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惊醒之后 > 第四章 法庭上的枪声

第四章 法庭上的枪声

  第三营的士兵早就做好了准备,只要不是真的动不了的,早在穆兰被提审的时候,就已经自发赶来,法庭还在商议穆兰的请求,将近七十名士兵就已经来到了庭外。

  很显然,这些士兵的精气神同庭外的宪兵和一些没见过血的治安兵完全不同,几十人同时出现在庭外,即便没有携带枪支,那股愤怒眼神下的气势依然令庭外治安兵紧张不已,所幸他们只是站在外面并无过激举动。

  很快,庭内法官和部分审判委员商议后,准备接受了穆兰的请求。

  随着一个个第三营的伤兵出现在法庭,在医生和护士的帮助下展示他们身上的伤口,同时也以士兵的方式诉说他们的遭遇,第二兵团第三营所经历的“绝死战役”也逐渐展现在法庭众人的脑海中。

  那不是一场单纯为了胜利的战斗,而是一场为了生存的战斗,最终第三营只活下来77个士兵。

  等到最后一个士兵被送出法庭,庭内又只剩下了穆兰一个被告,他时刻留意着法庭内的情况,很多人在议论纷纷,很多人保持沉默,也有很多人身上开始出现不安。

  “琼斯特少尉,虽然你与部下的伤情以及你们的描述十分动人,但是以你们一个残缺营的兵力,抵挡住数倍敌人的进攻又能够撤走,是有些太过夸大了。”

  有控方军官如此说话,穆兰看向他,面无表,前面说明了这么多,这种疑问他也无法有力反驳,只能无视,但此时却有另外的声音从观众席上响起。

  “听那些士兵说琼斯特少尉你枪法出众,不知道能否展现一下。”

  穆兰转身看向声音源头,那是一个坐在靠前边缘的高大男子,他身穿笔挺黑色礼服,头戴高礼帽,皮鞋、白衬衣、黑领结、白手套,还带着一根手杖,五官立挺面容平静。

  这么一个出众于环境的人,穆兰竟然好似才发现对方,他回过神来后回应着说了一句。

  “我正在接受审判。”

  “法官大人,我希望见识一下这位少尉的枪法,以便确认他的英勇有多少水分。”

  男子直接向法官提出这个要求,并且根本不等对方回答什么就继续说话。

  “琼斯特少尉,如果你没有带枪,可以现场借一支。”

  穆兰心头微微一惊。

  “你的意思是,在这里开枪?”

  男子露出笑容。

  “看来你带着枪,应该是在护士小姐身上的那个皮包内吧。”

  穆兰下意识看了一眼皮包,然后忽然意识到,法庭内怎么变得如此安静,他看向法官,看向其他人,有的看向那名绅士,有的在窃窃私语,有的在整理资料,声音却好似都比较遥远。

  只是不容穆兰多想,那男子话音刚落下,忽然伸手进入口袋,下一刻就朝天扬起,三个闪着反光的银币被抛向天空。

  “开枪!”

  男子威严的声音传来的同时刻,穆兰思绪电转,直觉压过理智,几乎在一瞬间把手伸向护士小姐的腰部,闪电般从包内抽出左轮手枪。

  “砰~砰~砰~”

  压缩在室内的枪声震耳欲聋,枪声中夹杂的是子弹与三枚银币的清脆碰撞声。

  这枪声太突然,法官抱着头缩在台前,很多人的身体也还缩在椅子上,有不少军人则刚刚摸到自己的配枪,而在审判台前的地面行,一枚有些扭曲的硬币正在旋转,然后慢慢倾倒。

  枪声余音尚在,穆兰已经将枪放回皮包,身边至少三个宪兵一脸紧张地拿枪指着他,厅内暂时还是一片死寂。

  “啪啪啪......”

  “我以为你最多击中一个,好枪法!”

  男子鼓了鼓掌,然后看向前方。

  “法官大人,继续审判吧。”

  男子的话轻描淡写,但受审军官居然携枪入庭,更是在法庭上开枪,直接就引起了骚乱。

  “法官大人,琼斯特少尉配枪入庭并当庭开枪,藐视法庭!”

  “宪兵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不缴械受审军官?”

  “琼斯特少尉,谁给你的权利当庭开枪?”

