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27.二手情书26
  沈问秋想了想,问:“你不会是特意选的y镇吧?”

  陆庸答:“不是。这是凑巧,本来我的蓝图计划里就有这一步,刚好你回来了。”

  沈问秋放心。

  在不会说谎这件事上,他对陆庸毫无怀疑,陆庸要是愿意说谎,就不会直说他是烂人,也不会拒绝八百块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都觉得陆庸过分正直到扎人的心。

  不知不觉走到车旁。

  沈问秋无意识地把手搭上车门,突然停住,心想:这次上车以后跟陆庸回h城去可跟以前不同,那次是陆庸邀请他,这次可是他主动要去。

  陆庸也跟着他站住脚步,问:“怎么了吗?”

  沈问秋摇了摇头。

  虽然他说了请陆庸收留他,一直收留他,而且陆庸答应了,他也知道陆庸是个言出必行的大好人,但未来的事谁说得清。

  他莫名想起年少时在本子上抄过的一句名言警句:除了没用的**自杀和精神逃避,第三种自杀的态度是坚持奋斗,对抗人生的荒谬。

  他并不爱喝心灵鸡汤,只是想到罢了。

  如此想着,沈问秋说:“每次都是你开车太累了,这两天你也忙前忙后的,我来开车吧,反正有导航。”

  陆庸怔了下,迟疑委婉拒绝:“几个小时开车很累的。”

  “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沈问秋说,“我这几天除了睡就是睡,现在精神充沛。”

  陆庸还想拒绝,说实话,他还总改不了习惯,想把沈问秋当成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供着,并且自认为毫无问题。

  甚至为之窃喜,沈小少爷如今只是他一个人的小少爷了。

  却听见沈问秋又说:“以后,以后日子还长着,我们要一起生活的话,总不能什么都让你做,我也要为你做些事情,就算只是个小事。而且,要是连这点累我都受不了,我怎么工作还钱?要是完全不动,岂不又成了客人?”

  陆庸心头一热,这是再次把他归为自己人了?沈问秋说的有道理,难得沈问秋想要重新再来,绝不可以打击他的热情。

  于是陆庸点头:“那、那好。”

  这车买来以后,陆庸还没把驾驶位让给别人过,换坐到副驾驶位上还很不习惯。

  他扭头看沈问秋,仍不放心地问:“你还会开车吗?”

  沈问秋紧盯着前方,说:“会啊。”

  陆庸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一个汽校教练――脾气最好的那种――紧张兮兮地观察沈问秋开车,在他生疏时给他指点两句。

  沈问秋老老实实地听从了陆庸的话,陆庸怎么说他怎么做,确实有好些年没开车了,手生,渐渐熟起来,再到车子驶上高速,一往无前地朝着地平线行进,畅通无阻,他的心情也像是被迎面而来的强风给拂顺了。

  沈问秋呼出一口气,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对陆庸说:“谢谢。”

  陆庸答:“你本来自己就会开车啊,我只是随便说几句帮你记起来而已。你一向聪明,以前就是,一道题教你一遍你就会了。”

  沈问秋说:“那也是你教的好啊。”

  ……

  高一下学期班主任重新排了座位以后,沈问秋被换去跟陆庸同桌,在最后一排,这当然是沈问秋偷偷去要求的。

  一般都是想换个好位置,倒是第一次见想去最后的位置。

  他们班人数是单数,两两一桌,必定会有一个人被剩出来,上学期这个人就是陆庸。他长得实在太高大,就算坐最矮的椅子,还是容易挡人视线,加之他并没有视力问题,安排他单独坐最后也没关系。

  陆庸对着过分炽热的友情感到不安,总觉得自己配不上跟校草同桌,被照顾,私下问沈问秋:“你跟我同桌我们在最后一排,你又不高,你还看得到吗?”

  沈问秋被陆庸的天然黑气了一下,要不是他跟陆庸熟,肯定会认为陆庸是在讽刺人,他没好气地说:“我哪不高了?我挺高的!我上学期还长了两厘米,有一米七五了!你不想跟我同桌吗?”

  陆庸涨红脸,憋半天还是无法说谎,反而更显的眼巴巴:“想的。”

  但位置出来以后,陆庸见沈问秋被他先前的同桌拉走问:“你怎么跟陆庸一桌了?”

  沈问秋答:“你不是跟晓晓谈恋爱吗?我不当电灯泡送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还不好?那我都成了孤家寡人了,我就去找别的朋友同桌呗。陆庸生活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我想多照顾他一下。”

  对方阴阳怪气地说:“你最近跟他真是不一般的要好。”

  沈问秋理直气壮回答:“是啊!”

