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侯 > 第三章 排挤
  /

  “这次多亏陈虞侯,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李绛着实很担心,对方探子出现在主力藏身谷五里外,会不会已经发现了他们?

  “我只是稍微帮忙,就算没有我,相信李将军也一样会发现他们。”

  李绛苦笑一声道:“不瞒你说,我们斥候营已经全军覆灭,我被大帅派来组建临时斥候营,我之前是步兵指挥使,从未接触过斥候,包括五十名手下也是从骑兵中挑选出来,大家都没有经验,根本没有注意到惊鸟。”

  “你们是哪支军队?”

  陈庆这才想起,富平大战一共有八支宋军参战。

  “陈虞侯知道这个吗?”

  李绛掀开头发,陈庆看清了他额头上的八个字,‘赤心报国,誓杀金贼’。

  陈庆目光凝固了,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八字军啊!

  连岳飞也是出自这支军队。

  李绛心中已动了爱才之念,这个陈虞侯智勇双全,又有经验,正是他们斥候营最需要的将领啊!

  李绛想了想道:“陈虞侯是环庆军的人吧!”

  陈庆点点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属于哪一军,既然他拿了这名虞侯的铜牌,也只能承认了。

  “我给你一个建议,到了军营,你最好不要提自己是环庆军的人。”

  “为什么?”

  “这次兵败就是环庆军导致的,所有人都对你们恨之入骨!”

  陈庆愕然,他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

  ………

  王彦的军队藏身在五十里外的一座山谷内,这次富平惨败,他的八字军同样损失惨重,一万三千军队只剩下六千人,损失了一半多。

  陈庆在一顶行军小帐外等了片刻,帐帘一掀,走出来一名大将,他身穿乌锤甲,头戴凤翅兜鍪,腰佩一把战剑,年纪约三十七八岁,长一张长脸,相貌英武,目光锐利。

  “你们谁是陈虞侯?”

  陈庆却不知道该怎么行礼,他眼角余光一瞥,见几名将领都单膝跪下,双手抱拳。

  他也有学有样,单膝跪下抱拳道:“卑职陈庆!”

  “我是都统制王彦,听说你不仅干掉了九名女真游哨骑兵,还在我们附近发现了女真探子,并抓住了他们!”

  “不是卑职一人的功劳,若不是李将军派卑职去及时拦截,他们就跑掉了。”

  王彦赞许地点点头,又问道:“你是哪里人?从军几年了?”

  “回禀大帅,卑职太原人,从军三年。”

  停一下,王彦又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识字吗?”

  陈庆一头雾水,抱拳道:“卑职是虞侯,当然能读能写!”

  王彦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机会是留给有勇气的人,如果你认可八字军,那就留下吧!”

  陈庆心中长长松了口气,如果王彦再问下去,他就要露馅了。

  ………..

  雨终于停了,天空阴沉沉的。

  王彦望着天空,目光中充满焦虑,他们虽然抓住了女真探子,之前却有两名探子先走了,对方已经发现他们的踪迹,

  “大帅,今晚必须出发了。”副将傅选在一旁小声道。

  王彦犹豫一下,他也知道今晚是最后的机会,只是他们还没有准备好。

  “大帅还是想公选?”傅选很了解主帅的心思。

  王彦点点头,索性坦率道:“直接任命傅墨山会让别人不服气,还是按照规矩公选吧!”

  他们的斥候营全军覆灭,需要重新组建,李绛是斥候营指挥使,但他们还需要一名斥候都头。

  副将傅选便推荐了自己的侄子傅墨山。

  但王彦很了解傅墨山,目不识丁而且鲁莽少智,做一名冲锋陷阵的悍将可以,出任斥候都头却不适合。

  斥候营指挥使李绛也极力反对任用傅墨山。

  傅选见主帅不肯松口,只得无奈道:“公选当然最好,卑职就怕时间来不及了!”

  “一共只有四个人选,几场比武而已,完全来得及!”

  傅选一怔,“不是只有三个竞争人选吗?”

  王彦笑了笑道:“就在刚才,李绛推荐跟随他一起回来的环庆军虞侯陈庆出任斥候都头。”

  “什么!”

  傅选脸色一变,李绛居然推荐一个环庆军的虞侯来竞争斥候都头,他疯了吗?

  傅选冷冷道:“八字军的规矩是嫡系优先,大帅觉得让一个环庆军的败将参与竞争合适吗?”

  王彦很清楚陈庆能带领四名老弱残军不仅逃脱女真游哨骑兵的追杀,还反杀九人,在归途同样表现出色,这是一名智勇双全的虞侯。

  从陈庆冷静的目光里,王彦看到了一个优秀将领应有的潜质。

  王彦看了傅选一眼,淡淡道:“现在是非常时期,破格提拔也未为不可。”

  傅选还想再反对,王彦却摆摆手,“我们没有时间了,召集所有指挥使来商议吧!”

