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33.新年番外
  (不接上一章,新年番外)

  【新年番外】

  十六周岁的沈问秋新年第一件礼物是一顶手织毛线帽,纯羊毛,浅灰和纯白两色。这是奶奶给他织的,老款式,特别土气,但是很保暖。

  年三十的年夜饭没在家吃,爸爸在五星酒店定了几桌,请了相熟的家人亲戚,占了一个vip小厅。

  沈问秋穿件白色即膝的长羽绒服,外国牌子,款式剪裁原本挺时尚的,但是一戴上奶奶送的毛线帽,瞬间老土了,从背后看就像只大企鹅。

  不过就算穿得再老气,他生得俊朗可爱,又是个嘴巴抹蜜的男孩子,走了一圈就得了长辈们的一圈夸奖,收了好多红包,每个都是厚厚的,他没拆开看,往兜里一塞了事。

  小孩子们都坐不住。

  沈问秋吃饱饭,不耐烦听大人们胡扯天南海北的事,跟爸爸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弟弟妹妹他们一起去玩了。

  爸爸跟周围人笑笑说:“瞧瞧他,都读高中的人了,今年十六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就惦记着玩,没长大呢。”

  沈问秋当没听见,哼唧两声,身后跟了一串以他马首是瞻的小朋友,一窝蜂地涌进电梯里下楼去了。

  沈问秋被小孩子簇拥在中间,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好像是一群人里最大的那个了。

  这让他有些发懵,明明在他的印象里,他好像还是跟在哥哥姐姐后面玩被照顾、被嫌弃的小跟屁虫,从什么时候开始哥哥姐姐都长成大人,不再玩闹,而他被剩到现在,成了孩子们之中最年长的,似乎也在“不该那么幼稚”尺度边缘摇摇欲坠。

  彼时,关于人生的话题对沈问秋来说太遥远,他无暇深思,只是念头一闪而过,就被他抛之脑后。

  小朋友们奶声奶气像是小鸟一样仰着头叽叽喳喳地问:

  “小咩哥哥,小咩哥哥,我们玩什么啊?”

  “玩鞭炮!玩鞭炮!”

  “玩捉迷藏吗?我想玩捉迷藏。”

  “我想玩木头人。”

  沈问秋去商店买了一些比较安全的观赏性的小烟花,逗得一群小朋友高兴地叽哇乱叫,但他开始望着烟火走神。他渐渐觉得无聊了。

  他想到先前陆庸在给他讲金属燃烧火焰颜色时就用烟花打比方,他想,要是陆庸的话,能配出各种各样的烟花颜色吧,比这要好看。

  不知道陆庸现在在做什么……

  陆庸和他说过,前两年他的爷爷也过世以后,他和他爸爸就不回老家过年了,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他们和老家的亲戚关系不好。

  今年就原地在家过年。

  沈问秋几乎能想象出来,那傻大个的两父子对坐一起年夜饭,添两盆硬菜,背景声音是春晚,吃完收拾碗筷,然后一起看节目,最后是十点睡觉。

  他觉得陆庸好可怜,父子俩相依为命,还没有什么钱。他这边越是热闹,他就越觉得陆庸家里冷清可怜。

  沈问秋看一眼手表,现在才八点半。

  正好酒店离陆庸家不算太远,也不算很近,大概三千米,有点远,只是靠走路的话,来回还挺难花时间。

  沈问秋发愁要不要去找陆庸,心痒痒的,一时拿不定主意。

  他很想去,跟陆庸一起玩多有趣,反正比陪一群挂着鼻涕虫的小毛孩子有趣多了。

  太幼稚了。

  这时,沈问秋的小表弟骑着滑板路过。

  沈问秋眼睛一亮,手臂一伸把人揪过来,问:“什么时候买的滑板?”

  小表弟说:“我期末考试考了全班第三,我妈奖我的。”

  沈问秋揉他的脑袋,啧啧称赞:“不错嘛,很酷啊!分我玩玩行不行?”

