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侯 > 第二章 反噬
  /

  片刻,百名女真游哨骑兵奔至近前,为首百夫长颜术烈望着被杀的三名士兵,顿时大怒。

  一名什长隐隐认出了为首宋军士兵的背影,似乎就是昨天刺伤自己之人,仇恨的火苗在他心中燃起。

  “谋克,让卑职去斩掉他们人头。”

  “一个不留,全部杀死!”

  “跟我追!”

  女真骑兵什长命令手下携带上投掷短矛,他一策战马,率领手下九名骑兵催马狂奔,向奔逃的几名宋军士兵追去。

  陈庆率领众人奔进了树林,仇恨驱使着女真什长不顾伤痛,率领手下也冲进树林,紧追不舍。

  一支短矛‘嗖!’地从陈庆头顶射过,插在前方的大树上。

  “啊!”年纪最小的李环惨叫一声。

  他被一支短矛刺穿后背,被活活钉死在地上,女真骑兵风驰电掣般杀上,战斧一挥,李环的人头被劈掉,成了女真骑兵的战利品。

  “快跟上我!”

  陈庆咬牙狂奔,用‘之’字形在树林中奔跑,一边跑,一边甩掉了铁鳞甲。

  李环的皮甲挡不住对方一击,他的铁鳞甲一样挡不住,穿在身上还耗费体力。

  三名士兵也跟着陈庆脱掉盔甲,加快了奔跑速度。

  短矛‘嗖!嗖!”射来。

  “啊!”

  瘦高个胡三郎被一支短矛射穿了大腿,‘咔嚓!’一声,骨头碎裂,他惨叫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

  陈庆停住脚步,“胡三,快跟上!”

  “我的腿骨断了,你们快跑,我来拖住他们!”

  十名女真骑兵杀到了。

  另外两名宋军士兵刘五和赵小乙跑回来,拉着陈庆便跑。

  “再不走全死在这里!”

  陈庆一边跑一边回头,他眼睁睁看着胡三用短矛刺中一匹战马,却被几根长矛同时刺死在地上。

  陈庆眼睛红了,一种同血脉同民族的悲怆感使他泪水忍不住潸然流下。

  ……….

  天雨路滑,树林越来密集,战马也快不起来,双方距离一直胶着在二三十步左右。

  不多时,陈庆和两名手下奔到了山脚下,沿着一条小溪向山上爬去。

  陈庆回头,他发现对方也弃马了,就像一群不肯舍掉猎物的狼,紧跟在自己身后。

  陈庆咬牙暗骂,眼一瞥,发现小溪里有一块滚圆的鹅卵大石,足有两三百斤。

  “砸死这群狗日的,刘五,小乙,来帮帮我!”

  三人一起用力,将这块两三百斤重的鹅卵大石从小溪里推出来。

  “一二三,推!”

  鹅卵大石沿着泥泞的山道向下翻滚砸去。

  为首女真什长一抬头,见一块大石迎头砸来,带着呼呼风响,气势惊人,吓得他一翻身,滚倒在小溪里。

  后面的女真士兵却躲闪不及,三名士兵先后被大石砸中,当场被砸死两人,另外一人受了重伤。

  女真什长大怒,拔出刀大喊几声,剩下的六名女真士兵跟着拔刀狂吼,不顾一切地继续向上攀爬。

  陈庆暗暗叫苦,这些女真人非但没有被吓跑,反而士气高涨,麻烦大了。

  再寻一圈,小溪内已没有大的鹅卵石。

  “我们走!”

  两名士兵跟随陈庆继续向山上攀去。

  攀爬了半里左右,小溪消失了,前面出现一条沟壑,约两丈宽,一根树干放倒在沟壑上作为临时桥梁。

  机会终于来了,他们三人从树干上过了沟壑,一起用力,将树干拉掉,粗壮的树干坠入数十丈深的沟壑。

  三人转身刚要跑,陈庆忽然看见旁边有一根腐烂的树干。

  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

  刘五和赵小乙都认为陈庆疯了,万一这根腐朽的木头不断,他们不是又入虎口了吗?

  但陈庆认为它一定会断,不下雨或许木头纤维还能支撑一下,但下了一天一夜的雨,腐木已经湿透,它怎么可能还支撑得住两三百斤的重量?

  陈庆是虞侯,两名士兵只能服从。

  不多时,七名女真士兵追来了,为首什长踩上腐朽的木头,竟然冲过了沟壑,腐朽的木头只是变得弯曲了。

  趴在上方的陈庆心中一沉,难道真是自己错了吗?”