  一声声嘈杂的质问搅得严肃的法庭吵闹不已,穆兰看着那个男子,对方却只是坐在那什么也不管,周围人更好似忽略了对方,这让穆兰觉得诡异的同时,也让他不由抽了一下嘴,这是耍我呢?

  “咚咚咚......”

  法官狠狠砸了几下木槌,措词极为严厉。

  “琼斯特少尉,你佩戴枪械进入法庭,还公然在法庭上开枪,严重藐视军事法庭,请你带上手铐,之后进入庭议阶段。”

  玩脱......

  穆兰郁闷地再度看向那名男子,心中明白这个人一定非常特殊,希望不是单纯的恶作剧吧。

  ......

  骚乱终于过去,穆兰身上的伤口已经重新被护士和医生包扎好,此刻他戴着手铐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当然,那惊艳的三枪过后,想必如今厅内的所有人都不会看轻了他。

  法庭内的躁动犹如穆兰内心的躁动,穆兰的私人皮包也被暂时收缴,在漫长的等待之后......

  “咚咚......”

  法官用小木锤击打木砧,让庭内迅速安静下来,他桌上放着一张纸条,应该是讨论后的宣判结果。

  老法官认真地看了眼前的被告好一会,至少在心中,他对这位英勇的少尉有着敬意,不过现实不是非黑即白,也不是横平竖直。

  沉默片刻后,老法官开始宣读结果。

  “第二兵团第三营防守失利,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听到这的时候,庭下军官有不少站了起来,也有一些人微微松了口气,穆兰心中一紧却并不惊慌,他在等着法官后面的话。

  法官瞥了一眼坐在那的重伤少尉,对方脸上依然肃穆,毫不动容。

  “但是,第三营经过审查,第三营确实进行了顽强的战斗,介于当时战局整体的误判性,以及敌我双方实力的巨大差异,第三营及其长官琼斯特少尉的罪责可以适当减轻......”

  说着,法官再次停顿了一下,说出最终结果。

  “本庭当庭宣判,免除第三营本次战役荣誉,第三营撤销编制,编入其他部队,免除琼斯特少尉军职,军衔降为列兵。”

  法官宣读完毕,穆兰依旧一动不动,法庭内议论纷纷。

  这时候,穆兰却缓缓站了起来,以略显沙哑的嗓音盖过了庭内的嘈杂。

  “法官大人,我接受这份审判,不会提出上诉,我的兵役年限已到,身体状况也不容乐观,借此当庭申请退役。”

  申请退役在庭审环境下当然不合规矩,但是迪尔迦军事法庭是能够责令被告退役的,现在直接穆兰主动申请,并且军事主官都在,如果法庭接纳,流程上会更有效率。

  法庭内安静了一下变得嘈杂起来,有人心态轻松,有人心情复杂,而穆兰也属于心态相对轻松的那一个,此时此刻的申请,法庭多半是会同意的,而那些“原告”也绝对会大开绿灯。

  果然,法官沉默片刻后还是点头了。

  “接纳琼斯特少尉的申请。”

  ......

  军事审判结束了,穆兰手中抓着一个法庭开具的信封,被人小心的搀扶上了担架,这会他没必要受罪了,视线扫向观中席一侧,那一名黑服绅士站起来,向着穆兰脱帽致敬了一下。

  等到穆兰的担架被抬出法庭,庭内的人也陆续散去。

  这次军事审判的结果并没有激起什么大的浪花,就算在当地的报纸上也仅仅只是占据了一个小篇幅,但对于穆兰来说,算是度过了一个大坎。

  虽然退役申请很快通过了,但毕竟身上伤势严重,穆兰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乘船回家,只不过在这期间,他也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另一个特殊之处。

  庭审结束后二十天,穆兰的伤势已经以一个超出正常范畴的速度恢复到了能够行动的程度,虽然还缠着纱布,但他发现自己受伤的左臂力量似乎比右臂还要强,而记忆中的穆兰.琼斯特似乎并不是一个左撇子。

  这个世界各个方面都透露着一种熟悉感,有时候不由让穆兰怀疑是不是一个地球的平行时空,但有差异的方面却比相似的地方更多。

  原本身体的记忆有不少凌乱之处,穆兰希望能生活下去,希望了解这个世界,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回到那个有网络有游戏的家。

  庭审之时正是十月初,古时称为金落之月或入寂之月,此刻到了月底,穆兰终于动身了。

  帐篷内,穆兰收拾好个人物品,一个手提行李箱以及那个黄色皮包,一张船票就放在皮包上,上头写着“尼斯赫莉尔公主号”,开船时间是下午一点。

  帐篷外有马蹄声和车轮滚动声响起,随后一个声音传来。

  “穆兰,收拾得怎么样了?”

