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侯 > 第六章 死士
  傅选来到陈庆身边,冷笑道:“你想不到自己会作茧自缚吧?”

  陈庆取出自己抽到的签,竟然是一支生签,傅选愕然,“那你为何要留下?”

  陈庆把签折断了,平静地注视着傅选道:“在生死关头,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趋利避害,掩护主力撤退,是斥候的职责,若不幸为国阵亡,更是我陈庆的荣耀!”

  说完,陈庆不再看傅选一眼,转身催马走了。

  傅选呆呆看着地上断成数截的生签,良久,他长长叹息一声,催马向南方奔去。

  .........

  士兵们在奔跑中抽签,抽到死签的人留了下来。

  没有告别,也没有壮勉,生死就在抽签的一瞬间决定了。

  五千主力奔跑而去,将一千士兵孤零零地丢在旷野里。

  陈庆忽然发现李绛也留了下来,“指挥使,你怎么也留下了?”

  李绛淡淡一笑,“我抽到了死签,当然要留下,再说,总要有一名指挥使来统领一千弟兄!”

  “狗日的傅墨山,他明明抽到了死签,却不肯留下!”

  说话是刘五,赵小乙抽到了死签,他没有抽签就选择留下了,他们本来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对生死已经看淡。

  李绛摇摇头,“生死关头,每个人都会自己的选择,我们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陈都头,让兄弟们集合吧!”

  ………..

  一千士兵迅速集结。

  “我们都知道接下来的命运会是什么?死并不可怕,国难临头,每个人都会死,但死也有区别,是像蝼蚁一样被践踏而死,还是像大丈夫一样轰轰烈烈去死?”

  李绛的声音越来越高昂,“我们都是军人,军人能战死沙场是何等幸运,弟兄们,后世的子孙会记住我们,今天,就让女真鞑子尝尝我们的厉害吧!”

  李绛举矛大喊,“杀女真鞑子!”

  一千士兵一起举矛大喊,“杀女真鞑子!!”

  这一刻陈庆热血沸腾,他就恨不得立刻投身战场,和敌军决一死战!

  李绛高高举起陈庆的手喊道:“弟兄们,这是陈都头,从现在开始,他是我的副将,我若阵亡,他就是主将,大军出发!”

  李绛和陈庆率领军队向东面奔去,奔出还不到十里,大地开始颤抖起来,只见远处数里外出现了一条黑线,黑线上空是一片红黄色的泥尘。

  完颜宗弼率领的一万骑兵终于杀到了。

  “列长矛阵!”

  一千宋军迅速列成一个三十乘三十的长矛方阵,这是步兵对阵骑兵的最佳战术,利用集体的力量和敌军骑兵抗争。

  李绛和陈庆立马在军阵中间,望着越来越近的女真骑兵,杀气弥漫天地。

  李绛淡然一笑,“陈都头,你抽到的是生签吧!”

  陈庆点点头,坦然道:“这是我的计策,我当然要留下!”

  李绛取出他的抽签,赫然也是一张生签。

  陈庆一怔,“将军为何?”

  “你是我的手下,你留下,我岂能独跑?”

  两人相视大笑。

  陈庆忽然感觉到什么,一回头,不光刘五和赵小乙在,他的十几名斥候手下一个都没有离去,都默默跟随在他身后。

  陈庆鼻腔猛地一呛,泪水不争气地涌出来。

  ………..

  一万骑兵铺天盖地杀来,他们发现了对面的宋军,迅速放慢速度,最终在一里外停下,女真骑兵皆头戴皮帽,身披铁甲,手执弓箭和长矛,像一堵密不透风的黑墙,旌旗招展,杀气滔天。

  一千宋军在他们面前,就仿佛一只蚂蚁面对一只巨型甲壳虫。

  主帅完颜宗弼冷笑一声,螳臂也想挡车?

  “大帅,这些宋军一定是王彦派来拖延时间。”

  “这点小伎俩我当然知道,但他们以为自己能拖延多久?”

  完颜宗弼举起战刀厉声大喝道:“出击!碾死这群蝼蚁。”

  一万女真骑兵再度发动,俨如势不可挡的黑色大潮,向一千宋军步兵席卷而来。

  首先来临的是铺天盖地的箭矢,黑压压的向他们射来。

  生死关头终于来临,李绛举矛大喊,“弟兄们,为国而战,死而无憾!”

  “为国而战,死而无憾!”

  一千宋军齐声高喊,他们纷纷举起盾牌抵挡着密集如蝗虫的箭矢,一根根长矛迅速结成军阵,呈四十五度角指向空中,身体半蹲,用锋利的矛尖抵挡骑兵的强大冲击。

  战马如狂风席卷而来,如狂风暴雨一般撞进了宋军士兵的长矛阵中………

  “啊!”数十名前面两排的宋军士兵惨叫着被撞飞,身体在空中撕裂,血雾弥漫,但一匹匹战马也被长矛刺翻,马上的金兵惨叫着落地,被后面战马践踏成泥。

  宋军士兵不断被奔来的战马撞飞,但阵前堆积的尸体也越来越多,在宋军阵亡近两百人后,女真骑兵的强大冲击波终于停止了。

  李绛大喊一声,“向帅旗出击!”

