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手情书 > 8.二手情书08
  “……转速1400rpm,油温240℃,匀速每6分钟旋转6次……”

  “……真空裂解实验条件,体系压力1.5kPa,升温速度……”

  “……裂解终温600℃,保温时间30min,冷陷温度-40℃……”

  “……酚醛树脂类废弃印刷电路板裂解后裂解后,裂解渣、热解油、气体分别为69.5%、27.6%、2.7%……”①

  陆庸惯例去了一趟研发部门的实验室,身上一袭白大褂,不同于其他研究员,他的身材过于高大,但在操作仪器时却很仔细,堪比教科书的标准。

  他五官长相其实生得不是当下标准的俊美,或许更符合老一辈的审美,略方的脸,配上浓眉大眼,粗犷相貌,但姿势气质总给人一种过于正直会不会迂腐古板的印象。

  比起管理公司财务,陆庸其实更喜欢待在实验室。每次研发出新技术,有了新的技术突破,比财报收益更让他觉得兴奋激悦。一开始他也没想过要开这么大的公司,不知不觉走到现在,回过神来时,已经到这一步。

  还完全没看到顶,能再往上走一走。

  下午五点,陆庸先脱了实验服,表示要下班了。

  他倒是不介意在实验室多沉迷一会儿,但他如今主要身份是公司老板,他不说走,别人谁敢走?那不是成了变相逼人加班?

  而且……他也想早点回去。和以前不一样,现在家里有人在等他了。一想到,他就觉得心窝发暖。

  回去前陆庸在公司的浴室洗了个澡,他怕身上沾染了什么化学药剂的气味。

  他正在男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

  这是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身材清瘦,面容看上去年轻,但一头白发,他戴一副金属细边眼睛,细眉细眼,冷冷淡淡地颔首打个招呼:“老板。”

  陆庸抚了抚衣服上莫须有的褶皱,他最近回去前都要特意整理自己,夏天汗味重,以前他也就勤快些洗澡,现在还用上了止汗剂,衣服款式较之以前也多变起来。他是个极其在乎**的人,不想被人瞧出来,惜字如金地“嗯”个音节。

  丁念是他们公司研发部门的首席研发员,以前在霓国的相关科研所做高级研究员,今年三十七岁,四年前被陆庸挖回国,除了高薪,还持有公司股份。陆庸颇为倚重丁老师,彼此关系如朋友般。

  陆庸飞快地穿衣服,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把止汗剂偷偷藏进兜里,若无其事地说:“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下班回去休息。”

  他想早点回去见沈问秋。

  丁念觑他一眼,眼神微凉,冷不丁地说:“现在根本不是可以这么放松的时候吧?”

  丁念双手插在兜里,看他一会儿,无奈地叹口气:“老板,本来我没资格干预你的私生活,可是你发呆迷离,脸上不自觉浮现出傻子般微笑的症状这些日子越来越严重了。”

  “或许你可以考虑尽快定下来,这样也就能够重新专心地投入工作。”

  陆庸怔了下,慢腾腾地几不可查地脸红,他怕被人听见似的压低声音问:“有这么明显吗?”

  他不免窘迫。

  丁念摇头,凝重说:“没有很明显,暂时别人看不出来,但不保证你接下去症状假如再恶化会不会被人发现。”

  陆庸不由自主地想起过去一些事。

  他高中时其实有些不明白:那些人是怎么发现他喜欢沈问秋的呢?他自认为掩饰得算很不错。

  ……

  高中毕业的宴会上。

  陆庸没跟沈问秋同桌,但他故意挑了一个能看见沈问秋的位置。大家都疯了一样的喝酒,他也灌了几瓶下去,但别人都醉得东倒西歪了,他还十分清醒。

  沈问秋也喝醉了,好看是很好看,嘴唇红的像要滴血,耳朵脖子都是红了,脸也红,不过红的很好看。也可能是因为他喜欢沈问秋,无论何时看沈问秋像是加了十层滤镜。一双眼睛尤其明亮,水汪汪,像是很高兴,又像是快哭了似的。

  他看了好几眼,十分担心,很想去劝一下,要是酒精中毒了怎么办?这么晚了,醉成这样回家也很危险吧?

  两人的视线时不时隐晦地触碰下,却不接上,彼此都在刻意躲避。

  那时他们已经三个月没说话了。

  沈问秋高三下半学期申请走读,不再住校,虽然他们的座位只差两排,却像隔开一条鸿沟,陆庸谨遵他的叮嘱,没有再主动与他说话,就算是平时也会有意避免自己出现。

  沈问秋一模成绩出来不太好,物化成绩拉后腿,陆庸心底其实很担心,他有时觉得沈问秋挺笨的,以前考试前他都会给沈问秋划重点。所以他偷偷把笔记放在沈问秋的桌子里,吃个晚饭回来,值日的同学把脏兮兮的笔记本给他,问他是不是误丢了。

  陆庸不敢再给,深刻体会到沈问秋的绝交心意有多么坚定。

  可是,这都要毕业了,他们又报考了一南一北不同城市的大学,假如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这一辈子就这样错开了吧?

  沈问秋醉得厉害,开始发起酒疯,到处抱人,陆庸看得直皱眉,上前过去,才抓住沈问秋的手臂。

  旁边有个与沈问秋要好的男同学突然说:“干什么啊?陆庸。你又来?沈问秋是你老婆吗?别人不许抱啊?”