  小表弟犹豫起来。

  沈问秋说:“我把我的遥控汽车借你玩。”

  小表弟这才答应:“那好吧。”

  沈问秋一向是个爽快守信的哥哥。

  沈问秋把滑板骗了过来,拍拍小表弟的肩膀,指挥说:“哥哥有事要走来一会儿,你看一下他们,别让他们受伤,也不好吵架打架,归你指挥了!不要辜负我的厚望!”

  不负责任地甩完锅,沈问秋就踩上滑板一溜烟跑了。

  有了滑板,赶路就快多了。

  路上没什么车,冬天的风夹着细碎雪花扑面而来,但他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觉得很畅快。尤其是在一个下坡路,滑得飞快,像要飞起来,将一切的束缚都吹开,无比自由快活。

  如此吹了一路冷风。

  等他到了陆庸家,才发现自己的脸和耳朵都被风刮冻得有点疼,身上手脚却都热得厉害,如冰火重天。

  沈问秋站在陆庸家门口,看着紧闭的铁大门,抬起手要敲门。

  还没敲,先觑一眼院子里,有灯光,但并不算太亮,冷冷清清,也没什么声音。

  沈问秋这才记起来,自己兴冲冲跑过来前压根没和陆庸打声招呼。

  平时的话就算了,大年夜的还这样好吗?沈问秋不禁犹豫起来,但来都来了,他还是敲了门,呼唤:“大庸!大庸!”

  “啪嚓!啪嚓!”

  “砰!砰!砰!”

  周围烟花和爆竹的声响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沈问秋的呼喊几乎要被淹没在其中,没有人回应他。

  沈问秋摸摸后脑袋,现在脑袋冷下来了。他觉得自己是个大傻子,为什么会一时冲动地就狂奔过来呢?……大过年的,他还骚扰陆庸,真是没礼貌。

  明天也可以见啊。

  “咔噔。”

  “咣,吱――,绲薄!

  陆庸家的门是一扇又厚又沉的大铁门,从里面上了好几道锁,要打开很麻烦,金属门发出沉稳清越的声响。

  陆庸披着光为他打开门,见到他,表情像在做梦一样,憨憨傻傻地笑起来:“你来啦?”

  也不问是怎么回事。

  就好像一直在等沈问秋一样,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陆庸当时的目光格外滚烫。

  沈问秋只被看了一眼,就感觉脸被烫到了。

  陆庸摸摸他的肩膀:“快进来吧,还在下雪,落在你的衣服上都化湿了。”

  沈问秋扶了扶自己的帽子,说:“你看我的帽子……”

  他想说这帽子老气,还没说下半句,陆庸已忙不迭地复读机式回答:“可爱,可爱。”

  沈问秋无语:“……我是想说这是我奶奶织给我的,款式好土哦,她也有一顶一模一样的。”

  陆庸愣了下,绞尽脑汁,又说:“不土啊,很可爱。你戴着就很可爱。”

  句句发自他的肺腑真心。

  进了屋。

  陆爸爸见到沈问秋来了,可高兴坏了,沈问秋上前,屁股一撅,手一拱,有模有样地说:“除夕快乐!新年快乐!祝叔叔来年生意兴隆,发大财啦!”

  陆爸爸笑得眯起眼睛:“谢谢小咩,谢谢小咩,我给你准备了红包的,不过没想到你今天晚上就来了。你等叔叔去找一下。”

  说要,陆爸爸进屋拿红包去了。

  陆庸把点心盒子推到他面前:“吃糖。”

  沈问秋把手套摘了,剥了个酒心巧克力塞进嘴里,脸颊鼓起来:“我过来之前你在干嘛?”

