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17.二手情书17
  陆庸站着,光从他侧边的落地窗照进来,在他身前拉出一道斜斜的薄影,堪堪披在沈问秋的肩头,沉甸甸压下,无声地把沈问秋按在原位。

  他本来就生的一副人高马大的身躯和一张不友善的脸庞,光是站直沉默就给人以极强的魄力,一生气起来,尤为让人觉得可怕。陆庸在愤怒时不会大吵大闹,反而会更加安静,像一只蛰伏起来准备下一秒把你按住、将你咬碎喉咙的莽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畏惧的气息。

  所以以前班上的同学总是怕他。

  沈问秋没抬头,也能感觉到陆庸过于锐利的视线,压得他头低得更深了。他双手放在桌上,左手握右手,试图止住发抖,但是还是不停地发抖。

  不是因为害怕。

  明明是在盛夏,他却觉得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雪天,精神恍惚,一忽儿觉得自己又抛弃了陆庸一次,一忽儿又觉得换成他站在雪地里。

  他其实没睡好,还是骗陆庸的,闭着眼,像是做梦又不知道算不算是做梦,一晚上睡了醒醒了睡,心神不宁,终于熬到外头有了一丝天光,他想,大概是算天亮了,可以起床了。

  不知道该做什么,昨晚没洗澡,他就去浴室洗头洗澡。

  吹头发时掉了几根头发,沈问秋捡起来看,发现了一根白发,他盯着那根白发看了不知道多久。

  魂归附体。

  沈问秋想,原来我已经到了长白头发的年纪了啊……

  这些年像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他高中毕业以后鞋码没变大,身高没变高,体重没增加,灵魂的时间好像停留在二十岁附近,没有再往前走。

  他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是个才走上社会的男生,什么都没适应,爸爸还说他孩子气。

  就成了个社会垃圾。

  ……也可能这白发早就开始长了。

  只是他以前没有去注意,导致现在才发现。发现一晃眼过去好多好多年了。

  他把头发轻轻扔进垃圾桶里,擦干净盥洗台,把溅出来的的水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又觉得东西摆得乱,于是再收拾一遍,接着觉得镜子好像也有点脏,又擦镜子,一件事带一件,把整个洗手间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收拾了一遍,连瓷砖缝隙都没放过。

  好脏。

  好脏啊!

  沈问秋忽然间难以忍受地感到不适,他疯了一样地开始整理房间,憋着一股气,放轻动作,避免吵醒陆庸的。

  他翻了几个袋子出来,把客厅里他制造的的垃圾都一股脑装进去。

  不停地扔,不停地扔,装了好几个袋子。

  等到实在没东西可以装进垃圾袋了,才停下来,发现客厅被他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段时间以来他在此留下的生活痕迹几乎都没了。

  把他睡过觉的那条毯子洗干净就彻底没了。

  没有了。沈问秋在略显空旷的客厅孤零零站了一会儿,被空调吹得身上发冷,才驱动脚步,将垃圾袋全部先提到屋外去。

  反正也没有睡意,沈问秋洗手,接着埋头做饭,直到陆庸醒来。

  邀请他吃饭。

  提出要离开的事情。

  沈问秋终于止住了颤抖,他抬起头,回望了陆庸一眼。然后他也站起来,从陆庸的手里把碗抽出来,试图用温和的轻笑缓解冰冻的气氛,说:“放着吧,我来洗碗就好了。在你家住了快一个月,一点教养都没有,蹭吃蹭喝,还不做家务。”

  “我今天收拾一下,等会我会把毯子给洗好。”

  “这不是……快中秋了吗?我想回去给我爸扫墓,一直住你这也不是回事了,我得去找份工作。”

  “我还欠你钱……”

  “哦,对了,垃圾我都收拾好了,放在外面门口,走的时候,我会下楼带去扔了。你不用担心。”

  他以前借住陆庸家的时候最娇气,还知道要收个碗,他就是想让陆庸对他不耐烦,对他生气,可陆庸就是不生气。

  他等着陆庸说话,沉默越长,一颗心越浮躁不安。

  他想,就算陆庸开口留他,他也不能再优柔寡断了。

  陆庸连见一只路边生病的小狗都要捡回来,资助那么多无亲无故的女孩子念书,当然也不会忍心看他留宿街头。

  沈问秋方才看着炖锅里咕噜咕噜的泡泡大半小时,已想好了该怎样撒谎。反正陆庸好笨,可以骗过去的。

  半晌,陆庸终于开了口:“你把垃圾放在门口吗?”

  沈问秋“嗯”一声,重复一遍:“我会拿去扔掉的。”

  刚才不是没看到沈问秋发抖,所以陆庸压抑了怒意,让自己没那么吓人,却适得其反,他照不到镜子,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脸有多可怕:“有分类吗?”

  “……啊?”

  沈问秋怔怔:“要分类吗?你们小区的规定?”

