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 第二章 气运熔炉

第二章 气运熔炉

  伴随着这条信息的出现,李肆心口处就像是燃起了一朵小小的火苗,很温暖,让他不由自主的将心神集中上去。

  结果就好像触发了什么似的,下一秒,随着一道微弱的光芒亮起,一尊外形古朴,却被天青色光芒笼罩的熔炉就出现在他面前。

  这一幕把李肆吓得够呛,生怕被别人看到,但他才精神一松懈,那熔炉的影子就消失了。

  再集中精神,熔炉就再次出现,他尝试用手去摸,结果什么都摸不到,这居然只是一个幻像,也许只有自己能看到?

  如此,李肆心中稍安,此时他就看到那熔炉之中,有一团灰色的物质,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灰色柴薪。

  一时间,他就想更仔细的查看一下,结果那天青色的熔炉竟是瞬间瓦解,化作一个古朴的残破书卷,上面一行行信息流转。

  姓名:李肆

  年龄:14岁

  最大寿命:34岁(理论)

  异化污染度:%,说明,异化污染度越高,寿命越短,达到100%便会暴死

  血脉根骨进化度:12%,说明,已经能豁免一部分诡异力量的侵蚀

  法力:0/100(消耗一份灰色气运可补满)

  身份:浮云宗外门弟子

  气运:灰色气运×1,说明,每个人自降生起,都会自带一份黑色气运,此气运会随着年岁增长而逐渐被消耗。一百份灰色气运,可合并为一份黑色气运,一百份黑色气运,可合并为一份白色气运。

  道法:回天经,第一层,说明,此方世界已经被邪神的力量所污染,修行已经没有任何灵气可供使用

  道术:诛魔刺,说明,消耗自身十分之一的法力,可攻击十步内的任何邪物,也可将此道术附魔于器物

  道术:辟邪咒,说明,消耗自身十分之一的法力,可形成一个辟邪气场,持续一炷香,也可用此道术来制作辟邪符。

  ——

  看完了这些信息,李肆心中一动,眼前的残卷幻象再次消失。

  “想不到,我居然还是一个修行者,可惜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灵气。”

  自嘲一笑,他旋即想到那个小丫头称呼自己为狗子师兄,便大致明了,所以他们这伙人真不是难民,只不过是一个逃难的修行门派。

  那个兽皮大汉与袍子青年应该就是他们的师父或者师伯,师叔之类,只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拥有一定的道行,不然这荒村何以能遏制黑雾的入侵,石屋的门上何以有那三张符纸?

  想到这里,李肆心中稍安,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尽管这大树都快枯死了。

  接下来他不敢在原地逗留,赶紧抱起地上的木柴,想迅速离开,不过由于天色昏暗,他匆忙间将那焦黑的异草也给抱起来,下一瞬,又是一行信息亮起。

  “获得成年异草残蜕,异化污染度19%,可食用。”

  “这……”

  李肆一愣,污染度都高达19%了,居然还可以食用?

  这个世界的生存条件得多艰苦啊,不过想想自己目前已经是35%的异化污染度,这岂不是说这异草的尸体比他还纯洁……

  太伤自尊了。

  就这样,他最终也没舍得把这条至少十斤左右的异草残蜕给丢弃,不管如何,能食用就行,他现在实在是饿得前心贴后心了。

  等李肆抱着一捆木柴返回石屋的时候,那两个少年居然也折返回来,各自抱着些腐朽的木头,应该都是从房屋废墟里捡回来的。

  如此可见,李肆的运气有多差。

  三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流,也谈不上有什么敌意,给李肆的感觉就像是麻木冷漠。

  推门进入石屋,他顿时就觉得一股暖流扑面而来,那一直如跗骨之蛆的阴冷感觉更是迅速消失,毫无疑问,这与门口贴着的那三张符纸有关。

  因为有火堆的关系,石屋里的光线还算明亮,等李肆放下木柴,那兽皮大汉忽然轻咦一声,上前就接过那条异草残蜕,随即压低声音笑起来。

  “不错不错,晚膳有着落了,狗娃子,你的运气不错呀。”

  如此说着,兽皮大汉就抽出匕首,对着那异草残蜕一阵刮,先把表层的黑色物质刮掉,接着将其剁成拳头大的块,取了三分之一扔进火堆上的瓦罐里,看样子这是要做晚餐?

  而对面那个袍子青年则打量了李肆一眼,平静道:“此种异草,虽是最低等的邪物,但你能不受其影响,独自将其反杀之,也殊为不易,去吧。”

  李肆还以为能有什么奖励呢,谁想到居然是口头奖励,不过此时他正心虚着,就唯唯诺诺的学着另外两个少年的样子,弯腰一礼,便灰溜溜的缩回原来的位置,全程仍然存在感极低,只有那个小丫头对他呲牙一笑。

  靠着墙壁坐下,李肆先是把诛魔枪头旋下,小心的放入兽皮袋,然后就鹌鹑一样,一边降低存在感,一边继续观察石屋里的其他人。

  这石屋内,明显是以兽皮大汉与袍子青年为主的,但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也不知道多大的岁数,反正就裹着一床破烂的棉被,靠在火堆边,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然后是一个中年女子,穿的同样很破烂寒酸,她坐在老太太身后,与那个小丫头的关系很像是母女。

  最后两个,却是年纪只有六七岁的小孩子,他们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眼睛盯着咕嘟咕嘟冒泡的瓦罐,看起来饿惨了。

  于是李肆又开始怀疑了,修行者也混得这么惨吗?如果方才他没有杀掉那异草,他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在他的怀疑中,瓦罐里的食物似乎终于煮好了,但那种恶臭的味道仍旧很浓烈,偏偏兽皮大汉还不断的从一个布袋里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偶尔还要拿着木勺子尝一尝,看他的表情,似乎很惬意。

  最后,他拿出一个大碗,盛满后,毕恭毕敬的端到那白发老太太面前。

  “师尊,请您用膳。”

  此时,那白发老太太才睁开眼睛,也不说话,咕噜咕噜就吃个风卷残云,一碗还不够,一口气吃了三大碗,才算打了个饱嗝。

  接下来才轮到兽皮大汉与袍子青年,他们两人也各吃了一大碗,明显是没吃饱,但瓦罐里的食物已经不多了。

  “奶奶的,不够吃啊。”

  兽皮大汉发着牢骚,却拿着大碗,叫众人都过去,不论大小,每人都分了一勺,不过等轮到李肆的时候,他嘿嘿一笑,给多分了两勺。

  “狗娃子,这是给你的奖励,咱浮云宗的规矩最是公平。”

  “多谢师兄。”李肆小声说着,这辈分是让他没想到的,但是之前的猪娃子,山娃子,甚至那个中年女子,都管这兽皮大汉叫师兄,那他跟着叫肯定没错了。

  但这样一来,那中年女子与小丫头可绝对就不是母女了。

  另外,那个白发老太太居然可能是自己的师父,哎,这惊喜,有点上头。

  兽皮师兄熬煮出来的食物就是黑糊糊,黏糊糊的,不断散发着恶臭,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但此时李肆哪里有选择,闭上眼睛一口灌下去,那股恶臭的味道,差点让他以为自己在吃死去的猪狗。

  可万万没想到,此物一下腹,立刻就产生一股微弱的热流,同时还有两条信息一闪而过。

  “异化污染度+0.001%。”

  “法力恢复30点。”

看过《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