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侯 > 第五章 狭路
  陈庆没有时间和上司、手下磨合,他一上任就要出发了。

  李绛交给他一支令箭,“统制今晚要率军西撤大散关,必须斥候先行,探查有无敌军埋伏,你率斥候二部探查京兆北线,若有发现,立刻派人回来禀报!”

  “遵令!”

  天还没有黑尽,陈庆率领二十二名斥候骑兵离开了山谷,向西南方向奔去……….

  时值晚秋,天气阴沉,连续两天的大雨使空气里变得湿漉漉的,萧瑟的大地上笼罩着一层灰茫茫的雾气。

  战争并没有结束,一支支女真骑兵在关中平原上抢掠杀戮,搜寻败退的宋军残兵。

  陈庆就像做梦一样,两天前他还率领一支缉毒小分队深入边境,可一转眼,他又带着一支宋朝的小分队深入战区。

  九百年的时空就仿佛被一根命运之绳贯穿在一起。

  …………

  次日天刚刚亮,陈庆率领小队从南面渭水迂回而来,奔上了一座小土丘,远处是一条蜿蜒的河渠,河渠两边则是一望无际的麦田。

  金黄的麦子早已经成熟,尽管战争还在延续,但心如火焚的农民还是不顾一切地跑到地里抢收麦子。

  连续的大雨使麦子遭了殃,再不收割,麦子就全部霉烂在地里。

  这些抢麦农民就仿佛煤矿井中的金丝雀,金丝雀能证明井下有没有毒气,这些农民则能证明附近没有凶悍的女真骑兵。

  但陈庆和手下不能离开主力军队太远,现在虽然没有敌军,不等于接下来没有。

  陈庆看见远处有一片树林。

  “我们去树林内休息!”

  陈庆率领骑兵向西面的树林奔去。

  就在他们距离树林还有数百步时,陈庆忽然大喊一声,“停住!”

  众人纷纷勒马,“都头,怎么回事?”

  “地上有马蹄印!”

  众人这才注意到,地上有杂乱新鲜的马蹄印,从西北方向过来,绕了一个圈子,一直延伸到树林内。

  “啊!有敌情。”

  众人都紧张起来,陈庆大喝道:“不要乱,准备弓弩作战!”

  众人立刻摘弓取箭,队伍分散开。

  ‘呜——’

  号角声吹响,从树林内冲出来一支女真骑兵,大约也是二十人左右,个个赤着上身,披头散发,脸上涂成黑色。

  他们也并非不想穿盔甲,只是发现敌军有点晚,他们怕惊动宋军斥候,让这些宋军士兵跑了。

  正如宋军斥候想抓他们问口供一样,女真骑兵也想抓住对方追问主力下落。

  二十名女真骑兵埋伏在树林内,等待宋军上钩,没想到被宋军骑兵发现了。

  陈庆暗暗庆幸,自己险些犯下了经验主义的错误,认为农民在地里劳作就没有敌情,殊不知现在天色刚亮,敌军半夜进入树林休息,麦田里的农民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

  “放箭!”

  陈庆大喊一声,举起军弩,射出一支弩箭。

  二十余支箭矢从空中飞掠而去,射向女真骑兵,但女真骑兵却蓦地从马背上消失了,他们躲在了马肚下,二十余支箭只射倒了两匹马,女真骑兵却毫发无损。

  待二十支箭射过,女真骑兵又纷纷出现在马背上,张弓搭箭向宋军射来,骑射非常娴熟,弓箭的威力极大,两名宋军斥候被乱箭射中,惨叫一声,栽落下马。

  这样站着不动就是活靶子,也会遭受到敌军骑兵强大的冲击力,必须迎战上去。

  撤退更不可能,敌军的马术比他们娴熟,速度比他们快,他们会被敌军在后面追杀射击,最后一个都活不了。

  陈庆当机立断,大喊道:“跟随我杀上去!”

