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轻井泽 > 第012章 骨干
  下午三点,石原正雄把在酒厂里面的骨干们叫到了三楼会议室开会。他自是当然不让的坐到了社长的位置上面去。

  第一次正式召开会议的石原正雄,面对着自己父辈那一代人,丝毫没有发憷和怯场道:“我向大家宣布一个事情,那就是我们酒厂会在不久的将来推出苹果酒这一个新产品。

  财务方面不但需要尽快把苹果酒车间所需要的一个预算给做出来,而且还需要配合副社长作出一个能够从银行贷款的计划书。”

  副社长,首席调配师听到他这么一说,倒是没有一星半点的意外,毕竟是早就知晓了。

  至于其余人等,着实有一些惊讶。他们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新社长上任后会搞出些事情,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来这一手。

  财务课长提出了个人的看法道:“社长,你这一个上新产品的项目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要不,大家再好好地讨论一下?”

  销售课长直来直去道:“我就不同意上苹果酒这一个新产品。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推出新产品,而是需要想方设法把库存里面的威士忌给卖出去。”

  石原正雄对于出现反对自己的声音,并没有生气。他本着兼听则明的原则,背靠在椅背上面,双手交叉的放在小腹前面,平静的问道:“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我建议进行一个打折促销。”销售课长认真的回答道。

  副社长直接就把话给接了下去道:“我反对。我们轻井泽威士忌一直走得都是高端威士忌的路线,面对的消费和受众群体也都是社会的中上阶层人士。

  社会的中上阶层人士对于价格方面的少许变动本就不敏感。无论是涨价,还是跌价,会买的,始终会买。

  他们往往只会根据个人的喜好和口味而决定是否购买,而非取决于价格因素。至于对价格变动敏感的社会中下阶层人群,那不是我们的销售目标对象。

  对于前者来说,多花一些钱和少花一些钱在享受型的快销品上面,从本质上面来说改变不了一个什么。

  可是,我们一旦打折促销,那就意味着我们多年来竖立起的品牌高端形象也进行了一个相应的打折。”

  “我完全同意副社长的这一番话。我也非常喜欢我们的轻井泽威士忌。之所以爱上它,一方面是口味上面符合我的个人偏好。

  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它完全值当前这一个市场定价。再有就是,一旦发生降价促销的情况,那么再想恢复到正常价格水平上面,也就难了。

  这样一来,甚至还会冲乱我们现有的市场价格体系。”同样是作为社会中上阶层之一的财务课长,设身处地道。

  首席调配师也不同意销售课长提出的降价促销方案道:“威士忌除了喝之外,它还具有收藏价值。

  我们的轻井泽威士忌可不是那些只能够用于牛饮的大路货威士忌,而是需要细品,一级棒的威士忌。

  我们主动降价促销,那就是在否定自我,公开宣布我们轻井泽威士忌没有那么好,不值当前这一个市场价格一样。”

  “我们的库存积压越来越严重,这总是一个客观事实吧!我们就算不明着打折促销,也要搞一个暗中让利返点给经销商的活动。

  暗中让利返点给经销商的事情在我们业内都是属于彼此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了。”销售课长虽说被人反对,但是没有就此作罢道。

  “这个倒是可以有。我们的库存要是能够就此大幅度的降下去,那么就能够减轻现金流上面的压力。

  哪怕在单瓶威士忌的盈利上面会有所降低,也是值得的。”财务课长站在自身的角度上面是思索了一回子,开始有所松动道。

  “我既不会同意明着降价促销,也不会同意暗中让利返点给销售商。副社长已经把话给说得很清楚。我在这里就不多做赘述了。”

  石原正雄可不会为了让当下减少一些财务上面的压力就导致了日后的更多自身利益受损。他用不容商量的口吻是掷地有声的表明个人态度道。

  “那就只能够进行一段时间的减产或者停产了。否则,我们积压的库存可就无法得以充分的消化掉。

  这库存上面要是不减少,只增加,那么终将会有一天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销售课长直言道。

  酿造车间主任立马就态度明确的表达了坚决的反对道:“你说的这个虽然能够起到减少库存的作用,但是你想没有想过,我们的工人们今后怎么办?

  是不是由你们销售课来养着?再者,无论是减产还是停产,都会对日后原酒的存量生产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问题是我们现在生产的越多,销售不出去,那就只会白白地增加库存,占用大笔资金,从而加大现金流的压力。”销售课长针锋相对道。

  “酒的品质上面有问题吗?没有嘛!既然如此,卖不出去,那就是你们销售方面的问题,又不是我们生产上面的问题。”酿造车间主任把话给对方是怼了回去道。

  “你这是在说我们销售课的人无能了?”销售课长怒目而视的提高了声音分贝道。

  “我可没有这么说。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也不否认。”酿造车间主任完全站在生产的角度,自然是要维护生产一线工人们的实际利益道。

  “行了,你们都给我住口。说事情就说事情,不要人身攻击。你们也是一把年纪,有孩子的人了。

  RB的经济大环境不好,遭遇到了亚洲金融风暴,致使我们酒厂的销售上面出现了锐减,也不能够全怪在销售课的头上。

  我早就给新社长建议过进行一个减产的提议,却被否决了。新社长的意思就是不想把酒厂自身的压力朝下转嫁给需要养家糊口的工人们,以及不利于未来原酒的存量生产。”

  副社长哪怕知道销售和生产之间是天生的矛盾体,也不想在石原正雄召开的第一次酒厂骨干会议上面出现“为老不尊”的情况发生。

看过《轻井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