  “收拾好了。”

  穆兰回应一声,一名军官从外头进来,正是那名宪兵准尉,他是除了第三营士兵外来看望穆兰次数最多的人,在第三营士兵被编入其他部队后,就数他来得最勤快了。

  准尉二话不说,主动拎起了穆兰的行李箱,后者则自己挂着皮包跟了出来。

  此刻的穆兰内里是衬衣,左手依然由纱布托起,外头则披着一件黑色大衣,头上带着一定黑色礼帽,微卷的棕色头发整理过,胡渣也清理了干净,明亮的黑色眼眸十分有神,身材也较为高挑,虽然因为伤势看着有些消瘦,却十分英挺。

  外面那辆马车和一个月前接他去受审的那辆一样,但这次乘坐,穆兰心态就轻松了许多,同前来送行的医生和护士告别之后,随着准尉一起上了马车。

  迪亚港是一个深水大港,距离这片军营大约一个小时的半个小时的马车车程。

  随着马车不断接近迪亚港,周围的道路也开始繁忙起来,各种马车人力车变得多了起来,另一侧的还能看到头顶冒着蒸汽的火车正在装着货物。

  看到火车,穆兰在想起繁华热闹的二十一世纪地区的同时,也不由想起了战场上那可怕的蒸汽坦克。

  “穆兰,我们到了。”

  穆兰的视线从马车窗外回转到对坐的宪兵准尉上,然后看向另一侧的窗户,马车已经挨着港口,而外头,一艘高大的轮船停靠在深水码头,船身上三个巨大的烟囱正在冒着蒸汽。

  穆兰和准尉开门之后一起下了马车,并对他露出真诚的笑容。

  “谢谢你布鲁克,还有,对不起。”

  “不用客气,也不用道歉,我相信你是一个英雄,能和你做朋友,我感到十分荣幸!”

  穆兰没有多说什么,上前和对方来了一个拥抱,并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年轻的准尉有着自己的英雄梦,不过穆兰不希望他真正见识到战争的残酷,他自己也不想见第二次。

  在布鲁克想要帮穆兰提手提箱的时候,穆兰却拒绝了,而是率先自己拎起了箱子。

  “我已经不是那么虚弱了,放心吧布鲁克,我会平安回家的!”

  准尉笑着行了一个军礼,这个穆兰.琼斯特的身体素质真是惊人。

  “那么祝你回程顺利,有机会再见!”

  “再见!”

  准尉的马车离去,穆兰才拎起行李箱转身走向登船处。

  港口中不光有邮轮,也有军舰,这些军舰有的包着铁皮,有的还是木质,但也有冒着蒸汽的钢铁战舰,其上粗壮的炮口让人丝毫不怀疑它的威力。

  出世船票之后,穆兰顺利登上了尼斯赫莉尔公主号,这不是一艘多豪华的邮轮,船身巨大船票实惠,使得它容纳了形形色色大量的乘客,也兼顾货运功能。

  相对而言,穆兰的着装算是较为体面的,所以遇上的船员对他都比较客气,他还拥有独立的客房,虽然狭小,但却私密。

  但穆兰没有急着去船舱,而是在登船后,将行李箱放在身侧,就这么站在甲板船舷边看着下方的港口,也看着远方的海洋。

  形形色色的人流穿行在繁忙的码头,装货卸货,登船下船,

  “嘟~~~~”

  响亮的船笛鸣起,尼斯赫莉尔公主号就要开了。

  穆兰低下头,看向身侧的皮包,配枪轮光安静的处于包内,等待着主人拔出它,而它的主人对于自己的新人生,也忐忑和期待着。

  ————————

  PS:由于还没改签约状态,暂时单章啊!

看过《惊醒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