  他一挥长枪,率领二十名手下冲了上去。

  两支骑兵小队硬碰硬撞击在一起,‘轰!’的一声巨响,泥土飞溅,战马嘶鸣,士兵惨叫,远处的农民吓得撒腿逃命。

  双方激烈地厮杀在一起。

  女真游哨骑兵个个骁勇善战,武艺高强,马术也极为熟练,但他们几乎没有配合,都是各自作战。

  而这支宋军斥候虽然是临时拼凑,马术也不高明,但他们毕竟都是从军队中挑选的精锐,首先便是训练有素,讲究阵型,讲究配合,加上他们盔甲坚固,装备胜对方赤身一筹。

  一时间,两支斥候军竟然打成了平手,惨叫声不断,双方伤亡渐重。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陈庆镔铁长枪一挥,向对方的百夫长杀去。

  陈庆没有练过枪法,他用的是击剑中的重剑之术,讲究寻找破绽,一击而中。

  两马相迎,对方的狼牙棒狠狠向陈庆砸来,刮起一阵疾风。

  陈庆侧身躲过,一枪刺向对方的小腹,速度极快,不等对方撤回狼牙棒格挡,他长枪的方向突然变了,竟然是刺向对方的战马。

  太出人意料了,战马躲闪不及,‘噗!’被一矛刺穿了头颅。

  战马当即倒地,将百夫长的一条腿压在身下,不等百夫长爬起,陈庆便从后面一枪刺穿了他的背心,百夫惨叫一声,当场惨死。

  首领的阵亡,极大影响了女真骑兵的士气,这是所有游牧士兵的共同特点,他们没有国破家亡的仇恨,他们来中原只是为了抢掠财富和女人。

  士兵们全靠抢掠的欲望来支撑士气,锐气强劲,但韧性不足,一旦士气消退,他们感觉得不偿失,就不想再战了。

  女真骑兵也不例外,首领阵亡,士兵们发现自己身处下风,便开始有了撤退之念。

  宋军斥候却士气大振,越战越勇,配合默契,往往形成三个战一个的势态,只片刻,又有几名女真骑兵被刺落下马。

  “撤退!”

  一名女真什长大喊一声,众人纷纷调转马头便逃。

  陈庆早就盯住他,举弩瞄准了对方战马,一箭射出,正中战马后腿,战马委顿倒地,将女真什长甩出一丈远。

  剩下的八名女真骑兵已经逃远了,陈庆没有下令追赶,他们抓住了三名战俘,足够了解敌情。

  “把他们带下去分头审问!”

  宋军斥候揪住他们头发,将三人拖了下去。

  陈庆有些疲惫地坐在一块大石上,杀敌三千,自损两千,这一战他们干掉了九名女真骑兵,活捉三人,但他们自己也损失了六名弟兄,只能算惨胜啊!

  要不是自己干掉对方的百夫长,要不是女真骑兵有点轻敌,没有穿盔甲,今天败的肯定是他们。

  体会到了女真骑兵的强悍,如果八字军和敌军骑兵主力遭遇,一定会全军覆灭,陈庆心中焦虑起来。

  ………..

  审问的结果让陈庆大吃一惊,完颜宗弼率领一万骑兵主力就在东面三十里外,他们昨天确实发现了八字军踪迹,就在等八字军的出现。

  时间异常紧迫,陈庆草草掩埋了战友的尸体,杀掉三名战俘,立刻率领手下向北面疾奔而去。

  一刻钟后,陈庆迎到了正列队向西南方向行军的八字军主力。

  李绛听完陈庆的汇报,也吃了一惊,立刻把他领到王彦面前。

  “启禀大帅,陈都头得到情报,完颜宗弼率领一万骑兵就在东面三十里外。”

  王彦神情凝重,这个情报十分及时,事态严重,一旦敌军骑兵杀来,他们就会全军覆灭。

  他已经意识到,恐怕这一劫他们躲不过了。

  陈庆在路上就想到了一个对策,他抱拳道:“启禀统制,这里距离渭水也只有三十余里,那边正好有一座浮桥,如果我们分一支军队阻挡敌军,给主力争取时间撤退,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副将傅选眼睛一亮,连忙低声道:“大帅,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王彦心中叹息一声,这就是让少部分弟兄去死,换取大部分士兵活啊!

  王彦心中虽不忍,但他还接受了这个唯一的可行方案。

  “拿生死签来!”

看过《封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