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20.二手情书20
  B城从事非官方回收行业的人大约有三万多。

  其他工作是为了挣钱,但会踏进这行的一开始多是为了活命。仓禀足而知礼节,都快穷得活不下去了,谁还讲道德文明?最脏最苦的活都能干下去的人那是真的狠人。

  人人活得像野兽,为了几块垃圾可以抢破头。

  早年国内在这方面疏于管理,任其野蛮发展,各地方的人纠结成群,渐渐地自成帮派。

  陆庸还记得他十一岁那年,他们父子俩刚开始做这行不久,他们不知道规矩,生意一直坎坎坷坷,债务还得不大顺利,紧巴巴过日子。

  他一放学就去给爸爸帮忙,他长得高嘛,别的小孩这年纪还是颗瘦巴巴的小豆芽菜,而他已经生得有一米六多快一米七,人高马大,跟一些成年男人差不多个头了,不问年纪,别人总会以为他起码十四五岁了。看不出他还是个小学生。

  有次他出门,沿着路背着个蛇皮袋捡垃圾。几个一看就面凶的男人走过来,站定在他几步之外,把一个还没喝完的塑料瓶扔到他面前,贱了他一身水,他愣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才走过去,刚蹲下来要捡,又一个空瓶丢过来,砸到他身上,那个叔叔用口音很重的话杀气腾腾地笑着说:“捡?还捡?不知道这片地是我们的地盘吗?再敢过来我打死你跟你爸。”

  “哟,还瞪我呢,小朋友挺凶啊,像条小狗一样。哈哈哈哈哈。”

  然后麻烦接踵而至。

  好一段时间里,一到晚上,他们放在院子里的垃圾都会不翼而飞,于是改成放进屋内,一觉睡醒又消失了,上锁也没用,门锁被撬坏了还得花钱换锁。还会扎你车子的轮胎,往你家院子里放蟑螂。

  什么恶心人闹腾人就来什么。

  找警察只是备个案,没查出什么来,当年没有天眼监控网络,采不到指纹,他们父子俩本来就穷,哪有时间精力去耗?每次都是不了了之。

  于是父子俩轮流守夜,只是几天就受不了了。这也不是个法子,本来干活就累,晚上不睡觉哪有力气白天起来工作?

  有时候出去拾荒落单了就会被人袭击,无时无刻不得安宁。

  在这行,能熬下来继续干下去还干得好的总得有几分狠劲儿,叫人怕你。

  爸爸去拜山头,交保护费,结交一帮兄弟,才慢慢能安稳做收益。但有时回家身上会挂彩,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大家是用卡车拉人去垃圾场打群架,爸爸不让他一起去,要他留个干净档案。

  后来,最凶的那次打完,比过谁拳头最硬,官方实在不能再放任他们一片混乱,才让所有人坐下来和平地谈,定好规矩,分好利益部分,各做各的生意,划定范围,井水不犯河水。

  他跟去打过一次架,自认还算能打,他们同乡会的人说要找一群最年轻能打的专负责打架,陆庸生得实在高大强壮,就想把他加进去。

  爸爸推了:“他打什么架?那次就是他运气好,你看他少一只手的,哪打得过别人?”

  倒是个很正当的理由,

  私底下,爸爸跟他商量说:“你下次不准去了,他们让你去也不准去。”

  “有爸在。我先担着,你还是个孩子,孩子就做个孩子,没的出去打打杀杀,没有学生样子。”

  “你跟爸不一样,你要有出息,凡事千万不能第一个想着用打人解决。打架是没个完的,光靠打有什么用?他断一根肋骨,你掉一颗牙,然后再去打他,他再打你,这都是像我们这种傻子才做的,别听那些人说的,觉得这有多爷们多义气。爸是被逼得没法子了。你别像爸一样,除了一身蛮力气别的都不会。”

  又说:“但爸不是让你被欺负了就忍着的意思,我们不欺负人,但也不能被人欺负!”

  那么,不打架的话,要怎样做呢?

  后来陆庸就阅读各种相关文件,让他想到了法子,他查清了各种手续流程,让他去环卫局申请了一个垃圾场的垃圾处理权。过程非常麻烦,费了很大劲,前前后后跑了两个月,还被人笑话。

  那些人说,换作他们情愿打架,不用动脑。

  当时国家在这方面处理得也不正规,说是垃圾场那边自己弄的话,收集、运输、处理整个流程下来,既费钱又费事,本身就是贴钱在做,包出去,彼此都有利,还真他们拿到了资格,从此以后有了一笔固定的来源。

