,狗毛梳子,一应俱全。

  现在终于把小狗接回来,沈问秋瞅着他那架势,还真有点像养孩子。

  不过养狗好,狗狗多可爱,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而且比人类幼崽要省心多了。

  陆庸说:“回家的第一顿饭,你来喂他吧,多喂一喂,摸摸他,他就喜欢你了。”

  小狗狗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他的抚摸,沈问秋心里升起淡淡的高兴。

  他们俩蹲在一起摸狗,摸了又摸。

  回去上班的第一天晚上非常和平。

  陆庸没有做出任何不轨举动,一直到睡前,反而让本来想静下心看书的沈问秋不安起来。

  这么快就腻了他的身-体吗?

  可陆庸不提,他不好意思太主动。

  沈问秋抱着困惑去洗漱了,刷完牙,小狗从他身边跑过,蹿进了陆庸的房间,沈问秋跟过去看一眼,小狗试图跳上床一起睡觉,被陆庸赶下去。陆庸没发现他在门外,很有耐心、温温柔柔地教育小狗狗说:“不行哦,我的床只分你的另一个爸爸睡。”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