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 第四章 风险与收获

第四章 风险与收获

  石屋内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那猪娃子与山娃子听闻要去村外取水,顿时变得噤若寒蝉,不敢说拒绝,也不敢说同意。

  李肆自然也不愿意去。

  村外明显更危险,但是,老太太与她那两个真传徒弟明显太不靠谱,就算是他贴上去拍马屁,也决计讨不到好处。

  反倒是这姜师姐很傻,这个年头,这样的大环境下还有这样的傻瓜,也难怪她会变成瘸子,完全是活该!

  不过也恰恰是这样的人,反而更有可能在关键时刻拉他一把。

  李肆现在有气运熔炉在手,未来发展可期,唯独眼下这第一桶金难赚,所以对于猪娃和山娃来说,这是个唯恐避之不及的祸事,对他来说反而是唯一的机会。

  “姜师姐,我跟你去。”

  李肆抬起头来,说的很认真。

  “好!”

  姜师姐明显有点激动,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就拄着一根拐杖走出去。

  李肆收拾好自己的武器,在后跟上。

  石屋内,季常与许申就仿佛此事没发生一样,继续盘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倒是那老太太睁开浑浊的老眼,多瞧了李肆半眼。

  除此之外,也就小丫头有些焦急。

  出来石屋,就见天光已经大亮,但整个天空仍旧被一层灰蒙蒙的云层给笼罩着,连一丝阳光也透不下来,就好像一个被扎住了的布口袋。

  再加上那种诡异的气息,整个荒村不知为何,竟是有一种处在黑白老照片之中的荒谬感觉。

  明明很近,咫尺之遥,但就是感觉不真实。

  不过也有好消息,昨天傍晚那翻腾的诡异黑雾在白天的时候居然消退得一干二净,露出同样如黑白老照片一样的山野河川。

  一丝绿色都无。

  “李师弟,这白日里,虽然没有黑雾笼罩,但旷野之中反而会更危险,所以你且记好这些禁忌。”

  离开石屋一大段距离之后,姜师姐才停下来,对李肆肃容吩咐。

  “首先不要高声说话,其次不要东张西望,尤其不要抬头看天空,也不能在野外方便和吃东西,尽可能的保持心境平和,不要愤怒,忧伤,喜悦都不行,更不要去想多余的事情,如果你突然发觉你正在思考一件事,那么立刻叫我。”

  “还有,白日里的旷野里很难遇到邪灵,那玩意若是遇到了,除了咱们师尊,谁都逃不掉。”

  “但野外里的邪物非常多,这些邪物基本都类似你昨天斩杀的那种异草,邪物强弱各有不同,只要不是遇到比较强的那种,我们都不用担心。”

  “因此真正的危险就两种,一种是在荒野中游荡的堕落魔人,它们曾经都是人类,但被邪神的力量浸染异变,且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强大,不过它们已经失去了灵智,所以通常还很好对付。”

  “另外一种是那些疯狂信仰邪神的教徒,他们由于得到了邪神的力量,所以实力会变得非常恐怖,偏偏他们还能保持身为人族的思维知识,过去这几十年来,我们浮云宗之所以更换了十几个落脚之地,罪魁祸首就是这些邪神教徒,我这条腿也是拜他们所赐。”

  “我们要取水的地方距离这处荒村大约十里地,那是一处河流,虽然河水已经完全被污染,但河水里并没有诞生邪灵,只要使用净水囊就可以将河水尽可能的净化。”

  “哦,还有一点,自从邪神在千年前入侵之后,所有人类村镇里的井水都决不能靠近,因为只要井水里死过人,在邪神力量的污染下,必出邪灵,我们暂居的这处荒村之所以能成为落脚点,就是因为此地没有水脉,曾经这里的人只能去很远的地方取水。”

  姜师姐事无巨细的给李肆讲解着禁忌,让他大为受用,毕竟这都是宝贵的经验。

  接着,姜师姐又取出两颗黝黑的药丸,“师弟,此物名为三毒宝丸,是师尊在几十年前用不同邪物炼制出来的,此物服下去之后,会增加身体中的污染毒性,但与此同时也会在一个时辰内源源不断的提供法力。”

  “你我此去取水,凶多吉少,还是吃上一颗,以防万一。”

  说完,姜师姐自己就先吃了一颗。

  见此,李肆接过来也一口吞下,这个时候没什么可犹豫,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下一秒,他眼前浮现一行信息。

  “异化污染度+1%。”

  “法力增加,每分钟+5点,持续两个小时。”

  好家伙!