  “你们俩搞同性恋吗?”

  可能只是开玩笑,但听在有心人的耳朵里,就像是阴阳怪气。

  喝醉的同学们纷纷嬉皮笑脸地说:

  “我也觉得,你们最近跟闹分手一样,一句话也不说。”

  “你们俩是不是真的背地里谈恋爱啊?”

  “噫,同性恋那不是神经病吗?得去看医生吧?”

  “……我看是陆庸喜欢沈问秋吧!”

  陆庸心里一个咯噔,年少时太青涩,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遮掩,僵立原地,明显像是被说中。

  沈问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是啊,我也喜欢他。”

  陆庸更懵了,满脸通红,既困惑又心慌,一颗心瞬间被吊了起来。

  话音还未落,沈问秋呼啦啦说了一串名字:“我还喜欢小A、小B、小C……”把大半个班的人点了名。

  哄堂大笑:“小咩你这是男女通吃还想开后宫啊。”

  倒也把陆庸的事糊弄过去了。

  但陆庸觉得有些人是知道的,只是并不确定罢了。

  陆庸站在沈问秋一步的距离,低头看他,弯曲角度显得脖子好细,脊椎骨节凸起,细的像要折断似的脆弱。他的肩膀在微微发抖。

  这一步之遥,在荒唐嬉闹的笑声中,无声地被拉远,愈发显得触不可及。

  沈问秋没回头,躲着走开了。

  陆庸听见沈问秋在和别的同学说:“我爸在五星酒店给我订了谢师宴,有空的话一定要来啊,到时候我给你寄请帖。”

  在笑声中,沈问秋众星捧月似的被一群人簇拥着离开,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像没看到他。

  陆庸回去以后等沈问秋的邀请,想,这是个冰释前嫌的好时机。他不介意只做朋友,能让他待在旁边就够。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再那么鲁莽冲动了。

  他一直等一直等,一直没等到。

  这一等便是十年。

  ……

  那么长的回忆自往事上翼滑而过,只是一瞬间。

  丁念很是经验之谈地说:“但我觉得,你是那种会在谈恋爱的时候被骗的类型。要小心遇上坏女人啊。”

  “他不是坏女人。”陆庸笃定地说,沈问秋是个男人,虽然也称不上是好男人。

  陆庸倒不介意沈问秋骗骗他,那起码算是在谈恋爱,能有一日他也心满意足。

  眼下的情况还不如那样,沈问秋只是现在没地方去了,才不得不投靠他。

  他不过是沈问秋的人型提款机和宿主而已。

  陆庸回到家,发现沈问秋不在。

  屋里一片空荡,冷冷清清。

  沙发上的毯子卷成一团,随意丢着,茶几上还有些没收拾的零食袋、饮料瓶,桌上是吃完没洗的碗。陆庸现在工作忙,其实搞卫生什么的,他现在一般也是雇阿姨来做。但自沈问秋住进来以后,他就亲自做了。

  陆庸走过去,摸了摸毯子里面,没有温度,本来应该把头埋在里面睡觉的人离开好一阵子了。

  今天要到路费就直接走了吗?

  陆庸茫然,下楼走了一圈,也不知道该去哪找沈问秋。沈问秋手机摔坏了,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

  现代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人与人的关联依然这么脆弱呢?

  陆庸坐在沈问秋睡觉的位置,耳边像是一直嗡嗡的,睡不着,他甚至想到要去报警,可他以什么身份报警?他连自称是沈问秋的朋友都没底气。

  而且沈问秋只是不要他,又不是出什么事了。

  凌晨两点。

  陆庸听见细微的开门声。

  他马上起身,走过去开灯。

  “啪”一声,灯亮起来。

  沈问秋正站在门口,一身臭烘烘的烟酒味道,双目无神,满脸晦气,行尸走肉模样,打个哈欠,懒懒地问:“你怎么还没睡?”

  陆庸笨手笨脚一样地跟着他,问:“小咩,你去哪了?”

  沈问秋漫不经心地回答:“去玩了呗。手气真差。”

  沈问秋也不洗漱,困倦地往沙发上倒,挠挠肚皮说:“困死我了,我睡了啊。把灯关一关。”

  沈问秋蜷起来,他闭上眼,装成要睡了。

  他感觉到陆庸走到他旁边,即使看不到,陆庸像正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气场,让他寒毛直竖。

  生气吗?生气就对了?

  来质问我是不是去赌博了啊。

  沈问秋等待着,却听见陆庸走开的声音,再过一会儿,温湿柔软的毛巾贴在他的脸颊。

  然后又走开,陆庸在沙发尾坐下来,握住他的脚踝。

  沈问秋没办法继续装睡了,他红着脸,闷声问:“你干什么啊?”

  陆庸说:“给你擦脚。”

  沈问秋蹬了一下腿:“你不嫌脏啊?”

  陆庸没说话,静静望他。

  还不如直接骂他呢。沈问秋冷冷说:“我真讨厌你这样。”

  “你别傻了好吗?我们上次见面是十年前,但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了,我早就不是了。你还以为我是个好人吗?”

  陆庸站在暗处,定定地望着他,沉着嗓子,阐述事实地说:“我没有那样以为。”

  “我知道你是个烂人。”

看过《二手情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