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轻井泽 > 第015章 经济实力

第015章 经济实力

  石原正雄走进自家院子,瞧见一楼的客套还亮着灯光。他开门后,站在玄关处脱掉脚上的皮鞋,换上了拖鞋。

  石原正雄瞧见坐在沙发上面正在看电视的义母道:“你还没睡?”

  “等你回来。吃了没有啊?”石原凉子虽然失去了丈夫,但是还有义子。石原正雄已然是这个家,也就是石原家的一家之主了。

  她作为老一代倾向于传统文化的RB女人,仍旧有着晚上要等到家里面男人回家的习惯道。

  “我在外面吃过了。你完全用不着非得等我回来。你想睡,那么就上楼去睡。再说,我已然长大成年,不再是小孩子了。”

  石原正雄一边脱掉上身的西装,扯掉脖子上面的领带就随手扔到了一边去,一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道。

  石原凉子不急不慢的站立了起身,一面是去给他收捡西装和领带,另一面却也没有把他说的话给听进去道:“孩子长得再大,但是在做父母的心目当中,永远都是那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你真得用不着非得等我回来,那么就能够早睡早起,身体好嘛!”石原正雄觉得根本就没有那样的一个必要道。

  石原凉子心领了他对自己的体谅,却仍旧不会采纳道:“已经养成了习惯,改不掉了。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一杯来。”

  “谢谢,喝了一些酒后,现在还真有那么一些口渴了。”石原正雄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面,再身体重心朝后一倒是直接就靠在了沙发背面上道。

  石原凉子把他的西装和领带放好后,是才亲自为其去倒了一杯柠檬水,继而直接送到了他的手上。

  石原正雄把柠檬水接了过手,一个仰头就喝干了。他明白,好酒之所以贵,自然是有贵的道理。非好酒的明显缺点之一,就是喝过了之后不久,还容易造成口干。

  “还要一杯吗?”石原凉子平静的问道。

  “不要了。”石原正雄侧动了一下身体,把空杯子又交回到了义母的手上道。

  石原凉子没有立马就把手上拿着的空杯子拿去洗,再行放回原处放好。她把它放在了沙发前面的玻璃茶几上面,以备他还要喝水。

  石原凉子坐到了沙发的另一侧,关心的询问道:“你第一天去轻井泽威士忌蒸馏厂上班,感觉怎么样?”

  石原正雄如实道:“整个上午,我都在看账本。到了下午,我召开了一个酒厂骨干们参加的会议。

  结果,几乎一个下午的时间,他们都在争吵。特别是销售课长和酿造车间主任之间更是势同水火。

  至于晚上,就去居酒屋喝了几杯。赶巧的很,竟然还遇到了小学同学小山良人。他混的也不错,竟然还是那一家店子的店长。”

  “小山良人?他那一个居酒屋店子,还不是由他父亲出钱给他开的。真要是光靠他一个人的能力,不会有那一个本钱的。”石原凉子清楚这其中的内情道。

  石原正雄在心里面也知道,二十岁的小年轻,自然不会有那么多钱来开上一家像模像样的店子。

  轻井泽可是RB最是著名的避暑胜地。在这样的地方开一家店子,光是租金就便宜不了。

  他能够从义母这一番简单的话里面看出RB社会的阶层僵固化。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前人毁树,后人遭殃。

  这家里面还有些钱的,自然会支持孩子的想法。至于没钱人家的孩子,即便想法再好,也只能够是想法,完全不能够转变成为现实。

  自己这一个小学老同学在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读大学,直接踏入社会工作。对方的家里面也不反对。

  这个时候的RB大学,早就扩招了。大学已然成为了一种人生选择,而非必须。不过,RB那些少数的名牌大学,依旧很难考得上。

  “说一千,道一万,投胎还真是一个技术活儿。如果小山良人的家里面没钱,他小子也就只能够从最是基层的工作得以做起。

  在RB,没一个好学历或者没掌握一门好技术,这收入上面非但不会理想,而且一生都会为钱烦恼。

  没钱,可就享受不到人世间那些美好的东西。吃不到好吃的,穿不了好衣物,住不上好房子。

  哪怕是每年一次的国内旅游,也会变得是一种奢望。这样一来,人生的乐趣就真没有剩下多少了。”石原正雄感慨了一下道。

  “这男人要是没钱,恐怕连娶妻生子都会变得特别困难。RB女孩子就不要想了。也就只能够去娶东南亚那些国家的女人为妻了。

  有着RB国籍的东南亚混血儿是真不少。连我在轻井泽也时常能够看到。”石原凉子接话道。

  “谁让RB女孩子的眼光变得越来越高了呢?她们只是朝上面看,却不愿意朝下面看。”石原正雄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道。

  “你说的这个确确实实地是一个方面的原因。不过,在我个人看来,也不能够完全都怪她们。

  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她们直接贴上物质,拜金的标签是不合适的。她们当中的十之八九都有过不堪回首的往事。

  像你们这一代人在少年时代,完全有记忆的时候,毕竟是亲历过RB经济泡沫破灭所带来的惨状。在这期间,每十六分钟就有一个人自杀。

  为此,我相信这是会给不少女孩子留下了一道永远难以抹去的阴影,甚至是伤痛。原本好好地一个家庭,就因为父亲的失业,陷入到生活的困顿当中去。

  或者是因为父亲的自杀而使得整个家变得支离破碎。贫贱夫妻百事哀。越是没钱的家庭,家暴就越是厉害。

  你父亲在世的时候,就一次都没有打过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不是因为没钱给闹出来的事情。

  她们出于女性的本能,也会暗暗地发誓,不想让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在自身,以及在她们的孩子身上得以上演。

  她们自然就会把择偶的目标定在更有经济实力的男性身上,毕竟是可以从源头上面降低个人和家庭悲剧的风险。”石原凉子站在女性和过来人的角度是设身处地道。

看过《轻井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