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 > 第六章:一赚千金

第六章:一赚千金

  “娶媳妇还不好说,这次回来你们兄弟两就有四块大洋了,看上了谁家姑娘就和我说,我替你们做媒。”

  小奎看上去十六七的样子。

  不过在这个年代,十六七已经是大人了,可以娶媳妇了。

  “恒先生,你可得说话算话,等以后我弟弟有了心上人,你可不能不管他。”

  相比羞红了脸的小奎,大奎这个哥哥要精明的多。

  他早就听说过张恒的大名了,知道这是从南洋来的大老爷,说不得自己兄弟两的一世富贵,就在这位恒大爷身上。

  “没问题,到时候你们找我。”

  张恒也很高兴。

  这才回来几天,张振天,张大胆,张振虎,大奎,小奎,这就五个可用之人了。

  再加上身后这三十人,日后兴建民团的骨架也有了,这不比傻了吧唧,拎着一箱子珠宝,自己去找当铺靠谱。

  能干当铺的,有几个是简单人物。

  你第一次走运,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呢?

  无根之萍,被几个地痞流氓看上都要任人拿捏。

  除非跟某些小说主角一样,一遇麻烦就有贵人相助,各种震惊,各种打脸,不然危险系数太高。

  还是这种借力于宗族,稳扎稳打的好。

  毕竟在古代中,宗族是最亲近的关系,素有百年王朝,千年世家之称,靠的就是团结。

  “县城内最大的当铺在哪?”

  下午,众人赶到县城,吕泽第一个问的就是当铺。

  “东大街,利发当铺。”

  张振天想也不想的回答。

  “口碑怎么样,背后有什么势力?”

  “口碑还可以,背后嘛...”

  张振天语气微顿:“据说利发当铺的老掌柜有个闺女,是驻守惠州的齐团长的三姨太。”

  “齐团长?”

  张恒眉头微皱:“哪个齐团长?”

  “粤军新编第二军,不过这个齐团长是土匪出身,受招安成的团长。”张振天顿了顿:“许智崇成立粤军第二军后,就给他封了个官,拉拢过去了,也就是近几个月的事。”

  “一个收编的土匪团长,还不在眼前。”

  吕泽稍一琢磨心里便有了打算,吩咐道:“其他人在东大街找个茶馆候着,虎子,你去问问武器的事,张大胆,大奎,小奎,你们跟我去趟利发当铺。”

  这年头的当铺,没有军政两边的关系根本做不成。

  与其他人相比,土匪招安的齐团长,并不是很让张恒忌惮。

  因为齐团长眼下刚刚加入粤军,正是夹紧尾巴的时候,不能擅自离开驻地不说,惠州距离阳江也有八百里呢,谁他妈在乎一个八百里外的土匪团长。

  “掌柜的,不好了,带枪的把咱们铺子围起来了。”

  利发当铺内,掌柜的正在桌上睡午觉,就被小伙计给吵醒了。

  “带枪的?”

  掌柜一听就慌了:“土匪还是官兵?”

  他们是开当铺的,不怕地痞流氓,就怕带枪的官兵和土匪。

  前者你没地方说理,后者只能破财免灾。

  “都不是。”

  掀开珠帘。

  张恒带着众人进了当铺。

  “那您是?”

  掌柜的有些畏手畏脚,因为大小奎二人都带着枪呢,怎么看也不像善茬。

  “我叫张恒,出身大沟镇张家,眼下刚从南洋那边回来。”

  “现在手头有点紧,听说利发当铺口碑最好,正巧,我手上有个好货,您帮我掌掌眼?”

  说着,张恒拿出一个竹箱,放到桌子上示意掌柜可以看看。

  掌柜是场面人,当然不会不知道大沟镇张家。

  闻声后看了看大小奎兄弟,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四名扛枪的张氏族人,小声道:“张大海老爷子还好吧?”

  “那是家父。”

  张振天拱了拱手,认下了这个身份。

  掌柜的一听,悬着的心放下几分,这才一边招呼伙计去拿铜盆,一边奉承着说道:“这好宝贝啊,不能轻易上手,不然弄脏了,弄皱了,往来的客人可不会轻饶。”

  “掌柜的,水来了。”

  小伙计是个学徒,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掌柜的先洗手,再仔细擦干净,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

  嘶!!

  箱子一开,掌柜的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入眼,箱子内摆放着一个木盒,盒内是一尊八寸高,上好的白玉观音。

  “好宝贝,稀罕物!”

  掌柜没敢第一时间拿起来,先是取出放大镜认真观察,仔细的抚摸玉身。

  张恒在一旁看的提心吊胆。

  这尊玉观音是他花了三万块,在某家玉石店定做的高仿货。

  店家说是高仿和田羊脂玉,玉虽然是人工合成的,但是不用现代仪器根本分辨不出来。

  不管是材质本身的细腻程度,还是上手后的手感,与真正的和田羊脂玉分毫不差。

  唯一让人觉得假的地方,是这样大的一尊玉观音,如果是珍品,那绝对是国宝级的存在,明眼人一想就知道不对。

  到时候再拿现代仪器一查,很快就能分辨出这是用大块的人工羊脂玉雕刻出来的,是假货。

  不过就是假货,也值个三五万。

  就这雕工,一看就是大师手笔,那种神韵机器刻不出来。

  “好东西啊!”

  掌柜连连叹息,随后又忍不住追问道:“这东西从哪来的?”

  张恒回答:“南洋带回来的。”

  “东西是好东西,可惜就是这雕工不够,还差点火候。”

  掌柜的拿起玉观音,在阳光下仔细揣摩:“这雕工,应该出自一位大师手下,不过这样的美玉,一般的大师怎么够水平,起码也得请一位玉匠宗师才行,请不来宗师,也不要盲目的去雕,等一等,如此重宝,等上个三五年也是值得!可惜,可惜。”

  张恒一句句听下去,悬在嗓子眼的心肝算是下去了。

  有瑕疵不要紧,他不怕有瑕疵,别被人看出真假就行。

  “掌柜的,东西您也看了,瞧着好就出个价吧。”

  张恒坐在椅子上,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换茶,去换好茶。”

  掌柜赶忙向小伙计摆摆手,等到小伙计走后,这才伸出三根手指:“这个数,怎么样?”

  “这个数是多少,三百,三千,还是三万?”

  张恒把茶杯放下:“你不会拿我寻开心吧?”

  “我哪敢啊!”

  掌柜眼角的余光看着玉观音,依依不舍的说道:“按理说,我买你卖,我得往死里贬低,把你贬的一文不值,我才好开价。”

  “但是这东西,让我贬低,我是真张不开嘴。”

  “也就是它没名气,换成老佛爷还在的时候,八成是能进宫的。”

  掌柜的寻思少许,断言道:“我看这样吧,我铺子里的钱不多,只有三万,要不您再等我一会,我去找,去借,给您凑个五万?”

  张恒不答话。

  掌柜的一看就急了,东西太好,太喜欢,根本舍不得张恒离开:“要是玉匠宗师出手,这尊观音能值十万大洋,可它不是啊,蠢货把宝贝毁了。”

  “您就是嫌少,去了别处,恐怕也没几个能高出五万。”

  “您也看到了,外面现在兵荒马乱,值钱的是真金白银,古董玉石这玩意不太吃香,除非遇到真喜欢的,不然给不上这个价。”

看过《开局:一个民国位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