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38.二手情书36
  那说是“情书”其实并不准确,应当更像是一本“日记”。

  里面内容只有沈问秋,没有其他。

  陆庸以前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实验记录手册他写了不少,他无法分析动机缘由,像是灵感而发,在遇见沈问秋那一刻起,那天晚上,他莫名地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了来:

  200x年,8月1日,晴。

  在去报道的路上,我家的车跟一辆小轿车相撞。车上的男孩子长得好漂亮,他问我是不是中暑了,给了我一瓶冰可乐。后来到了学校,我发现我们是同班同学,还住一个寝室的上下铺。

  他看上去娇生惯养,我想,我得多照顾他。

  便是自这一天开始。

  凡是在沈问秋身上有他在意的事,他都会忍不住去偷偷记录下来。

  比他做任何实验研究都要更上心,搞研究是出于兴趣的驱使,但关于沈问秋的不是,就如一种本能,是出于喜欢的驱使。喜欢和兴趣不同,兴趣需要成果来满足,喜欢只是喜欢,多看他几眼,多了解他一点,就够让陆庸觉得愉悦。

  喜欢是他一个人的事,他渴望能得到回应,但即便没有,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什么都记。

  本来他就是个没有文笔的理工科男。

  笔记本上写的东西都是无聊的东西:比如沈问秋新买了一双鞋子,又是某某牌子的,新款,看来沈问秋喜欢这个牌子;又比如,今天在食堂沈问秋吃了红烧茄子他很喜欢,改天去问问后厨叔叔有什么诀窍。

  有时候也有一些比较出格的记载,像是沈问秋夏天打篮球打多了,有点晒黑了,在寝室换下衣服有明显的晒痕。

  陆庸写下:他衣服下面没晒到的皮肤好白,看得我直心跳,我连看都不好意思看。但是晚上小咩洗澡,还让我去给他搓背,他的皮肤好细嫩,我稍微用力点就搓红了,轻了他又嫌弃洗得不够干净。

  最后总结:我为什么会对同为男生的好朋友脸红,我是变-态吗?

  各种琐碎的小事,陆庸巨细无靡地记录了整整两年半。

  第一本笔记本写完以后,正好得了一张沈问秋的照片,陆庸喜欢的不得了,不管怎么放都感觉不够珍重。

  记下第一行字的时候也很随意,没有用漂亮的本子,后来再看就怎么看怎么觉得配不上沈问秋。

  于是陆庸找出一本讲装帧技法的书,读了三天,决定自己制作一本空白笔记本。他把本来简陋地外封拆了,只取内页,另拿了一沓同尺寸的白纸,计算好高中的天数,将纸张整理在一起,花了数月时间,亲手装订成了一本全新的独一无二的笔记本。

  用了锁线打结缝法、多帖硬皮装帧。

  然后还做了布书衣,小心地包在外面。

  现在回想起来,做得挺粗糙的,主要是因为周末还有实验要忙,还得避开沈问秋,所以做得很慢。

  加了塑封的照片被他牢固地贴在了照片的最后一页。

  起初还敢把笔记本带去学校,后来不敢了。

  他知道沈问秋是个尊重他人**的好男孩,可光是从他放笔记本的柜子边路过,他都觉得心惊胆战。

  在y镇打工的那个寒假,陆庸并没有把笔记本带去记录。

  回家以后,他才花了一天时间一口气写下十几页近万字的回忆。

  返校后,两个人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即便笨拙如陆庸,也能隐约感觉到沈问秋比以前更黏自己了,他是过了受宠若惊、不胜惶恐的阶段,可还是会觉得害羞。让他觉得脸红和心跳的时候越来越多。

  盛栩时不时要酸几次他们关系太好,说沈问秋只要新人不要旧人。

  沈问秋每次都会帮他辩解,说:“你懂什么?陆庸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人。”

  盛栩不屑一顾,毒舌地说:“什么理想抱负?开垃圾站的理想?难道他还能靠这个当上亿万富豪不成?啧,垃圾堆里的亿万富豪,真厉害,真厉害。”

  沈问秋没好气地说:“你这破嘴……我不和你说了,真是小孩子,懒得和你吵。”

  沈问秋倒不是第一次护着他。

  但和先前不同,以前是出于朋友情谊,违和他的尊严,现在是切切实实地支持他的梦想。

  沈问秋在私底下给他打气:“大庸,你别听他们说的。小栩那个人就那样,忍不住要刺别人几句,不要放在心上。”

  陆庸点点头:“我知道。我没放在心上。”讥讽人的话他从小到大听惯了,早就练得无坚不摧,权当耳边风就罢了。

  沈问秋盯着他,像是想说什么,默默地憋红了脸,话在舌尖徘徊。

  陆庸等了几分钟,见他貌似突发性结巴,主动问:“你要说什么?小咩,说就好了。”

  沈问秋这才红着脸,说:“我、我觉得光是说说好像轻飘飘的……我是真心支持你。我们以后一起创业吧,大学毕业以后开公司,你出技术,我出钱,我第一个支持你。”

  陆庸怔了怔,优越感在心口飞快地膨胀。

  他被沈问秋赤忱真挚的眼眸望着,有那么一瞬间疯狂怀疑沈问秋是不是喜欢自己。

  陆庸一时激动,快按捺不住胸口快要溢出来的喜欢,情不自禁地拉了下沈问秋的手:“嗯。”

  他太喜欢沈问秋了,然而话到嘴边还是一句干巴巴的:“小咩,你、你真好。”

  或许世界上有比沈问秋更漂亮、更聪明的人,也不是没出现过在事业上也很理解支持他的人,但沈问秋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

  最好最好的。

  不是沈问秋合他的心意,而是沈问秋是怎样,合他心意的标准就是怎样。

  当时沈问秋也没反应过来两个人拉着手,太自然而然了。

  他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里没有旁人。

  这时突然响起同学的声音:“陆庸,沈问秋,你们在干嘛呢?”

