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46.二手情书44
  陆庸看着沈问秋脸色俄顷间变得煞白。

  沈问秋问:“你怎么知道了?……谁告诉你的?”

  陆庸说:“你不用管是谁告诉我的。”

  好半晌,沈问秋才支支吾吾地说:“还、还没完全决定好……申请了几所学校,还要过几个月才知道要不要被录取了。”

  陆庸看他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心想,他凭什么用这种凶恶指责的语气跟沈问秋说话?沈问秋要选择怎么样的人生规划都由他自己做决定。想是这样想,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生气。

  陆庸尽量敛起自己的匪气,如此便显得冷漠疏离:“嗯。”

  沈问秋想了想,觑视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又无比内疚地说:“对、对不起。”

  陆庸冷声冷气地说:“这有什么好对我道歉的,你要读什么学校本来我就插不上嘴。”

  “不是。”沈问秋着急地说,“我是应该告诉你……但我本来也不知道能不能申请上,假如最后没申到我就急吼吼地跟你说了,不是显得很尴尬吗?”

  话音没落,陆庸脱口而出地问:“那为什么他们都知道?”

  只有我不配知道吗?陆庸很想问,但这后半句话卡在嗓子眼,还是被他咽回去了。

  沈问秋僵住了。

  陆庸看他一动不动尴尬地呆立原地,找不到借口不知所措的模样,又觉得心疼。即使沈问秋这样对待他,他还是喜欢,他只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对朋友抱有肮脏的心思,为什么不能心胸宽广,为什么要这样嫉妒猜疑。

  陆庸靠近沈问秋,沈问秋鲜少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如被欺负的瑟瑟发抖,可偏偏他纯真害怕的脸蛋会忍不住让人更想欺负他,他心底直涌起一股冲动,什么都不管了,想要就在这里、就在当下,亲吻沈问秋。

  就在他即将要接近到沈问秋的时候,沈问秋猛然回过神似的,满脸涨红,伸手用力推开他。

  陆庸向后跌了几步,拉开距离,他的身体倒是没摔跤,但他觉得自己的心被沈问秋狠狠地掷在地上。被沈问秋震惊畏惧的目光盯着,陆庸发热的脑袋终于渐渐冷了下来。

  刚才其实还有一段距离。

  只他们彼此心照不宣,都感知到原本该发生什么。

  陆庸握了握拳,胸膛里鼓满的怒气想要找一个途径进行发泄,可惜不行,最后还是以他的风格闷声闷气地说:“对不起。”

  想不出更好的语言,所以再重复:“对不起。”

  说完,陆庸转身走了。这次沈问秋没跟上来。

  他觉得自己一败涂地。

  理智重新回到他的脑子里,陆庸太惭愧了,他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是犯罪未遂,他应当受到惩罚。

  陆庸还是不想回教室,他在楼下跟游魂似的兜圈,被班主任逮住。

  班主任骂了他两句,可见他失魂落魄、心不在焉,还是关爱了一下学生的心理问题。

  陆庸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说:“老师,我想换位置。我想换回去一个人坐在最后。谢谢老师。”

  ***

  差点被陆庸亲了这件事给沈问秋的冲击太大了。

  他魂不守舍,不知道该怎么回教室面对陆庸,在操场躲了一节课到放学,然后匆忙逃回家去了。

  陆庸那是要亲他吗?还是只是靠近他?是他自己会错意了吧?最近他就是战战兢兢,总觉得陆庸要亲近自己。

  明天早上要说什么和陆庸打招呼?表现得自然一些,装成什么都没发生?

  对,对,就这样,装成什么都没发生。

  沈问秋失眠到凌晨,才如此做好决定。

  第二天一早,沈问秋揣着早饭来到学校,他还特地多带了一份小笼包一份牛奶,准备送陆庸,结果一到教室,就看到自己课桌旁边的那张属于陆庸的桌子搬走了。

  搬回到最初陆庸做的靠近垃圾桶的孤僻角落。

  沈问秋傻眼了,这下是真慌了。

  沈问秋问同学:“陆庸呢?这怎么回事?他的桌子怎么搬那去了?”

  同学说:“他昨晚就搬了啊,不是你们都不见了吗?他一回来就把桌子搬了。”

  沈问秋茫然问:“怎么回事?”

  同学反问:“你和他要好,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我还想问是怎么回事呢……”

  沈问秋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了。

  终于等到陆庸回来,又正好上课铃声响起,陆庸踩着点到教室,沈问秋没来得及问就上课了。

  一下课,陆庸就离开,他转头看陆庸,陆庸连对视都不和他对视。

  熬了一上午,沈问秋都没逮住陆庸好好问两句。

  沈问秋干脆是寝室蹲陆庸。

  他走读以后是不能随便进住校生宿舍的,为此还跟同学借了住校生的通行证,趁宿管阿姨不在,赶紧混进去,然后去了他之前住的寝室,坐在陆庸的床位上守株待兔。

  这下可算是抓到陆庸了。

  陆庸看上去不像是生气,反而面对他时,有种躲躲藏藏的心虚:“你怎么跑到宿舍里来了?”

