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 第一章 异草
  黄昏时分,一团团黑色的雾气在荒野里蠕动着,流淌着,张牙舞爪,一如恶魔的影子,只要仔细去看,就会产生不同的幻觉,然后不由自主的走入其中,再无踪影。

  不过,这黑色雾气此刻却被限制在了一处荒废山村之外,好像是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将其阻拦住。

  这荒村并不大,看规模只有十几户人家,但如今早已衰败,大部分的房屋都已经倒塌,且还有火烧过的痕迹。

  唯一一座完好的建筑是一座石头房子,上面能见到各种后来修葺的痕迹。

  此刻,在这不足三十平米的石头房子内,李肆从昏迷中悠悠醒转,脑海中最后的记忆是,昨天晚上陪着失恋的兄弟喝了个天昏地暗,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

  眼下在此地醒来,他并没有大声叫嚷,也没有怀疑是什么恶作剧,或者是自己被绑架了等等,当然也没有人上前嘘寒问暖。

  房子里很昏暗,还架着一堆火,上面挂着个瓦罐,似乎在煮着什么,有一股难闻的恶臭味道。

  此外还有一些人,男女老少都有,不多不少,算上他,正好十个。

  李肆尝试着让自己坐起来,确定自己并不是虚弱,或者生病了,他四(+1)肢都在,除了强烈的饥饿感之外,没什么别的毛病。

  把身体靠在石头墙上,周围的人也没有谁瞅他一眼,存在感相当的低。

  当然,主要是所有人都在盯着火堆里煮着的食物。

  “看来是一伙难民,我是其中一份子。”

  李肆快速的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并肯定了自己穿越的事实,然后他开始小心的打量起来。

  这石头房子里,最孔武有力的,要属坐在火堆边的一个穿着兽皮的大汉,因为他背上背着一张弓,还有一壶箭,但里面的羽箭只剩下三支。

  腰间还挂着一把铁锤,而在他身下,是一面盾牌,这种武装力量,啧啧。

  李肆没敢多看,目光迅速的扫过兽皮大汉的对面,那里坐着一个有些瘦弱,脸色苍白,好像刚刚大病初愈的年轻人,也就二十几岁,他穿着一身破旧的袍子,上面补丁摞补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丐帮九袋长老。

  但这个年轻人的气质非常特别,尤其那双眼睛,好像有看透人心的能力,甚至,他似乎能感应到李肆的目光,在下一秒忽然转头看向李肆。

  这一刻,他都头皮发炸,以为自己完蛋了。

  结果那年轻人只是冲着李肆微微一笑。

  “四狗子醒了?你与猪娃子,山娃子出去,在村里捡些柴禾回来,小心点,别出圈。”

  李肆很懵逼,但他也知道所谓的四狗子就是他,当下他慢吞吞的站起来,目光不经意的看向另外两个站起来的人,都是年纪不大,分不清哪个是猪娃子,哪个是山娃子,但他们两个却都不约而同的抓起一根黑乎乎的木棍。

  李肆装着刚睡醒,很迷糊的样子,左右瞅了瞅,没找到自己的黑木棍,不过下一刻,一个一米多高的小人把黑木棍递给他,顺便还递给他一个用兽皮小包。

  嗯,好像猪娃子与山娃子两人腰间也有一样的兽皮小包。

  “狗子师兄,给你。”

  声音很清脆,居然是个女娃儿。

  另外,这师兄是什么鬼?

  说好的难民呢。

  没敢在房子里多耽搁,李肆就跟着另外两个少年出了石头房子,而在开门的时候,他分明看到,那用破烂木头简单钉起来的木门外面,居然贴着三张灰褐色的符纸!

  是的,李肆非常确定,这就是符纸,尽管符纸的质地从未见过,但上面鬼画符一样的图案却足以说明了一切。

  木门重新关上,置身这外面世界里,李肆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冷颤,不是寒冷的冷,而是另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冷,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的那种。

  天空是昏暗的,依稀有那么一抹光芒,看起来像是夕阳西下?