  李肆心中震惊,果然好毒,直接增加了1%的异化污染度,不过两个小时之内却能持续恢复600点法力,这在关键时刻却是救命的好东西。

  “师弟,可做好准备?”

  “师姐,请!”

  都这样了,也没什么可说的,李肆背上瘦弱的姜师姐,按照她的指点,就在荒村唯一的入口沿着特定的步骤绕了半天,才走了出来。

  “这是我浮云宗的小周天颠倒七星阵法,以及一座封魔阵法,前者可以避免被那些堕落魔人误闯进来,后者能抵挡黑雾。”

  姜师姐在李肆背上悉心讲解着。

  李肆此时也尽量保持心无杂念,只是运转着回天经,说来也是神奇,他虽然穿越过来,占据了四狗子的身体,但有关四狗子的记忆却一丝都没有。

  不过自从恢复了法力之后,这法力就犹如流水,沿着干涸的水渠自动流淌,于是就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他就掌握了回天经的运转方式,同时还顺便掌握了道术诛魔刺与辟邪咒的施展方法。

  尤其此刻吃了那三毒宝丸,在法力不断恢复的情况下,明明李肆的身体因为异化污染度更高而变得更虚弱了,但他愣是有一种安装了大功率发动机的感觉。

  回天经随着澎湃的法力迅速运行,哪怕背着一个人,但随便一纵越,就能有十几米,全力狂奔的话,百米五秒轻松拿下。

  三米多高的山梁,一跃就能跳上去,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五官六识都敏锐得不像话。

  这就是修行者的感觉吗?

  真爽!

  当然,这么做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平均每分钟都要消耗一点法力的样子。

  再加上那百分之一的异化污染度,说是饮鸩止渴也不为过。

  难怪那老太太,季常,许申三人明明拥有强大的实力,却还要让浮云宗众人饥一顿饱一顿,因为对他们来说,那真是一动不如一静。

  “停!前方三十丈外,有一个邪物,绕路。”

  姜师姐忽然低声喝道,李肆一愣,迅速停下,同时心中暗暗吃惊,他还什么都没发现呢。

  “师姐,这邪物厉害吗?”

  “不是很厉害,但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法力。”

  “可我想杀了它。”李肆说的很认真,他之所以同意出来,可不就是为了此事,而且他付出百分之一的异化污染度,总不能就为了取水回去。

  姜师姐有点意外。

  “你杀它不难,但邪物临死前的反击会让你体内的污染毒性增加,积少成多,你会活不过二十岁。”

  “多谢师姐,我知道,但我还是想杀了它。”

  说话之间,李肆已经背着姜师姐往前冲去,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过,何况还有一个筑基真修给自己压阵。

  姜师姐不再开口了。

  而李肆也很快看到那个邪物,那是一棵干枯的老树,但并不高,灰扑扑的,树干诡异的扭曲着,好像被未知的力量给五花大绑。

  才靠近五十米,那老树就迅速苏醒,只见大地龟裂,那老树竟是如一个人那样从大地里爬出来,同时在老树的根部,居然还凝聚着一团黑雾。

  “这个邪物不太好对付。”

  姜师姐飞快说着,打出一道辟邪咒,瞬间,李肆周身一暖,形成一道辟邪气场,但这种辟邪气场要比昨日那种至少要强大五倍不止。

  “谢师姐,请师姐为我掠阵。”

  李肆喊了一声,就开始凝聚道术诛魔刺,姜师姐的辟邪气场给他帮了大忙,那邪物老树挥舞着枝条,抽打过来的黑雾根本破不开。

  转眼之间,那老树本体就冲到十步之内,李肆手中似有微光一闪,半空中形成一个模糊的符文,子弹一样砸在那老树身上,刺啦一声,竟是给这老树的躯干打出一个碗口那么大的窟窿,上面燃烧起熊熊火焰。

  这威力让李肆很意外,难怪姜师姐并不太担心的样子。

  若不是有积累异化污染度的弊端,这种邪物根本上不得台面。

  此时那老树受创,顿时古怪嘶鸣起来,这声音比昨天斩杀的异草尖叫还刺耳,

  李肆眼前不断飘过信息。

  转眼间,异化污染度就增加了0.005%,直到他再一发诛魔刺打出,老树的躯干彻底被火焰包裹,挣扎片刻,最终死去。

  但在它临死前的一瞬间,李肆就觉得一道阴冷的气息缠上自己的脖子,旋即——

  “你被异木所诅咒,异化污染度+0.005%。”

  “斩杀异木,获得灰色柴薪50份!”

看过《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