  陆庸答:“吃饭,看晚会。”沈问秋乐不可支:“哈哈哈哈。”

  陆庸纳闷:“你笑什么啊?……我陪你去玩,买炮竹。”

  沈问秋笑得眼睛亮晶晶的,说:“不用啦,我们看电视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买鞭炮哄我?你家杂物那么多,万一引起火灾可就不好了。”

  陆庸注意力落在他的耳朵上,耳朵红彤彤的。刚才门口光线不到,进门后光一照,他才发现沈问秋多漂亮,雪腻的脸庞,鼻尖红红的,脸颊也红扑扑的,太可爱了。

  沈问秋坐下来,在温暖的室内待了一会儿,他被吹冻的耳朵开始作痒,忍不住挠了两下。

  陆庸说:“痒吗?一路上被风吹冻着了。”

  沈问秋继续挠:“好像是的。忘了戴护耳了。”

  陆庸问:“你怎么不把帽子往下拉一拉盖住耳朵?”

  沈问秋坚持说:“那样很丑啊。”

  真是个臭美的男孩子。陆庸想,去给他找冻伤药了。

  陆爸爸回来了,给沈问秋一个红包:“叔叔给你的,祝你来年学业进步,天天开心!叔叔没什么钱,不要嫌弃哦。”

  沈问秋眼角眉梢都是暖融融喜气:“谢谢陆叔叔!拿了叔叔的红包,能让我能学到叔叔的勤劳勇敢就好啦。”

  陆庸也找到冻伤膏回来,挤出来,给沈问秋擦耳朵,指尖捏着沈问秋的耳垂轻轻揉捏擦拭药膏,柔软的触感让他脸红。

  沈问秋说:“你干嘛啊?像是羽毛挠痒痒一样,那么轻,你这样摸得我更痒了,我自己擦吧。”

  陆庸有点不舍,又松一口气,把药膏递给沈问秋,让他自己擦。

  陆庸说:“这个药膏很好用的,我被冻过好几次,擦一擦药就好了。”

  但他那都是大冬天干活,哪像沈问秋,被风雪多吹两下就差点受伤。

  真是个娇嫩的小少爷。陆庸腹诽。

  两个人坐在一起看电视,连节目都变得更有趣了,看到十一点多,沈问秋看着看着,打了好几个哈欠靠在陆庸身上睡着了。

  陆庸遐思起来:沈问秋今晚会在他们家留宿吗?

  虽然很离谱,但他还是忍不住考虑起可能性,再想,这样一来,就好像一对新人在结婚前去某一方家里过年啊……

  沈问秋的手机响了起来,把他吵醒,沈问秋接起电话:“喂?……爸爸……哦,我在陆庸家。”

  “为什么……没什么为什么啊,就是觉得挺近的,顺路去拜个年。”

  “我不小心睡着了嘛,正打算回去呢。好了好了,对不起,爸爸,但我这么大一个人还能弄丢吗?”

  “那你过来接我呗。”

  还是要走。陆庸遗憾地想。

  已经接近十二点。

  十一点五十六分。

  沈爸爸开车过来接乱跑的宝贝儿子。

  陆庸送沈问秋出门,他脑袋抽了一下,说:“等等。”

  沈问秋:“哦。”

  陆庸取来自己的毛绒耳套,给沈问秋戴上,沈问秋眨眨眼睛,笑了:“你傻不傻啊?我坐车回去,不会再被风吹了。”

  陆庸这才反应过来,沈问秋说:“没关系,就当你送我的新年礼物了,谢谢大庸,我很喜欢。”

  他们慢悠悠走到门口。

  路过邻居家窗户外面,传出电视里的声音。

  “新年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

  “三――!”

  “二――!”

  “一――!!”

  “嗖――啪嚓!”

  烟火蹿上高空,绽开,照耀下炫目瑰丽的光,依偎映照在沈问秋的脸庞,可爱到让陆庸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化了。

  沈问秋双手插兜,站得并不端正,像是想起什么,转过来,眸中似含笑带梦,望向他:“新年快乐,大庸。”

  春天还没来,天上飘着雪,陆庸却觉得心口满树的花全开了,他也笑起来,温柔地回答:“新年快乐,小咩。”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