  紧接着,三名女真士兵同时冲上了腐木,他们犯了一个思维定势的错误,这么多人都过去了,这段木头肯定没有问题。

  三人跑到一半,腐木终于断裂,三名女真士兵惨叫着跟随腐木坠入了二十余丈深的沟壑,当场摔死在乱石上。

  后面三名女真士兵吓得纷纷止住脚步,他们过不来了。

  女真什长惊愕地望着身后一幕,却不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将他扑倒在地,陈庆按住他,狠狠一拳打在他腰间伤口处。

  女真什长痛不欲生,嘶声惨叫,陈庆一连十几拳猛击,女真什长痛得晕死过去。

  对面三名女真士兵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计可施,他们轻装爬山,没有携带短矛,眼睁睁地望着首领被三名宋军捆绑着带走了。

  .........

  翻过了大山,他们来到了北面山脚下,在一条小溪边休息。

  女真什长倒在地上,用破布堵住嘴,双眼被布条捂住,手脚反绑。

  刘五和赵小乙不理解虞侯为何不一刀宰了这个女真骑兵,留着一个累赘。

  他们确实不理解,陈庆在一天前还是一名缉毒警察,刚刚才到这个朝代,自然还保留着前世的思维。

  俘虏要比尸体的价值高得多。

  陈庆坐在小溪边啃着干饼,把弄手中的铜牌。

  铜牌一面写着‘环庆军’三个字,后面一边写着将虞侯。

  阵亡的宋军将领还真是一名虞侯,隶属于环庆军。

  陈庆苦笑了一声,他借尸还魂的这个伍长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他都一无所知。

  还有他冒充的这个虞侯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甚至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一切都稀里糊涂,包括眼前的局势。

  建炎四年,黄天荡之战刚刚结束,江南那边应该比较安全了,在以后的几年,整个关中和汉中都会反复拉锯交战,陷入动荡之中。

  陈庆并不害怕动荡,作为特种缉毒警,他这些年就一直生活在极度危险之中,屡破大案,抓捕了无数凶穷极恶的毒贩,短短三年时间便被提拔为中队长。

  形势越是复杂,时局越是动荡,他就越能如鱼得水,他仿佛就是为了乱世而生,在乱世中寻找希望和出路。

  陈庆甩甩头,仿佛将大脑中的杂念甩掉,以后该怎么办他暂时不愿多想,他现在必须先在惨烈的战乱中活下来。

  就在这时,一队骑兵从前面拐弯处转了出来,足有二十人。

  这队骑兵来得太突然,陈庆大吃一惊,腾地站起身。

  “是宋军!”

  刘五和赵小乙认出对方,挥舞着双手迎上去。

  ………..

  这是宋军的一支斥候队,为首将领叫做李绛,是一名指挥使,他们奉主将之令,前去打探敌军情况。

  没想到正好遇到了陈庆三人,居然还抓了一名女真游哨骑兵什长。

  李绛大喜,有了这名女真游哨什长,他们就不用去战场冒险了。

  他立刻带着众人返回驻地。

  宋军藏身之地距离富平战场约五十里,这一带是乔山余脉,丘陵山谷纵横。

  众人沿着一条小河骑马疾奔,李绛指远处一条长长的丘陵道:“越过那条丘陵,我们就到藏军山谷了。”

  “等一等!”

  陈庆大喊一声,众人纷纷勒住马匹。

  “陈虞侯,发生了什么事?”李绛不解问道。

  陈庆指着远处一片树林,目光犀利。

  “前面树林上方群鸟惊飞,树林内有异常!”

  李绛吃了一惊,连忙令道:“杨伍长,你率几名兄弟去看一看。”

  “李将军,这样会打草惊蛇,被他们逃走,不如让我先去西面拦截!”

  李绛点点头,派十名手下跟随陈庆去西面拦截,他自己则带另外十名士兵列队上前,做好了战斗准备。

  距离树林约三十步,从树林西面忽然奔出三名骑兵,果然是女真游哨骑兵,正好被陈庆率军拦截住。

  陈庆满腔仇恨,大吼一声,长矛疾刺,正中为首骑兵的马头。

  战马一声惨嘶,扑倒在地,马上骑兵甩出去一丈多远。

  “把他绑起来!”

  陈庆高声喝令一声,又向另一名骑兵冲去。

  这也是一名游哨骑兵什长,剃着光头,两边各留一根小辫,相貌凶悍,女真什长狞笑一声,挺矛便刺,陈庆挑开他的长矛,两马并拢,陈庆狠狠一脚向对方腰间踢去。

  女真什长极为敏捷,一翻身躲到马肚下方,顺势抽出一支短矛,从马肚子下方狠狠一矛向陈庆小腹刺来,矛速迅疾无比。

  一般宋军恐怕躲不过这一记偷袭,但陈庆却经过千锤百炼的训练,反应远远超过常人,他猛地向后一躺,对方短矛刺了个空。

  陈庆不再给女真骑兵任何机会了,双臂较力,狠狠一矛刺中马肚。

  ‘噗!’

  战马的肚子被刺穿,锋利的矛尖从另一边透出,血淋淋的矛尖也刺进了对方的头颅,女真骑兵连人带马翻滚在地上。

  第三名游哨骑兵也被其他宋军士兵挑翻落马,生擒活捉。

看过《封侯》的书友还喜欢