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43.二手情书41
  沈问秋懵了,直觉得耳边嗡声作响。

  他皱起眉,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紧盯手机屏幕,反复看短信里的数字,数了三四遍,确定是八百万。

  八百万。

  沈问秋重新呼吸,他直接拨通陆庸的手机号。

  陆庸没设置任何来电彩铃。

  联通电话的“嘟嘟”声响起两声,陆庸就接了起来:“喂?小咩,你起床了啊,我正在回去的路上,你稍微等等……”

  没等陆庸说完,沈问秋劈头盖脸地问:“你是弄错了所以往我的卡里打了八百万吗?我虽然很想弄清楚你这么做的动机,但是,你不是知道我的账号里一有钱就会被银行划走销债吗?”

  陆庸说:“我知道啊……小咩,我等下慢慢和你说,你别着急,等一下……”

  沈问秋骂骂咧咧:“你知道你他妈还往我卡上打钱?你有病吗?”

  “去撤回转账操作,现在,马上!”

  陆庸那边无人应答。

  沉默是什么态度?更让沈问秋焦躁。过了小一小分钟,沈问秋才听到陆庸茫然无知的回答:“我去插-了下耳机线,你说了什么?”

  沈问秋气得简直要脑溢血:“我说,让你去撤销转账操作!给我调转车向,回银行去!!!你他妈没事打钱给我干嘛?”

  沈问秋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会听见,但还是快速地走远了两步,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问:“你真的不用因为跟我睡了就产生什么无聊的责任感。你就当……你就当是玩玩我不行吗?随意一点好吗?”

  给八百还能说是随手给的零花钱。

  八百万?那肯定是陆庸认真给的,沈问秋倒不觉得是嫖-资,陆庸不可能干那事,谁能拿这么多钱拿去打水漂?况且还是陆庸这样的抠门精,陆庸平时买个菜还要一颗一颗仔细挑,不会乱花钱。

  即使隔着听孔,沈问秋也能感觉到陆庸的声音僵住了:“沈问秋,你昨晚说你也喜欢我的。”

  沈问秋依稀、好像、大概记得自己是说过一句,他烦躁地在原地兜了两步,说:“我记不清了,上头的时候随便说两句不就那么回事吗?……”

  沈问秋含糊任性地说完,自己先顿住,心底涌起愧疚心,想:我这么说真的好像个渣男。

  陆庸会怎么想?

  陆庸现在一定很生气吧?就算陆庸再老实憨厚,这样子被他捉弄也会恼羞成怒吧。

  沈问秋忐忑不安地等着陆庸跟他吵架。

  却听见陆庸沉稳的声音:“嗯。”

  沈问秋困惑,嗯什么嗯?

  陆庸继续说:“我有猜想到你会不认账,可能是这种反应,所以才第一时间把我身上带的这张卡里的钱都打给你了。”

  像是不知不觉地被反客为主,沈问秋听到陆庸气定神闲的回答,惊诧不已。

  陆庸轻描淡写地说:“我都知道的,我知道把钱打进去会被银行冻结划走,本来我转帐进去就是要用来给你还债的。”

  “我只带了这张卡,我没别的想法,就是想把我的所有钱都给你。”

  又说:“不过其实也没全部打完,还留了点零头,平时还有些地方得花些钱来着。”

  沈问秋张了张嘴,嘴唇嚅嗫,喁喁地问:“……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陆庸:“等我回去以后当面跟你说行吗?”

  沈问秋:“不行。”

  陆庸幽徐叹口气,一副拿他没办法、对他千依百顺的样子。

  手机贴在耳边,沈问秋恍然觉得陆庸像是就靠在身畔跟他说话,如昨晚一般,好声好气地抱着他贴着脸说话。

  陆庸温柔至极地说:“沈问秋,我想和你谈恋爱,我想得到你的许可,能正式做你的男朋友,我想名正言顺地跟你,还想和你做,想做一辈子。”

  “绝不是什么玩玩。”

  “你别说什么玩玩的话了,你对我来说是很宝贵的,我不可能那样子对待你的。”

  沈问秋在做梦里梦见过无数次,当他真听到陆庸说出这句话时,即使心做过无数次的演习,依然会不知所措,心口甜蜜而酸胀。

  明明他在梦里每次都回答“我愿意”。

  “叮。”

  又有新短信发到手机上。

  沈问秋看了一眼,是陆庸刚打到帐上的钱被银行冻结,准备划走的提醒。

  登时间,沈问秋有种入土为安的感觉。

  沈问秋说:“这下好了,来不及了,这钱要被银行划走了。算了,就当是我欠你的钱又多加了八百万,反正我欠你那么多钱,暂时也不在意多这些。”

