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惊醒之后 > 第一章 血与枪
  李修正在做噩梦,梦中到处都是硝烟和炮火,并且亲身经历了一场场惨烈的厮杀,即便处在梦中都能感受到那强烈的痛苦,那枪声和炮火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梦境末尾,战场上出现了头顶喷着滚滚蒸汽和烟雾的狰狞坦克,恐怖的压力冲击着每一位士兵和身为指挥官的他。

  在眼皮的剧烈抖动中,李修身子一抖,从梦中惊醒过来,他刚想动一动就感觉身上一阵阵强烈的疼痛袭来。

  “嘶......”

  李修被疼痛得龇牙咧嘴,深呼吸几口气之后才渐渐适应了痛觉。

  靠,怪不得梦里这么痛,感情这痛觉不是假的。

  李修用感觉没什么大碍的右手小心地掀开身上的薄毯子,顺着痛觉的方向,发现自己肩头和左手上部缠着绷带,右侧大腿露出的一节也缠满了绷带,并且还有血迹晕染出来。

  什么情况?

  李修心中一阵惊慌,自己这是经历了什么,怎么受的伤?

  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李修抬起头,忍着痛赶紧用右手小心地拉起衣衫下摆,露出自己的肋下腹部,看到没什么伤痕他才松了口气,重新将脑袋搁到枕头上休息。

  抹了一把脸上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噩梦因素更多一些的汗,然后重新睁开了眼睛。

  李修的注意力终于因为视线的聚焦而被吸引到了头顶,他随之微微一愣,他看到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灰色布料构成的尖顶,下方还撑着支架,显然不是医院病房该有的吊顶。

  李修赶紧扫视四周最后再看了看地面,十个平方左右的方形空间内灰布为幕,简易的桌子和支架上摆着一些皮包和皮带等个人物品,地面没有铺什么东西,仅仅是简单夯实过的泥地。

  再一低头看向自己的穿着,李修那没有绷带的左腿穿着略显粗糙的灰色布料,上身则是一件染了血的棉麻衬衣......

  这是在一个帐篷里?难道是救灾帐篷,自己是因为突发天灾受了伤?

  可我之前穿的是毛衣棉服啊!

  医护人员呢?我家里人还不知道?

  李修的心中充满了疑惑,用右手抓住铁架床的一边,然后咬着牙用力,想要支撑着起自己的上半身。

  嘶,痛痛痛!

  放弃,躺着挺舒服的,根本没必要起来......

  李修咧着嘴吸气缓解痛苦,看向了一侧的桌子,很自然的想要寻找自己的手机,找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视线最终落到了最显眼的皮包上,或许在这个包里头。

  桌子就在床边,而且只比床高了一点点,李修伸出右手抓住皮包的边沿,将皮包拉到了近处。

  拽动皮绳的时候觉得这皮包挺重的,应该有蛮多私人物......

  在打开包后,李修的思绪被猝然打断,看到的第一件东西让他的大脑短暂空白……

  那是一把精致的银灰色左轮手枪!

  心中猛然重重得一跳,李修反应过来后一下盖住皮包口,同时有些慌张地看向帐篷入口处,见到没人也没听到什么声音,李修就又掀开皮包看了一眼,一种极其强烈的感觉告诉李修,这很可能是真家伙!

  正陷入一种惶恐和好奇之中的时候,李修看到了皮包上方写着的字,那是一种同英文有一些差异的字母文字,起初看不懂,但仅仅一瞬之后,先是如同雾中观花,随后雾气逐渐消散,“花朵”逐渐清晰,文字的内容也自然浮现在李修脑海中。

  一个名字,也是包的主人:

  穆兰.琼斯特。

  “穆兰.琼斯特......”

  李修下意识的读出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潮水般的记忆和各种信息犹如走马灯一般划过脑海,仅仅几个呼吸就冲击得他头昏脑涨。

  封建守旧与汹涌爆发的新潮流碰撞的时代、恪守旧条的落魄贵族家庭、一直模糊的父亲、淡去记忆的母亲、尽忠的老管家、使家族重归荣耀的信念......

  这种不可抗拒的信息是如此的庞大,有的清晰深刻,有的模糊不清,犹如开着夸张的快进看了一部冗长的人生纪录片,同时也折磨得李修意志几近崩溃,身体更是不由肌肉紧绷,死死抓着床边依然无意识地颤动。

  一条条信息不断刷过,尤其是让家族重归荣耀的那种信念,强烈到好似要刻入脑海之中,一字一句都如尖刀划血!

  “呃啊......”

  李修忍不住痛呼出来,声音却是呼气大过发音,往往只有受到惊吓时才会大声尖叫,痛苦到达一定程度很多时候都叫不出来。

  良久之后,李修浑身瘫软地躺在床上大口喘息,侧头看向边上的皮包,看着上头的名字和一侧缝隙中那冰冷的枪柄,嘴角不由抽动两下。

  不说能不能接受,李修现在的感觉就是荒谬和略微的茫然,以现在的皮囊和处境来讲,他竟然成了这个穆兰.琼斯特,那么刚刚的噩梦也就不只是噩梦了。

  ‘假的吧,我一定是没睡醒!闭上眼睛,放松呼吸......赶紧醒,赶紧醒,明天要讲PPT,晚上还要上分......醒来!’