  村子里极其荒凉,地面都是漆黑的,好像被火烧过。

  而在几十米之外,一团团黑色的雾气不断蠕动,流淌,封锁了几十米的高度。

  李肆只多看了几眼这种诡异的黑雾,就觉得耳边有奇异的呢喃声响起,眼前更是出现各种幻觉,突然,一行信息自眼前划过,他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异化污染度+0.001%。”

  什么鬼?

  李肆被吓坏了,同时发现自己居然不由自主的朝着那黑雾走了几步,当下他不敢再看那黑雾,只看那两个少年。

  这两人完全没有合作的打算,一个往东,一个往西,都是尽量低着头,不去看那黑雾,于此同时,还各自从腰间的兽皮袋里摸出一张巴掌大的符纸,贴在胸口处。

  尽管不解其意,但李肆还是立刻打开自己的兽皮袋,里面的东西不多,除了一根十厘米长的黑色枪头外,就是三张灰褐色的符纸。

  李肆赶紧取出一张,往胸口一贴,瞬间,这灰褐色符纸竟是化作一道灰气,没入他身体之中,同时,那符纸也化作飞灰,消散无踪。

  “获得初级辟邪气场,持续时间一炷香。”

  “咦?”

  李肆眨眨眼,惊异莫名。

  但此时他可没时间多想,立刻又将那截黑色枪头取出,与黑木棍对接,果然两者是可以连接到一起的。

  而几乎就在他将黑色枪头连接成功的一瞬间,又是一行信息自眼前掠过。

  “获得诛邪枪头,有效使用次数,三次。”

  ——

  “明白了,全都是消耗品。”

  李肆此时再看另外两个少年,他们果然没有把黑色诛邪枪头安装上,大概是认为只要在村子里走动就不需要。

  “凑,穿越到这个世界,老子的运气不怎么好啊。”李肆心中暗暗叫苦,瞧瞧那邪恶的黑雾,再看看这什么辟邪符纸,诛邪枪头的,搞不好这个世界是妖魔鬼怪的地盘,就算他有金手指。

  嗯,刚才那信息栏,算是金手指吧?

  一时间,李肆简直悲从中来,他其实是一个爱好和平,心地善良的人,一点都不想打打杀杀,怎么就要与妖魔鬼怪打交道了呢?

  不过很快李肆就完善了心理建设,因为外面这气氛太压抑了,万一冒出来一只女鬼,你说他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呢,所以还是回到屋子里更安全一些。

  捡柴禾这件事不难,那些倒塌的房屋里就有快要腐朽的木头,不过也奇怪,明明这里看着像着过火的,但这些塌掉的房屋结构并没有被烧掉太多。

  李肆在一处房屋废墟里翻找着,很快就攒够一大抱木柴,只是就当他准备带着这些木柴返回的时候,一股阴冷的气息就像是东方不败的绣花针一样,嗖的一下戳过来,他能清清楚楚的感应到,自己的那个初级辟邪气场就像是大气球一样砰的一声炸了。

  然后那股阴冷的气息就如蟒蛇一样直接缠到他脖子上,此时李肆低头一看,脑子都要被吓得炸了。

  那分明是一根手臂粗细的草绳,额,或者是一株黑色的野草,但不管是什么东东,这玩意现在就从那废墟里钻出来,死死缠在他脖子上,短短时间,他就快窒息了。

  老子何其无辜啊!

  这是招谁惹谁了?

  李肆这个时候脑子一团乱,唯一能做的就是挣扎,正好他手里拿着那杆诛邪枪,胡乱戳着,不知几下,才终于戳到那黑色野草,一瞬间,那黑色的诛邪枪头竟是冒起一道火光,下一秒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那缠着李肆脖子的黑色野草直接被一团火光笼罩,跌落在地。

  “咳咳咳!”

  李肆跪在地上,鼻涕眼泪齐飞,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一行信息再次无声浮现。

  “斩杀异草,获得灰色柴薪+1,积攒一百份灰色柴薪,可熔炼一份灰色气运。”

看过《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