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31.二手情书30
  ――“你别告诉陆庸我喜欢他。”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高中那会儿沈问秋一直是懵懵懂懂的。

  当时,即使再可爱的女孩子跟他多聊几句天他都会觉得好不耐烦,和陆庸在一起时却觉得时间过得如此快,以前玩得好的朋友也全被他抛之脑后。

  可沈问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沉迷其中,身边朋友愈发频繁地表达不满,他还觉得对方大题小做。

  那次他撒谎周末去找陆庸玩被盛栩撞破以后,沈问秋忐忑了一天。

  下周一到学校时,他不由地担心会接受到异样的目光,但盛栩的态度仿佛无事发生,世界和平。

  反而是沈问秋自己憋不住了,问他:“你没告诉他们吗?”

  盛栩不爽地反问:“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八婆漏勺嘴的人吗?你也是奇葩,好日子过多了不舒服,非要去吃苦。”

  沈问秋被讥讽得心头感觉古怪,辩解说:“不是真的捡废品,陆庸很厉害的……”

  盛栩根本不想听他说话:“行了行了,不用在我面前夸他。我平时带他玩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跟那样的人合不来,也就你觉得他善良老实,我看啊,他才是把坏心眼藏得最深的,谁都没他阴险奸诈。”

  沈问秋哪听得进这样的话,快生气了:“你不喜欢他就不喜欢,也不用说的那么难听。”

  一对好朋友因此差点翻脸,闹了好几天脾气,发冷战。

  最后还是陆庸站出来,问他:“是因为我吵架了吗?”

  ……就像这次一样,在十几年后。

  沈问秋送完盛栩回去,因为谈得不太愉快,脸色当然好看不起来。

  他一回家,就看到陆庸等在客厅,一见他回来就立即起身,傻愣愣望着他,想问又不敢问的模样,只说:“吵架了?是我又害你们吵架了吗?”沈问秋摇摇头,说:“这怎么能怪到你头上。也不算吵架,小栩他一直是那个臭脾气,他借了我那么多钱都打水漂了,他家里那边其实也有压力。”

  但一看到陆庸,沈问秋耳边仿佛回响起刚才盛栩带刺的回答“你还把人当傻子呢?他一个能开大公司的人能笨到哪去?他心里清楚得很,轮得到我告诉不告诉?”。

  倒是他一叶障目,沈问秋想,自己连“你八百块一次买我要不要”都问出口过了,即便后来找了补,那么拙劣蹩脚的理由谁会信啊?实际上陆庸是不是知道?

  沈问秋看着陆庸,陆庸眼角眉梢都像在欲言又止。沈问秋心想,他们到底在咖啡厅说了什么?陆庸不撒谎,但陆庸会瞒事儿,盛栩是个嘴里没几个真字儿的,他说的话也微妙,难道是在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捅出去了?

  陆庸挂电话的时候,他好像听到盛栩要骂脏话了……

  人对喜欢自己但自己不喜欢的人总是心情复杂,因为回应不了这份喜欢,而觉得沉重尴尬,但假如对方又没有什么逾矩的行为,甚至不求回报,那就甚至会觉得内疚,从而对其产生莫名的责任感。

  而他们的情况更复杂,是陆庸早一步表白,却已时过境迁。

  沈问秋摸摸鼻子:“没什么,盛栩说他以后有空再来,他就是闹一下小孩子脾气,觉得我不够哥们。重点骂了上次我跳江的事都么告诉他,那我觉得丢人嘛。你看着我做什么,还有什么事要说吗?我脸上有长东西?”

  陆庸从鼻子呼了口气,说:“我是希望你能再多交几个朋友,会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借钱给你的都是真心朋友,值得交往,就这样分了很可惜。”

  “是挺对不住人家的。”沈问秋说,“我赖了这好几年多招人厌,先前我是真以为我都还不上了,现在就算还上也有裂痕了,不会想再和我交朋友……不过还总比不还要好。”

  陆庸叫停,说:“别想那么多了,你不是本来说要看书的,你先看,有什么不懂的词划出来,等下我统一给你解释。还有y镇的资料,后天你得跟我一起出差,过去考察一下。”

  “好,我洗个澡就去看书。”沈问秋点点头说。

  陆庸看着他走进浴室,关上门,像进入另个世界,将他们两人短暂隔开。

  陆庸也回自己的房间,一件件脱下衣服。拿破仑说,当你脱掉衣服时就是脱掉烦恼的时候。平常他深以为然,今天不一样,他尽量抚平心烦意乱的情绪,惯例拆卸义肢清洁消毒,做好保养工作。

  习惯戴义肢以后,拆下来反而会觉得身体少了一部分不太舒服。

  “你凭什么像站制高点地跟我说话……沈问秋家里破产的时候是我伸手帮了他……”

  盛栩说的这句话像枚绵长细针,一下子挑破了某个一直隐而不发的脓疮。陆庸并非没想过这件事,沈问秋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他在做什么呢?他记得很清楚,是在国外考察项目技术。他知道就是那会儿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有没有用是一回事,帮没帮是另一回事。

  他这些年还真没去打听过沈问秋的事,为什么要那么直脑筋,就不会拐个弯吗?