  沈问秋说:“我找你有事。”

  沈问秋用眼神示意他两个人单独出去说,陆庸像装不懂,当着其他同学的面,说:“什么事?”

  沈问秋揪心不已,看了看别人,说:“你为什么突然搬开座位?”

  陆庸答非所问:“我跟班主任汇报过了。”

  沈问秋没好气地说:“这件事的关键是有没有跟班主任说过的问题吗?”

  寝室里的其他同学看他们好像快吵架了,悄悄地走开,还给她们带上门。

  房间只剩下他们俩。

  陆庸慢慢地弯下过于高大的身体,蹲了下来,一条腿膝盖点地,半跪在地上,仰头看他,说:“对不起。”

  沈问秋:“……”

  陆庸补充说:“昨天晚上的事,对不起。”

  沈问秋疯狂地心慌起来,心慌到他险些要喘不过气来,他眼眶慢慢红了,他想装成无事发生,可陆庸就是不配合。

  明明他们什么都没说啊,敷衍过去也不是不行吧?

  为什么陆庸非要承认呢?

  陆庸说:“我觉得我不该继续坐在你身边了。本来班主任也快换座位了,你坐回原来中间的位置吧。”

  可要说这是撕破脸的摊牌,似乎也说不上。

  含糊而青涩。

  想要留以后一分体面和友谊,陆庸不挑明,沈问秋本人更没脸说。

  沈问秋既伤心又生气,气极反笑:“行。你都帮我定好了是不是?也不问问我的意见。你以为是我上赶着要跟你同桌吗?”

  沈问秋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恶意直刺骨髓般:“我是看你没朋友可怜,你以为除了我还有谁愿意跟你同桌吗?”

  陆庸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像忍受疼痛地答:“嗯。”

  班主任重新排了班上的座位。

  沈问秋回了中间组第三排,看黑板视角绝佳的位置,旁边一圈全是他交好的同学。

  同桌换回了盛栩。

  可他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高三过得太快,沈问秋还没想明白,转眼就到了期末,在他换上羽绒服的时候收到了大学申请通过的回邮。

  他可以去国外念书了。

  沈问秋其实设想过这个场景,即使在他的想象中,他也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爸爸问:“……你哭什么啊?”

  沈问秋才发现自己哭了,他想找纸巾擦一下眼泪,可是桌上没有抽纸,就胡乱用袖子揩拭:“爸爸,我想到要去国外我就慌。”

  爸爸抱了抱他的肩膀,叹了口气。

  沈问秋哭得停不下来。

  爸爸心疼地说:“唉,别哭了。你害怕是正常的,你从小都没离过家,你要一个人出去,爸爸没办法看着你,爸爸也很担心。爸爸倒不是逼你要多有出息,以爸爸现在赚的钱,养你一辈子也不是不行,但人都要长大……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我不能帮你做决定,你自己慎重地想一想,假如实在不想去,就不去。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了嘛,留在国内,我觉得国内的大学也挺好的啊。留在国内,也未必就比去国外发展要差。”

  沈问秋沮丧地点点头,他不想去了。

  他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和陆庸闹翻的。

  他甚至在心里想,要填报和陆庸同一所大学,他这样去跟陆庸说的话,陆庸会跟他和好吗?

  他已经一个月没跟陆庸说话了,他太想太想陆庸了。

  自从他们成了好朋友以后,从来没有分开那么久过。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陆庸是个那么沉默被动的人,他不主动,陆庸怕是不会来找他。

  沈问秋想,要是陆庸还愿意和他做朋友,仅仅是做朋友,那就好了。

  他忐忑不安地去了陆庸家。

  当时陆庸不在。

  沈问秋去惯了,陆爸爸不知道他们吵架冷战的事,见到他来,还非常热情地招待了他。

  陆爸爸说:“院子里乱糟糟的,你去你们的秘密基地等他吧。”

  “好的,好的。”沈问秋答应下来,然后去了陆庸的技术宅工作室。

  沈问秋一进门,就看到桌上放着一本摊开的笔记本,装帧非常漂亮。

  沈问秋鬼使神差地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一页上写到一半的日记:

  【我差点强吻了沈问秋,我很愧疚。】

  【他看了我好几眼,好像是想和我搭话,可我不敢和他搭话,我无法向他保证只做他的朋友。】

  【我喜欢沈问秋。】

  沈问秋感觉心口像是陡然掀起惊涛骇浪,连这最后一层自欺欺人的掩饰都没有了。

  ――陆庸暗恋他。

  ――陆庸是同性恋。

  但,同性恋是精神病啊!

  沈问秋慌然失措。

  他慌到没听见有人走近的声音,“小咩,你在看什么?”

  沈问秋转过头,看到陆庸站在门口,问他,脸上没有一丝笑,而是罩在暗处,他过于高大的身材如遮天蔽日,挡住光。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