  说完,沈问秋没再给陆庸回答的机会,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另一边。

  陆庸被挂电话挂断得有点懵。

  他想了想,给爸爸拨了电话,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说:“爸,沈问秋现在在你身边吗?你能过去看着他一会儿吗?我还有十来分钟就到了。”

  “好,好,谢谢爸。嗯。”

  陆庸回想着今早发生的事,他一开始确实没想到要做打钱的事,只是去偷偷洗被单。

  他起得早,别人都还没醒。

  大冬天用冷水洗被单实在冻人,他越洗脑子越清晰,慢慢对自己心生怀疑,似乎……沈问秋也没明确说要跟他谈恋爱吧?只是在被他说得不胜其烦的时候,随口回了一句“也喜欢”。

  比起审慎的回复,貌似只是沈问秋的昏了头的无心之言。

  那会儿感觉沈问秋都被他艹得有点懵了……

  陆庸惆怅地洗完被单,惆怅地发了会儿呆,又惆怅地把被单拿去楼顶偷偷晒上。

  上楼时迎面撞见刚起床的老爸。

  爸爸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盆子里的被单一眼。

  陆庸很想撒谎,被盯得浑身难受,最后还是红着脸、直愣愣地说:“我又把沈问秋睡了……”

  爸爸眼神像在说:老子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陆庸脸更红了。

  爸爸问:“关系定下来啦?不过小咩不是欠了很多钱吗?打算怎么办?你们要是去外国结婚的话,国内也会承认你们的配偶关系吗?那他的债务你也要分担一半吧?”

  陆庸觉得沈问秋要跟他谈恋爱这件事已经很害羞了,结婚……结婚他想都不敢想啊。

  而且其实爸爸不清楚沈问秋究竟欠了多少钱。

  爸爸说:“这人欠着那么多钱怎么可能不抑郁,你能帮他还了就还了,两口子过日子计较那么多就过得累了。他是个优秀的好孩子,给他翻过身,以后你们两个互相扶着也更好相处。”

  陆庸点点头。

  他觉得爸爸说得再对不过。

  陆庸把被单晒了,就直接往外面走,爸爸在后面问:“你去哪啊?”

  陆庸气势汹汹地直接上了车,头也没回,说:“我有事,去趟城里。”

  他想,再三犹豫,还不如直接做。

  用行动向沈问秋表示自己的心意,比什么花言巧语都要有力,再去和沈问秋求爱,他也有底气。

  沈问秋现在是个怎样的状态,他作为身边人,比谁都清楚。

  他总记得一个很平常的时刻,有次沈问秋轻笑着跟他说:“我早就不是以前你记得的那个小咩啦。”

  沈问秋假装乐观的微笑他一直忘不掉。

  当初那个阳光开朗、骄傲自信的少年被挫折磨平了心气。

  陆庸紧赶慢赶,正好在开饭前回来了。

  沈问秋安然无事地坐在院子里,边晒太阳,边陪他爸爸下围棋,听见他回来,也没抬头,装成无视他。

  陆庸站到他身边,默默等他们下完一局。

  沈问秋收起棋子,说:“还玩吗?叔叔。”

  陆庸插话:“沈问秋,我有话要跟你说。”

  沈问秋听若惘闻,直接摆起棋子。

  陆庸把棋盘直接端起来走,沈问秋无法再无视他,生气地跟在他身后:“你是不是有毛病?”

  陆庸也生气:“对,我就是有毛病。我都少只手,明摆着的毛病。”

  陆爸爸追上来,把棋盘抢回去,两个闹别扭的人轰到院子外面去:“我还要玩呢,我跟别人继续玩,你们俩要吵架出去吵!吵得头疼!”

  都被扫地出门。

  沈问秋只觉得生气,生他自己的气,盯着地面,一股脑地往前走。

  陆庸像是只忠心的大狗一样紧跟在他身后。

  谁也不说话。

  就这么快走了十多分钟,走得身体也开始发热。

  在荒无人迹的田野边,沈问秋终于停下脚步,他背对着陆庸,说:“我就是拒绝的意思,你要是不明白我委婉的说话,我现在明确告诉你,我是在拒绝你。”

  他好不容易才拒绝了,别折磨他了。

  陆庸“哦”了一声,听上去不像是放弃。

  陆庸对他说:“……那我明天再来问。”

  沈问秋肩膀抖了一下,他觉得好丢人,可还是忍不住落眼泪,抽了抽鼻子,问:“陆庸,你说你喜欢我,你喜欢的是以前的我,又不是现在的。你还喜欢我什么呢?你不是……你不是也说我是个烂人吗?”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