  要是他早点去找沈问秋,何至于到今天这地步……就算沈问秋再讨厌他,就算会被骂两句,也不该拖到现在。就因为他的懦弱,居然真的不敢去打听沈问秋的事情,闭塞自己的耳朵,这样又笨拙又迟钝。

  还非要沈问秋打电话求他,他才知道要帮忙?以前他都上哪去了?

  盛栩说的没错,他是没资格摆出善人姿态。

  明明他多关心一下,再早一些的话,说不准沈叔叔也不会过世,沈问秋更不会堕落到那田地。

  陆庸想,他之与沈问秋应当还是和路人不一样的,他的视而不见就是变相的加害。

  浴室里。

  沈问秋站在淋浴头下,仰面任由温水冲脸。

  他现在有在吃药,有在治疗,即使他自己想要逃避,陆庸也会监督他按时吃药。

  他心里暗自认为陆庸才是他的药,吊着他的命。

  只是这份喜欢纤若罂粟糖丝,脆弱而甜蜜,明知其入口即化,还是克制不住地想尝,就为了那么极其短暂的一丁点甜头,每日仅有药丸分量的定量份额可供他汲取该日面对残酷世界的动力。

  真自私。他想。

  沈问秋洗完澡,看了一个小时的资料书,回房间睡觉。

  “噔噔。”陆庸敲门。

  这是陆庸的家,陆庸却要对一个像寄居蟹一样寄生在自己生活里的家伙敲门,沈问秋大概想想都觉得挺荒唐。

  陆庸拿着药和一杯水,要来亲眼看着沈问秋服用。沈问秋每周要服用的药由陆庸保管,以免沈问秋情绪发作乱吃药。

  不过有时沈问秋都会疑惑,这谁才是秘书,又觉得陆庸像爸爸一样,看他吃完药,还要不厌其烦地叮嘱他盖好被子,换季容易着凉,不准玩手机,看他关掉手机,说:“晚安,小咩。”

  沈问秋会恍惚觉得自己变成个小孩子一样,他也回:“晚安,大庸。”

  陆庸关灯离开,关好门。

  沈问秋没睡着,他看自己的这个房间,一半是因为没钱,一半是他并没真打定主意赖一辈子,所以除了基本家具,他什么都没布置过。

  哪能那么厚脸皮?他在医院时是怎么想的,居然能说出那样的话。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一直、永远什么的才是最短暂易变的。

  他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显得开心一些,可陆庸还是对他小心翼翼,身边总有这样一个人谁会喜欢啊?

  陆庸是出于愧疚和责任,大抵等扶他站起来自己走路时,陆庸就能放心让他离开了吧?

  转眼到了一天后。

  沈问秋整理好行李,跟陆庸一起出发去y镇,先从机场坐飞机到最近的大城市,再乘车过去。

  十年前他们也一起去过,当时非常麻烦,祖国建设日新月异,如今交通可便利多了,沈问秋记得当年他们两个人一起花了快三天才抵达目的地。

  ……

  临近高一期末考。

  沈问秋天天和陆庸泡在一起,当然发现他好像更抠门了,以前在食堂还打个一荤一素,现在只打一份素菜,尽打饭吃,也不知道他怎么受得住。在其他方面更不用说,在学校草稿纸用完也舍不得买,问沈问秋要不用的,在写过的纸上再写一遍。

  沈问秋不理解地问他:“你在省钱吗?我记得叔叔给足你生活费了啊,你要买什么材料的话,我资助你,别把自己给弄生病了。”

  陆庸方才腼腆地说:“不是,是我想省点钱作路费。”

  沈问秋问:“路费?什么路费?你要去哪?旅游?”

  陆庸连连摇头,说:“不是,我是想去y镇。我听同行的叔叔提起,说那里有很多电子垃圾回收厂,我想趁寒假的时候亲眼去看一看。”

  沈问秋睁圆眼睛,二话不说:“我也去。你带我一起去。”

  陆庸一直记得当时沈问秋说这话时的模样,像只可爱的黏人的小狗,眼睛亮晶晶的,他脸一红,哪里说得出拒绝的话。

  “可我没什么钱,我打算坐公交坐火车。很累人的。”

  “我不怕。”“……好吧。我们一起去。”

  当时陆庸没有出过远门,不会买票,买的晚了,排了好久的队只买到两张坐票。

  后来他才知道原本沈问秋预定了要去国外旅游,去游乐园玩,结果背着个小书包就被他拐上了坐满返乡民工的火车。

  火车站到处都是人,太挤了。

  当时还流行诺基亚砖头机,2g时代,信号差的很,陆庸好怕把小少爷给弄丢,走一步就要看看沈问秋还在不在。

  沈问秋在人群中上前一步,陆庸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猝不及防地溜进自己的手心,湿湿地贴上来,沈问秋紧挨着他,说:“我们还是拉手吧,不然被冲散了。”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