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轻井泽 > 第001章 奔丧
  1997年,3月春,东京都。

  在睡梦当中的石原正雄,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唤醒了过来。他仍旧闭合着双眼,侧身朝向一边,抬起右手在枕头旁边搜寻了几下,是才把手机拿在了手上。

  石原正雄在迷迷糊糊当中是睡眼惺忪的半睁开,半闭合眼睛的翻开手机盖,按下了手机键盘上面的绿色接听按钮,再附于右耳旁边,却没有说话。

  石原纱希流着眼泪,声音哽咽,带着哭腔道:“哥哥,爸爸心脏病突发,送医抢救无效,去世了。”

  石原正雄顿时就睁开了双眼,如同触电一样的坐立了起身。他不认为义妹胆敢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动身回来。”

  “你可要快点回来。”石原纱希叮嘱道。

  石原正雄应了一个“好”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下了床,没有习惯性的走进沐浴间里面洗澡,而是赶紧穿戴起来。

  石原正雄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是从未来穿越过来。他和好些穿越者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自己从娘胎里面一生出来就拥有个人前世和未来的完整记忆。

  出生于1977年,今年二十岁的他,现就读于一桥大学的商学部二年级,还意味着石原家养了他二十年。

  这世那一个才去世不久的父亲,从血缘上来讲,那肯定算是亲爹。就在自己亲爹去世之前,他的亲妈在个人八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又过了两年,自己的老爸在名义上续了弦,把纱希的母亲带回了家一起居住。事实上,两人并没有提交正式的婚姻届到区役所。

  只不过,石原家的户籍上面有她们母女的名字。那时候随着自己义母一起住进石原家的还有她的亲生女儿纱希。他第一次见到纱希,对方才五岁。

  自己当时是十岁。现如今,十五岁的石原纱希,正就读于长野县轻井泽老家的一所中学三年级。

  石原正雄穿戴好了,再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带上手机和钱包就出了门。他下了楼,站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直奔新干线车站。

  当下的他,已经不会去考虑性价比的事情,而是想着能够早一秒回到老家就早一秒。自己身为石原家的独子,理所当然的要主持和料理老爸的一切身后事。

  搁在过去,他即便回老家去,也无非就是先坐公交车去长途车站,然后转乘一辆开往长野县轻井泽的长途车,毕竟花销更少。

  出租车停在了东京都的新干线车站外之后,石原正雄按照计价器的金额显示,如数的支付了车费。

  他下了车,三步并成两步的赶去了售票处。自己先行买了一张走长野新干线的车票,再行进入了候车大厅。

  坐在候车大厅一张椅子的上面的石原正雄,脑袋里面禁不住回想起了和父亲过往的点点滴滴。

  也正是因为对方的突然离世,从而将会打乱自己的人生计划。他估摸着,自己不只是回老家料理和主持老爸的身后事,而且还会涉及到继承家业的问题。

  自家可不单单是开设了一家威士忌蒸馏厂,而且还是RB非常著名的轻井泽威士忌蒸馏厂。不过,他没有就此高兴起来,反倒陷入了苦恼当中去。

  自己通过未卜先知的能力获悉到,不出任何意外,再过三年,轻井泽威士忌蒸馏厂就会破产倒闭。

  即便要他继承的家业,也是一家已经走到了关门停产边缘的威士忌酒厂。他虽然出身于RB名门威士忌蒸馏工艺的家庭,但是对于酿酒可真没有什么经验。

  石原正雄一想到这里,立马就有种一个头两个大。自己原本还想着利用手中的钱加杠杆去做空日元,大赚特赚一笔。

  1997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肯定不是一个好年份。亚洲金融风暴就在这一年爆发,并且还波及到了RB。

  美元兑日元会出现一路下跌。当下的美元兑日元的汇率维持在1:115左右。可是,到了明年五六月份,美元兑日元的汇率会跌至1:150。

  这能够让自己躺着赚钱的机会,可不多得,还会稍纵即逝。自己一旦错过了明年五六月这一个机会当口,那么日元兑美元就会升值,逐步重新回到过去1:115左右的正常汇率水平。

  石原正雄不无觉得,别人回家去继承家业,那都是欢天喜地,甚至是载歌载舞。自己回家去继承家业,完完全全地就让前途变得不明朗了起来。

  摆在他面前的两个选择,一是继承家业,挽救濒临破产的酒厂;二是放弃继承家业,趁酒厂没有彻底破产倒闭前就把它给卖掉变现,从而拿上这一笔钱去加杠杆做空日元。

  不但如此,自己还打算把老家的祖宅和土地也一并卖掉变现。本金越多,那么才能够让他今后赚得越多。

  一下子就能够让他彻彻底底地实现财富自由。让自己怎么选,都应该去选后者。可是,他觉得事情绝非自己想得这么简单。

  石原正雄不是不清楚,哪怕他对人明说,明年五六月的时候,美元兑日元会跌至1:150,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

  何况当下的自己,还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年轻。常言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话不但在中国适用,而且在RB更适用。

  RB可是把儒家的长幼尊卑那一套给完整的继承了下来。无论是公司的前辈和后辈关系,还是年功序列制,都是在儒家这一套思想上面发展来的。

  再有就是,自己老爸才死,就要卖厂子,卖房子,卖土地等家产,不只是东方人的传统价值观,哪怕是西方人的传统价值观,也会认为这样做的人是典型的败家子,不是个东西。

  石原正雄想到这里,抬起右臂就开始挠头不已。他停下手,转念又一想,要是在老爸死了之后的一年,再卖家产,应该就要好很多了。

  哪怕自己仍旧摆脱不了被老家的亲戚们和街坊四邻说成是败家子,也还是能够赶上加杠杆来做空日元的绝佳机会。

  石原正雄始终觉得,这是机不可失。若是一旦错过了这样绝佳的一次机会,那就只能够再等上11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了。

  当然,在这之前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RB经济泡沫破灭,虽然是一个绝佳的做空机会,但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只是个孩子。

看过《轻井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