  ………

  陈庆的晚饭依旧是干饼,只是配了一碗热汤。

  他目前还是虞侯,虞侯属于军吏,级别等同上士,并不掌兵,相当于排长下面的专业士官。

  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士官还是冒充的,他前身的真实身份只是一名伍长。

  但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能在女真骑兵的追击下活下来,他已经很感激上天的开恩了。

  刘五和赵小乙依旧是他的手下,刘五是凤翔府麟游县人,从军十几年的老兵油子,所以他能活下来。

  赵小乙只有十七岁,刚从军半年,是刘五的外甥,非常机灵,瘦得像猴子一样,他紧紧跟着刘五,也侥幸活下来。

  陈庆学着刘五把饼掰碎,泡在热汤里,又撒了点盐末。

  别人都是一营一部地坐在一起,唯独他们三人孤零零地坐在山崖边,无人理睬。

  刘五见左右无人,压低声音对陈庆道:“小乙听到了一些消息,小乙,告诉虞侯!”

  “听到什么?”陈庆疑惑望着赵小乙。

  “卑职的钱袋掉了,便去小帐那边寻找,士兵不让我靠近,但我听见小帐内有人在争吵,声音很大。”

  “争吵什么?”

  “那个带我们回来的李绛说,‘他有资格参选,有勇有谋,干掉了九名女真游哨骑兵’,旁边立刻有人大吼,说什么脸上没字,不够资格,还有人破口大骂,骂环庆军的人都是狗,只会坏事!”

  陈庆心中暗忖,这是在争论自己吗?

  “然后呢?”

  “然后好像是主帅说了一句,‘按照规矩来!’帐里的几个人便怒气冲冲走了,我也吓得连忙跑回来。”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刚才……虞侯,他们来了!”赵小乙吓得脸色都变了。

  陈庆一回头,只见五六名身穿山字甲的将领快步向这边走来,为首将领是一名彪悍大汉,身高至少有一米九,长得像黑熊一样,脸上横肉乍现,眼露凶光。

  几名将领走到陈庆面前,为首彪形大汉双臂环抱,下巴一扬,“这么说,你就是那个自诩杀了九名金兵的环庆狗?”

  陈庆没理睬他,他用两根小木棍将浮在汤上的饼摁到碗底。

  “老子问你话呢!”彪形大汉眼睛一瞪,凶相毕露。

  刘五连忙站起身,点头哈腰陪笑道:“将军,我们杀金兵只是侥幸。”

  “滚开,老子没问你!”

  彪形大汉一把将刘五推个趔趄,又冷冷对陈庆道:“老子最后再问你一句,你给老子乖乖站起来回答,再敢装蒜,一脚踢爆你的卵子。”

  陈庆还是没理睬他,把最后一块饼撕碎了,放在汤里。

  彪形大汉恼羞成怒,上前一脚将陈庆的碗踢飞,碗里的汤饼也泼洒一地。

  陈庆霍地站起身,捏紧了拳头,怒视眼前的彪形大汉。

  彪形大汉伸出斗大的拳头,在陈庆眼前晃了晃,一脸戾气道:“环庆狗不配吃我们的粮食,只配吃老子的拳头。”

  说完,他狠狠一拳向陈庆脸上打来。

  陈庆一侧身,躲过了凶狠的一拳,脚步敏捷后退几步,脱离了彪形大汉的打击范围。

  陈庆冷冷道:“我不认识你,也不稀罕吃你们的军粮,是你们主将让我留下来,如果你们不欢迎,我这就向王将军辞行!”

  彪形大汉回头对几名同伴笑道:“听见没有,环庆狗还想去告我黑状!”

  一名矮个子将领怂恿道:“墨子,理他做甚,把他屎打出来,扔出去就是了。”

  另一名年纪稍长的将领劝道:“老傅,稍微称量一下就行了,不要太过分,免得有人说咱们八字军心胸狭窄,容不下外人。”

  “怕个屁啊!环庆狗害咱们打了败仗,还要照顾他们情绪?”

  话虽这样说,彪形大汉还是担心主帅责罚,便横起大拇指指着自己脸庞,“环庆狗听着,老子叫傅墨山,第一军第三营的骑兵都头,正宗的八字军嫡系,老子准备竞争斥候营都头,听说你这条环庆狗也想来竞争,老子心中不爽,要么你拿出本事来给老子看看,要么你这条环庆狗有多远就滚多远去。”

  对方一口一个环庆狗,陈庆心中怒火燃起。

  但既然事出有因,他也不想计较,便克制住内心的怒火,摇摇头道:“我对你们的都头没有兴趣,也不想和你打架,请你走吧!”

  傅墨山得到叔父的指示,让他来试探一下陈庆的底细。

  他怎么可能因为对方说两句软话就放弃试探。

  “还挺会装,老子已经给你下战书了,人证都请来了,环庆狗,你想耍我是不是?”

  “我再说一遍………”

  傅墨山却不给他机会了,上前狠狠一脚向陈庆裆下踢去。

看过《封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