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44.二手情书42
  “你不是也说我是个烂人吗?”

  陆庸听到沈问秋说。

  陆庸脸色大变,如被当头棒喝。

  他是说过这样的话,沈问秋刚来不久的那时候,沈问秋还满身利刺,对他说:“我在就不是十年前的我了,我早就不是了。你还以为我是个好人吗?”

  他回答了什么来着?哦,对,他说:“我没有那样以为。我知道你是个烂人。”

  他总是无法说谎,他想要坦诚对待沈问秋。当时沈问秋就有点恼火,他追着解释,放着放着,还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平淡揭过了,其实只是埋下一个地雷而已。

  那时的沈问秋完全不柔软,他的灵魂被诸多挫折痛苦扎上了一根又一根的利刺,假如别人要问是否因此而无法拥抱,他还要坏声坏气地说:“我又不想抱你,你别自作多情觉得抱我会扎到自己。”

  有时候就是这样。

  一句话,说的人是这样的意思,听的人却理解成那样的意思,南辕北辙,造成重重误会。

  陆庸心急如焚,深吸一口气,想要和他面对面说话,郑重解释,快步想要走到他前面去。陆庸才刚抬脚,沈问秋听见他的脚步声立马就逃,陆庸好不容易追上,沈问秋转身不想看他。

  陆庸非要往他面前凑,如果此时有外人在,或可看见他们俩在原地滑稽的转圈。

  分明就在身边,却一个躲一个追,怎么也不能面对面。

  陆庸再没脾气,这会儿火气也有些上来了,他知道沈问秋有病……他该更有耐心!不能逼迫沈问秋!要温柔,要温柔,他原本就是个温柔的人。

  可现在实在是温柔不起来了。

  每回都是沈问秋先主动的,每回也都是沈问秋睡完拍拍屁股不认账,他想负责都没地方负责去,沈问秋就不肯给他个名分!!

  陆庸恼极了,直接牢牢抓着沈问秋的手臂,硬生生把人拽过来,掰正,面向自己。

  沈问秋别过脸,他就用左手扣住沈问秋双手的手腕,反剪在背后,右手捏着沈问秋的下巴,强逼着人抬起脸,沉着嗓子匪气十足地说:“看着我,沈问秋。”

  沈问秋闭上眼睛。

  陆庸真是火冒三丈。

  低头直接吻了下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好像无师自通了该如何接吻,又或许只是出于本能地侵-入-掠-夺,他人性幽暗之处的邪念再次趁势而起,疯狂肆虐。

  沈问秋被亲得有点怕。

  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脸都憋红了。

  陆庸的性格很是极端,分明是个如此软弱木讷的人,即使有人嘲笑讥讽他,他也能做到泰然自若无动于衷,像是世上没有任何事可以让他生气,很少很少见到陆庸生气。

  可一旦惹他生气,陆庸就会像变了个人一样,谁见了都会害怕。

  譬如上次在赌场。

  譬如现在。

  沈问秋甚至有种陆庸恨不得将他拆吞入腹的错觉,陆庸身上的怒意仿佛热气腾腾,炙人心扉,叫人心惊胆战。其实陆庸偶尔是会这样,像是不经意间流泻出来的暗黑气质。

  在床上时就会这样,仿佛在和野兽。

  沈问秋被亲得发蒙,更荒谬的想法颤巍巍冒出来,陆庸……陆庸该不会要在这里强迫他吧?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本就敏感,不由地瑟瑟发抖起来。

  陆庸这才黑着脸放过他。

  一边凶巴巴地紧紧抱住他,把沈问秋的脸按在他自己的怀里,一边僵硬地抚摸沈问秋发抖的后背,犹未消气:“我不是想吓你,小咩……”

  “你老是听不进我的解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先前他们没做过亲密的事,当遇到这种时候,他只能自己憋着生气,如今他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那他就多了更好的交流彼此的选项。

  把人亲一口再说。

  陆庸郁闷至极地说:“你当时那个状态,我难道还要撒谎骗你,你是个好人吗?”