  八百宋军士纷纷起身,踏着满地的尸体向正前方的敌军主帅大旗杀去。

  “不!”

  陈庆大喊:“向东北方出击!”

  李绛愕然,陈庆观察入微,他发现帅旗周围至少有三千铁甲骑兵,他们过去就是送死。

  相反,东北方向的敌军骑兵都是皮甲,应该不是女真骑兵。

  “东北方不是女真骑兵,有突围的希望!”

  李绛心中苦笑,难道他们还有活的希望吗?

  但他还是改变了命令,“向东北方向出击!”

  八百宋军士兵改变方向,跟随着主将向东北方向杀去,完颜宗弼冷然令道:“包围他们,杀绝他们!”

  “呜——”

  低沉鹿角号声响彻大地,一层层骑兵包围上来。

  片刻,八百宋军士兵便被一万骑兵完全吞没了。

  ……….

  宋军士兵被一万骑兵包围厮杀,人数越来越少,他们拼死而战,没有一个人畏惧,更没有一个人退却,他们勇猛无比,很多士兵是和对方同归于尽,敌军的伤亡并不比他们少。

  完颜宗弼心中微叹,‘如果宋军都这样悍不畏死,宋朝岂会覆灭?’

  叹息归叹息,完颜宗弼还是摘下强弓,搭上狼牙箭,瞄准了宋军主将。

  ‘嗖!’一支冷箭射去。

  正和数十名敌军激战的李绛躲闪不及,被完颜宗弼一箭射中额头,他惨叫一声,不幸落马,瞬间被数十支长矛刺穿了身体。

  “将军——”

  陈庆嘶声大喊,他眼睁睁看着敌军挥斧劈下了李绛的人头,这一刻,陈庆眼睛都充血了。

  他一回头,手下只剩下两百余人。

  “跟我冲出去!”

  陈庆强忍悲痛,大吼一声,连杀数人,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宋军士兵拼死向东北方向突围。

  东北方向确实不是女真骑兵,而是投降的契丹骑兵,约两千人,由千夫长完颜婆卢火率领。

  陈庆率军杀进契丹人的军队中,立刻感到压力小了。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契丹人虽然强悍不亚于女真骑兵,但他们并不肯卖命。

  面对玉石俱焚的宋军士兵,他们一战即退,更多是在远处向宋军士兵射箭,箭矢密集如雨,宋军士兵虽然也有伤亡,但不会像刚才那样全军覆灭。

  杀死了敌军主将,完颜宗弼便没有再把剩下的两百残兵放在心上,他把彻底歼灭了宋军残兵的任务交给了契丹部。

  但完颜宗弼在远处看得清楚,契丹士兵不肯卖命的态度令他勃然大怒。

  “去告诉婆卢火,若让宋军突围,他提头来见!”

  完颜婆卢火心中惶恐,率领数百骑兵杀了上来,他挥舞着铜锤,一马当先,迎面遇到了陈庆,完颜婆卢火大吼一声,双锤砸了下去。

  陈庆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他根本不躲闪,狠狠一枪刺向对方胸膛,和对方同归于尽。

  完颜婆卢火感觉到了对方的决然,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该避开对方的拼命?

  一念之间,双锤在空中略略迟顿,陈庆的铁枪却毫不迟疑地刺进了他的胸膛。

  ‘噗!’枪尖刺穿了心脏,完颜婆卢火大叫一声,当即阵亡。

  “千夫长死了!”

  契丹骑兵一阵大乱,陈庆看到了最后的一线机会。

  他大吼一声,连杀十几人,宋军士兵士气高涨,跟随陈庆杀开了一条血路,陈庆率领一百多名手下冲出了敌军的重围,向北方奔去。

  这一刻,完颜宗弼也不想再拖下去了,再拖延下去,王彦真有可能会逃脱。

  “全军集结,向渭水追杀敌军主力!”

  “呜——”号角声吹响。

  女真骑兵纷纷重新集结。

  但这并不代表完颜宗弼就放过了突围的残军,尤其是杀死完颜婆卢火的敌将,他更要将其碎尸万段。

  “完颜阿鲁何在?”

  千夫长完颜阿鲁上前抱拳,“卑职在!”

  “你率三百游哨骑兵给追杀残军,务必给我斩尽杀绝,拿敌军主将人头来见!”

  “遵令!”

  完颜阿鲁率领三百游哨骑兵向北追击而去。

  完颜宗弼则率领九千余骑兵向渭水方向狂奔追赶。

  但完颜宗弼的大军最终还是晚了一步,八字军的五千主力军队刚刚渡过了渭水,宋军士兵斩断铁链,泼上火油,浮桥上燃起了熊熊烈火。

看过《封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