  陆庸无意中听见,耳朵都被烫红了。

  他决心不能辜负沈问秋对他的好,但,这似乎与沈问秋想的不大一样。

  沈问秋本来以为陆庸总是顺着他,和陆庸同桌,他能过上为所欲为的好日子,就像在寝室里一样舒舒服服。

  头两天还好,有天他一直在追的小说出了最新一本,他问人借过来,打算趁上课偷看,才掏出来,就感觉到旁边一个过于有存在感的视线在注视自己。

  沈问秋扭头,对上陆庸失望震惊的目光,沈问秋心里一个咯噔,总觉得再继续下去,他在陆庸心里完美的形象要坍塌了,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偶像包袱,对别人都没有,就对陆庸有,于是红着脸,把小说收起来了。

  一直到下课,他们一句话没说,虽然上课本来就不该说话,可是气氛僵硬也不假。

  沈问秋心里乱糟糟的,想给自己解释一下,又无法解释,他好纳闷,身边的同学谁没在上课的时候偷看个小说、看个电影、打个游戏啊?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直到这时,沈问秋才隐隐约约发现,为什么他对陆庸的观感和其他朋友不同。

  因为陆庸待他也跟别人不同,陆庸甚至有点像他的信徒,对他千依百顺不说,即使不开口,一举一动之间也会像是将他捧在掌心一样。

  他从小就是最漂亮的孩子,又嘴甜,从来都受捧,可陆庸还是特殊的,似乎在陆庸眼中他是完美无缺的。

  ……现在出现污点了。

  沈问秋想。

  陆庸去上厕所了,上完回来已经快上课了。

  沈问秋还纠结在自己人设破灭的事情上,陆庸坐下来,对他说:“你在害怕吗?我又不回去举报你。”

  沈问秋一脸沉痛反省,正想承诺以后上课专心认真,不开小差不看小说。

  陆庸却说:“你那么想看的话,就看啊,我给你把风。”

  沈问秋:“……”

  陆庸还是温吞地说话:“上课的笔记我会认真的,等到下课啊晚自习我再给你补回来,不用担心。”

  沈问秋一时之间,心情复杂,不管他自己的人设变没变,这下陆庸在他心里的人设是先变了。

  陆庸倒是惯着他,可沈问秋反而觉得没意思。

  大抵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每天看陆庸那么认真上课写作业,沈问秋自然而然地越发少地在上课时摸鱼。

  陆庸不但上课专心,还一下课就写作业写考卷,他以前也努力,但这个学期格外努力。

  同学跟沈问秋说:“……看他这样子,也不像是跟他说的一样放学回家不写作业啊。写就写呗,有什么好说谎的?虚伪。装老实。”

  班上只有沈问秋知道陆庸的秘密计划。

  为什么陆庸这学期尤其努力,抓紧时间?因为他要把晚自习本来用来写作业的时间挤出来,在草稿纸上演算他的发明设计。

  沈问秋每天看着陆庸在簿子上涂涂画画,太想参加了,这可不比打游戏看小说要酷多了吗?就是帮陆庸打打下手也好啊。

  陆庸无情地拒绝他:“你先把作业写完,写完我就让你一起。”

  沈问秋心痒难耐,没别的法子,于是也只好集中注意力,抓紧一切时间,下课以后也怎么跟同学一起吹牛聊天,一心只想赶紧早些把作业写完,才好到了晚上跟陆庸一块儿“玩”。

  他的成绩从此节节攀升。

  回去以后,沈问秋还跟爸爸说不要周末的家教补课了,他现在不需要!他可以背着小书包去陆庸家一起写作业!

  那次他过去时,陆庸正在给他爸干活,抹把汗说:“你要么等一会儿,我得出收一车废品,先前说好了的。”

  去的次数多了,沈问秋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坐上陆庸的三轮车就说:“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一道过去,装了满满一车的废纸。

  再回程时,遇上一个上行斜坡,沈问秋看陆庸骑车骑得费劲,衣服前襟后背都湿透了,问:“我来给你推车吧。”

  陆庸咬紧牙说:“不用,你坐着就行,我骑得动。”

  真是只老黄牛。沈问秋想,直接跳了下来:“我们换着骑啊,我还没骑过三轮车,让我骑骑看嘛。”

  沈问秋下车,卖力地给他在后面推车,两人正大汗淋漓、齐心协力地干活。有个人自行车路过,惊诧地问:“沈问秋?”

  陆庸看过去,是他们的同学。那个男生难以置信地问:“你在这做什么?你说不要跟我去看电影,说要补课,你跟我撒谎就为了跟陆庸一起捡垃圾???”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