  两个人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像是烫到一样各自缩回手,沈问秋结结巴巴地说:“没什么,我扶他一把……”

  不做声地并肩往前走,过了一会儿,陆庸才鼓起勇气瞄了一眼沈问秋,沈问秋跟在看蚂蚁似的深深低着头,耳朵和脖颈上像笼着一团浅粉薄红的云。

  可爱到陆庸不知道第几次觉得心快化了。

  不过,事情还是赶不上计划。

  两个少年才立下口头誓盟后不久后的一日,下了晚自习,他们去食堂吃宵夜,食堂的电视机正在放晚间新闻节目。

  端庄的女主持人一本正经地播报:

  “……近来我国电子产品发展迅猛,电子垃圾的危害也不容小觑……于12月底,信息产业部将颁布《电子信息产品污染防治管理办法》,在z省s省设立相关贴息贷款试点,进行电子垃圾回收规范……”

  这不就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吗?

  陆庸愣愣地想,他心头一下子热了起来,感觉像是一个馅饼当头砸在他脑袋上。

  陆庸还仰着头望着电视发呆,沈问秋忽地抓住他的手。

  陆庸立即想起他们的约定,不禁踟蹰起来,一低头,就照见沈问秋明亮的笑脸,沈问秋打从心底为他高兴,压抑不住兴奋地说:“大庸!你得抓住这个机会!”

  陆庸想了想,还是摇头说:“我还没成年……我们说好大学以后再一起创业。”

  沈问秋却很坚持:“你不用管我啊,你还没成年,你回去可以问问你爸。”

  沈问秋说到这里,才觉得自己太激动了,松开陆庸的手,挠挠头说:“不过确实,我们都是小孩子,开公司这样的事太重大了,回去我帮你问问我爸爸。我还是觉得不可以放过这个好机会。”

  “你都有好几项专利了,没钱的话我帮你问问我爸,还有我认识的叔叔伯伯,我觉得他们之中会有人愿意投资的。”

  ……

  少年时最单纯也最有拼劲,充满了勇敢,觉得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

  也不会考虑破产、失败,想做就做。

  天真到可笑。

  沈问秋想,大抵这世上有天运所在,而陆庸就是那个被命运眷顾的人,可假如他是老天爷他也会偏爱陆庸这样脚踏实地的好人。

  再次来到y镇,这里的变化非常大。

  曾经破破烂烂的村庄和道路现在修建得平整现代化,路边随处可见豪车楼房,本地人依然以电子废品拆解产业为支柱,比十年前的规模有过之而无不及,全镇二十几个村、三百多家企业、五千多户经营户,从业人员多达六万多人,去年的产值足占全镇经济总产值的90%。

  如今大家都富起来了,而且法规年年完善,便想着要治理一下了,在这方面陆庸的公司拥有相关技术,而他本人也不吝啬于教授给别人,他愿意以极低的价格共享出去。

  但本地的地头蛇们完全不欢迎陆庸入驻,这块大蛋糕他们已经分好了,吃了这么多年,陆庸在外面跟他们抢生意也就算了,居然还跑到他们老巢来,在他们看来,陆庸是站在道德制高点说风凉话。

  这几天下来,沈问秋都觉得头疼,跟他说:“陆总,在这里建工厂的计划要么还是缓缓吧,有几座城市的政-策规定更有利,我觉得更适合接洽。”

  “而且,在还没污染严重的时候就开始防范于未然,比这样要轻松多了。”

  陆庸倒没失望,他大致也预料到这样的发展:“嗯,可也不能一直放着不管。”

  他们在室外散步。

  走到一条河边。

  这条依傍在工业区旁边的河流被污染得极为严重,已经变成了黑色,呈现出犹如沥青般的质感,上面漂浮满各种垃圾,散发着一阵阵恶臭。

  漆黑的河面倒映着灰蒙蒙的天空。

  陆庸在河堤旁蹲了下来:“一颗纽扣电池可以污染六百吨水,相当于一个人一生的饮水量。”

  沈问秋郁闷地说:“听说他们根本不喝本地的水,都从外面买水来喝,当地人生病的太多了,连小孩子做检查基本上都重金属超标。赚到钱污染了土地,发家以后就都搬走,可还是有很多人前赴后继地继续做这个。”

  河边仍长有野草。

  陆庸摸了摸这棵草,原本想摘下来,最后还是没摘,他站起来,拍了拍手上莫须有的尘埃,说:“我并不指责他们的做法,当人当下穷得吃不起饭的时候,哪顾得上几十年、一百年以后的事。”

  “我以前觉得是因为缺乏技术,现在看来并不是。”陆庸说,“也不尽然,更多是因为没有规范。就像一颗小小的纽扣电池,有回收流程、有方便的回收渠道网络吗?暂时还没有。”“而且,假如一开始就有法规,何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如今的规定也不算很完善。”

  沈问秋隐隐绰绰意识到什么,问:“你是怎么打算的?”

  陆庸站定,颀长笔直的身影倒映在深黑如镜的河面上,他不疾不徐地安抚他说:“这里谈不成也没关系,你压力不用太大。”

  “嗯……”

  “我打算给报名候选国家进步奖,评选上的话,我在回收协会就能有更多的话语权。”

  陆庸望向他,一点也不像在说笑,说:“我打算参与建议规则制定。”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