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双月开始 > 第3章 诡异(上)

第3章 诡异(上)

  校医务室。

  当轮到炎无月进入里面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中途还询问了一下认识的同学,看到不少人都是一头雾水,手上拿着一张奇特的卡片,据说这玩意儿有着跟身份证一样的作用。

  “这是啥?”

  “不知道,不过好像是说以后就可以重新取代身份证了。”

  面对炎无月的疑惑,这名被他拦下来的矮壮男生挠了挠头,一脸迷茫的回答道。

  是很奇怪,也很迷茫。

  终究双月之景出现的时间只有半年,虽然很奇怪带来一系列的影响,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并没有确切的影响到自身,时间一长,大家竟是有点习惯起来。

  这就好比狼来了的故事。

  一连串的左右横跳后发现当上面真的确定了什么事情后,下面普通人总有一种终于来了,却又有一种没有反应过来的恍惚感。

  最主要是好像留给全人类准备的时间太长了。

  拿起对方的卡片瞅了一眼,炎无月还给对方后,这便走进了医务室。

  踏入房间,眼前便是一亮。

  出现在医务室里的是三个身穿白袍的医生,一男两女,每个人脸上都戴着口寨,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

  其中那个男校医正站在那里,正翻阅着手上的东西,顺便拿着笔记录着什么。而在旁边的塑料大框里面,则是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各种小瓶子。

  里面鲜红无比,看上去好像是采的血液,瓶子上面贴着相应的字条。

  而另外两个女医生则是一个端坐在原本校医该坐的地方,另外一个个子娇小些的则是坐在一旁拿着一叠纸张,不断的对比检查中。

  当看到炎无月走进来后,那女医生抬眉扫了一眼后,直接示意道:“坐!”

  “姓名?”

  “……”炎无月闻言不由一怔,这感觉……有点不大像是医生的口吻啊,反倒是与传言中的警察有些相似。唔,他没进去过,但在电视上就这么看过。

  而且他炎无月与医生已经很熟了。

  “炎无月。”

  “年龄?”

  “18。”

  “性别?”

  “男……哎?”炎无月看着这个女医生低头在一张表格上写着什么一边回答着对方的提问,在听到这么个废话似的问题后,他立即反应了过来,说道:“这位医生姐姐,你这个好像不是医生,是警察吧?”

  女医生抬头正要说什么,却又被炎无月直接打断道:“别反驳……H市的医生们我都差不多熟悉了。”

  “呵!”

  闻言,女医生双眼微眯,满是笑意,单单这一双桃花眼便让炎无月不得不承认之前王强所说的话,由眼窥人,或许眼前这个女医生还真是一个大美人。

  只是炎无月记得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的大致情况,这一眼便确定这个女医生不是本市医院的。或者说,她至少不是这个市里医院,也许是上面空降的,也许她是属于警察系统,而不是医生。

  毕竟是关于双月之景的事情,出动警察并不让人意外。

  女医生笑罢便继续询问起了其他的问题,炎无月的这个猜测并不是第一次,在她来到这个学校开设进行采血要进行相应的DNA检测后,她听了不少学生们疑惑的问题。

  事儿是没犯,倒是电视剧看了不少。

  在笑了一下后,女医生示意一旁的男医生直接用仪器采了下血液后,这便在男医生的动作中开始了询问。

  “炎无月同学。”

  “你说说最近生活中有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感觉到身体哪里有些不大舒服?”

  望着男医生从自己臂膀上取血,炎无月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身体缘故在医院里呆过不少的时间,他现在的整个胳膊都对针习惯了。收回自己的目光,炎无月将视线对向了那正坐在前面的女医生,迎着对方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认真观察一番,他还发现对方的眼眸中带有一丝浅浅的绿意。

  很好看的一双桃花眼。

  收回视线,炎无月仔细地想了一下,认真回答道:“奇怪的事情……大家都遇到了啊。”

  “就是那双月,是我遇到的最大的怪异了。”

  “而我最近也没有回老家,那边的情况并不知道,我在这里更多的是住读。”

  “除去学校外,剩下的不少时间我都是在医院里渡过。”

  “奇怪什么的也可能只有医院里了。”

  “若真要说奇怪,难不成是闹鬼啥的?就像小说写的那样。”眨巴着眼睛,炎无月很是兴趣盎然。

  “……”

  女医生眯了眯眼睛,因为口罩遮掩,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斜视的眼神似乎有些无奈。就在女医生似乎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旁忙活着采血的原男校医开口说道:“炎无月,别闹,这是正经事。”

  作为校医室的老熟人,男校医对炎无月的脾性很熟悉。

  “噢!”

  “那没事儿了。”

  炎无月乐呵呵一笑,自己自小身体不好,想要活得好就必须开心,这既是医生的嘱咐,也是父母的期望,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他总能寻到一些开心的地方。

  暴躁归暴躁,开心归开心。

  不能同一而论的。

  “我的身体……”

  “还是老情况,你也知道的,三天一小病,半月一大病。今天,我中午才从市医院里回来,治好了热感冒。”

  “一个星期中有两天安稳,就已经算好的了。”

  “至于其他的时候,你也知道的,自从看了你上次介绍的那些能够让人舒畅心情的东西后,我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似乎想起了什么,炎无月摇了摇头,满脸的感慨。

  “你说什么了?”

  一席话直接让那男校医颇为尴尬,哪怕是有着口罩遮掩,可也能让人看到他那有些通红的脸色。在顺嘴埋怨炎无月的同时,他的目光还时不时的悄悄瞥了瞥那两个女医生的态度,尤其是问话的女医生(警察)。

  似笑非笑间,那女医生柳眉轻扬。

  很明显。

  她开车技术不低。

  一番言谈询问之后,炎无月也拿着一张卡走出了校医室,据医生说这个算是身份卡的一种变种,可以凭借这卡去查阅DNA检测后的结果来而且还有一些未知的作用没有开通。

  总之,此卡是一张具有多功能的卡片。

  它包含了身份证等等一系列卡片的作用。

  手持卡片看了半晌,炎无月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来。

  这DNA检测是全国性的,只是不知道到时结果出来会让多少的家庭妻离子散!

  “嘿!”

  “啧啧啧!”

  “只是不知道上面考虑过这一点没有!”

  摇摇头,炎无月朝着自己教室的方向漫步走去,至于之前那女医生询问的问题在心中徘徊了一下后,便又被他放在了脑后。

  自双月之景出现后,他炎无月已经分辨不清楚什么叫做奇怪了。

  因为他自己最近就有一点点的变得奇怪。

  他炎无月说谎了。

看过《从双月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