  自垃圾山里掘出后来开公司的第一桶金。

  也是自那时起,他们家才开始走上正轨,钱挣得多了起来,也不必在提心吊胆,成天戒备跟人打架。

  他爸有了这层半个正规军的名头,为人又忠厚仗义,不亏待人,不少老乡就愿意跟着他干,分一杯羹。

  ……

  所以,陆庸打电话找他爸,他爸再打个电话,一下子就叫了一群人过来,个个都是每天扛货干活,满身肌肉,跟这群好逸恶劳的赌狗一比,不用打就知道哪边输。

  他就是来砸场子的。

  ——“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他们赌-博。赢了我不打算要,输了也不打算给他们钱。”

  陆庸说这话时仿佛再老实不过了,却叫旁边听到这话的人都气得差点没呕血。

  他从小就在心底默默懂得道理,做人要踏实,但老实人想要不被奸人算计欺负,就得奸诈起来的时候比奸人更奸诈。

  像沈问秋那样的少爷羔子,难怪被这些人欺负。

  陆庸焦心地想,沈问秋早点来找他就好了,何至于被这些人欺负?

  但他的算盘也因为沈问秋报警而落空,现在一窝人全进了警局,被塞满了。兄弟们还好,只是围楼,没干别的,实在说不上犯法,被教训了几句就放走了,但一群赌狗聚众赌博证据确凿,得好好盘问。

  相熟的民警任警官再次见着沈问秋,无奈地叹气:“你怎么又进来了?”

  再看一眼他身边的陆庸,说:“你还带着你朋友一起进来?”

  潜台词就是在指责沈问秋自己不学好就罢了,还拖清白人下水。

  以往沈问秋自己被抓,都是吊儿郎当,嘴上说“改了改了”,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不知悔改,但今天不一样,今天他沉着脸,一点也不想说话,任人骂。

  旁边的另一位民警插嘴道:“今天不关他的事啊,他是举报人,秉公灭私!”

  郑警官笑了:“什么玩意儿?还秉公灭私?这词儿是这么用的吗?”

  沈问秋笑不出来,可他也不认可这词,那些人全部加起来,也比不上陆庸在他心里1%的重要。不,是连0%都没有。

  沈问秋这次相当配合,其实他作为举报人,也可以不用来,这样的话,就不会被走廊受到辱骂欢迎。但他必须得来,沈问秋这次完全没有嬉皮笑脸、插科打诨,他事无巨细地跟民警交代自己所知道的情况,正在不休不止地为他解释:“陆庸是不知情,我可以担保,他是正派人,连抽烟喝酒都不做的。”

  “他是被人骗去赌场的,那些人看他是有钱老板,设局要宰他。”

  “我?我当然不想他去,我跟他……我跟他不算朋友,我们是高中同学,他好心收留了我一阵子。我跟他说了,可我们刚吵过架。”

  “你知道我这样的人,说话没有说服力的,没人信我说的。”

  “他一分钱都没拿,赌博,赌博,总得有进出才算参与吧,我觉得他只是无辜被骗进去在那坐了几分钟,不能算参与,把他放了吧。”

  民警目光睃巡沈问秋,心下有几分好奇,这次沈问秋犯法,也并没有批评他,但沈问秋深深低着头,比以前任何一次被抓捕进来都要自我愧疚。

  沈问秋说话像是勉强提着最后一点力气:“陆庸就是好心,他是个清白的人,都怪我,你们把他放了吧。”

  陆庸这边分开做笔录,他已经打电话找了律师,说话有条有理,态度也很严肃,他讲的更详细,怎么遇见,怎么过去,跟沈问秋说得相差无几,大致对得上。

  就有一点实在是让民警头疼:“那堵楼下外面那群人是怎么回事?”

  陆庸春秋笔法地说:“我去了以后发现不对劲,不许我走,我眼看不对就偷偷打电话求救,只是没想到我爸爸叫来这么多人。”

  “真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没出什么事吧?幸好你们敬业爱岗,赶来的如此及时,没有酿成大祸,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肯定过意不去。”

  看他的身份,真的是个好市民!高学历人才!优秀企业家!怎么看都是奉公守法的好青年。

  俨然是个备受欺负的老实疙瘩,虽然他叫了五十几个大汉围楼,但他真的是好无辜好可怜哦!

  然后陆庸的律师也赶到,一番折腾,终于算是结束。

  口头教育,无罪释放。

  陆庸总算离开审讯室,心下不安地出去找沈问秋,但他找了一圈,没找到沈问秋,赶紧去问那个好像跟沈问秋认识的民警:“您好,沈问秋人呢?”

  民警说:“他啊,他走了啊,早走了。”

  陆庸脸又冷了下来,闭了闭眼睛,他不希望看到事情这样发现,可情况也算在意料之中,他并不奇怪。

  沈问秋一直想走,果然,他一没看住,人就丢了。

  民警把一张叠起来的纸递给他:“他让我转交给你的。”

  陆庸打开看,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大庸,我走了。别找我,求你了。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