  陆庸说:“我都会分类的,抽屉里不是有好几种颜色的垃圾袋吗?就是用来分类装垃圾的。”

  沈问秋先前还真的从没观察过陆庸是怎么收拾生活垃圾的,他想到自己的胡塞一气,满脸通红,嚅嗫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我、我去分一下。”

  沈问秋又开始觉得强迫症犯了似的难受,别的他没办法了,他只想把跟陆庸的关系整理干净再离开。结果连个垃圾都收拾不好,分类也不会,大概小孩子都比他强。

  陆庸摇头:“你分不来,我来吧。”

  沈问秋只得说:“那我把锅碗拿去洗。”

  厨房有一体式洗碗机,他把餐具冲了下,再放进洗碗机,点了操作,大门敞开着,沈问秋听见塑料袋打开在倒东西的声音,窸窸窣窣。

  沈问秋擦了擦手,出门去看。

  陆庸把垃圾差不多全倒了出来,他衣装革屡地蹲在地上,一条腿屈膝点地,戴着塑料手套,正在将不同种类的垃圾的分门别类。

  他板着脸,一脸严肃,其实看着不像在捡破烂,像是警局精英在调查凶案线索。

  瓶瓶罐罐和废纸板一类的先装在一个绿色袋子里,他说:“我平时都会把这种好卖的送给附近一个收破烂的陈爷爷。”

  “纸类可以拿去做再生纸,一吨废纸可以造成800公斤的好纸,还可以用作发电,制成饲料肥料等等。”

  “塑料瓶经过压缩打碎、清洗烘干、融化提炼之后会变回聚酯纤维,就是常见的涤纶材料,可以拿来做成衣服。”

  “就算是餐厨类的湿垃圾,也可以用来沤肥、提油,堆积发酵后用来沼气发电。”

  沈问秋说:“还没有法规规定吧?”

  陆庸说:“没有规定就乱扔一气吗?我管不着别人。我管自己。我就是不觉得他们是混作一团的垃圾。”

  陆庸像是忘了沈问秋要离开的事,他利索地收拾好,他只有一只手的时候都不妨碍干活,现在有了两只手,更快速了。

  沈问秋默默地看着他用那只80万美金的手不嫌脏地挑拣垃圾,帮不上手,干巴巴地说:“对不起哦。我胡乱把垃圾堆在一起。害你还得重新分。”

  “不是垃圾。”陆庸反驳,“只是放错地方了,应该说是放错地方的资源,找到适合的处理方式,他们都是有用的。”

  明明陆庸没骂他,沈问秋却总觉得自己在被凶巴巴地教训。

  沈问秋紧抿嘴唇,不说话。

  陆庸终于把垃圾重新分好,又拎了拖把过来,把刚才分垃圾时流出来的脏水拖干净,他干活又快又有劲儿,沈问秋见他手臂肌肉虬起,只是拖个地而已,他像是在使用什么武器似的,浑身上下的每块肌肉都像蓄满力,快炸开。

  “呲啦——”

  轻微的裂帛声。

  陆庸停下过于粗暴的家务动作,看一眼衬衫,手臂处的缝线接口居然裂开了。

  沈问秋:“……”

  陆庸:“……”

  沈问秋鬼使神差地问:“那这件衣服该怎么办呢?”

  陆庸毫不为难地答:“我会缝衣服,缝一下还能继续穿。”

  沈问秋:“你都总裁了,你还穿缝缝补补的衣服吗?”

  陆庸丝毫不以为耻,光明磊落、理所当然地说:“为什么不?缝一下就能穿,反正回收行业本来就被叫成丐帮,在古代就是丐帮。”

  陆庸在生气。

  沈问秋也慢慢地急火中烧,从他手里把拖把夺过来,说:“我去洗拖把。这么晚了,你快去上班吧,你是老板,你带头迟到吗?”

  陆庸不说话,跟在他身后,又回了房间。

  沈问秋假装不在意,心想,他要是不提出挽留,那就是默认允许自己离开。其实他简直是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关注着身后的陆庸,他才进门两步,听见落锁的声音。

  “咔哒。叮。”

  锁上了。

  陆庸问:“我给你的备用房卡呢?”

  沈问秋愣了下,他忘了这茬,转身,从兜里掏出来房卡,递给陆庸。

  陆庸终于赶他走了。沈问秋想。

  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陆庸收了回去,没再和他说话,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沈问秋看着他紧闭的卧室门,一颗心又飘了起来,他有点怕了。要是陆庸把他关着,他怎么走?从消防楼道爬十几层楼下去?

  陆庸换了件衣服,把破掉的衣服装在一个袋子里提着,他走到门口时,沈问秋浑若无事地跟悄悄上去。

  陆庸像是默许,由着他跟进电梯。

  两人都大袋小袋地拎了满手垃圾袋。

  陆庸按了负一楼,沈问秋按了一楼。

  电梯先抵达一楼,沈问秋正要走出去,陆庸用右手抓住他,机械右手,冷冰冰的,让沈问秋想起手铐的触感。

  沈问秋转过脸,微微仰起头,看他,陆庸面无表情,像是这只手在擅自行动,他作为主人并不知情。

  沈问秋说:“放开我,大庸,我从一楼去。”

  陆庸没看他,直视着前方,有条有理地说:“我刚才和公司的人打电话说了。我今天不去公司,我送你回去。我要亲眼看看你回去住哪,又准备找什么工作。”

  每个字都浸满寒气。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