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轻井泽 > 第002章 遗嘱
  石原正雄到家后,日式灵堂已经被相关的专业人士给搭建了起来。他从东京都返回的时候,就身穿了一身黑色西装和佩戴了黑色领带,也就用不着回自己的卧室再换衣服。

  早就守候在灵堂上面的石原纱希和石原凉子,已经哭成了泪人。虽然石原凉子和父亲没有正式入籍结婚,但是有着夫妻之实。

  石原纱希和自己父亲之间哪怕不是亲生父女,也有着实际的养父养女的关系,毕竟是入了石原家的户籍。

  石原正雄和她们母女二人简单的交流了一番,然后加入到了当中去。他即便没有哭,也在心里面着实难受。

  就算自己拥有前一世的整个记忆,那都不能够否定了他和死者之间的亲父子关系。对方还好吃好喝的养了自己二十年。

  RB葬礼一般分为通夜和告别式。通夜是一般晚上7点开始,一直到9点左右。一般是亲人,朋友,同事等相关人员参加,主要就是排队上香。

  告别式是第二天的早上,也就是死者要被火化前,一般都是亲人及极好的朋友才会参加。

  事实上,RB的葬礼和中国的葬礼是大同小异。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还是源于中华古代文化的深远影响。

  两者的相同之处,死者生前的亲朋好友,同事,街坊四邻等等基本都会来,也都会给一些钱表示。

  至于金额的多少,同样根据关系的亲疏远近而决定,并由专人把其名字写下,以及对应的金额都记录在本子上面,便于主家日后进行一个还礼。

  祭坛上面的正中心,也摆放有死者的黑白照片。作为死者的亲属,特别是男子孙需要通宵守夜。埋葬死者完事后,照样有会餐吃一顿。

  两者的不同之处,中国普遍是由道士来主持超度,而RB往往就是由和尚来念经。中国葬礼讲究死者停放三天,再出殡,而RB葬礼则不需要这么多天。

  参加日式葬礼的人,都会自觉身穿黑色衣服,甚至是专门的葬礼服,而中式葬礼完全就没有这种硬性的规矩,身穿各种便服都可以。

  葬礼是按照日式传统的程序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晚上九点一刻,绝大部分人散去后,灵堂上面位于左边的除了石原正雄,石原纱希,石原凉子之外,跪坐在他们家属对面的还留下了三个人。

  他们分别是轻井泽威士忌蒸馏酒厂的副社长,首席调配师和律师。律师从个人身旁的黑色公务包里面拿出了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件,也就是死者生前在他这里立下的一份遗嘱。

  现如今的他,自然是需要在三个当事人,以及两名见证人的面前是一本正经的宣读有关死者遗产的分配事宜道:“轻井泽威士忌蒸馏酒厂,祖宅,以及相关的土地等一切都归石原正雄所有。

  石原凉子和石原纱希只能够拿走屋子里面除了她们母女的私人物品之外,也就是自己生前买给两人的首饰,衣物等物品。

  至于石原家的古董,字画,以及自己亡妻,自己父母所留下的东西,统统不能够带走,全部留给石原正雄。

  石原正雄需要负责凉子和纱希母女二人未来的生活开销,保证她们当前的生活质量不降低。

  凉子一日不结婚,那就需要正雄代替自己继续赡养她,直到离世。纱希今后读书所产生的一切费用,也需要正雄全部负责。”

  石原正雄,石原凉子,石原纱希在听完了律师所宣读的遗嘱之后,都表示了一个满意。

  石原正雄作为石原家真正唯一的血脉,继承整个石原家,也继承了整个石原家的财产,完全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石原凉子只要未来不结婚,未来同样也是完全有保障的,用不着为日后的生计发愁。她都人到中年,一把岁数的女人,根本就不会想着再婚的事情。

  假使自己真的要再婚,也的找到一个她既能够爱上,还能够给予其比现在更好物质条件和生活条件的男人。

  真有这么一个男人,又怎么会看得上自己呢?别人只会去选比她更年轻,更可爱的女孩子。

  何况在她的心里面还仍旧爱着石原正雄的父亲,也一直把石原正雄当成自己的儿子,视作己出。

  至于石原纱希,虽说义兄不能够养自己一辈子,但是能够一直养到自己读完大学毕业。

  除此之外,他还要全部负责个人今后读书的费用。也就意味着她在正式踏入社会之前是根本就没有了经济上面的后顾之忧。

  即便母女二人没有分到多少实实在在地财产,也不会就此改变她们未来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方式。

  石原正雄通过遗嘱的字里行间,不单单是继承了整个家业,而且还读懂了父亲的另一个意思,即便他不在了,也希望他们三人仍旧能够像他活着的时候那样,一家人过下去。

  石原正雄对于自己的义母和义妹非但没有排斥之心,而且也希望和她们继续在一起生活。

  他亲妈死后的这十年来,义母并没有出现一次虐待过自己,反倒是在用心的照顾自己。

  哪怕自己去东京都读大学,也会每周接到她打来的关心电话,以及每月她特意给自己邮寄过来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都是他平日里面喜欢吃的。

  他和纱希的关系也挺好。两人之间虽然也有产生过矛盾,但都是兄妹之间打打闹闹地小矛盾。

  石原正雄主动转动了一下身体,侧身来面对自己的义母和义妹是鞠躬了一下,认认真真道:“你们要是愿意,请不要搬离这里,继续住下来。”

  石原凉子回礼的鞠躬了一下,喜极而泣和欣然接受道:“我一定会的。”

  石原纱希同样朝向义兄是鞠躬了一下道:“我也一定会的。”

  石原正雄见她们二人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一方面是真心高兴,另一方面是完全明白,个人原本想要卖掉祖宅,以及土地变现去加杠杆做空日元的计划是彻彻底底地没戏了。这剩下的就只有轻井泽威士忌蒸馏厂了。

看过《轻井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