  果然是这样,沈问秋又想哭了,他想要挣脱开,说:“我知道,又不用你提醒。”

  但陆庸的手臂太有力气了,陆庸只有一只手的时候他还能甩开陆庸,陆庸装上义肢,有了两只手,他完全逃不开,死死地被陆庸按在怀里。

  就像那天在河里一样。

  他再像自暴自弃地溺在沼泽生活中,陆庸都会用尽全力地把他拉出来。

  陆庸偏执疯狂地说:“我爱你,沈问秋。我爱你,我爱你,我比你想象的还要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像是怎么说都说不完,如爱语,如诅咒。

  沈问秋慢慢停下来,放弃挣扎,任由陆庸拥抱自己。

  陆庸脑袋一片炽热,他完全没有组织语言的能力,全然是出于本能驱使地在表达自己压抑多年的想法:“我不想像这样,像个疯子,像个变-态,会让你害怕,我知道你其实胆子很小,我不想吓到你。”

  “所以我一直不敢和你说。”

  “我爱你,我就爱你。――你是个好人我会爱你,你是个烂人也爱你。”

  “你知道我很笨,我不懂该怎么处理感情,我无法跟人相处得好,我也不清楚爱究竟是什么。但我敢认定我爱你,不止是爱你十几岁时的乐观善良温柔,你的胆怯自卑偏执我也爱。因为那是你身上的,所以我就爱了。”

  “你是好的沈问秋那再好不过,你要是变成糟糕的沈问秋我也喜欢。你以为我这些年我为什么从没交过男女朋友,因为我喜欢着你,我无法喜欢上别人。我只喜欢你,我就喜欢你一个!”

  “我是一个如此卑劣的人。”

  “我清楚你是出于寂寞,是出于病理原因,所以才跟我发生关系,你想从中感受到自己存活在世界上,而我就是无法拒绝你,我卑鄙地趁机利用了你的寂寞。”

  “我想得到你,我太想得到你了!我想得到你想得要发疯了,可能从我十六岁开始我就一直在发疯,直到现在也没治好。所以一有机会,我就无法说服自己放过!”

  沈问秋推了他一下,依然没挣开,他哭得脸上全是泪痕,脸颊泛红,鬓边的发丝也乱了,沾着泪水一绺地黏在脸上,狼狈极了,沈问秋红着眼睛,紧咬牙齿,用力到脸颊疼,他恶狠狠地瞪着陆庸,半晌如撬蚌一样生硬地问:“你说你喜欢我?那你为什么十年都不来找我?”

  陆庸凝视住沈问秋,目光深沉。

  沈问秋觉得陆庸像是居高临下地将他握于掌心,又像是虔诚跪拜在他面前的信徒:“因为你厌恶我,你让我别出现在你面前,只要是你说的,我就遵循。我的规则在你手上,你可以打破,我不可以。我不想让你更厌恶我。”

  多荒唐。

  可陆庸就是认真的。

  所以是他让陆庸别出现,陆庸就能忍十年不出现,即使还爱着他;所以他在派出所打电话给陆庸,只一句话,就又能召唤到陆庸抛下其他,直接奔赴千里来到他身边。

  “沈问秋,我比世上的任何人都希望你能够幸福,我想要你能够获得最好的人生。”

  “我觉得我不是最好的,所以我不想出现在你面前,我只能等待着你愿意要我。假如你还是沈家的小公子,有那么多朋友,那么多喜欢你的人,他们谁都比我更好,他们首先身体健全,而且一个比一个优秀。像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去追逐你呢?”

  “我不可以否认我们重逢时的你是个烂人,假如不是变成那样,不是别人都不要你了,怎么轮得到我?”

  “我不知道对他们来说是怎样,但我对我来说,沈问秋就是沈问秋,我爱的就是沈问秋本人而已。”

  “我知道你其实不喜欢我,我只是你无可奈何、走投无路的选择。”

  “以后你的病好了,真正振作起来去选一个比我更优秀的人,我也会尊重你。只是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陆庸爱沈问秋,不加任何定语的沈问秋。即使你厌恶我。”

  沈问秋眼睛酸涩、喉咙发干,心脏一抽一抽地疼,他又想哭又愉悦,缓钝地说:“……我怎么可能厌恶你呢?你别污蔑我。”

  沈问秋很想哭,真是没个男人样,他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难以启齿地说:“你以为我是为什么最后没有出国留学啊?……”

  ……

  陆庸这个看上去跟沈问秋最要好的人,竟然是高中班上沈问秋为中心的小团体里最后一个知道沈问秋很可能要去国外留学的人。

  大抵是因为他跟除了沈问秋以外的人关系都不好,一学期也不一定说得到十句话,还都是“好”“哦”之类的废话,非要说的话,大概跟盛栩说的话比较多。

  但不是什么好话。

  盛栩专爱针对他阴阳怪气。

  这件事还是私下盛栩无意中说漏嘴的。

  当时陆庸就懵了,盛栩从他过于直白的反应中明白沈问秋没告诉他,颇为高兴:“原来小咩没告诉你啊?哈哈,我们都知道呢,我准备跟他一起去留学哦。手续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学校肯定能申请到。”

  “更多的你自己去问他吧,我还以为沈问秋多喜欢你呢,居然连这都没告诉你哦?”

  太扎心了。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