  闭眼酝酿了好一会之后猛得睁开眼睛,李修发现自己还躺在这帐篷内,并且思维也在这会越来越代入这具身体,使得右手边的皮包都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甚至看到枪柄能回忆起握住这把枪的感觉。

  这是我的枪,也是我身体的延伸,它带我走出噩梦般的困境,他是为我所用的力量,绽放火光,撕扯血肉!

  李修心中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再次打开皮包,顺着那种感觉缓缓摸向枪柄,战场的轰鸣仿佛在耳边隐隐响起,指尖触碰到枪身,冰凉中带着温润,握紧枪柄的这一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风在帐篷内回荡,银色的枪身内好似能看到隐没着淡淡的红光。

  一种自然而然的感觉连通李修与左轮手枪,一种强烈的共鸣感也随着新旧记忆产生,多年前这把枪锻造的时刻和之前战火中的感觉,一股力量随着李修心中的悸动传入枪中,更有一种奇特的意志传回。

  枪名:轮光,吾主穆兰.琼斯特赋予吾意志,铁与血,烈焰与光芒!

  这一刻,银色的枪身一侧,一行刀刻般的小字随着一阵滚烫的火星缓缓浮现。

  这是一行李修能看懂却并非记忆中熟悉的字母文字,字母单词意为,一轮光,也寓意绽放光芒。

  李修震撼地看着这一切也感受着这一切,心中的情感难以用言语表达。

  “轮光......轮光!这是我的枪!”

  ......

  一名身穿灰色军装,头戴类似古英式高顶军帽的士兵正匆匆走着,穿过一片营帐之后,他到达了较为安静的军官休息区。

  不过现在这里基本没有军官在住着,这场恐怖的战争早有结束的迹象,现在终于结束了,这些军官老爷们哪还会闲得住在这驻扎军营里头待着,大多都已经冲到了附近城里去寻欢作乐了。

  哪怕多线作战,但这场战争对于迪尔迦帝国来说绝对算是耻辱,可这对处于较后方的贵族军官来说没什么影响。

  当然也总有例外,至少有一个军官绝对还在这片营帐内,而士兵这会匆匆过来也是为了见他。

  在穿过前沿区域后,在问了一个经过的勤务人员,这名士兵终于找到了目标,他站在那个灰色帐篷之外,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

  “你是谁?”

  一名过来的护士发现了这名军人,立刻出声提问,军人转头看向这名两则扎着大麻花辫的护士,赶紧行了一个齐眉军礼。

  “第二兵团第三营,琼斯特少尉麾下突击手杰里!请问少尉醒了吗?”

  士兵前半句话显得十分刚强,后半句则声音小了很多。

  “又是你们,可以进去,但不要太大声。”

  护士显然习惯了,说完就直接掀开了帐帘。

  帐篷内正把手伸到皮包内把玩手枪的李修,听到外面声音就是一激灵,赶忙抽出手合上皮包,并将右手压在皮包上,然后就看到一名穿着淡绿色裙装的护士和一名士兵进来了。

  那名士兵进来之后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李修,脸上立刻露出惊喜,连双拳都下意识握紧,他眼中的琼斯特少尉并没有盖上毯子,左手和右腿上缠着绷带,还有血迹浸出,脸色苍白且憔悴,但能转头来看自己,说明意识清醒,状况并没有传言得那么糟糕。

  “少尉!”

  “咦,你醒了?”

  士兵和护士一个激动一个惊讶。

  李修同样看着那名护士和士兵,前者没印象,后者第一眼略有熟悉感,他回忆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这士兵叫什么,不过看对方激动的样子,不知道是因为爱戴长官还是因为和自己有仇,不敢随便出声BB。

  “我马上去叫医生!”

  护士说完这句立刻转身跑了出去,马杰里和李修目送她离开,视线不约而同都落到了对方身上,李修看着这士兵微微颤抖双眼发红的样子,心中甚至有一瞬间在想如何最快速度抽枪。

  “少尉,你醒了就好了!我知道现在你的身体最重要,可他们要把莫峡岭战役溃败,归罪到我们头上!”

  啊?

  李修愣了一下,什么情况?

  那士兵忍耐了一路,在见到少尉苏醒之后,原本极度压抑的情绪就绷不住了,几乎咬牙切齿地陈述自己知道的事情。

  “作为当时存活的最高指挥官,你将被送上军事法庭,审判委员会已经成立了,而且他们认为你重度昏迷,所以打算无被告开庭,就在明天早上,我们这些士兵即便想要出庭也被告知没资格......”

  士兵还在义愤填膺地说着,情绪也越说越激动。

  “这之前,我们已经轮流来看过你很多次了,感谢神明,你醒了过来!”

  “被审判”这几个字似乎激起了身体的强烈反应,使得李俢的思维处于身体的激动和思绪的冷静之间。

  而这一刻,之前的噩梦和更早之前的战争画面不断在李修脑海中闪过,意识也随之略有恍惚,然后迅速回神,他明白了,他们或者主要是他这个昏迷者成了背锅的了!

  他穆兰.琼斯特只是个小小的少尉,整场战争层面没分量,但是背一背最后一场战役阵线突破口的锅还是可以的,毕竟因为第二兵团三营一些高级军官在行军途中遇袭走散(溃逃)和少量死亡,使得穆兰在莫峡岭之战中是三营最高指挥官。

  然后李修苦苦搜尽脑海中的各种记忆画面,对三营的作战只有一个评价——英勇!

  由此,对这场军事指控,李修的感觉就是荒谬,以及随之而来感同身受的愤怒!

看过《惊醒之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